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73章法宝加持,殊儿胆气横生

第73章法宝加持,殊儿胆气横生


殊儿行走在逃荒人潮里。

        她始终不能忘记,一直惦记着的百年之后的那个自己,那个山村,那些事儿。

        现在穿回到当下这个时代,又处于灾难之年,她的心着实有些不爽。

        然俄,在穿越中意外获取的魔力,又使她欣慰十分。

        这些法宝,加身于无形,件件具有隐匿的属性。

        第一件法宝:发夹。

        头上一别,花技招展,一朵艳丽的梅花儿,也怪招惹人喜欢的呢。

        谁也不会想到,这小巧玲珑,美美的头上饰品,原来竟是件法宝,一件魔杖。

        危急之中,倒也是件护身之物,也是抑恶扬善的武器。

        神奇的是,这发夹一旦别上发丝,便牢牢粘连,怎么也掉不下来。

        唯有殊儿她自己的手上去一取,便轻易摘下。这正是它唯我所用的征象。

        第二件法宝:随手索食。

        这件宝贝,使她们再也没有挨饿的份。

        第三件法宝:步履如飞:

        平时如常,急时任驰奔。可快可慢,随意调节。这使她能轻而易举抵达目标。

        殊儿得意于飞来的这三件法宝,似乎看到了它们日后的用场。

        ……

        殊儿背着行囊,懒洋洋的走着,时而抬起头来望望前后左右。

        她一直没有松开拉着妈妈的手。

        哟哟,看那前面,叽叽喳喳的,又一拨人插混了进来,流浪队伍不时在扩大呢。

        望远,这逃荒难民潮有如一条条千脚虫,又像是撒落荒原的黑蚂蚁。

        呈条条状,呈点点状,爬行着,濡动着,星罗棋布般,蔚为壮观呢。

        “喂,伙计,你们是哪儿的?”

        “直隶下来的。”

        “你们呢?”

        “豫州的。”

        “我们是鲁西的。”“我们是苏北的。”“我们是皖北的。””我们是汾阳的。”……

        难民们一路缓缓同行,相互介绍着。

        休息了,大家围坐在树荫或背阳处,闹起家常来。

        一把辛酸眼泪

        满口不离灾情

        “呃,我们京师和直隶地区,旱灾减粮,又遇蝗灾,把枯萎的残存庄稼吞食精光。到夏秋又遭连绵阴雨,各河流泛滥,实为旱、蝗、淹、风、雹五灾。”

        “我们豫州的灾情与直隶差不多。从春到夏,也是早、淹,造成减产,灾民众多哦。”

        “我们鲁西是水灾,旱灾齐来,以旱为主。收成不到三分,`饥黎鬻妻卖子流离死亡者多,苦不堪言’呀。”

        “听说苏北和皖北,是一年未下透雨,由旱灾引发了蝗灾,两灾交迫,灾民饿死惊人。”

        “之外,北方的陕西,山西,甘肃,辽宁……也遭旱灾威胁。介休、平遥等县几乎颗粒无收,饥户以十万计。”

        “连年旱荒空前,农户无蓄藏,各种乱象频生,还有人吃人的现象,无情旱魔,把灾区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次特大旱灾,又连带着瘟疫和地震……把`丁戊奇荒’'推向惨无人寰的境地。听说受灾影响居民有二亿左右,死亡一千万左右,逃亡在外的灾民有二千万呢。”

        “这场灾难,是清代`二百三十余年未见之惨凄,未闻之悲痛……”

        ……

        殊儿和妈妈坐在树荫下休息。

        是,人总是有疲惫之时,累了就让身体少些运动,能量少些释放。

        这样,体能便会又蓄积了起来。

        心儿呢,似乎也和身体一样,想多了,也会心累。

        然而,殊儿的心,自从穿越过来后,似乎没有累过,是她没有思想吗?

        非也。

        她是日日夜夜也没有停息过思想。

        就是睡着了,思想也在活跃着呢,那梦儿总是一个接一个地不断上演。

        她休息得了吗?

        这些时日,殊儿思虑得最多的。

        一是稀里糊涂穿越前朝,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好。

        又遇上这数百年不遇的大灾年,人就如水中的浮萍一样,就知道逃呀逃呀,不知何时是个头呢。

        二是这意外穿越给她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她的几个法宝,比如凭空索取食品的潜能,梅花发夹的金手指,还有就是如飞行走的异能。

        这些,无意间附之身上的法宝,神力。

        每每使她遇难呈祥,化险为夷,于危急之中得以解脱,

        三是她常常想起百年后的那些事。好事,坏事,不平的事,希望的事……

        她想有朝一日,像救世主一样,像武功超人的盖世英雄一样,出现在那个人世间。

        用自己的神力,去济世济民,去匡扶正义。

        把以前想做又做不到的事,去专注的做一遍。

        比如,让邪恶们胆寒的事儿,让苍生们心悦的事儿……

        那么,问题来了。

        而今我这点本事行吗?

        殊儿寻思着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升级自己的金手指,扩充自己的的神力,不断提高自己的战力。

        只有这样——

        方才能不战则已,一战即胜;

        方才能应对各种各样,难以预料的事态。

        ……

        此时,殊儿觉得有些疲倦,她想睡一会儿。

        迷迷瞪瞪中,她曾经看过的,那几本网络武侠小说的情节,又在脑中铺展开来……

        “呼呼呼。”

        还没有想得透彻的她,又进入梦乡了。

        身边的妈妈,见女儿睡着了,便从布囊中扯出件衣服,披盖在女儿身上。

        殊儿睡得正香呢。

        是的,路途奔波劳苦,也难为她了——这个从百年后穿越回到当下的,我的女儿。

        妈妈这时很清醒,她静静地看着女儿,似乎要从女儿的脸庞上找出什么来。

        没有什么异样,还是一直以来的那个她。

        嗯,没错,是我的殊儿,白果殊。

        你看,脸型和鼻子像她父亲,眼睛和嘴巴像我,组合起来,还算合情合理吧。

        嗯,真是继承了我们的优点呢。

        虽称不上粉面含春的美人,也算得是咱乡间里的好妞儿呢!

        要是好年成里,咱这妞儿也该怕是出阁了,这不就了却了为母的一桩心事儿了吗。

        唉,都是这该死的灾荒年啰,搞得大伙儿还在逃难路上。

        看着女儿,想起女儿的今生后世,听着女儿怪怪的谈吐,看着女儿异常的举动……

        妈妈的心中,觉得有很多话要跟女儿说。

        “对,一定要告诉她。”

        ……

        这时殊儿扭动了一下身躯。

        熟睡中的她,又梦游到了那个曾经购买这梅花发夹的地方。

        不过,此处变样了,小店已不存在。在原小店处,出现了一溜子小商品摊位来。

        “哦,市场犹存,只是规模变大了。”

        姝儿挨着小摊一路流览。

        突然间,一位老叟小摊主扬手招呼她,“呃,姑娘,好久不见你了。”

        殊儿抬头望去,好不惊诧。

        “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呢?”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178048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