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49章 没想到德贵一病不起

第49章 没想到德贵一病不起


这是星期日。

        东边山峦一早就映满了红霞,看来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

        太阳出来了,圆圆的笑脸,不吝向大地挥洒温暖。

        桃子是晨曦初露就起床的。她梳洗完毕,弄好早餐,就叫女儿雨桃起床。

        这是她们早先的安排,昨晚也说好的,她们要领带雨桃的德贵爷爷一起去郊游。

        桃子想,老爸成天繁忙,生意在身,又要接送孙女,一直没有玩耍的时间。

        她想利用周日,邀老人家近处游游散散心,放松放松。

        郊游的事儿先前与老爸是说好的。

        不知怎的,事到临头,老爸却不在家,门店也关了。

        桃子给大哥打电话,才知老爸病了,正在城里第一人民医院住院呢。

        是大哥大嫂他们送过来的。

        不由分说,郊游的事只有就此搁浅。桃子和女儿迅速赶往一医院。

        大哥大嫂还在医院。

        大哥说,昨晚送过来的,很急,到医院时险些休克。挂了急诊,立马进行抢救,现还在急救室。

        桃子说:“本来,我和爸上周就约好了的,本周如天气好就领他去郊游。”

        大哥高天说:“这次病很急,好像以前还没有出現过。所以我们马上就送往城里来了,免得在小地方诊所躭误了。”

        “这是对的。大哥大嫂处理决断,送到大医院有保障些。”

        雨桃哭起来了。

        大嫂说:“怎么了?雨桃儿。”

        “我要爷爷。”雨桃哭唏唏的说。

        “女儿不哭,爷爷会好的,这里有大医生。”桃子说。

        “妈妈,我要爷爷接送我上幼儿园。”

        “会的,爷爷好了,继续送你,乖乖的哈。”桃子说。

        高天说:“雨桃,明天星期一,就暂时由妈妈送你去幼儿园了。过几天爷爷好了,再来送你哈。”

        “好吗?雨桃,爷爷病好就送你上幼儿园,这几天有妈妈呢,好了,不哭了,乖。”

        “你看,大伯大妈都说了,有妈妈在。妈妈接送你哈,女儿很听话的,不哭了哈。

        这是在医院里,你老是哭,会影响人家的呢。好了,听话。”

        雨桃不哭了,她用袖子擦擦眼睛,说:

        “怎么爷爷还不出来?”

        “嗯,可能医生还在给爷爷治病。爷爷会很快出来的,女儿放心好了。”

        桃子叫女儿放心,其实她自己才真正的不放心。她着实耽心着呢,她多么希望老爸能早日痊愈回家。

        ……

        两周后,高德贵出院回到了家。

        生意铺子是暂时开不了了。心里话,高德贵也不想再开了。

        病后需要休养和营养。这段时间,住在一起的大儿及媳妇,理所当然应多承担点。

        二儿在外,二儿媳上班连带孩,都一时照管不了老爸。

        老爸自知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明白近一二年来,就有觉察,自己已不是当年那个自己了,自觉身体每况愈下。

        这次突然重病,是否身体在给他敲响警钟。高德贵似乎觉得身心憔悴,恐怕来日不多了。

        这天,高德贵给大儿子高天说,他心中有两件事,一件是关掉商铺,不做生意了。

        店里剩下的商品,需留的留下一点,其余全部处理掉。

        第二件事就是钱的问题,多年经商攒下柒拾捌万元积蓄。

        老大你已借去伍拾万元买了股票。你说亏了,唉呀,亏了就亏了,也就算了,不作追究。

        我也不告诉你弟和弟媳他俩,你知我知,到此为止。

        我这儿现还有弍拾捌万元,在折子上。

        老大,我意这样,留下捌万作为我的生活费用,其余你们两兄弟均分,你看怎么样?

        老大说:“爸,我说不分,留着,你自己慢慢的用。”

        高德贵说:“留这么多也用不了,也只是个账面数字而已。”

        高天同意了父亲的安排。作为老大的他,父亲这样决定当然是满意的。

        ……

        至于高德贵为什么要这样跟高天说,其实他也是心有苦衷,不得已而为之。

        说实在话,追溯起来,高德贵这场重病的发生,还应该归“罪”于大儿子呢。

        不是吗?

        那天,高天回家很晚,似乎喝了酒,脸红筋涨,说话也是语无伦次的。

        “老爸,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马上就要睡了。晚上有几单生意,之后又和槐树村的张老头聊了一阵。”

        “哦。”高天似乎在想什么,他倒了一杯开水,喝了几囗,走到父亲卧室门口,说:

        “老爸,跟你说个事,”

        德贵正准备上床,转头面向高天,“什么事?”

        “我上次借老爸你的钱亏了。”

        “咋亏的。”

        “这次股市震荡得利害,一路下滑,亏得快见底了。”

        德贵忽然一个趔趄,坐在床上。

        伍十万啦,天呀,这可是经商多少年才积攒下来的啊!

        高天还在继续说:“看来股市这玩意,真不是好玩的。”

        “你又不懂那玩意,你早知道,就不该投进去。”

        “看别人似乎盈得欢,想试一下。”

        “试一下,这是随便能试的吗?我也听说过,那玩意是无底洞呢。况且一下就投入这么多。你知道老汉辛苦了多少年,才有了这点积畜。”

        “老爸,你放心,我慢慢挣来还你。”

        “还我?还个鬼。你那个小厂厂,都难找米下锅了,快断顿了。”

        “反正我会还你的。”高天边说边走向自己的卧室。

        老爸不想说了,他感到胸口闷得慌,于是赶快横躺了下去。

        不行,他觉得胸部又开始顿痛起来,似乎越演越烈。

        “高天,高天——”

        隔壁的儿媳听见呼声,“喂,老爸在喊。”

        高天还未睡下,赶快步向老爸卧室。见状,说:“爸,怎么了?”

        高德贵表现出难受样,似乎无力回应,

        “老婆子,快来,送爸去医院。”

        高天夫妇俩把老爸架起来,走向大门口,将老爸扶上车。

        ……

        小车往医院一路狂奔。

        高天似曾知悉,老爸可能是患了什么“梗”之类。脑梗?心梗?……

        不管怎样,从发病起始到医院,时间越短越好。

        ……

        高天见父亲推进了抢救室。

        他从医生的口中得知,德贵老爸是急性心梗。

        好悬,好险。

        后来医生又说,再晚来一点,恐怕,要么命丧黄泉,要么留下严重后遗症。

        医生说,老人的心,受不得剧烈的刺激。

        好生可怕。

        高天冷静下来,痛定思痛:可能,这事儿诱因在我?!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48215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