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30章 心海波澜

第30章 心海波澜


桃子来到中原被骗卖到这儿的家,已经半月了,这十多天里,她足不出户。

        其主要原因是桃子她自己不想出门。

        桃子的思想一直在作激烈的斗争,一种被骗的感觉,始终让人不舒服,它给这稚嫩的心灵覆盖上一层灰色的阴影。

        似乎,这层阴影难以散开,它像一把利刃,在她心尖儿刻上一道深痕。

        这家老婆婆始终与桃子相伴着。

        她开导着桃子,让她万事想开。说待休息几天后,便可携桃子出门看看,走走,也好缓释一下心情,熟悉一下周边环境。

        桃子暂时不能也不愿出门。此时的她,心情正激荡着呢。

        何时才能平复下来,桃子本人都是未知数。她显然是迈不开出门的脚步。

        这半月中,婆婆的孙子一直没有直面桃子。

        只有在吃饭时,或在婆婆说需要什么什么物什时,才与桃子有些交集。

        之外,他总是忙里忙外,打点一家人的日常生活锁事。眼看春节快到了,他想尽其家中所能,把日子安排得周全、舒心些。

        这些也是他婆婆的意思。

        婆婆想,她怕大男子的孙子,见到姑娘就把持不住自己。所以在姑娘思想未通时,暂时不让孙子靠近她。

        这些日子里,孙子就按照婆婆的招呼,只管先把家里的事儿忙乎妥贴即可。

        其实,婆婆的用意是显而易见的,就是想用她的真诚感动姑娘,让她走出那个不悦的心境。

        是啊,多水灵的一个姑娘啊。真的,婆婆睡着也笑醒了几回。

        婆婆的孙子更不用说了。桃子的到来,似乎让他倒回去了十岁,迈起步子也轻快了许多。

        ……

        婆婆和孙子的心情,应该得到理解。

        他们这个家族已是几辈单传,好在都是儿子。

        当年,婆婆的儿子有了孙子后,别提有多么的高兴哟。

        孙子的一路成长完全浸泡在家庭的爱意中。

        什么百日酒,周岁酒,满十酒……尤其是从一岁到十岁,是岁岁必办。

        当然,条件限制,这做酒不会奢华,只在心情。

        办酒所需肉菜,只是当地、当时和家中所有。

        请上至爱亲朋,办上几个菜,围起几桌人,把家中的小院搞得热热闹就可以了。

        婆婆的儿子,媳妇在世时,曾经张罗过几次孙子谈对象的事儿,都未能成功。

        儿子和媳妇故后,孙子的婚事就成了婆婆的一块心病。

        婆婆常给孙子说,一个家族,传宗接代是天大的事,是家族延续、昌达的前提。所以,一定不能断了家族的“根脉”。

        孙子也是尽力在塑造自己,但总难如愿,就是找不着对象。

        在这儿,娶不到媳妇的不止一家,他们村上就可点出几家来。

        究其原因,可能一是这儿姑娘少吧,二是这儿地方穷吧,三是这家庭情况吧,四是这小伙本人吧……等等等等。

        但,时间不等人,它像流水一样叫你拉拽不住。眼前,婆婆的孙儿已向不惑之年挺进。

        婆婆作何感想呢?

        其实,她想得实际且具体。她给孙子说,快快给我聚个孙媳妇来,并快快给我要个成孙子。

        现在而今眼目下,婆婆我最最迫切的想法,或者叫要求,唯此一项。

        孙子,头等大事啊!

        婆婆之心,长辈之托,作为孙儿,岂敢怠慢。这其实也是孙儿的心病。

        于是乎,婆婆的孙子想把这事儿当成家中首当其冲的“要务”,能尽快落实。

        婆婆的孙子首先想到了一个人,就是三年前,在汾阳市打工时认识的伙计曹小操。

        当然这是戏名,是说此人心有诡计堪媲曹操,于是大伙儿便这样直呼他了。

        后来,这曹小操也不在那公司干了,在江湖上荡游着呢。

        ……

        电话中,这曹小操回答得十分的痛快。于是照双方的交涉规则:不管手段,只管弄个活着的未婚的女人来。那曹某人便如此这般去了。

        而今,这庄买卖已结。

        完全可以这样说。这桃子姑娘就是用“大洋”买过来的嘛。

        虽曹小操用了些手段,但终归是兑現了承诺:一手交人,一手交钱。

        ……

        眼下,在如此简陋的茅屋、从如此渠道而来,如此水灵的姑娘,又那能一时半会就能想通?

        给她时间吧,婆婆和孙子都这么想。

        急不得,思想上的事只能慢慢来。孙子记住婆婆的告诫。

        ……

        已经好几天了,桃子仍然把自己陷在卧室里。

        她,看似很平静;然,内心有波澜。

        那一组组,镶嵌入浪花里的“词儿”,在心海平面之上随波逐流,忽闪忽闪———

        ……来……走……跑……好人……歹人……中原……世界……爹爹……校园……妈妈……社会……老婆婆……婆婆的孙子……卧室……村舍……好心人……钞票……火车……汽车……轮船……江河……铁路……公路……骗子……农田……村妇……小娃娃……幼儿园……

        这一大堆关键词,把此时小桃子稚嫩的心,弄得好憔悴。

        似乎,小桃子的内心变得成熟了许多,强大了许多,只在短短的几日里。

        真是世事催人老啊!

        是的,这儿不是曾经厂子里的那个家,也没有爹爹和妈咪,没有翠翠阿姨,没有老师和同学……

        这儿的一切一切全靠自己。

        面前的老婆婆,还有婆婆的孙子———那个壮男仔靠谱吗?

        桃子这样想着,翻来覆去的想着。

        她一会坐,一会躺,一会走动走动……

        她除了每日的三餐和入厕,基本上没有离开卧室。

        婆婆的孙子进到卧室来了,拎着炊壶来渗开水,灌满了暖瓶,又将桌上的杯子渗上。之后,他出去了。

        老婆婆说:“桃子姑娘,你喝茶吗?”

        桃子说:“不喝茶,只喝白开水。”

        “好吧,桃子姑娘,明天,我们出去转转吧,就在周边。这么多天没有出去了,老待在屋里怪闷人的。”

        桃子看着婆婆朴实的面孔,似乎不想再拒绝。

        “好吧,婆婆,”桃子说。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你的支持是我创作最大的动力,请点赞、收藏、转发,谢谢你。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13246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