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61章 痛甩“肉肉”,只为如意郎

第61章 痛甩“肉肉”,只为如意郎


万圣山头,那垭囗上的一弯上弦月牙,又悄悄的挂上了树梢。

        不早了,已近午夜时分。

        魏星星这时才下班回来。

        小牟在运煤机车场迎接了她,随同小牟的还有那常挂嘴边的小曲儿。

        “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小牟同学每每见到魏星星,就会哼起这歌儿。

        而魏星星当然并非罢休。

        她先是给小牟一个熊抱,接着是一个热吻,口中还念念有词。

        “飞叫你心跳加速,气儿不粗不着数。”

        之后,她又唱起来,“星星已不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为什么不是那个星星?”

        魏星星猛地伸手,卡嚓一声挽住小牟的胳膊,一边往回走,说:

        “小牟同学,你有所不知啰,我今天运煤到站后,去顺便秤了秤,又轻了。你猜,减了几斤?”

        “没有十斤,就是八斤。”

        “整整七斤半。

        “嗯,不错,这次时间较长,有半年了吧。”

        “刚好半年,不错吧?”

        “当然,当然。成果丰硕。”

        “你又来了。”

        “真的,不是讽刺,我觉得应该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

        “哎呀呀,笨笨笨,庆祝魏星星减肥成绩显著呀!”

        “好吧,庆祝一下,全家好了。不过跟老人家们说好。本次家宴,以素食为主,拒绝肥大大。”

        “好好好,老人家们肯定赞同。”

        小牟,星星又拥吻了约两分钟之久。

        说话之间,他们到家了。

        ……

        目下,魏星星对她的胖是真的在意的。

        她从小牟的闲聊中,些许觉得作为一个帅帅的小情哥,或日后的小郎君,对于体态太过丰腴的情妹妹,或不久将来之夫人,心中有一丝儿一微儿的“那个”。

        星星对自己体态的不满意,是因为她的体态不是太过丰腴,而是太太太太过丰腴了,这是她常唠叨的。

        正因为这,大学时期的她,被几任恋友惨痛“甩踢”。

        每每静下来时,星星总是细思极羞,甚至有时会苦恼,会想哭。

        有啥办法呢?

        ……

        没办法。说是爹妈给的吗,既是又不是。

        说是,是因为家中条件太过优越,让她从小泡在蜜糖罐里。

        要什么有什么,没什么买什么,招手即来。

        玩具随便翻,零食堆成山,出门有车坐,纯粹的小公宠一枚。

        太娇生惯养了。难怪从小至大,就一直是胖胖墩墩的,就没见她瘦过。

        说不是,就是自己那张嘴。

        好一个“缠”字了得。

        有时,人家看见她小嘴成天不停歇,总是在吃吃吃,便笑嘻嘻的说:

        “小妹妹少吃点,长胖了没人要哟。”

        “哼,管得着嘛你,多管闲事。”

        小星星总会这样应答、返叽人家。之后,再小嘴一撇,一翘,照吃不误。

        怪就怪这个“缠”字。

        因为这个缠字,才引来嘴巴吃不停,才慢慢把自己的小胃撑大,才迎来胃里多余的转化成了脂肪。

        如此恶性循环,岂有不“肥”之理?

        ……

        值得恭喜的是,她那小胃竟消化得了。

        从小到大,还没有听说她吃撑过,或因消化不良看过医生。

        如此这般。

        星星从小小胃走到大大胃,是一路狂奔过来的。

        于是乎,东西少了不够吃。吃起来也是山呼海啸,狼吞虎咽的样样。

        于是乎,山吃海喝的德行,促成了她的膀大腰圆,促成了她“路见不平一声吼”的男子气概,和那大大咧咧的洒脱性格。

        ……

        星星在意她的胖,还暗藏一个潜台词:她怕小牟同学离开了她,扬长而去。

        当然,她觉得似乎不可能。

        她想,如果小牟要离开她。就不会捱到现在。可能在大学校园里就跑掉了。

        于是,就没有促膝攀谈学习与运动的心得;就没有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

        就没有桃、杏林中的喁喁私语;就没有湖边,廊亭的跑步晨练;

        就没有吃饭时你一筷我一筷相互喂食的肉麻动作……

        反正,她觉得他的“意志”(跟她恋)是坚定的。

        但有一点,也只有一点。

        小牟同学和星星,从来没有挽起胳膊,拉着手儿一路走过。

        在校园里没有过,毕业来到万圣山乡也没有过。

        只是夜晚和无人时有过这些动作。

        有时,魏星星以为小牟羞涩,便主动伸出胳膊去挽他,去拉他的手儿。

        但每次都不能如愿。

        小牟同学总是会这样说:“哎,算了,就这样走挺好的。”

        也不知小牟同学是怎么想的。

        星星有时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没什么,什么也没有,就是不想这样。”

        有一次,星星和小牟同学下课后,走在校园那条通往桃林杏林宿舍的林荫大道上。

        见众多学子一浪浪一波波水样的流动,之中不乏双双对对卿卿我我者。

        星星毅然伸出有力的手臂,死死地挽住小牟同学的胳膊。

        他们昂首挺胸的走了一小段,硬是被小牟同学撑脱了事。

        用力间,不少路遇的同学们侧目相视着他俩,以为他们又在什么了呢,惹得怪不好意思的。

        于是,星星生气了,是真生气,两天不跟他见面。

        后来,他们路遇了,小牟这次主动靠拢,拉上星星的手,“走,绿道靠櫈上坐坐。”

        坐上靠櫈,小牟又横过手臂,搭搁在星星肩上,玩笑了一句:

        “我的星儿,你看看,你的手太大,肩太宽,我都揽不过来呢。嘿嘿嘿,原谅我吧,小公举!”

        魏星星扁了一下嘴,扑吃一声笑了,自言自语道:“谁叫你这么肥。”

        小牟同学趁势亲了一下星星的脸蛋,“好了,不生气了,生气会让自己更丑的。”

        魏星星侧过身子,用她粗壮的大手,捏得小牟嗷嗷乱叫。

        之后,久了,疲了,魏星星再也不去拉挽小牟同学的胳膊、手了。

        他们也似乎习惯了,不挽胳膊不拉手,反倒走得自在。

        其实,魏星星的心头,对小牟的不挽胳膊不拉手,是有所“悟”的。

        胖胖胖,不是一般的胖。

        准确地说,应该叫肥。这肥肥肥,把小牟的“面子”距之千里。

        于是乎,从那时起,魏星星便暗下决心,痛甩肉肉,只为花前月下那一瞬。

        她发誓飞要把这胖胖胖,这肥肥肥,抛到九天云外去。

        ……

        毕业时,不少用人单位来校举办招聘活动,魏星星去试过。

        一路下来,没有一个单位愿意聘用她。

        递交的应聘表,看了都满意。看了她的体态,个个都摇头。

        无奈,魏星星便横下一颗心,什么工作也懒得找了,回家帮老爸公司出力。

        于是乎,小牟同学也亮出愿鼎力相助的姿态。

        这次,两位高等学府的高材生。

        对了,说到这小牟同学也加入到高材生的站队,他的成绩跃升还得感谢星星同学呢。

        在魏星星的帮促下,他的名次上升很快,毕业时已跃居班级前列。

        好吧,挽起手来吧。

        于是乎,他们真的挽起手来了。肩并肩的,直奔远离都市,荒凉而僻远的万圣山乡而去。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17409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