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40章 玉兰失踪

第40章 玉兰失踪


黎明时分,万圣山村沸腾起来了。

        村委会门前小广场聚满了人。

        还有不少的人往这儿涌,有的身披衣服在跑,有的边走边穿衣服。

        人头聚集处,闹哄哄的,大伙议论着。

        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

        没错。

        特大新闻:一个大活人失踪了。

        黄羊场街坊古明旺的高中女儿古玉兰,周末来万圣山村同班同学,村长蓝光的女儿蓝彩彩这儿玩……

        玩而未归,蹊跷不?

        古明旺在家里等到很晚,见女儿还未回来,有些急了,因为翌日还要上学呢。

        于是,古明旺邀亲友把黄羊场及周边能去的地方,翻了个遍,仍然未果。

        已经是下半夜了,古明旺哪里还睡得着。索性翻过山坳,赶往万圣山村。

        ……

        小广场上叽叽喳喳的人群中,村长蓝光亮起喉咙,嘶哑地分派着。

        各路捜巡队迅速各奔东西。

        蓝光和古明旺,两位同窗女儿之父。他们当然相识,那是在学校家长会上。

        而今,大事来临,双双怎不着急。

        “老蓝,来,先报110。”

        “好的。”蓝光引古明旺进了村委会办公室,并摇通了座机……

        ……

        古玉兰来蓝光家找同学蓝彩彩玩,已不是一次。

        他俩是好学友。彩彩是班长,玉兰是学习委员。

        两家相距不远,只有一座不甚太高的山岭隔断。一个山南一个山北,也就几公里路程吧。

        所以,节假日,星期天,一旦有空,彩彩就会过来玩。

        当然,有时玉兰也会去黄羊场那边彩彩家玩。

        但每次玩耍,都不会超过下午四点半。因为山路,虽然行走的人不少,但作为女生,还是不想太晚回家。

        这样也免去了家人的担念。

        ……

        却说这个周末,古玉兰又来找蓝彩彩。这次却不是玩,而是为了商讨一道数学题。

        蓝彩彩住家中二楼,楼梯从一楼储物间和卧室旁上升。

        儲物间很大,没甚物什,有桌有凳。需要时,家人便在这地说事儿。

        古玉兰见时间巳到下午四点半了,便起立告辞,走下楼来。

        “咚、咚……”的下楼脚步声,惊动了储物间里的人。”

        只听储物间门“吱呀”一声开了小半扇,门缝中伸出半个头来。

        那人的眼睛直盯着有声响的楼梯。

        正好四目相对,好熟。瞬间儿,那人缩进脑袋,关上了屋门。

        古玉兰边走边寻思。哦,她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是黄羊场著名的欧阳少侠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古玉兰心中打了个问号。

        玉兰无意多想,眼下只想赶路,按时回家,免得家里牵挂。

        ……

        话说这欧阳少侠可不是一般人物。

        说不一般,并不是说他多么有才能。

        而是说他可是这黄羊场横顺多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混混”一枚。

        他是个天又怕、地不怕的人。

        谁家有款项在外难收他敢去,谁家喊帮打个架他敢去,谁家有搁不平的事他敢去,并保证给你搁得平……

        一句话,为金钱而折腰。只要有銭,他杀人都干。

        去干这些,当然不是他只身一人。

        他手下有那么几个人,或者叫一个小帮伙吧。

        横行乡里,欺蒙拐骗,什么坏事都干过。为这,欧阳少侠曾经“二进宫”了。

        其实,他的真名叫欧阳夏。因为生于夏至这天,便取了这个名,可能是为纪念这个诞生日吧。

        这欧阳少侠是乡民为之谐取的,意即像侠客那样,行侠仗义,来去生风。

        这是乡民的谐取。

        不是取其褒义。说他像侠客那样多么有正气,多么侠义善行。

        而是取其贬义。言其心狠手辣,四处横行,称霸乡里,弄得人人见他怕三分。

        时间推移,这“少侠”之名却盖过了他本来“夏”的真名了。

        ……

        这天在黄羊场上,欧阳少侠碰见了正在小店购买酱油的古玉兰。

        古玉兰拿着酱油往回走,其实她也看见这“少侠”了,想躲没躲过。

        欧阳少侠迎了上来,说:

        “呃,小妹妹,你那天去万圣山村干啥?”

        古玉兰看这位少侠面带嘻笑的样儿,便回了一句。

        “哦,我那天去和同学讨论数学题。”

        “我问你一下,你走时下楼梯,和在楼上时,听到下面什么没有?”

        “什么也没听见,似有些许叽叽咕咕的声音,一句也听不清。

        我和同学蓝彩彩在说题的事,也没注意听。”

        “哦,那就好。”

        殴阳少侠走了。

        古玉兰径直往家走。她边走边想,这“少侠”看起来怎么有点怪怪的?

        之后,在黄羊场上,古玉兰到是遇见过欧阳少侠几次。

        不过,他们虽偶有相面时,却没什么更多的交集。只是敏笑而过,像风儿那样。

        ……

        生活还是按布就颁延续着。

        古玉兰和蓝彩彩的同学交流,仍照样如是。

        在万圣山村的村长家里,古玉兰又碰到过好几次这样的情况:

        蓝彩彩家的那间储物间里,总是有些人在讨论什么……

        蓝彩彩也觉得奇怪。

        记忆中,她也从未见过家里的储物间这么热闹过。

        同学俩的私议,她们也没当回事,随便聊聊而已。

        她们还是照样说些自己感兴趣的东东,诸如学习内容,儿女情长……

        又到了该走的时间,彩彩送玉兰下楼,下到巷道边的储物间,又听见里面似有声响。

        姑娘俩便悄贴耳上门,试想听一听。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小半扇。

        “嘿嘿,干啥!”虽音量不高,却似有钢筋嵌入音阶里,硬硬的感觉。

        俩姑娘“呀”地踉跄一下,险些倒向屋里。

        “嘿嘿嘿,是果叔啊。”

        “哟,是彩彩呀。”这叫果叔的人,顺手指指玉兰,问彩彩,“她是谁?”

        “哦,她是我同学。”彩彩回道。

        “哦。”

        “果叔,你在这儿耍呀。”蓝彩彩顺眼一看,里面还有向来富、郑长顺、施永发和她爸。

        这果叔马上说:“我们开个村务会,讨论讨论村子里工作上的事。”

        “哦,果叔,我们走了。”

        蓝彩彩向果叔笑了笑,拉着玉兰走向门外。

        ……

        等到蓝彩彩返回家来,村务会刚结束。

        万圣山村这几位村务大臣们,在父亲相送下,各自回家去了。

        “平平常常的村务会,怎么不在村委会办公室开,而在我爸这个村长家里,且是在储物间内?

        这闪念即逝的疑问,从蓝彩彩脑海掠过。

        毕竟,大人们的事体,我这孩儿一枚,休管休管。

        【作者题外话】:生活本身就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78027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