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64章 密斯孔意想“撮合”

第64章 密斯孔意想“撮合”


其实,马笑甜对再找老伴的事儿,曾经是用过心的。

        那是在原配老公去世两年以后,有人想跟她拉线。

        她也同那男者接触了一段时间,但无论如何,似乎也找不到感觉。

        后来,又邂逅了几位。

        交流中,难免都避闪不开的,会谈及家庭故事之类。

        话不投机,半句嫌多哟。

        接触交流中,似乎,那些男士爷儿们,对她目前的现状多是不甚称心。

        ……

        那么,马笑甜老太太究竟有什么样的家事?惹得那些爷儿们心事重重,避而远之呢?

        原来,马笑甜膝下有四个孩子,两儿两女。

        女儿远嫁他乡,虽挂欠但糟心事儿不多。但两个留在身边,在企业工作的儿子,却让她忧心不少。

        为了管顾两个孙子,马笑甜早就弹退宅家,一心想当好儿子们的后勤部长。

        时间长了,带人也累,实在顾不过来。

        于是,大儿子的儿子,送去他儿子的外婆那儿了,留下了二儿子的儿子。

        就这样,马笑甜就一直带着这孙儿,从幼儿园到小学,又从初中到高中。

        当然,小学之前要接送。初中之后,虽不接送了,但住处仍在婆婆处。

        因为儿子早已辞职,去外地打工去了。

        多人就要多事儿,比如吃饭吧,总要多打点米吧。

        更气人的事,儿子还不拿伙食费来,白吃。

        说白吃,是否不准确,谁叫他是你的孙子,亲亲亲得很呢。

        难道孙子在婆婆这儿吃点饭,还有意见?

        可吃饭需要米,买米需要钱噻。儿子,请拿钱来。

        管照费不给也罢,伙食费总要给吧。

        “老妈子,我打工工资也不高,每月入不敷出。你这个婆婆先垫到,到时还你。”儿子说。

        “还,一句话。”

        “真的。”

        “你以为老妈是摇钱树。我弹退下来,也是紧巴巴的呢。”

        过了好久好久,儿子总算拿了他儿子,我孙子的伙食费来。

        虽然钱不多,也够儿子吃上十天半月的了。但不管怎么说,开始拿了,就是好事,总比“吃胡汉三”好(意即白吃)。

        是的,儿子他们的经济也捉襟见肘。

        上班打工,看老板的眼色,说不定今天扣点你的奖金,明天扣点你的工资。

        说不准哪天就抄你的鱿鱼呢。

        打工也难,压力山大呀。

        当娘的总是这样的想,宁愿自己多吃点苦,也要让孩儿们过得好一些。

        可怜天下父母心哦。

        于是乎,就这样拖拖拉拉,磨磨唧唧的。好好歹歹把孙子养带到了高中毕业。

        两个孙子都上大学了,争气。

        马笑甜当然也高兴,至少辛苦没有白费。孙子的学业有了成果。

        还有就是自已再不掏钱了。

        孙子大学的学费,伙食费,及其他一切费用,均由他父母,即儿子媳妇们自己承担。

        马笑甜想,这下我手头可以宽裕一点了。

        虽然工资基数不高,但每年还调资上涨一点。反正自己绝不能亏了自己。

        生活上,穿戴上,还有其他老年所需的必需品。

        反正,有钱就花,有需就办。这月用完了,又盼来了下个月。

        银行卡一刷,又是几大百,真的不错。

        生活有朌头,前景有希望。国家百废待兴,渐渐变好,人民安居乐业,生活一天胜过一天。

        马笑甜此时的退休生活充满了阳光,心情甚好。

        于是乎,当有人前来邀约去疗养院康养时,她愉快地应允了。

        是的,前半生大半辈子辛苦了。

        而今,过上了退下来还拿养老金的幸福生活。我要把身体养得好好的。

        “哎,要是人真能长命百岁多好。”

        马笑甜居然想到了这个。

        这是人的本能,长寿总被人们向往。百岁,虽不是虚无缥缈的愿景,但够着它的还是稀少的。

        而密斯马仍然会这样去想它。

        可见,她对眼下的时光,以及未来的时光多么的看重一一

        “我会舒舒心心过好余生每一天。”

        ……

        此时的院室里,只有马笑甜和孔大节二人。

        孔大节拿起遥控器,关掉了正播放养身节目的电视。

        “算了,都看了几遍了,重播的。别老待在屋里,走,出去蹓跶蹓跶。”

        来到院外,她们顺着那条两旁布满鲜花的绿道走……

        “密斯马,想好没有?”

        “嗯,什么?”

        “别嗯嗯的,莫装mang(糊涂),那天跟你说的那事?”

        “哪事?”

        “我的马妹妹吔。”

        孔大节站定下来,拍了拍马笑甜的手臂,说:

        “密斯马,别走,看着我。就是跟你说的那个`对对象象,老老伴伴,书法大家,江江上上枫枫的事儿'呃。”

        孔大节用重音节加重语气印象。

        “哦。”

        “别哦哦哦的,行就行,不行就拉倒。弄得我的脑壳一天还打问号勾勾了。”

        其实,马笑甜这样拉拉沓沓,吞吞吐吐,似答非答,欲言又止的样儿,正是心中愿意的表现。

        她转向身边的孔大节,“好嘛,密斯马,我的老姐二,就这么吧。”

        “就那么吧,行还是不行,干还是不干?”

        “行,干。”

        “那好,下面的事儿就是我的了。”

        孔大节说完这句,向前走出了几步,忽然又甩出一句来,“这么粘糊,真不像我马妹妹做事的风格。”

        是的。马笑甜平时做事不是这风格。

        年轻那阵,做事儿也是风风火火,斩钉截铁的。

        只是,这老来续伴?

        她是有过经验的。别人怎么看你?你又怎么看人?

        这些有数十年生命历程,经受了岁月风霜,有人生一大把一大把经验的人,个个都是成熟的“活物”。

        这些人,少了年轻时的激情与轻狂,多了老者的理智与成熟。

        弄得好,会是锦上添花,也会是雪中送炭;

        反之,则可能福无双至,亦或乘人之危。

        本是一桩好事,变成了一件烂事,凭添了人生苦恼。

        但愿锦上添花,福寿齐来。

        正是这种心态,促成了马笑甜的复杂思绪,对同室好友密斯孔的好心迟迟未应。

        马笑甜对江上枫的印象甚好:魁梧,和蔼,儒雅,稳重,学富五车,书法大家……

        虽然只是表面印象,但她相信直觉。

        而今的自己,算不上什么“锦”,能够雪中送炭才是我所渴望的。

        “好吧,我的好姐二,密斯孔,我同意了,让你费心了。”马笑甜说。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208794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