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19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19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魏大山和江琳琳走了,但见面中琳琳的那句话,似乎总是萦绕于朵儿之心头,在刺激她,让她的心海始终平静不下来。

        其实,代孕的念头,诸未来和花朵儿两口子曾经是有过的。

        但那只是那么一闪念,也没有认真去思索,毕竟这不是个简单的操作。

        比如时间上,程序上,人员上,法律层面上,伦理道德上,经济上,运作上……等等,似乎很多很多。

        今已非昨,似乎条件和环境都起了变化,如此这般,可行否?

        这是花朵儿正思考的问题。

        ……

        夜晚已深。

        花朵儿还紧紧地依偎在老公未来的身边,似乎都仍无睡意。

        “呃,老公,那天琳琳的那句话,就是'借腹生子',一直在我心头放不下来。”

        “这个问题,以前有想过。不过,我想,实操起来似乎很复杂、很难。”

        “肯定是很难,确实要涉及一系列的问题。不过,我觉得现在条件要好很多。”

        “怎么个好法?”

        “老公,你看哈。第一我们现在钱多了;第二是身边的女士很多,舞妹妹个个都靓靓的,这样胚子产生的下代,一定也很`乖'的呢。”

        诸未来没有反应,似乎他想得更多。

        花朵儿摇了摇老公,“呃,怎么样?”老公还是没有动弹,也未吱声。

        花朵儿又说开了:

        “未来,你看大山他俩,娃二都这么大了。再说我们的年龄也不小了,不说是传宗接代,也不说是养儿防老,反正觉得`无后'不是那么回事,总觉得人生中少了点什么。”

        诸未来说:“我说老婆啊,你想的代孕是这种借腹生子啊?嗯……恐怕……?

        “现在城里大医院里有那种专门机构,就是将受精卵植入代孕者腹中,代其孕育和生产。

        还有就是将精子和卵子放置在试管中培育而成,叫什么试管婴儿”

        花朵儿说:“对,这些是形式上的不同。还有个法律的问题。”

        诸未来翻了一下身,说:

        ”说来也是这个理,过去人们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好吧,我们都想一想,要完成这个事,我们该去怎么做。我下来也认真思考一下,到时再议,怎么样?睡吧,不早了。

        ……

        星期天又到了。

        下午两点半,小城马路街中段的东方电影院要演出《三笑》,花朵儿邀约芬芳一起去看。经过城北幼儿园门口,看见园里小朋友正在做广播体操。

        芬芳说:“花姐,你看这些小朋友多可爱。”

        “是啊,真乖。”花朵儿说。

        “花姐,冒昧问一下,你为什么没有小孩呢?”

        花朵儿没有及时回答。

        “这事说来话长。”

        他们一边走一边交谈。在花朵儿的叙述中,芬芳知道了缘由。从花朵儿的言语中流露出想要孩子的想法,并说正在和老公商量,是代孕呢?还是试管婴儿?

        “哦。”芬芳听了花朵儿的讲述,言不由衷地聊起了自己的一些情况。

        芬芳说:“是的,我们中国是礼义之邦,特别讲究前传后教,传宗接代。

        “在家庭问题上,似乎只要组建了一个家,那这个家一定要有孩子。

        “过去讲儿孙满堂,现在讲少生优生。反正,就是这么一代接一代,世代流传,才铸就了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

        花姐,我的孩子现在跟着她爹爹。真的,有时候,我也很想念他们。亲骨肉嘛,说不想是假的。”

        花朵儿说:“哎呀呀,我的天,我的好芬芳,好妹妹呀,你讲得太好了。你好有才学,人又漂亮,身材又好,真是好喜欢你这个妹妹哟。”

        “花姐姐呀,你真好。你是我的老板,我在你这儿上班,你待我们像亲人一样,工资没少拿我们,还时而请吃,真有些过意不去。”

        “哟,快别这么说,我们一样,都是人。大家互相帮助、支持,互相尊重、团结,同心起来一起挣钱。一句话,挣钱才是硬道理。”

        说话间,她们来到了电影院。

        花朵儿说:“芬芳,今天我请你看电影。”

        芬芳慌忙接过话头:“不不不,花姐,我请你,哪有老板请的。”

        “也行。”花朵儿见芬芳票已买好,挽着她进场了,接着又说:“这样,芬芳,这次你请我看电影,下次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可以可以,不过你要吃亏了。我请十次还不如你那一次的钱多呢。”芬芳说。

        “哈哈哈……”

        双双都笑了,不过都压低了音量,因为她们已坐上座位。

        电影开演了,两个大字已经打在了银幕上:

        “三笑”。

        ……

        春又来了。

        这天阳光明媚,诸未来和花朵儿特邀了舞厅管理助理芬芳,一起去郊游圣泉山。

        小城距圣泉山不远,约一个半小时车程。山上最迷人之处是春时漫山遍野的各色野花,在翠绿的林木中分外妖娆。

        游完了山,再去山腰泡了温泉,晚上在温泉酒店就餐。

        花朵儿要了雅间,点了好菜,配上好酒。朵儿说:“这玩山是好,路可走了不少,泡了个温泉,再饮点小酒,就可解除疲乏。”

        大家动筷拈菜。芬芳说:“这酒店的菜肴,每个菜品份量不多,显得更精致、高档一些,口味也不错。”

        花朵儿说:“嗯,是的。以前我们来过几次,这儿吃、住不错。”

        诸未来说:“来,我们喝一杯。”

        芬芳说:“感谢老板哈。”

        花朵儿说:“不用感谢,你是我们的助理。说实在的,你各方面工作都很出色,可以说,顶起了我们夜总会的半边天。”

        诸未来接过话来:“芬芳啊,平时辛苦你了,吃好喝好哈。”

        ……

        “是的,自从来此夜总会工作以来,已经出来游玩几次了。日常里,老板对所有员工,舞小姐们都是贴心有加,完全没有“老板”的样子,真的像一家人。”

        今晚上,芬芳似乎喝得有点过了。

        非是烂酒,是盛情难却。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一一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48099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