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42章 误杀

第42章 误杀


这些天,黄羊场上的地头蛇、混混儿欧阳少侠不知要干什么。

        以前每日必数次晃荡于街面上的他,却不见了身影。

        他行踪诡秘,似有什么急事儿要干,刺激他如此异常。

        这是少侠的惯例,但凡明里不见时,便是他在反向的背地里活跃之时。

        是的,没猜错。

        近日,欧阳少侠接到“指令”,要去干一件“封人之口”的大事儿。

        事成之后,他便有百万大钞进账。

        多么有诱惑力哟。

        平日里,别说百万人民币,就是二十万人民币,或者二万人民币,再少点两千元,这少侠都可为此大展身手。

        或者动刀,或者持棒,或者抡拳头……

        黄羊场上,乃人神共愤的人物。

        ……

        欧阳少侠踩点的线路,是黄羊场与万圣山村之间沿途。

        采点的对象是古玉兰,黄羊场上街坊古明旺之女儿,一名正念高二的学生。

        这少侠得到的情况是:

        古玉兰经常去万圣山村同班同学,村长蓝光之女蓝彩彩那儿玩,时间一般是周末或节假日。

        古玉兰从黄羊场出发的时间是早饭后,从万圣山村返回一般在午饭后,下午四点半左右。

        采点,守候……

        好几次都没等到。

        之后,少侠才得知,近几周里,古玉兰根本就没去万圣山村。

        欧阳少侠询问了他的指使者,回答是:耐心等待,猎物一定会出现。

        ……

        周末又来临。

        少侠想到作案的机会到了。于是便早早的独自出门潜伏去了,他不想惊动身边那些个“混小弟”。

        他觉得,这样的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况且,古家这一介弱女子,他只身是可以轻松搞定的。

        思想之际,少侠来到了设伏地点。

        他静静的等待着。

        忽然,远处黄羊场方向,有一女子踏着石级朝山凹而来。

        他定睛一看,此人正是古玉兰。

        而古玉兰呢,当然不知外界的异动,一切都蒙在鼓中。她是按着自己的生活日程,照本宣科呢。

        机会来了。

        欧阳少侠收紧神经,心跳加速。

        毕竟,他是认识古玉兰的。下手还是……

        那女子越走越近。

        忽然,从那女子后面百米开外的拐弯处,倏然拐出一男子。

        一串宏亮的歌声,从那男子口中飞了出来:

        紧跟踪,可疑人,

        形跡不见,

        再访问猎户家

        解决疑难……

        这不是京剧《智取威虎山》杨子荣的唱段吗?

        “讨厌”。少侠心头一转念。

        此时此地唱此歌,还多出一个人来,坏了我的“好事”。

        欧阳少侠松了口气,伸开握紧的拳头,暂罢息手。

        这少侠又往林中窜了数米,他想休息休息。

        ……

        晌午,少侠吃了自带的食品。接着又开始下午的守候。

        一点,三点,四点半。

        这是最易出现的时间。古玉兰每次几乎都是这个时段,从万圣山村返回黄羊场的。

        五点,六点半,七点半。

        山间那条唯一的石级路,仍不见人影。

        少侠又囫囵填了填肚子。

        他想,难道今天这古玉兰不返回黄羊场,就在蓝彩彩那儿住?

        时间已是傍晚时分。

        夜幕缓慢落下。欧阳少侠看看手表:八点过了。他抬头往前方路道一望。

        来了,两个人影行走在石板道上。

        那俩还不时用手上的棍子,扑打着道旁的草儿和小树枝条。

        怎么,又是两人?

        这少侠寻思,难道天不助我。

        忽然,道上那两人站住,像是在说什么。

        一会儿,一人朝后走了,向前只走过来一个人。走了一段,双双还回头扬了扬手。

        ……

        却说这继续前行者,就是古玉兰。

        像这个时间段从万圣山村返回黄羊场家中,她还是第一次。

        也是探讨完课题,做完周日作业后,又说了些班上的事儿。

        原来,她们高二班下周要举办一次课外活动,恰恰这次活动地点就选在了万圣山。

        这次活动的主题,就是登山插红旗。

        以学习小组为单位,从距万圣山顶约二百来米的平缓地带起始,发起冲锋。

        依红旗插上顶峰的时间顺序,获取名次,最后颁发奖状和奖品。

        作为班上学生干部的玉兰和彩彩,正好想议论一下各小组红旗手的人选问题。

        兴头之上,不觉晚了一点。

        于是,彩彩见天已不早,想留住玉兰。

        玉兰说,反正路程不远,也是常走的一条熟悉的路。还是回去好,免得家人挂念。

        ……

        多么纯洁的心灵。

        多么稚嫩的生命。

        她那里知道,前方不远处,道旁密林中,早已暗藏杀机。

        此时的山道,也没有更多的行人。

        古玉兰抬头望着前方道路,时而转头看看两侧山林。

        她想着早点回家,不自觉的迈快了脚步。

        嚓嚓,嚓嚓,嚓嚓嚓……

        道旁树丛中,时而传出几声小鸟儿的啁啾,稀稀落落的,更显出山道的幽静。

        密林间的欧阳少侠,再次紧崩了神经,通过密林杂枝乱丛的空隙左右张望。

        他不动声色地缓缓挪动。

        眼看着那姑娘正一步一步向前方走来,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这少侠觉得已是下手的最佳距离了。

        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从后面将刚过眼前的玉兰姑娘,猛扑按倒。

        又顺势从兜里抽出事先准备的布带,封住了姑娘的口。

        再抽出绳索,将姑娘反剪的手捆绑起来……

        ……

        道旁密林四、五十米深处。

        数分钟后。

        欧阳少侠见姑娘似乎无动静,便起身上前想用手靠拢她的鼻孔处,试试有无出气信息。

        没想到,姑娘鼻孔已被紧紧勒住。

        原来,在道上封口时,慌乱中口鼻都被封住了。一阵折腾之后,姑娘已经窒息而亡。

        这少侠怔了一下,坏了!

        领受指令的本意,只是“重重的刺激”,使之惊吓之后“痴傻掉”足已。

        没想到竟失手将其误杀。

        黑手旋地懒坐在旁边不远处的石头上。

        他在想刚才挪动姑娘的情景,他使出了多大的劲儿,才把姑娘拖拽到了这里。

        看着眼前一片被人体压榨的纷乱倒伏的杂草,他的心也有些杂乱。

        是啊,一个鲜活的生命,倾刻间,便成为山野孤魂。

        ……

        黑手,丧尽天良。

        少侠,还有那幕后策划,均法理不容,理应当殊。

        ……

        但少侠狼心已现,须竭力掩饰所犯之罪。

        他环视林间,已是漆黑一团。四周也无任何音响。似乎,大地已经沉睡。

        只有时而飘来的夜风,将枝丫草儿们摇曳出些许微弱的沙沙声来。

        其实,主意他已有了设定。

        仿佛,这少侠劲又上来了……

        他想,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把古玉兰的尸体处理妥贴。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70132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