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24章 芬芳南飞

第24章 芬芳南飞


几个月后。

        芬芳从十月怀胎中走出来,身体与心情都更轻松了。

        但她的代孕任务还没有完成。

        按照约定,她要经过孕期、产期、哺乳期的全过程。

        哺乳期这个阶段对孩子成长非常重要。这一点,诸未来,花朵儿,芬芳都晓得,也是他们的共识。

        所以,顺利完成对孩子的哺乳,是代孕合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孩子的顺利来世皆大欢喜。取小名为幸儿,意即幸运之子,幸福之子,是诸未来和花朵儿的智慧杰作。

        小幸儿在芬芳的悉心照料下,长得不错,老板和老板娘很是满意。他们明里暗里都在点赞,觉得芬芳绝对是称职的母亲。

        ……

        又是一年初夏来。

        诸未来和花朵儿去到芬芳那儿,说是要兑现曾经对芬芳的承诺,一起去游览齐云山。

        初夏的齐云山风光秀美。

        山脚有千年古镇,山上是两个世界。翠绿色的山体下部和雪白的山顶峰峦,形成鲜明对照。让人同时置身两季之中,甚为爽快。

        激客中不少带着孩子来玩的,诸未来、花朵儿和芬芳走在一起。芬芳牵着幸儿,时而和那些孩儿们玩成一团。

        在一片一片的欢歌笑语中,芬芳仿佛又看见了女儿桃子的身影。

        你看———

        那迎面而来头上戴朵大花花的小姑娘多像小桃子;

        那扎着羊角小辫的姑娘背影多像小桃子;

        那追跑中的小丫头姿态多像小桃子;

        那静思中的小姑娘侧面多像小桃子……

        ……

        晚上,芬芳做梦了,一个美梦。

        她梦见了桃子。

        芬芳一个劲追桃子,就是追不到。她被她爹爹鲁大大拉拽着使劲往前方疯子式的奔跑着。

        一股风儿拂过来,仿佛一起拂来了女儿桃子的声音,“爹爹,不跑了,后面妈妈在追我们。”

        “不行,要跑,还要快跑。那不是你妈妈,是一个魔鬼。如果被那魔鬼逮住就完了,快快快……”

        “不对,爹爹,那是妈妈。你停下来嘛,停下来看一看嘛。”

        “桃子,真的不是你妈妈,那是穿上的假面具呢,分明里面真身就是魔鬼,你不要被蒙蔽了。”

        “……”

        似乎,父女俩跑得更快了,几乎已悬浮起来,离开了地面,在飞……飞……

        呼呼呼呼……

        芬芳跑不动了。

        她似乎觉得自己的腿脚被什么捆绑了起来,越想跑快,却越是跑不动。

        “气煞我也!”

        芬芳索性站住了,定睛一看,那父女俩早已无影无踪,不知何时消失了……

        芬芳翻了个身,醒了。

        几分钟后,芬芳又睡着了,似乎睡得很深,真快。

        这一觉又把她拉回到了从前———

        芬芳应召到银都夜总会后,凭着那张惹人心动的脸蛋,和无可挑剔的舞技……很快便成为小城“银都”的首席伴舞女郎。

        “银都”因她而财源滚滚,盛况空前;她因“银都”而大红大紫,声播小城。

        芬芳当红了。

        但她没有令利智昏,仍然清醒着呢。

        她已身在小城,而且打拼得不错,条件嘛也算“马虎”,但她并没有中断与南去同窗的联系。

        芬芳的想法基于三个原因。

        一是给自己留个后路。

        她想保持着与好友们的联系。既然友友们竭力邀她到南边去,肯定有他们的道理,毕竟那边的市面更广阔。

        二是现在不远走有因。

        可能主要是出于故土情结吧。对孩子的牵挂,暂时还没有远走高飞,抽刀断情的勇气。

        三是距离近点方便些。

        这样可以时不时地捎些物什给孩子,给老公,以解时而蒙上心头的难以平复的亏欠。

        但这些只是暂时。

        芬芳认为,不走不会很长,远走才是肯定,只是时间问题。

        因为,近有近的好,而也有它的不好。

        因为近,难以预测的、与往日纠葛的事儿便会更多……

        正当芬芳陷入沉思之际,忽而一阵飓风来,险些儿吹倒了芬芳。

        芬芳一个趔趄,她稳住脚根。正前方一个黑影,正笼罩着一个巨人。不,芬芳定晴一看,那黑影笼罩下的正是鲁大大。

        只见鲁大大瞪起一对圆圆的红红的大眼睛,挥舞起“春秋大刀”,哎哇呀。朝他张牙舞爪地狂奔而来……

        芬芳“哇”的一声:“不好了———”抜脚便跑……

        她怎么也跑不快,似乎只差一臂之距。她惊出一身冷汗来。

        醒了。

        ……

        芬芳不得安宁了,

        她忧心忡忡起来。

        她想,“银都”老板遣人恐吓过鲁大大,大大肯定要打听她的下落。

        这种忧心和后怕使芬芳心有余惊,她不得不防一手。

        “走”。芬芳脑袋跳出一个大字来。

        这是芬芳三思而后的决定。

        是的,走远了,距离拉大了,可以更好地躲避鲁大大的追寻,可以增加他的难度,可以更好地避免可能的烦恼。

        芬芳决意南飞之后,果断地向“银都”老板坦明心境,心儿发紧地等着老板回答。

        老板望着芬芳端详了好阵,随即爽快地说了一句:

        “我本来不想你走,但我不阻拦你。如果想回来,随时都会双手欢迎你。”老板竟会如此痛快,这是芬芳没想到的。

        告辞银都,芬芳悄悄返回009研究所,住在好友翠翠家里,又叫翠翠设法把女儿桃子带来见见面。

        桃子一见妈咪,径直扑向其怀中。

        “妈咪,我好想你,你回来嘛,”桃子噙着泪花依偎在妈咪怀里。

        “妈咪也想你,乖孩子,妈咪会经常回来看你的。”芬芳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声音已有些哽咽。

        芬芳给桃子比试着买回的新衣服。

        “桃子,你是妈咪的乖孩子。妈咪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我也跟你去。”

        “不行,你还小,你要听爹爹的话,听翠阿姨的话,好好读书,好吗?”

        “嗯。”

        “桃子真乖。”

        母女俩紧紧相抱,惜别依依。

        短暂会面后,芬芳也没有多逗留,便匆匆地踏上了南去的行程。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29970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