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70章洞中奇遇

第70章洞中奇遇


且说蓝彩彩站在岩洞下面东张西望,正在思索如何脱离困境之时。突然“扑腾腾”一响,把她惊得不轻。

        “哇啦哈哇……”

        蓝彩彩不由自主,一阵乱叫起来。

        她定睛一看,不好,来了,飞过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东。

        说时迟,那时快。

        彩彩迅速抬起右手,从头上取下发夹。

        这算是身边最便捷的一件硬物了。

        它,别于头右侧带朵梅花的红色发夹,是两年前从一个小店买来的。

        她特别喜欢,几乎天天不拉的别在那头浓黑的发丝上,见人便得意着呢。

        此时此境的危急时刻,她身边再无其他伸手范围内的硬器物。

        于是,情急之中突然想到了它。

        不管怎样,它总算是个金属硬器吧。

        小归小,也比咱这芊芊肉指强上百倍呢。

        彩彩镇定下来,用那握着发夹的手在头上方东舞西舞,飞速地比划着蜘蛛网似的。

        那黑物似乎知趣,在彩彩头上拐了个弯,径直飞向洞外去了。

        彩彩纹丝不动,见那黑物们接踵而来,一只两只三只一群……

        “扑腾腾……扑腾……扑扑腾腾……”毫无章节地飞奔而来。

        不过,它们没敢停留,没有拐弯,或笔笔直直的,或划着弧线的向洞外飞去。

        像是最先打探出洞的那玩艺,跟后面的这一伙子通了“电话”似的——惹不得,那东东手中有硬器。

        终于,飞完了。

        顿时,又消停了下来。

        蓝彩彩旋即坐了下来,一块不大的石块,刚好容得下她的臀部。

        她有些软稀稀的,无力地耷拉着脑袋。

        “该死的蝙蝠,你把老娘吓得不轻。”

        ……

        无奈里,思绪又将蓝彩彩拉回到过去。

        她想到了母亲的去世。

        一个多么壮实的女汉子,在疾病找上门来时,因无那么多的钱去医治,说去就去了。

        她想到了父亲。

        一座她心中的高山,因为那鼠目寸光,贪得无厌而毁了自己,也毁了自己亲爱的女儿。

        于是,女儿心中曾经以为高山仰止的父亲,后来才觉察到,父亲真的不佩。

        虎落平阳被犬欺哦。

        因为你,爸爸,我,你的女儿,曾经万圣山村的人上人,因为你那时有权又有势,人家有事需要求你。

        而今,女儿成了人人都看不起的一介女流了,也是因为你,我的爸爸。

        就连一些亲戚故旧,仿佛也在另眼相看。

        世态炎凉哦,人情世故吧,嗟乎哉!

