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58章 揭谜面再扒疑点

第58章 揭谜面再扒疑点


黄羊山道谋杀案谜底已现。

        在揭开谜底之前,还需对一些细节作深入的了解。对不很清楚的地方,必须进一步的弄清、落实。

        专案组决定再审蓝光。

        ……

        问:蓝光,今天再次提审你。提问之前仍然是宣布我们的政策: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听清楚了吗?

        答:听清楚了。

        问:黄羊山道谋杀案当晚,殴阳夏秘密会见你,当时现场有几个人?

        答:两人。

        问:哪两人?

        答:我和欧阳少侠。

        问:你确定?

        答:确定。

        问:作案那夜,你和欧阳夏面谈时,当你拉开抽屉,拿出打火机给欧少。

        欧少看见抽屉中有一叠草纸,他取出来看是书法作品。

        因为书法落款是鲁大大,你说没说制造一个证据假像。

        把鲁大大也拉进来,作为同案犯之一,让他脱不了干系之类的话?

        答:我没说。

        当时,欧少说要这书法,我心里还有些舍不得。

        问:欧阳夏心中想的是,现场上有了证据,说明鲁大大也入伙了。

        这样,就多了一个人来分担罪过。

        欧少的这个意思,当时给你讲了吗?

        答:没有。

        我不知道殴少是这个意思,只知道他是拿去引火用。

        问:欧阳夏以前认识鲁大大吗?

        答:以前,鲁大大住在万圣山村,欧阳夏住在山那边的黄羊场,应该不认识,这是我的猜测。

        到底认不认识,我确实不太清楚。

        问:黄羊山道谋杀案当晚,为了消失掉古玉兰尸体,是谁的主意将尸体弄到金雀洞去?

        答:是我和欧少共同的主意。

        问:最先提出这个主意的是谁?

        答:是欧少。后来我也同意了。

        问:用四轮小卡车运尸体是谁的主意?

        答:是我。

        问:谁开的车?

        答:是我。

        问:你从抽屉拿出打火机后,在欧少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话?

        答:我说,把打火机带上,有用。

        金雀洞里面一定很黑暗,还有,有的东西要烧掉也有火源。

        问:就说了这些吗?

        答:是的。

        问:作案当晚,你开着四轮小卡车,载着古玉兰尸体,来到金雀洞前,没公路了。

        现在,你从这儿再回忆、叙述一遍。以前你交待过这个情节,但比较简单。

        现在,你把这段经过,再重复说祥细些。

        答:当时,我把车停在路边。从车箱弄下尸体,装进篓中,欧少揹着,我打手电。

        进了山洞,下到掉洞底的洞天里。

        我们在石头上坐了很久,烧了些树技木棍,还有揹尸篓筐,是欧少一手在操作。

        我在旁一直打着手电。

        后来,看着烧得差不多了,就起身返回了。

        我们又开着小卡车回到村里,还是我开车。到了村子,将车停回原地,欧少还上车箱检查了一下。

        擦了擦,扫了扫,清洁了一下车箱。我们没有说话,相互看了看。

        欧阳夏就走了,他走时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意思是要守口如瓶。

        他走后,我跟着也回家了。情况就是这样。

        问:蓝光,你上面讲的这些话属实吗?

        答:属实。

        问:如果不属实,是要承担责任的,你知道吗?

        答:知道。

        “好了,今天的提审就到这里。”审问者说。

        ……

        为了进一步落实对鲁大大的嫌疑,专案组同时派出了侦察员。

        据芬芳回忆,黄羊山道谋杀案发生的时段,鲁大大去了w城金山精神病医院复查病情。

        复查完后,又去女儿桃子那儿待了几天。

        侦察员马不停蹄,奔往w城金山精神病医院查证落实。

        金山精神病医院查阅了相关资料,证明鲁大大那个时段来医院复查过。

        侦察员拿着金山精神病医院的证明材料,又赶去黄羊场芬芳住宅所在小区的水、电、气管理部门。

        经查阅,本谋杀案发生的那个时间段,芬芳住宅的水、电、气均未使用,为零。

        水、电、气管理部门给出了证明材料。当然这仅仅是个辅助材料。

        这些证明材料,正好与金山精神病医院的证明材料互相佐证。

        ……

        通过专案组一系列的工作,即人证、物证、证言、供词等。

        对鲁大大的问题已基本弄清楚,犯罪嫌疑可以排除了。

        至此,黄羊山道谋杀案从动因到过程,从第一现场到第二现场,以及主犯、幕后等犯罪人的所有情况,全部弄清。

        揭案在即。

        ……

        之后,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的法规要求,又进行了一系列的工作。

        黄羊山道谋杀案经过了立案,侦察,起诉,审判,执行几个办案程序。

        案件中的罪犯,各自受到了法律的惩处。

        同时,万圣山村干部集体私分村上资金案也已结案。

        各涉案人员均受到惩处,并追回款项。

        对刑事案件又涉及经济案件者,数罪并罚,合并处理。

        在确凿,充分的证据面前,所有涉案人员均认罪服法,表示不再上诉。

        ……

        万圣山村村干部集体贪腐经济案,及衍生出来的黄羊山道谋杀案。

        曾一度在万圣山乡,在黄羊场地区,甚或延伸到w城,或更远的地方,闹得沸沸扬扬。

        至此,终于落下大幕。

        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这就是老话说的“因果报应”、“善恶到头终有报”吧?

        是的,在巍峨的党纪国法面前,不管你是谁,也不要有侥幸心理。

        只要违犯了,就算你是钢铁铸身,也会被碰得粉碎。

        人民庆幸了,老百姓欢呼了,万圣山脉沸腾了。

        虽然,万圣山村,这个僻远之处所。

        似乎山高皇帝远。

        但是,它绝不是法外之地。

        ……

        黄羊场上死者古玉兰之父母的心,曾久久不能安撫。

        自从女儿不明不白的消失后,古明旺夫妇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女儿青春的身影和如花的笑靥,总是缠绕在他们的脑海中,心间里。

        最使他们不解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竟然会消失得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这个疑虑,这个大大的问号,在几年之后的今天,终于得以解开。

        上苍有眼。国法如天。

        让无辜死难者的魂灵得以安息,叫恶魔罪责难逃,其歹毒之心得以昭示。

        大快人心!

        至此,古明旺夫妇的心平复下来了。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旗下文学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24015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