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20章 代孕

第20章 代孕


这是一个月明星稀之夜。

        诸未来和夫人花朵儿躺在床上,窃窃私语。未来说:“朵儿,代孕的事,这些日子想得如何了?”

        “我想了,并在实施操作了。”

        “此话怎讲?

        “这个操作是在日常的,无形的状态中实施的。比如,我约她看电影,邀她去郊游。还有平时的点点滴滴,无不体现我的用心。

        “这些以前也会有,只是增加了频次和内涵,而这些内涵沁人心脾。

        “可以感知到更多更好的温馨,这实际上在投入情感成本。我想会有回报的。

        老公,你又思考得怎样呢?”

        诸未来听得很认真,觉得老婆很是用心。便说:

        “难为老婆了,你这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心计,还真是神出鬼没。

        “哈哈,连身边的老公也蒙蔽过去了,我完全没有觉察出来,在平淡、正常的生活中,竟隐藏着你的`暗箭'。嗨,真小瞧老婆了。

        “其实,我也想过,因为你的身体状况,`卵子'的问题不好解决,所以,也就搁浅了。

        呃,老婆,你这些`投资‘是指向谁哟?”

        花朵儿故作高深:“老公你先想想,我们夜总会的若干舞女郎中,谁是你最中意的人选?”

        “哦,你是这样想的呀。这靠谱吗?”

        “靠谱靠谱,你先猜猜,再说下文。”

        “这样嘛,你先猜三个来,再排个序。”

        诸未来略思片刻,说:“我觉得应该是孔小严,白梅,芬芳。若要排序,就倒过来。”

        花朵儿轻轻拍拍老公:“嗯,不错,有眼光。英雄所见略同。”

        诸未来说:“从个人素质看,还是芬芳强些。比较全面,不但相貌美,而且舞技精,还睿智能干呢。”

        “想到一块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提前`情感投资'的原因。”

        ……

        这天休息,芬芳在屋里洗衣服。见老板娘花朵儿来了,连忙让进屋里。

        芬芳说:“花姐有事唛?”

        “没啥大事,闲聊聊。你现在先忙。”花朵儿说。

        “没事,让那洗衣机先忙着吧。”

        花朵儿没有落座,漫步室内随意瞧了瞧,说:“芬芳啊,住起方便吗?”

        “方便的,花姐。”

        ”缺什么,需要什么就吱个声,花姐姐给你办。”

        “好的,谢谢花姐。”

        说话间,洗衣机停了。芬芳说:“花姐坐吧。”

        “来,先晾好衣服。”

        芬芳从洗衣机拿出衣服抖一抖,伸上衣架。花朵儿拿叉子往晾衣杆上挂,一会便晾完了。

        ……

        花朵儿和芬芳相对而坐。

        花朵儿说:“芬芳啊,我心中有个事,想跟你说,但又说不出口。”

        芬芳说:“花姐,别客气,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去办。你待我们多好,就像亲姐姐一样。花姐的事儿,我们应当尽力。”

        芬芳的话已说到这个份上了,够意思吧。

        然俄,此刻花朵儿的心头,却反倒犹豫起来,她不敢说出口了。

        花朵儿说:“芬芳,今天就聊到这儿,下次再聊。好妹妹,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哦。”

        芬芳见花朵儿欲言又止,似有莫大的难处,就说:“好的,花姐,下次再聊。”

        三天以后。

        在小城聚仙楼大饭店,银都夜总会举行一年一度的迎春花联欢活动。

        这个活动,也算是银都夜总会的原创,是对所属的一种反馈,除有老板的开场白外,以聚餐为主,旨在凝聚团队精神。

        十余桌人呢,场面甚是热闹,少不了开怀畅饮,所有酒皆可自选。

        作为助理,芬芳当然同老板诸未来,老板娘花朵儿一桌。

        好场地,好时间,好心情,好朋友,好酒多多。

        不善酒者表示点,能喝点的来两杯,酒量大的多喝点,“千杯不醉”的酒仙们就开怀畅饮了。

        芬芳介于酒量大与酒仙之间,在如此场合,少不了要向各应示者表达心情……

        近两个小时的活动时间似乎过得很快。

        芬芳有些醉意晕眩,她坐上了老板老板娘的车。

        芬芳与朵儿他们住地毗邻。车送芬芳回到住所,她已经呼呼大睡多时。花朵儿说到站了,叫代驾走了。

        朵儿和未来,一起将芬芳扶进屋里上床,芬芳睡了。

        花朵儿示意诸未来出去门外,如此这般嘀咕了几句。

        花朵儿走了。

        诸未来留了下来,他环视了一下室内,便闩了门,睡到了芬芳的床上……

        次日凌晨,东方刚露出那一抹淡淡的红时,诸未来起了床。见芬芳仍熟睡中。

        唉,助眠的酒哦,你让人一醉不醒也。

        诸未来从衣兜里取出一封信来,搁在了茶几上。

        他轻声走出屋,锁上门。

        ……

        芬芳醒时,已是上午十点半了。“怎么一丝不挂呢?”芬芳紧忙起身,扫视一下不大的居室。

        她什么也记忆不起了,隐约觉得昨晚的酒喝得有点多,隐约觉得上了车。后来怎么到屋,怎么上床……一切都不知道了。

        忽然,她看见了茶几上的信。

        她快速穿上单衣单裤,去到茶几拿起信来。

        信封面除了“芬芳亲启”几个字,什么也没有。

        芬芳纳闷,一个问号上心头。她展开信笺,见信上写着:

        芬芳,你好!

        见到这封信,肯定会诧异的吧。的确,我实在启不了齿。

        本想那天在你那儿当面说出,但话到嘴边又收回去了。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事:想借借你的卵子。我太想要一个孩子了。

        昨晚的活动,酒喝得有点多。你后来醉了,未来他也醉了,似乎我还清醒着。

        晚了,我实在弄不动他。

        车子先送你回屋后,我就独自回家了。

        你知道我已不能生产,所以渴望能借你之腹,成就我的愿望。我给百万酬金作为答谢,一言九鼎,万望成全。

        代孕事儿重大,涉及相关问题,一定保密。你只管孕、产即可,放心。其间附着的所有事项,由我全部承揽。

        谢谢了,我的好妹妹。

        花朵儿

        x月x日

        呀……芬芳有些蒙了……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一一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48099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