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51章 为吊丧,不是媳妇胜似媳妇

第51章 为吊丧,不是媳妇胜似媳妇


月白清辉,一个多好的夜晚。

        桃子却是闷闷不乐,这阵子她像是得了抑郁症似的,什么话都懒得说。

        她躺在床上,怎么也不能入眠。室灯晶亮,她那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身边的女儿早已熟睡。

        多么稚嫩的小脸蛋,看她还在时而抿小嘴呢。

        ……

        几天前,她和高上一起去办理了离婚手续。

        之后,高上想邀她去美食一顿,以示告别。但桃子拒绝了,她觉得这样做似乎已毫无意义。

        对高上,她已无话可说。

        既然高上他去意已决,说得再多也是白说。算了,成全他吧。

        为了孩子稚嫩的心,不致于因父母分裂时的过分,而留下太深的印记。

        所以,从高上这次返回后,就刻意把女儿送到她外婆那里,让她暂带几天。

        去办离婚手续那天,高上说了很多,桃子却只言不语。此地无声胜有声。

        那高上的话似乎像开了闸门的水。

        桃子倒不赖烦了,“别说了,走吧,民政局。”

        ……

        临走那天,高上又找到桃子,还想噼哩叭拉说一阵,被桃子打断了。

        桃子说:“快走吧,免得那个女人着急。”

        高上看了几眼桃子,走了。

        他走了几步,又站定不动,回过头来,似乎还想说什么。

        “高高兴兴地走吧,什么也别说了。孩子和抚养费问题都已解决,你无牵无挂了。

        我只想说一句,今后不管在外面遇到什么,你都不要回来了。”

        桃子淡然说了一句。

        她已横下了心。想把身后留下的痛楚慢慢吞食,慢慢消化。

        ……

        高上这次回来是住的宾馆。

        他不想把离婚的事告诉老爸和哥嫂,免得他们生气,阻拦,或者引出其他事来。

        他想悄悄的来,悄悄的去。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想办的事办妥了。

        看来,这小子没有白活这些年。

        不是吗?

        事情已经又过去了一周。

        其父其哥嫂其三亲六戚,左右朋友,谁也不知道,一对似乎百般温馨的小家庭,早已不复存在。

        ……

        高德贵知道这事,是桃子告诉他的。

        其实,桃子并不知道,她公公不知情。她想,他儿子高上会告诉他的。

        这个周末,桃子想去跟公公告个别。

        “爸,我今后可能看你的机会少了。”

        ”为什么?”

        “我和高上离婚了,我可能要调换一个地方。今后,你要多多保重贵体。”

        “你说你们离婚了?”

        “是的。”

        “啥时离婚的?”

        “就在上周。”

        “高上呢?”

        “他走了。”

        “这浑小子,怎么也不回来一下。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悄悄的就办了,荒唐!”

        “老爸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高上会告诉你呢。

        ”那高上回来住的哪儿?”

        “没在我这里。如果也没在老爸家里,那就是住的宾馆了。”

        “混仗东西。”明显的,高德贵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

        隔了好一阵,高德贵从凉椅上起来,踉跄地走向电话。

        他想先骂一顿解解气再说。

        电话响了很久,高上见是父亲打来的,不接。

        高德费再拨,还是不接。

        “气死我了,”高德贵自言自语着。他又踉跄地走回凉椅边,慢慢坐了下去。

        高德贵沉思片刻。遂抬头望着桃子,说:

        “媳妇,桃子姑娘,明天,你过来一趟,我有重要的事给你交待。”

        桃子走了。

        她知道,公公的心情肯定糟糕透顶。身边发生这么多的事儿,肯定让老人家痛心死了。

        桃子自己的心情也非常不好。

        刚离婚的阵痛还在隐隐袭来。她的面前,又留下了老人家那忧郁的眼神。

        ……

        第二天,桃子如约而至。

        来到德贵公公的大门前,见大门紧闭。桃子敲了几下,不见回音。

        她想,再等一会吧。

        半个时辰过后,还未开门。

        桃子想,这个时间应该开门了。在她的印象里,久做生意的人,开门还是比较准时的,似乎没有这个时段还没开门的情况。

        桃子正想给大哥打电话。

        这时,隔壁邻居夏婶出来说,昨天高德贵交了一把大门钥匙给她,说是如果桃子你来后,没有开门的话,就把钥匙交给你。

        “谢谢了,夏婶。”

        桃子接过钥匙,打开了大门,径直向屋里走去。

        怎么没动静?

        桃子边走边喊,“爸,我来了。”

        没有回音。

        桃子见客厅,厨房都没人影,就想去卧室看看。

        桃子又喊了两声,敲敲门无动静,便轻轻一推,门打开了。其实,门并未上闩,只是掩了过来。

        桃子顺手门边打开电灯,见老爸还在睡觉,又叫了两声,仍无回音。

        桃子觉得有点奇怪,“蒙着头睡,睡得真沉。”老爸的瞌睡怎么这么大?

        不知怎么的,桃子觉得身上有冷飕飕的感觉,似乎毛根倒立起来了。

        她又叫了两声“爸”,随之慢慢启开铺盖,一眼看见公公惨白的脸。

        “哇一一“”

        桃子惊叫一声。

        是的,高德贵死了,尸体已渐变硬。不知道昨晚上什么时候断气的。

        ……

        桃子真的有点傻了,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有些后怕。

        她来到正门前厅坐下,全身软软的,似无支撑之力,又将那颗重重的头耷拉着。

        忽然,桃子想起了昨天临走时,老爸说的,明天过来有重要的事交待的话。

        “是不是老爸还有什么秘密?”

        “是不是老爸早就想到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不然,为什么要把大门钥匙,给一把邻居夏婶?”……

        这些念头,在桃子脑中一闪而过。

        ……

        桃子拿起了电话。

        她先给大哥打电话,关机。又转向给大嫂打电话,大嫂说,哦,知道了,你再给大哥打个电话。

        桃子说打了,关机。大嫂说,多打几次。

        桃子打了若干次,通了。大哥说,手机没电了,他说他在外地医院住院。

        大哥说:“上次与你大嫂吵架后外出冰城散心,去溜冰骨折了,暂时回不来。给大嫂说取点钱出来,办理后事。”

        桃子告诉了大嫂。又给高上打电话,可他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面对如此情况,怎么办?

        桃子如果一走了之,似乎是有理由的。

        因为她现在已不是高家的媳妇,数日之前就与高家二子高上离婚了。

        但桃子她却不能,在她的心中,德贵公公是个好公公,是个好老爸,是雨桃的好爷爷。

        不管什么原因,我桃子都要给雨桃爷爷养老送终,都要给他披麻戴孝。

        似乎,桃子勇敢了起来,她再不怕了。自己的尊敬的公公,就是他变成了鬼,又有何惧哉!

        事不宜迟。

        桃子不由分说,迅速行动起来。她忙里忙外,脚儿颠颠。

        和大嫂一起,还有哪些热心相助的邻居……

        就这样,还是那么热热闹闹的,办理了德贵公公的后事。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42558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