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47章 环山道小车坠山崖

第47章 环山道小车坠山崖


鲁大大的“黄羊书法养生斋”胜利开业。

        地点就在自家住宅底层门市。

        门楣上是江上枫大师的杰作,门前两旁摆放着鲜花。

        黄羊场上的书法爱好者,和场镇所属几个村的领导到场祝贺。

        馆长鲁大大简单的开场白,说明了开办书法养生斋的题旨,目的意义。

        鲁馆长又给大家介绍了书法大家江上枫,也谈了自己的书法所得。

        随后,领导代表讲了话,热烈祝贺书法养生斋的开业。

        领导祝词中说,本馆的开业为本场镇吹来了一股文化新风,一定会影响山乡的文化、文明现状,推进本场镇的精神文明建设。

        它会使我们当地人从中获益,从而促进人们的思想演变。

        正门前,横扯一条悬有红花的红布带。

        江上枫和村领导代表,高兴地为店堂开业剪彩。

        ……

        书法养生斋店堂不大,八十来平方,分四个区域。

        一区为办公区,设有办公桌、柜、椅之类。

        二区为专用书法练习区。此区为鲁大大个人专有,是平时他练习书法之处。

        三区为自由练习区。旨在为书法爱好者提供一个习字的场地。

        凡爱好者均可来此练习写字,学习书法。店铺只收取笔墨纸张的成本费,具有公益性质。

        四区为作品展示区。有书法大家江上枫的作品展售,和鲁大大的书法作品展示。

        ……

        开业活动上,江上枫现场表演了书法。鲁大大也表演了书法写作。

        之后,开业仪式结束。

        ……

        午餐,鲁大大、芬芳携友人前往“黄羊火锅馆”品尝涮羊肉。

        大家都觉得这涮羊肉不错,味儿挺正宗。

        老板姓彭,曾在京城涮羊肉餐馆打工多年,勤奋好学。

        后萌发回乡自主创业的想法,便将所学到的这款美食烹饪技艺,原汁原味地搬到了小场上。

        他的创业,对山乡美食文化和文明建设,也是一种推动。

        魏大山,江琳琳,江上枫,江夫人,诸未来,花朵儿,还有翠翠,这几位都是首次来黄羊场。

        “真看不出,这名不见真传的地方,竟有如此美味。”

        大家边吃边赞不绝口。

        饭后又一起简单游览了小场。

        小场不大。场中部一处古庙宇引起魏大山的注意,可惜大门锁闭。听说是危房,早已不开放。

        ……

        返回,他们一行人走的是环山公路。

        这是一条黄羊场通往山外的路,可以绕道返回天圣山村。

        由于人多,他们驾乘了两辆小车。

        魏大山和江上枫夫妇四人乘坐一辆;诸未来夫妇和翠翠乘坐一辆。

        小车驶出山窝,诸未来他们这车,便开往了送他们返回方向的下山公路。

        魏大山他们俩夫妇乘坐的这车,便从环山公路开行,驶往天圣山村。

        小车一路奔驰。

        因环山道弯拐多,又不太宽,魏大山不断交待司机慢点,安全第一。

        所以,他们这车的车速仅四十码左右。

        ……

        车行至三倒拐处,见前方来了一辆重载卡车,很快卡车就拢了。

        两车慢慢移动错车。

        魏大山叫司机,干脆停靠路边让卡车先走。

        司机见前方不远处,有块平地较宽,便想靠边行往那儿停下。

        意外发生了。

        由于路边土基虚边,小车便顺着塌陷的基土侧翻下山而去。

        好在坡坎不高。

        小车翻滚了十多圈后停住……

        ……

        在w城二院里,江琳琳和江夫人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司机和江上枫在前排,因安全带的护卫受轻伤。

        魏大山和夫人琳琳,还有江上枫爱妻江夫人坐后排。

        但受重伤的恰恰是两位女士,魏大山只是轻伤,这很怪呢。

        本来江上枫死活不坐副驾驶座,但两位女士说她们坐在一起好聊天,魏大山也谦上坐了后排。

        两天后,江上枫爱妻江夫人因伤势重,失血过多去世。

        其他几位轻伤,已很快逐一出院。

        魏大山夫人江琳琳还在医院里,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又在普通病房住了一段时间。

        ……

        江夫人的葬礼在天圣山村举行。

        征求了江夫人老家那边亲属们的意见,江夫人的骨灰就地安葬,与青山为伴。

        失去爱妻,江上枫痛苦至极。

        相濡以沫几十载,年年岁岁伴枕眠。好多天来,江上枫精神状态极差。

        过往的一切,总是闪现在他的眼前。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江上枫作为臭老九的旧知识分子被批斗过。

        每次批斗,总被那些所谓的小闯将们弄得死去活来。

        记得有一次,他没有回答好批斗者的问题,被那些横眉竖眼的人,用皮带抽得皮开肉绽,满身是血。

        之后,还不给吃饭。

        眼看奄奄一息的他,是爱妻、亲爱的夫人托人悄悄把丈夫弄回家里。

        又请医生,又喂药,又熬鸡汤,细心护理……

        眼看丈夫慢慢恢复,她是多少的高兴。

        后来,丈夫能起身了,她又扶着夫君在屋子里漫步,从这间屋走到那间屋,来一个这门进那门出的室内旅游。

        丈夫痊愈了,她又带着丈夫,一起去到远离北京的老家乡下,度过了整整两年时间。

        那时的江上枫,似乎又燃起了对中国艺术的追求和想往。

        于是,那枝曾在他手上,摘取过全国书法冠军的狼毫,又在他手上生辉。

        那些日子,那个阶段,妻子不离不弃,总是鼓励他前行,鼓励他对自己执着的艺术决不要丢下。

        村民们,以及爱好书法艺术的人们,但凡找他求字,他二话不说,一概应允。

        他用那枝曾把自己推上巅峰的圣笔、宝笔、金笔,为他们留存下一幅幅珍贵的墨宝,一份份真诚的纪念。

        ……

        似乎,江上枫泪已流干。

        好久没有认真进食的他,又重新开始了正常的晚年生活。

        在孩子的劝说下,他又来到了北京孩子们那儿。

        他想在北京多住一段时间,待心情完全理顺,他再返回天圣山。

        天圣山村是一定要回去的,这里的山山水水曾经养育了他。

        这儿,有他的童趣欢乐,有他的少年时光,有他的青春岁月,有他祖祖辈辈曾经耕耘过的土地。

        虽然,人生的相当部分时间在外地打拼度过,但这块生生不息的土地,还是那么熟悉。

        不能忘,不敢忘,不会忘,身身世世,永永远远。

        非但如此,还要让孩子们,以及孩子的孩子们,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希望他们,在习惯城市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繁华喧嚣的同时,也习惯乡村的坡坡坎坎、青山绿水,纯朴乡风。

        希望他们,将二者融为一体,水乳交融,不可割分。

        心中永恒的乡愁呵!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53657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