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18章 旧友相聚“知味观”

第18章 旧友相聚“知味观”


“叮铃铃……”

        电话铃响了。

        诸未来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喂,未来呀,我是魏大山啦。”

        “你好,是大山啊,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是的,好几年了吧。你怎么样?”

        “生意还算不错。你呢?”

        “应该说,我也不错的哟。”魏大山顿了顿,接着说:

        “我说老伙计呀,咱们是不是找个时间坐一坐,好好聊一聊?”

        “好好,那就明天,怎么样?你到我这儿来,如何?”诸未来回答得很爽快。

        “好的,一言为定。”魏大山回道。

        “就这样,一言为定。搁了。”

        ……

        雨花巷,“知味观”川莱馆。

        这是一家在小城甚有名气的餐店。

        这天,阳光半露不露,打阴打阴的。知味观川菜馆三楼雅间却是阳光灿烂。

        一桌人围坐于大大的圆桌,这是两家人,再加几位“爱卿”,兴致浓浓地谈笑风声。

        诸未来逐一作了介绍:花朵儿,魏大山,魏夫人江琳琳,大山女儿小影,芬芳,另四位银都夜总会“同僚”。

        上菜了,八大盘川菜摆满桌面。

        麻婆豆腐,水煮肉片,鱼香肉丝,毛血旺,白斩鸡,酸菜鱼,回锅肉,粉蒸排骨,蚂蚁上树,番茄萝卜汤。

        一桌佳肴闻香飘飘。

        诸未来说:“今天老友相聚,很是难得,备点薄酒。特邀了几位同僚朋友,要尽兴啰。请大家举起酒杯来,先干一杯。”

        大山也呼着“干了一一”

        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儿投机说得多啊,大家很放松。

        谈笑声,碰杯声,声声入耳,一声接一声,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喝不完的酒。

        诸未来和魏大山曾在同一企业同一车间工作过。诸未来干后勤,魏大山是材料员,算是并肩同仁,一直相处不错。

        他们俩是同时辞职下海的。

        诸未来干起了娱乐业,魏大山来到老婆家乡的小山村承包起煤矿,当上了小窑主。

        刚刚创业,诸事重重,少了联系,一心钻研自己那一摊子事儿去了。

        这些年下来,似乎他俩都小有成就,谁都未落伍,也算是横跨一方,腰缠万贯的富人了。于是,往事又时而泛起……

        是啊,创业不易,时光荏苒。

        聊着聊着,诸未来又端起了酒杯:“来,大山。”

        魏大山提杯相碰,说: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算混得不错。不过,你老兄比我好。为什么?因为,你是一天泡在欢歌笑语中,红粉三千,佳丽若干哦,安逸,潇洒,你包包的钱算是挣得畅快哟,我的老兄呃。”

        诸未来有些晕乎乎的了。他接过话头:

        “你叫我老兄,我也领了,其实你比我只小月份。不过,我说你那钱也挣得畅快,为什么?因为,你也是当翘脚老板的,指挥棒一挥,金钱万两来,嗬嗬,你说你帅不帅。”

        “我不帅不帅,还是你老兄帅。”

        诸未来说:“大家随便吃哈。大山,弟媳呀,你们是贵客,哎呀,我们这小城就这条件,这还是全城最好的饭店。吃得不好,请大山,弟媳原谅哈。真的,你说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了,多多原谅哈。”

        韩大山和夫人琳琳都说:“未来兄客气了。”大山又说下去:“已经很好了,名厨名菜,我那儿还拿不出这些菜来呢。嗨,不在于吃啥。老朋友在一起聊聊天,喝杯凉水也是温暖的。”

        诸未来叫花朵儿也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向大山和夫人说:“我说兄弟和弟媳妇,我们几个一定要喝一杯,一来表示欢迎,二来表示友谊,来,干杯。”

        之后,桌上相互敬酒,频频倾杯。

        酒逢知己,不亦乐乎……

        席罢,诸未来说:“散席了,大家去休息室喝茶。”

        ……

        江琳琳挽着花朵儿的手臂走向休息室。边说:“来,就这桌,咱姐妹俩好好聊聊天。”

        江琳琳说:“朵儿,怎么没见你孩子呢?”

        花朵儿说:“琳琳,我没有孩子呢。你看你孩子都这么大了,有时我也很伤感。”

        “怎么呢?你们俩哪个没生育唛?”

        “不是的,说起来也是我的问题。”

        “怎么回事呢?”

        ”我们第一个孩子是男孩,因早产早夭了。后来又怀了三胎,因是女孩而人流了几次,婆婆家和未来他就想要个男孩嘛,后来怎么也怀不上了。

        “检查说是继发了感染,并是在子宫腔内,引发子宫内膜炎症。

        医生说这种炎症改变了子宫内膜的活性和特性,导致宫腔的黏连,改变了子宫的形态和内环境,而影响到精子的通过以及受精卵的着床。医生说我的情况就属于这一种。”

        “哎,真可惜。后来没再检查了吗?”

        “没有了。也不知还有啥办法。”

        江琳琳若有所思,说:“我说姐儿,这不成,現在年龄也不是很大,这辈子还早呢。不知姐儿听说过没有,现在有种`代生'的。”

        花朵儿说:“哦,到是听说过。”

        江琳琳说:“找个代孕,借腹生子。”

        花朵儿“哦”了一声。

        ……

        那厢的哥俩也聊得热闹。

        诸未来说:“大山老弟呀,想当初,你我在一个企业,那时钱少,生活开支也是拮据啊。”

        “可不是吗?巴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是的。每月一发工资,就要作个计划。生活开支多少,日常零花多少,人情礼钱多少……基本上要严格执行,不然就可能乱了套呢。”

        “是的,记得有个月,突然多出两个人情礼钱,硬是借了钱来,才拉扯到了月底。”

        “是啊,现在钱多了,开支起来就比较宽松了。”

        “是嘛,想用就用,”

        “这要感谢改革开放哟。”

        “当然啰,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你我的今天。”

        “嗯,对。”

        ……

        吃饱、喝足、茶够、尽兴,该告别了。

        诸未来叫过芬芳,与大山握了个手,大山说:“妹妹好酒量。”

        “我的得力助理,”未来说。

        “欢迎到山里玩,”大山说。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一一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51800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