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59章 寡言的溜达

第59章 寡言的溜达


鲁大大释放了。

        他从批捕到无罪释放,是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完成的。

        二十四小时内,万圣公安分局,黄羊山道谋杀案专案组对涉及本案的相关人员,和鲁大大本人进行了紧急提审。

        同时派出精干人员,马不停蹄地进行有关查证、落实工作。

        一切结果表明,鲁大大并未参与本案,与之无关。

        经研究,决定取消逮捕,变更强制措施,立即释放,并发给释放证明。

        ……

        近些天来,鲁大大的心情始终好不起来。

        女儿桃子向他说起有关书法养生斋的事儿,他似乎也不太关心。

        怎么回事?

        这不是父亲平时的态度,这不是他倾情浇灌的“文明之花”吗?

        桃子问起母亲,芬芳也只是摇摇头,没有更多的语言。

        是的,鲁大大的脑壳有点问题了。

        朝夕相处,芬芳当然感受得到老公的变化。她跟女儿桃子说:

        “你爸近些日子生活懒散多了,情感淡漠,不愿意交流,封闭自己。

        “另外,还出现奇怪行为,时有轻微的幻觉,妄想等。尤其是晚上,出现频率更高。

        “平时闷在屋里,不想出门。

        “有时我邀他出去散散步,他不想出去,也不想跟我多说什么,真像变了个人。

        “有时雨桃儿跟外公他说话,他仍然不想跟孙儿聊。

        “要是以前,他决不会冷漠孙儿,总是爱和雨桃玩耍,打得火热地嬉闹在一起呢。

        “遇到这样,雨桃会跑到我这儿来,告l状似的说,外婆,外公不理我,他怎么不理我呢?

        “这时,我就会给她说,可能是外公不舒服了,不管他,等外公好了,就又和你玩了。

        “桃子,你妈咪我的心是很细的,我是观察得很准的。你看看,老汉又是这个样子了。

        “所以,现在我只有在家陪到他,哪儿也去不了。

        不行的话,就弄他去金山精神病医院复查一下。”

        桃子听了妈咪一席话,也很感慨,“哎呀,妈妈又要辛苦您了。”

        芬芳说:“一家人,倒不说什么辛苦。只是盼你爹爹能万事平安,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真的,妈咪我欠你爹爹的太多了,永远也自责不够。”

        芬芳想了想,又说:

        “女儿呀,看来店里的事情你就多担代点。有什么情况作好记载,动动脑子。

        现在你爹爹这样,我们也管顾不了这边。”

        桃子说:“妈咪放心,您就一心照顾好爹爹好了。”

        ……

        这天,已是半晌了,鲁大大突然说想出去溜溜弯。

        “好的。”

        看着老公大大的心情似乎有些好转,芬芳高兴的应允了。

        这本来就是求之不得的事儿。

        芬芳曾多次想他出去转悠转悠,总比成天闷在屋里好些,但鲁大大就是不愿步出家门。

        天气正好。

        芬芳,鲁大大,雨桃儿爷孙一溜下得楼来,径直走进黄羊小场。

        雨桃一手拉着外公右手,芬芳挽着老公大大左手,鲁大大被夹在中央。

        行走在小小的黄羊场上。

        近些年的小场似乎也在慢慢的,朝着美好的方向在变。

        一路的走,鲁大大没有吱声,只是左顾右盼。孙女儿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芬芳一会望望老公大大,一会望望孙儿雨桃,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

        走到街中的古庙宇那儿,鲁大大停了下来。

        看着这紧闭的大门,他一会仰头一会侧身,上下左右的张望了一阵。

        随之,鲁大大转头看着身侧的妻子芬芳。

        “搬家到黄羊,这庙宇就一直锁着门。不知道庙宇里面长像啥样,有多大空间。从来没有进去过呢。”

        “是的,恐怕是年久失修成危房了,所以才一直锁着门呢。”芬芳随意回答一句。

        是的,在这小小的乡坝场镇上,这古庙恐怕是最闪光的一点,是最值得古场镇骄傲的地方。

        其实,在鲁大大心中,是不是还在思想着其他的东东。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要在黄羊开办一家自己的小小加工厂。

        运用自己的技术和人脉,为这僻远的似于有点蛮荒之地方,注入点工业元素。

        让这儿孤单而又清新的鸟鸣声,和大机器的歌唱声交相辉映。

        组成一部催人奋进,进化山乡的乐章。

        其实,芬芳心中当然知道,老公大大此刻想的什么。之前,他不止一次说过办厂选址的问题。

        是的,小场上算得上空房之处的地方,这古庙宇算一个。

        难道是想给政府协商,把它买过来不成……

        你知道,政府是怎么打算?

        千方百计从文革浩劫“破四旧”中,抢救过来的古庙宇,是否日后会重整开放出来呢?

        鲁大大曾经的一厢情愿,是滑过脑际的一个想法而已。

        不过,这一厢情愿还是有点超前,毕竟想到了对它的开发再利用。

        “外公,外婆,这庙里头有和尚,菩萨吗?”

        ”菩萨应该有,和尚却没得。”

        “不一定有菩萨,看`文革破四旧'损坏没有?”

        他们继续前走。

        场子不大,很快走到场头上。

        出了场口,不远便是一口水塘。水塘周边,有十多起钓鱼的人。

        据说,这鱼塘老板也玩起了“现代招数”,即六元钱可以玩钓一天。

        钓起的鱼可要可不要。

        要,称秤;不要,丢回塘里。

        别说,这个方法,倒是吸引了不少城乡钓鱼客。不少城里人,假日、周末便驱车乘车而来。

        或钓上鱼儿拿走,或为休闲纯粹来此玩钓一天,到也不亦乐乎。

        鲁大大在鱼塘边站了一会,没有说话,似乎对钓鱼兴趣不大。他转过身来,抬头望了望目下不远的田畴,和远方的山峦。

        “走,回去了。”芬芳说。

        他们一行又原路返回,一路仍是无语。

        到小区了。鲁大大迈步走向自己开的那个小店。

        他站在店前,凝望了好一阵“黄羊书法养身斋”门匾。

        之后,他又迈步进到店里,四下的张望着。

        “爹爹,这边来坐坐。”是女儿桃子在喊。

        鲁大大走到店里的办公区,坐在女儿安好的椅子上。

        芬芳也坐上了。

        “我们一起上街转了转。”芬芳说。

        雨桃拿出日誌簿,递给芬芳,“不看了,你爹爹也走累了,我们先回去。”

        “妈妈,byebye。”雨桃给妈妈做了个手势。

        鲁大大深情地看着女儿,“桃子,你好能干。”他没说更多的话,起立走出了店堂。

        他和妻子芬芳,孙儿雨桃一起回家去了。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21270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