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71章蓝彩彩误穿清朝

第71章蓝彩彩误穿清朝


却说这蓝彩彩从岩洞外,纵身跃进了洞里来。

        倏忽之间,只听身后“咣铛”一声,那岩壁先前那门洞口已嘎然闭合。

        “完了。”

        四周暗暗的,蓝彩彩顿生“怕”意。

        她摸了摸别在发丝间的发夹,似乎底气又来了。嗬,何妨,我有“魔夹”在此。

        抑或是这种心理吧,她“怕”意顿消。

        她开始寻找出路。

        还学着孙悟空喜欢的手搭凉棚式,左瞧右瞧。

        她发现,是的,就是那旮旯角间有些许光亮。她寻着那光亮,慑手慑足地走了过去。

        眼看快走近那光亮点了,只见它一闪一闪起来。

        “哎呦。”

        一个硬硬如石头般的物什,重重地碰在了她的前额。

        她顿时一花眼,倒下去了。

        她昏迷了,也不如昏睡了多长时间,她醒来一看。

        变了,一切都变了。

        这里不是幽暗的洞天,而是一片坦坦荡荡的原野……

        一切是那样的生疏。

        哦,她穿越了。

        她穿越到了一个世纪前的清朝光绪初年……

        她名不姓蓝,字也不叫彩彩。此时的她,倒有个好听的名儿:白果殊,人称殊儿。

        是不是怪好听的呢。

        ……

        说这殊儿,本是北方直隶人氏。

        她生在一白姓农家,倒长出一副好身材,说不上窈窕姿色,也算得上有几分朴素的美艳。

        关键是,她还有一把不错的力气。

        农村人嘛,一年到头,少不了坡上田下,劳作辛苦。

        人的体格和力气,都是经常有体力支出的锻炼使然。

        这殊儿家中有父母兄弟五人,弟弟夭折,哥哥去参加了什么“抢粮团”。

        但一去也未曾回来,不知死活。

        也难怪,这连续的大旱灾,已席卷三年有余,遍及北方及中原数省,民不聊生。

        长时间,大范围的灾情,形成了一片前所未有的广袤旱区。

        不仅使农产绝收,田园荒芜,而且饿殍载途,白骨盈野……

        这年头谁不想活,谁愿意坐以待亡。

        于是乎,自己的存粮吃完了,就想乱招。

        除了去抢劫之外,还有去偷,去骗……

        或者,去“取小石子磨粉,和面食”或“掘观音白泥以充饥”,其结局仍然是死亡。

        于是乎,想完了所有的招,再无法子之时,便是逼迫上了逃亡之路。

        这殊儿就是在这样的情状之下,与父母一起逃出来的。

        他们随灾民逃亡之潮,不由自主地流动。他们也不知道会流向哪里。

        “殊儿,你能挺住吗?”

        “妈妈,我能挺住。爸妈你们可要挺住哈。”

        妈妈苦苦地笑了笑,说,殊儿,妈妈也相信你是能够挺住的。

        你知道吗?你出身时,为了给你取个好名,专门请了个高人来。

        那人说,本来当地数里都不见有白果树。你家屋后却长有一棵,方圆之内,就这么独独的一棵,觅足珍贵。

        其枝叉不多,亭亭玉立般向上长,树型看起来就很美。

        干脆这个小千金,就叫“白果殊”吧。

        他煞有介事地说,这殊就是少的意思,喻意这女孩儿是少有的金贵,少有的聪明。

        正如这白果树儿一般,稀少的,美美的。

        哎呦,你爸妈我们可是一个大字不识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可劲地点头称是。

        所以,我一直就认为,我们的女儿一定会一生风顺,有遇难呈祥的本事呢。

        殊儿津津有味地听着母亲言说了这一大篇,心中甚为感慨。

        她想,原来小女子这名儿,父母还动了这番心思哟——专请高人挠了挠头皮呢。

        ……

        逃难大军轰隆隆地南下而去。

        听路人说,他们去的这个方向是江南。据说那一代没有灾情,五谷丰登,社会稳定呢。

        去到那里,或许能够不整天为了这张嘴儿发愁了。

        不过,殊儿还多了一层心思。

        我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是一个世纪后的那个时代。

        我处的那个时代也不足尽善完美的,甚至说极其的不完美。

        但无论如何,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逃难大军。

        听老人们讲,他们曾经遇到过与此同样等级的灾荒年。

        那年月,也出现过饿死人,拦路抢劫,巧取豪夺,吃树根树叶,观音米(白泥巴),范粑头,鹅儿肠……甚至人吃人的现象。

        但上面还是发来了救济粮。

        据说,城里每人日有九两,乡下每人日有三两,

        还有什么“三合一”肤皮粑儿之类。

        所以,百姓们也没有这么大规模的集结,形成“灾难流。”

        他们或许出门去偷点蔬菜爪果。

        灾年后期又开荒地自己种点粮食小菜。但是后来又遇到了“割资本主义尾巴”,给割掉了。

        非常时期,乱象丛生啰。

        度过来就度过来了,没度过来就鸣呼哀哉……天灾人祸,何人能挡呢。

        ……

        看着这南逃的“灾难流”,殊儿似乎表现得尤为的坚强。

        她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头上似乎具有魔力的发夹。

        是的,她要拼命地活下去,生存就是希望。

        她的希望是在一个世纪后的万圣山村。无论如何她是会再穿越回去的。

        因为她心中有很多很多的事儿要去做……

        是的。

        我这殊儿,其实我真名叫彩彩,万圣山村曾经呼风唤雨的一村之长之千金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穿越到这个朝代来,也不知道来到这个朝代,又处在这样悲催的境况中。

        但,我不是可以“遇难呈祥”吗?

        妈妈说的,高人指点的呢。

        在灾难流的涌动中,殊儿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些,心中绽开了一点小小的爽意来。

        “殊儿,快来,扶你爹爹在路边坐坐。”

        殊儿赶忙扶着爹爹,靠着道旁那棵树下,凸起的小土包上坐了下来。

        妈妈赶快倒上一小碗水。

        殊儿一只手扶着爹爹,一只手接过妈妈手中装水的小土碗。

        “爹爹,你喝口水吧。”

        殊儿将碗挨近爹爹口边。爹爹微张干裂的口,殊儿轻轻倒了一点水在爹爹的口中。

        “来,喂点吃的。”妈妈从布囊中取出一个野菜馍馍,递给殊儿。

        爹爹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留着吧,你们吃,我怕是不行了,吃了也白吃,浪费了。

        妈妈,殊儿的眼泪汩汩地流了出来。

        “殊儿,你看,你爹爹好像不行了。”殊儿没有吱声,只是一个劲地哭。

        人潮还是不断地流动着。

        路人流泪,树儿悲鸣。

        爹爹安祥地去了。殊儿和妈妈,还有一路的好心人,一起就地安葬了父亲。

        一步三回首,一步一回首……

        母女俩告别了亲人,又踏入了流难大军的列阵。

        随波逐流吧,管它流往何方!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184474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