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46章 大师“宝刀”未老

第46章 大师“宝刀”未老


芬芳和鲁大大搬家到黄羊场后,生活告诉他们,这儿相当不错。

        空气依然的好,毕竟场镇就座落在天圣山麓。

        天圣山本身就是一个大空调,调节着这一方水土,常年保持在舒适的温度中。

        而这黄羊场,是一个十足的山乡农村小集镇,几乎没有什么工业污染。

        它背靠山峦,前靠一偌大的山间坝子,一马平川。坝子上良田万顷,四季轮翻上演着丰收的画面。

        这坝子又被四面的峰峦护卫,只有两侧狭口出得山去。

        一条弯弯曲曲不宽的公里,像一条金丝银线,将小场与外界有机而紧密地联系起来。

        说这条路像“金丝银线”,是因为这是一条如金银般闪光的路。

        说它“有机而紧密”,是因为它与这儿长年累月住守于斯的人们,生活紧紧相连。

        真的,一年四季,这条不宽的公路十分繁忙。

        它为小场送进和送出各类物资。

        进山的如小场需要的生活必需品,油盐酱醋糖,生产上用的化肥之类。

        出山的如山里生产的各种农产品,粮食,蔬菜,水果,山货之类。

        由于这种运进和运出,搞活了山里市场,活跃了山里经济。

        大伙儿喻它为生命线,生存路。

        ……

        芬芳和鲁大大很快融入了小场镇的生活。

        鲁大大想,这黄羊场就是他的新战场。他想第一步可以办一个书法工作室,以充实自己的业余生活。

        第二步,就是办一个机加小厂。这一项要事先与009研究所实验工厂取得联系,征求与他们合作的机会。

        主要业务就是从实验工厂那儿,先拿点零部件加工。之后,慢慢办成一个正式的配套厂家。

        鲁大大想利用原实验工厂的人脉和产品优势,发挥自己之所长。

        他想给这僻远的山乡注入点工业的元素。

        当然这第二步,目前还只是个设想,还要看看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外部环境等各方面的情况,才能定夺。

        ……

        鲁大大的这些想法,芬芳是始作甬者。

        芬芳想,鲁大大眼下看来,似乎病情恢复可以。但一遇思想的波动,就会刺激复发。

        医生有言,芬芳也有感觉。

        他们想用忙乎乎的生活节奏,来充实自己的日常时间,来愉悦自己的心情。

        不至于因太闲太闷而使大脑空虚,一遇烦心事就招架不住。

        但是,他们又不想回到以前那种,定时上、下班的,或计件或定额的原单位去了。

        他们觉得那样会很累。

        芬芳想,金钱上他们已有了一定的积累,感情上,她也想给予大大更多的弥补。

        她想让大大感知,虽然他们的情爱之路波峰迭起,但最终还是归于了风平浪静。

        人生苦短,真情永远。

        他们都想把余生过得天天如新婚。

        正因为如是,前不久,他们双双回到009研究所实验工厂。

        鲁大大办理了“病退”,芬芳辞职办理了“弹退”。

        ……

        黄羊场上。

        鲁大大的书法工作室办起来了。

        今天,芬芳和鲁大大带上黄羊场的土特产,专程去万圣山村,去拜见江叔叔,想去求一件书法作品:黄羊书法养生斋。

        他想用这件名家作品,去门牌店制作一块匾牌,悬挂于门楣,彰显大气。

        魏大山、江琳琳热情接待了他们。

        江上枫欣然应允大大弟子的所求,挥毫书写了这件作品。

        芬芳,大大喜不自胜,连呼好字好字,“江叔真是宝刀未老。”

        江上枫说:“你们的想法很好。

        “这样也可以给黄羊小场镇注入一点文化气息,给这偏僻的山乡吹进一股新风来。

        也算是你俩的功德啰。”

        鲁大大说:“苏叔,我的本意还是让自己生活不那么枯燥。”

        “是,是的,消磨时光。”芬芳补了一句。

        “是的,其他想得少,一则为好玩,二则为养生,看看这名就知道了。

        “`书法养生斋',养生的处所呢,听说书画能怡养性情,能够使人长寿。

        “这点知识,还是苏叔您引导我上路的,真不知如何感谢您呢?

        “我想在门店中划出一块场地,展售江叔叔您的大作。

        名家出现,这实际上也彰显了门店的贵气和知名度,”鲁大大说。

        江上枫说:“哦,鲁师傅真够用心。”

        “其实,我们曾经在一起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相处很好,已不是外人。

        “人生在世,总是各有所长,大大师傅,你是个工匠能人。大国工匠啊,不简单啰。你的技能我可是`杆面仗通火,一巧不通'哦。

        “另外,你学起书法来,确实很快。

        你就重点学习行草就可以了,反正是玩,也是一种情操。其实也间接提高了文化、书法知识。”

        江上枫边说边在案几上铺开一张宣纸。“来,大大师傅,写一篇。”

        鲁大大说:“好的,江叔老师也好看看我的学习成果,多多指导哈。”

        鲁大大拿起笔,饱醮浓墨,飞舞起来。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一首唐代杜牧的《山行》诗跃然纸上。

        这首诗是鲁大大经常练习的。

        为了大大练书法,芬芳专门买回了一本《唐诗三百首》。

        江上枫认真看了这幅作品,逐字作了细说。又指出了诗中有几个字,笔划走势的问题。之后他说:

        “总体上看,这篇作品比原来有所进步。”江上枫顿了顿,接着说:

        “一幅字,先看整体布局,它是最先入目的;其次看局部细节,就是笔画、结构、笔力、节奏等是否有功力有变化,是否生动。

        “同样一个字,同样一种字体,一人写出来有一人的面貌。

        “行草是介于行书和草书间的一种字体,行笔比楷书快,简单的说,就是上下两字之间,可以笔断意连,这是与写草书不同的地方。

        “草书偏多的称为行草。练好书法非一日之功,需要努力与坚持。

        “当然大大师傅半路出家,不一定要有多高的要求,只要让自己看起来,今天比昨天顺眼,日日在进步,就可以了。

        不用去花很多很多的精力,不要打乱自己的生活节奏,这样就与自己的身体健康有益。”

        鲁大大说:“江叔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这个粗人都听得入味了。”

        江上枫说:“中国文化源远流长,是世界唯一没有断根的文化。

        书法和任何形式类别一样博大精深。作为一个老书法者很有体会。”

        芬芳也说:“哎呦,江叔讲得真好,我这个对书法一窍不通的人也感动了。”

        “不知怎的,一见到你们,我这嘴就停不下来。呃,这是不是人老有点话多哟。”

        “不不不,江叔怎么这样说哟,我们都想能天天听到您讲知识呢。”

        “好,有空我过去看看你们的养生斋。黄羊场那边还未去过呢。”

        “欢迎欢迎,到时,请二老吃黄羊场的美食。别看场小,却有一家“黄羊火锅店”,非常受欢迎,据说老板是打工回乡创业开的店。”

        “嗯,好好好,这样一说,看来我要早点过去才是。”江上枫最后说。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56347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