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63章 初识结缘

第63章 初识结缘


不知不觉,迈入老年的书法大家江上枫,依然喜欢黄羊场这个地方。

        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则,因为黄羊场与万圣山村毗邻,只有一山之隔。

        一个山这面,位置稍高;一个山那面,位居山麓。

        二则,黄羊场虽小,可是这山乡一带的商品集散地。三天一场呢,甚是热闹。

        儿时的江上枫,经常随大人们一道,从万圣山村去黄羊赶场。

        忆海里,他隐约记得,曾与父亲同去黄羊赶场时卖过山货鲜蘑菇,是雨后在万圣山上采摘的。

        三则,黄羊场近些年也在进步。虽然迈的步子还不大,但似乎在悄然变化,有的甚至还很明显。

        四则,鲁大大师傅在黄羊场开设的“书法养生斋”,他很是喜欢。

        它的出现,简直就是黄羊场破天荒的事儿,对山沟沟里头的小场镇,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随着岁月的推进,其作用定会日益凸显。

        五则,黄羊场的地理位置,在这一片宽阔的山乡间,有不可替代的社会功能。

        有关方面已经意识到这一点。

        在上级的支持下,利用村社资金,尝试进行一些规模较小的商品房开发,也取得了初步的经验。

        六是黄羊场有建镇的趋向,这方面的信息似有透露。

        黄羊场这边大小也算是个码头,今后的发展应该会好一些。

        况且它距离江上枫土生土长的万圣山村也不远。

        其实,万圣山村和黄羊场,本来就属于一个片区。

        ……

        江上枫搬来黄羊场有段时日了,他的新家就在芬芳家所在的那个小区。

        说是小区,不过就是两幢房子,数十户人家。

        a幢和b幢,芬芳家在a栋,江上枫家在b栋,相互毗邻。

        江上枫的新家有两个成员,他和新爱马笑甜。

        他们的结合,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时机,马笑甜的疗养院室友孔大节撮合的。

        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万圣山疗养院领导,得知近在咫尺的万圣山村住着一位书法大家,很是高兴。

        其实,疗养院知晓江上枫回乡养老,已是几年之后。

        这次疗养院办公部分新装,院里领导觉得,何不利用这本地资源,为疗养院增辉呢。

        于是,院领导亲自登门拜访。

        特邀书法大家江上枫,去疗养院现场写书法,有偿献宝,为疗养院部置办公处所。

        江上枫说,应该应该,有偿就不用了,做做公益吧。

        看江上枫如此表态,疗养院便购买了一套高档毛笔相送,也算作为酬劳。

        “江老师,这是院里的心意,一定收下。论价值,你那一幅字可以买多少狼毫哦。”

        ……

        江上枫的現场献技那天,引来了院里不少疗养者的观看。

        在疗养院会议室,专门布置的宽敞书写几案上,书法大家的精彩演绎博得大家点头称羡。

        大家也算是饱了眼福。

        是啊,不少疗养的老者,恐怕是平生首次近距离欣赏,书法大家的现场书写。

        实在难得。

        似乎,这啧啧的赞叹声中,包含着多少溢美之词哟。

        马笑甜和室友孔大节也在场。

        她们二位是同时来此疗养的,时间较长了,也很要好。

        孔大节稍长两岁,马笑甜平时称她孔大姐,又呼其密斯孔。

        孔大节称马笑甜马妹妹,又呼其密斯马。

        她们见这书者面熟,似曾哪儿见过。便挤站在书者的旁边。

        江上枫书写完毕,直立一下腰身,眯眼上下左右看了看,审了审作品。

        又从袋中取出精美的陶瓷印泥盒,和那高档的寿山石料印章。

        饱蘸印泥,双手稳稳用力,在书法上端端正正盖上了首尾印章。

        之后,他又端祥了一阵。

        “好了,献丑了。”江上枫微微一笑。

        “绝了。”

        “太美了。”

        “享受享受。”

        ……观赏者发出阵阵赞扬声。院领导与江上枫紧紧握手。

        难得的遇见,院里安排的摄影师,记录下这难忘难得的瞬间。

        “江老师,写得真好,字都活了。”站在江上枫左侧的孔大节突然冒出一句。

        江上枫侧过头来。

        “哦,真是你。”马笑甜又是一句。

        江上枫一看是她俩,“哦一一。”他似乎也忆起来了,好像哪里见过。

        江上枫略一思忖,“对了,见过见过,在小广场。”

        真的,想起来了。

        “就是那次在万圣山村小广场散步玩耍时,见过你们的。”

        “嗯,对对对。”马笑甜和孔大节都说。

        “好面熟。原来你是大书法家呀。”

        “写得好好哟。”

        “不好不好,喜欢而已。”

        ……

        说来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马笑甜和孔大节约定出去散步。一走就来到了万圣山村那个小广场。

        他们看见一老者坐在边上的条凳上,书生雅士的样儿。也过去一起坐在了这条凳上休息。

        他们开始无言,都在默默地看那些孩子们跳皮筋,滚铁环,踢键子,老鹰抓小鸡,拍烟盒……

        江上枫侧过头来,先开了腔:

        “好像没见过你们。”

        孔大节接上先开了口,“我们是疗养院的,很少到这儿来。”

        “其实,这儿还挺好玩。”马笑甜也说。

        江上枫说:“是的,这里是山村唯一的玩耍集散处,大人孩子都爱来这儿玩呢。没事时也喜欢来此湊热闹。”

        他们坐了很久,还闲聊了一些家长里短。

        不觉已是夕阳西下。

        “密斯孔,走了,快到晚饭点了。”马笑甜说。

        ……

        又过了好久。

        在院室里无聊中,无意又聊到了那些一晃而过的东东。

        “喂,密斯马。我给你介绍个好朋友。”

        “什么好朋友。”

        “亲爱的那种。”

        “算了。密斯孔,这把年纪了,还说那个。”

        “这把年纪怎么了,老人也应该有爱。

        “中国不是有个说法,叫什么`少年夫妻老来伴

        '吗,有伴总比无伴好。

        “你看,我们老两囗都来疗养院了。

        “有时也可以一块出去溜溜弯,有时也可以去外面的花园幽径回忆曾经的浪漫,怪温罄的。

        笑一笑十年少,说不定真能增寿呢。”

        马笑甜说:“当然,密斯孔你老伴健在,也自有`老有所乐'之慨。

        而我们老头走了多年了,我这颗老心,也难以死恢复燃了。”

        马笑甜看看孔大节。

        “反正,这么多年,一个人也习惯了,觉得也挺好。”马笑甜又顿了一会,欲言又止。

        ”算了,还是不说了。”

        “什么?密斯马,想说什么?”

        “揪心的事儿,还不是我那两儿两女呗。”

        “哦,这个呀,我知道,以前你讲过的。”

        孔大节看看两眼望着窗外的马笑甜,说:

        “呃,密斯马,正因为儿女这样,才要有点新爱,找个老伴呢。

        “人生进入退休阶段,一定不要忽略`人生末章',而是要写好`人生末章'。”

        “末章照样可以写出生动的华章,照样能够出彩。

        “人生不能草草收场。

        这样,才不枉来人世一遭。”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11302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