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50章 甜蜜与分裂

第50章 甜蜜与分裂


高德贵还在休养中。

        本来,他想把手中剩下的弍拾捌万,拿去找个疗养院住下来。

        但转念一想,算了,还不如给自己的孩子们。

        再去疗养又何妨。那儿也治不好自己的病,舒心几日罢了。

        高德贵是这么想的。

        他想,病了还得靠儿女们弄我去看。

        至于老大借去亏了本的那伍拾万。他明知是还不了的。

        儿子虽是满嘴的还还还,但凭老爸的直觉,儿子是一定不可能还的。

        反正自己也到了这把年纪,钱再多也带不走。不如来个顺水推舟,做个“人情”一一做一回儿子的人情。

        让儿子心里明白,感恩一下你的老爸。

        因为高德贵太知道他的这个大儿子了。

        ……

        高德贵想,如果我来个逗硬,非要儿子马上还钱。

        那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要么和儿子搞得很僵,分道扬镳;要么二儿子也一起来挑事:请老爸也借点钱给我。

        如此这般,好了,大家都窝着一肚子气,互相不满。

        更或父子成仇,兄弟成仇,进而不满情绪漫延,连媳妇们也一起卷了进来。金钱占了上风,亲情不在了,大家都翻脸不认人了。

        嘿嘿,好看了。

        哼哼,一家子不乱才怪。

        高德贵站得高,想得远。他想得更多的是家庭的团结,和睦。

        他觉得,自己这个蒙在鼓里的决定,确实高招。

        ……

        时间就这样往前流动。

        高德贵的身体似乎再也不能恢复如前。

        不做生意了,也没有接送孙儿的任务加持,但他仍是觉得体力不支,身体虚弱得不行。

        桃子跟大哥大嫂说,把老爸的营养跟上去,再买些补品,慢慢调养。

        每到星期日休息,桃子就带着女儿雨桃去看老人家。

        雨桃说:“爷爷,我好想你早点好起来哦。”

        “雨桃真乖,爷爷好了,又送你上幼儿园哈。”

        “我喜欢爷爷。”

        ……

        阴历七月初七,传说这是天上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

        恰恰,这一天也是桃子的生日。

        对于自己的生日,桃子从来没有庆祝过。

        在她的回忆里,小时候,妈妈会在她生日这天,带她出去吃好的,或买点什么纪念品之类。

        婚后她生日这天,是从来没有庆祝过的。

        有时,妈妈会来一个电话,祝女儿生日快乐;有时,她自己会多弄一个菜,和女儿一道为自己庆祝一下,仅此而已。

        这可能是因为高上一直远在外地打工,异地分居的缘故吧。但夫君也会打电话来祝贺祝贺。

        今年的这一天,桃子接到丈夫高上的电话,说他请了两天假,要专程飞回来为她庆生。

        作为妻子,桃子当然十分兴奋。

        老公可是不远万里呀。就是一个问候的电话,她也会满足死了。

        说明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他没有忘记你。

        而这次,老公做出了一反常态的决定,桃子当然受宠若惊。

        她想,老公变了。

        可能他想通了,是想弥补以往的亏欠吧:三百六十五天,只有春节见面一次。

        ……

        高上一只手紧紧挽着夫人桃子,另一只手被女儿雨桃牵拉着。

        多么幸福的一家子。

        他们正走向那家美食餐厅,他要为夫人好好庆祝一下生日。

        席间,少不了的脉脉温情,柔柔细语。

        丈夫高尚说了很多的话:

        什么他在外地没有关心家庭那么到位,什么妻子一人又上班又带孩子如何辛苦,什么妻子生日从来没有庆祝过……

        这些,桃子听起来,丈夫似乎在不断检讨他自己。

        说他一路走来如何如何的不是,如何如何没有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桃子想,也许,夫君对生活的真谛,真有所悟。似乎,他会从此变得越来越好起来。

        桃子说,感谢老公不远万里,专为她生日而来。

        晚上,高上又给妻子,举办了一个烛光晚餐。

        夫妻俩的交谈中,桃子流露出一人在家的苦辛,意在夫君能从外地回到身边来。

        丈夫高上的态度似很含糊。

        ……

        翌日,高上又去看望了父亲。

        父亲的状况大不如前。他跟儿子说:“上儿,你还是回来吧。

        “看来身体已不允许我继续接送雨桃了。桃子一人在家,是很忙碌的。哪里不是找钱呢。

        再则,老爸我也需要儿孙们留在身边,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高上轻轻点了点头,吞吞吐吐地,“嗯”了两下。

        该返回了。

        高上离开父亲,妻子,女儿,走了。

        ……

        高上又回到了工作的地方,又回到了他那个“相好”的怀抱。

        这相好,或者叫孕期的未来恋人,再发展成为内人,是她“奋斗”的目标。

        她姓屠名画,与高上同单位。两年前就瞄准了高上,开始向他“进攻“。

        半年之后,屠画开足马力,火力全开,在一次公司聚会之后,双方在酒性的召唤下,睡在了一起,并播下了“种子”。

        这种子慢慢生根发芽,长成幼苗。

        屠画当然希望这幼苗破土见日,茁壮向上,发枝大丫,长成大树……

        她想借此为要挟,把高上缠得很紧,想要脱开她似不可能。

        于是,高上变了,他萌发了与桃子离婚的念头。无奈也好,有意也罢,反正他的这一念头似乎很坚定。

        ……

        阴历七月十四,也就是高上与桃子相面之后,刚刚一周的时间。

        高上跟桃子打电话说:“桃子,我们离婚吧。”

        如晴天霹雳,一下打懵了桃子。“为啥?高上,这是为啥?”

        “不为啥,因为我在这边被人缠着了。”

        够直白,也够真实。

        桃子明白了,她流出了伤心的泪。电话那头,高上还在说:

        “桃子,实在没法子,我已误入盘丝洞,被蜘蛛精缠得死去活来,渴望你能解救我。

        你知道吗,离婚是救我于刀山火海的最好办法。”

        电话那边还在说。桃子一句也听不进去了。

        ……

        桃子暂时让情绪避开女儿。

        桃子想,“难怪,这么热烈地跟我过生……”

        当晚,桃子几乎哭了一夜。她怎么也没弄明白,这是为什么?

        又过了两周之后,桃子请了几天假,她想休息休息。

        她把女儿雨桃送去了幼儿园,立即前去见面德贵公公。

        桃子来到老爸那儿,见老爸已是孑身一人,坐在凉椅上打瞌睡。

        “爸,上床去睡吧,别凉着了。”

        见桃子来了,德贵似乎又精神了些,“哎,个人坐着没事,就打瞌睡。”

        “大哥大嫂他们呢?

        “昨晚,两个伴了嘴,不知为啥搞得不可开交的样儿。昨晚两个都走了,也不知到那儿去了。

        “今天早上,你大哥又回来给我弄好了早饭,又走了。他说给你讲,叫你过来看管一下老爸我。

        “我想,你也忙,哪有时间看管我呀。况且,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用不着谁来看管,我能自己弄饭吃,不就可以了。

        好吗?你们忙你们的去。”高德贵连珠炮的放了一溜子出来。

        见状,桃子把本该想说的话挡了回去,她语塞了,一句话也没有说。

        她一时也不知要说什么。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45249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