        彩彩又想到了自己。

        自从高考不弟,再也没有读书的心思。

        好心人劝我再复读一年,说什么像我这样的成绩,说不定还能有些希望。

        我说,算了吧,似乎读书的心已然死去。我只想在这个世界上,混一混就算过去了。

        是的,当一个人心灰意冷之时,干什么都会没劲的。

        之后的她,就是这样。

        做啥啥不行,看啥啥不顺,想啥啥不开心。

        她真的饱食终日,无所事事。这样的她,已过了好久好久。

        自从那天跟桃子聊过之后,又有后来的多次话聊,这使她似乎有了一丝新的想法。

        彩彩想,我要顽强地活下去。

        我真想鞭鞑这世界上,所有我看不惯的东东。

        我真想扶助那些在生存线上,在生命途中一切的“不能”,和“不如意”的人。

        让这些人愉快生存,舒心生活。

        我就是想让大家喜欢我,不厌恶我。还我的本来面目,一个何等单纯的、平平凡凡的小女生。

        我是我,他是他,即a是a,b是b,而不是a=b,b=a。说白了,爸爸就是爸爸,女儿就是女儿。

        虽然有了爸爸才有我,但这只是血缘。

        它只是一种父女关系,是两个人,不能合二为一。

        它是两个各自独立的个体。

        说了半天,饶口令似的,不知说明白没有,又看不看得明白。

        反正我想表达的意思是,爸爸的错或者罪,以及之后对他的一切,诸如情绪之类。

        都不能,也绝不能转嫁到我的身上,一个天真无邪的黄花少女身上。

        人有不公,人有偏见。

        天,应该明了,应该知道吧。

        ……

        不知不觉,时间又过去了好久。

        彩彩勒住思绪之马,从石头坐上站了起来。

        她环视了一下四周,一切依旧。

        直桶般略带喇叭型状的陡峭崖壁,能爬上去吗?这块不大的地底部,杂木乱草荆棘丛生,有毒蛇吗?

        峭壁上,阳光在不慢的上撤。看来太阳朝着西天的方向在快速的降落。

        四周光线渐渐暗淡了下来。

        蓝彩彩有些心慌起来,毕竟女儿一枚,孤临险境,那小胃似乎又要唱哀歌儿了。

        “何处觅食呢?”

        一只小蚊蚊飞过来,彩彩舞动左手去抓。

        小蚊蚊飞走了,没抓住,倒抓了一手掌窝软乎乎的东东。

        什么玩艺。

        彩彩缩回左手来一瞧:灰白灰白的,像是什么做成的团子,一闻,很香。

        这“色、香”勾得小胃儿更叫唤得凶了起来。

        彩彩将那团子挨近嘴边用舌一舔,嗬,几乎是白味,但味儿不怪。

        等不得了,先用它填填肚子再说。

        彩彩咬了一小块试吃,嗯,可以的。再等了三两分钟,没啥异样反映。

        “管她的,只要不药死人,先填填肚子再说。”

        雷都不打吃饭人嘛。

        三下五去二,须臾间那“团子”便被彩彩囚于肚中。

        不错。

        彩彩用左手再向空中一抓,又是一个团子。于是乎,她一连抓了两个,呼噜噜的全部下到了肚里。

        饱了。

        忽然间,老师课堂曾经描绘的场景又闪现于彩彩脑际:

        有朝一日,科技发达了,不用为吃的发愁,只要饿了,随手空中一抓,便有食品来到手中……

        蓝彩彩暗暗敏笑了一下。

        “莫不是那一天已经来到,真是天不绝我也。”

        思索间,彩彩想用右手拢拢头发,才知这发夹还在手上握着呢。

        哦,原来只顾肚儿和暇想去了,这思绪之马也跑得太过急切。

        彩彩正想着把它别上发丝之间。

        于是,她那拿着发夹的右手举上了头顶。

        “咚”一下。

        一块碎石片掉落在身侧地上。

        彩彩仰头望岩洞顶上,似有石头炸裂声响。

        “咚咚”两下。

        两砣碎石又掉落在身侧地上。

        奇怪了。

        彩彩想,“哦,发夹举头的当儿。“

        于是,她又将手中还未别上头去的发夹,朝着岩顶,顺便再举上几举。

        “咚咚咚……”一溜子的响声。

        对,是石头炸烈般“嚓嚓咔咔咔”之声。

        一片一片,一砣一砣,不大不小的碎石片、碎石块纷纷往下掉落。

        彩彩往侧边躲开几米。

        这石头雨落了一会便停住了。

        蓝彩彩觉得怪怪的,难道这发卡有了魔力。

        不觉心中一阵惊喜。

        “要是那样,多好,我可得救了。”

        彩彩雄起心来了。

        此刻的她,像武林侠士那般,摆出个前弓后崩的姿势来,亮出“雪花盖掌”的招式,将那紧握发夹的手,往岩洞石璧硬硬的凿了过去。

        “咔咔咔啦啦啦嚓嚓嚓……”

        须臾之间,石壁裂开,缓缓亮出一个门洞来。

        里面很暗,再细细一瞧,那角落旮旯里似有一丝儿亮光。

        “什么东东?”

        “可否进去一瞧?”

        看着这洞天外面已快暗黑下来,她无计可施。此时的彩彩,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她把心儿一横。

        “我去也。”

        只见她三步并作两步,箭也似地跃了进去。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188130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