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34章 精神病医院看大大

第34章 精神病医院看大大


波音757开始下降着航行高度。

        一个多小时的航程,在芬芳、桃子母女俩的相互回忆中,过得很快。

        下了飞机,喊了的士,母女俩没有回研究所的家,而是直奔w城鲁大大疗疾的“金山精神病医院”。

        金山精神病医院座落在城西近郊荆棘山上。

        荆棘山说是山,其实海抜位置不高。因全市分布在浅丘上,这山便显得突兀,它不过仅高出垂直数十来米。

        这山上林木葱茏,鲜花绿草诱人,除自然野生的外,还有大片大片人工培植的花木和草坪。

        此医院依崖而立。

        它的前面和左右侧是操坪和花坛,很适合病人散步。

        ……

        芬芳和桃子来到医院,向接待室说明来意。接待室告诉医务室,又转告病员管理处。

        经过层层通关,又履行了探视病人的有关登记手续。

        在一间专门用于探视病员的屋子里,芬芳和桃子见着了鲁大大———芬芳曾经的那个他,和桃子尊敬的爹爹。

        鲁大大身穿白底蓝竖条病号服。

        物非人是。

        芬芳面前的鲁大大,外形上已不像曾经那样的高大、壮实、威猛,奔放。

        由于病患的折磨,已显得似乎有些矮小、孱弱、胆怯、呆滞。

        最明显的变化是目光无神。

        都说眼睛是人们心灵的窗户,人的喜怒哀乐都可以从目光中表露出来。

        桃子面前爹爹的眼神,已诠释了眼下爹爹的状态。

        曾经的爹爹是多么的善良,风趣,细心,有意思。

        似乎那父爱本身就是糅合在了“严父”之中。“爱”中透着“严”,“严”中渗透“爱”。

        桃子想起了曾经的那一幕幕……

        那时候桃子还小,妈妈不在家,爹爹又要上班。

        又当爹又当妈的爹爹,总是利用闲暇时间,把家中的大事小事安排得井井有条。

        一到周末或节日休闲,总要把小桃子从翠阿姨那儿接回家来。

        要么带桃子去游乐场,去公园里,去风景点……玩得高高兴兴。

        要么一块去农贸市场,采购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特别要桃子自己挑选几个,喜欢吃的什么肉、菜、水果之类。

        拿回家来,烹上几个拿手的菜肴,其中必须有桃子亲自点要的一、二个爱吃的菜。

        亲自买的,亲自点的,再亲自吃上,当然是爹爹亲自烹饪。

        这种感觉,桃子感到很是幸福。

        在这些美好过往的回忆中,桃子还感受到爹爹的一种严厉”美”。

        这种“美”体现在,诸如生气,骂人,甚至打人,即怒而挥掌抡拳的时候。

        也许,作为孩子,当时是体会不到的,只觉得爹爹为啥打人,骂人,生气?为啥那样凶?

        过后,或很久以后,或多年以后,你细心拾起再想想,便会想出端倪来了。

        比如,你的各种“不是”,或无故淘气,或偷学逃学,或无事生非,或严重过错……之类,凡此种种。

        这些,一定是当时爹爹认为不可饶恕的“错误”。

        如果不怒一下,不骂一下,更或不打两下,便不足已平心头之“恨”,便不足已达到教育的目的。

        当想通之后,桃子便觉得,其实爹爹并无大错,“错”都是在自个儿身上。

        桃子是这样看爹爹的。

        那么,芬芳呢?

        鲁大大对于芬芳,其实是有知遇之恩的。

        因为有了鲁大大,有了鲁大大的苦口婆心的传授,才使芬芳学到了车工技术,才使这车工技术越学越好,越学越精。从而艺压群雄,高人一筹。

        因为有了鲁大大,才有了芬芳第一任亲爱的夫君。才有了可爱的千金小桃子。

        延伸开来讲,芬芳之所以成为领导的红人,之所以能参与单位组织的对外支援,其高超的技术不可忽略。

        没有这,芬芳所谓的貌美只不过是一盏花瓶而已。

        只有“貌美”加上了“技艺”,再加上“会来事”,“会饮酒”,这样的芬芳便飞得实实在在,稳稳当当的了。

        芬芳这样想着。

        她觉得亏欠鲁大大的太多太多。

        这太多太多的亏欠,也是在她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世事变迁之后,才感悟到的。

        此刻,芬芳已认识到了自己的错。可以说,这些错是不可饶恕的,可惜已无挽回的余地了。

        但芬芳还是想要去挽回。

        她想用自己的心,用自己的行动,去挽回自己的错,去惭悔自己的灵魂。

        ……

        桃子挽着妈咪,来到病员管理处和医务处,想祥细了解大大病情及入院治疗的情况。

        医务处的值班医生说:

        “我们金山精神病医院,规模大且医疗条件也好。收治的病人多,治疗效果也是不错的。

        “这种精神类疾病分为精神分裂症,偏执型精神病,重症抑郁症几类。

        “鲁大大属于精神分裂症,其临床类型为单纯型。

        “其主要临床相是思维贫乏,情感淡漠,意志缺芝,社会性退缩等阴性症状为主。

        “这种病起病隐袭,缓慢发展,病程较长,并逐渐趋向精神衰退。

        “鲁大大来院后,进行了抗精神病药物治疗,主要是氯丙嗪,奋乃静,甲硫哒嗪,氟哌啶醇等,开始是小剂量应用。

        “由于患者时有急性发病和兴奋躁动,我们也采取了注射途径用药,这样能尽快控制症状。

        “此外,我们也定期给他检查血常规,尿常规,肝功能和心电图等。

        从现在患者的情况看,其治疗是正常的,但病情恢复似乎很慢,个体差异吧。”

        听着医生的介绍,芬芳陷入了沉思,心儿也一阵一阵的悸动。

        ……

        鲁大大坐在凳子上,面对曾经最亲爱的人,他没有任何表示。

        那怕是一个表情,一个手势,或一个其他什么肢体动作。

        似乎,他只是一个痴痴的机器人。

        芬芳太悲恸了,一个曾经多么爱恋的人。

        桃子太伤心了,一个多么爱戴的长者。

        芬芳和桃子,怎么也不会想到,如今的大大和曾经的大大竟然划上了等号。

        真的,双双的心都好痛。

        “爹爹,”桃子喊了一声。

        “大大,”芬芳接着也喊了一声。

        桃子,芬芳清楚的呼喊声,并没有引起鲁大大的注视。

        他也不理会她们,只是扬起手指了指她俩。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03509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