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55章 提审蓝光

第55章 提审蓝光


再说专案组分兵的另一路,即分兵二路,在赵、钱、孙探险队的引路下,一起来到金雀洞。

        他们抵到洞内命案現场,警方刑侦人员立马展开勘验,检查,发现,取证工作:

        一是现场拍照;

        二是实物提取,包括尸骨,纸屑,燃剩的木棍,打火机,炭灰,掉地的一颗纽扣,20个烟头,以及周边一大块,疑似有人坐、踩过的,沾有泥巴的石头……

        警方现场分析。

        从现状看,现场陈旧,时间较久远,但保存良好,基本是原样留下,中途似乎没有大的动乱现象。

        这就说明金雀洞确实鲜有人光顾,而掉洞下的这片洞天,更是无人造访。

        取证结束。

        他们又往前行走了一段,前方不远就是断头了。

        此洞天呈长方形,就像一地下厅堂,面积约数百平米呢。

        观察之后,一行人携上各类物什,打道回府。

        ……

        分兵二路回到万圣公安分局,又与上级及有关部门配合,对所获实物证据进行了专业处理。

        根据供词,证据分析。对出现的新情况,必须灵机处置,果断出击,要有新措施。

        在向上级汇报之后,指示专案组需要立即展开如下几项工作。

        首先,立即拘捕鲁大大。

        其次,立即提审蓝光。

        第三,对本案前期和新近收集的实物证据,进行比对甄别分析。

        第四,对疑点进行证据再分析并确认。

        在取得了更多的实证之后,方能对黄羊山道谋杀案件作进一步的研判、定论。

        ……

        眼下,人们对鲁大大的突然被拘,似乎都感到意外。

        那天警方来人抓捕时,鲁大大和芬芳都惊讶不已,甚至急得乱叫了起来。

        “这是啥呀?”

        “这是那一出啊?”

        “鲁大大怎么成了凶手?是不是你们搞错了。”芬芳这样呼叫着。

        “别防碍执行公务。”

        “有人口供,需要协助调查。”

        来人那里会听芬芳嚷嚷,他们是为执行任务而来的。

        致于说到冤枉了鲁大大他,需得用证据来说话。此刻的拘捕是不可以改变的。

        ……

        当然,警方是不会乱抓捕人的。

        警方认为,抓捕鲁大大有依有据。且必须快速拘捕。其因有二:

        一是罪犯欧阳少侠有供词;二是在金雀洞命案第二现场,发现有真名落款的鲁大大亲笔宣纸书法。

        既有疑点,必须澄清。

        仅此两点,就足以高度怀疑鲁大大可能是凶手。

        可能?不是肯定。

        对于供词和证据的真伪,还需要进一步甄别、鉴定。

        所以,人,是要先拘留的。否则,一旦真实,那就漏掉了坏人。

        ……

        再说万圣山村村长蓝光,因换届中的经济问题,早已被拘留。

        同时被拘留的还有几名村委,向来富,郑长顺,施永发,冯大果(果叔)等几名均已被扣拘,并分开关押。

        为了进一步弄清案情,专案组对蓝光进行了提审。这次提审,得到了比较祥细的情况。

        笔录如下:

        问:今天对你进行提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知道我们党的政策吗?

        答:知道。

        问:关于黄羊山道谋杀案,你知道吗?

        答:知道。

        问:黄羊场上的欧阳少侠,你认识吗?

        答:认识。

        问:欧阳少侠已认供他是杀害古玉兰的凶手,你知道吗?

        答:不知道。

        问:你相信吗?

        答:相信。

        问:为什么?

        答:因为欧少本身就是黄羊地区一混混,恶霸,地头蛇。当地老百姓深恶痛绝,相信他会干得出来。

        问:欧少供认,他是受了你的指使,才去干这事的。他说的属实吗?

        答:嗯?

        问:果断回答提问。

        答:??

        问:蓝光,已经先给你交待了政策的。主动交待、被动承认或拒不认罪,其量刑,处理结果是不一样的。你清楚吗?

        答:清楚。

        问:清楚就好,今天就到这儿,明天再询问你。

        希望你一五一十,把自己的问题交待清楚,争取宽大处理。

        如果拒不交待,或者顽固抵赖,只能是自己把自己推上绝路。

        下来,你一定要认真想想,好吗?

        答:好的。

        ……

        翌日,原提审现场。

        从表面看,被审者蓝光面部似有些许不易查觉的神密,无赖,坦诚……

        面为心之声。

        在蓝光胸内,这种五味杂陈的心态,说不准,要么走向极端,要么痛击前嫌。

        ……

        问:蓝光,对你的问题想好没有?

        答:想好了。

        问:愿意交待清楚吗?

        答:愿意。

        问:再给你讲讲我们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听清楚了吗?

        答:听清楚了。

        问:好,你开始讲吧。

        答:我有罪,我财迷心窍,我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组织的培养,忘记了自己祖辈苦难的家庭历史。

        是党把我培养成人,没有党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老婆去世得早,是我一人把女儿拉扯大。在女儿成长的过程中,得到身边不少人的帮助,我感谢大家。

        但是,我又对不起亲朋好友,对不起全村的村民,对不起我的女儿。

        现在我的心很杂乱,很苦恼,我愤恨自己的贪婪,我葬送了自己的未来。

        我夜不能寐,吃饭不香。

        我细致地回忆了逝去的那些日子,简直就像恶梦一样,让我颤栗得不行。

        下面,我向组织作彻底的交待……

        ……

        蓝光深沉回忆着自己的往事,交待着自己的罪行。

        有时,他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但语音未断。还是那么细细的述说着,完全没有了平日里村上开村民大会的那种铿锵。

        是的,说人易说己难呀。

        更何况是说自己的不是,说自己的大错,交待自己的罪行,抨击自己的丑恶心灵。

        蓝光喝了一口开水。

        他清了清喉道,又继续说了起来。

        过去的一切的一切,从他的口中,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

        看来,他确实是认真回忆,认真思考了的。

        从那语音绵绵如涓流那样,还可以看出,他不想保留,不愿隐瞒,不想抵赖。

        而今,他想到的是全盘托出。

        他不想因自己的这不可饶恕的罪过,而中止了自己的生命历程,而遗臭万年。

        他想得到宽大处理。

        想以此为警钟,想重新做人,想以功赎罪,去做一个好人。

        蓝光说完了。

        他腰身向上伸了一伸,似乎胸中那些积压多日的“气”,从口中,鼻中呼了出来。

        他顿觉全身轻松了许多,似乎再也不压抑了。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31836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