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74章酸枣树下遇仙翁

第74章酸枣树下遇仙翁


却说殊儿梦游来到故地,正在静静巡览那一溜子小商品摊位之际。忽听得一声呼唤,抬头见一面生老翁,遂问:

        “高人哪路神仙?”

        那人不紧不慢地说:“鄙人正是曾经与你有过交集的人。”

        殊儿听糊涂了。

        “交集?何时何地何事?怎么我一点没有忆起。”

        那人又说:“看看你头上别的那梅花发夹,可能就想得起了。”

        殊儿皱了皱眉头,“嗯?”

        “刚才我见你从那边走过来,一下就认出了你,再见到你头上的发夹,更是确认不疑了。

        “难怪?我正纳闷,你怎么会认识我呢。”

        “姑娘,你那年就是在我这儿买的发夹呢。”

        “哦。”殊儿细细端祥这人,与常人无异,一看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生意人。

        那人显得有些兴奋,“姑娘,你明日辰时,酉时,子时这三个时间。

        “在你行走道上,右侧有棵巨型酸枣树下面见面,我有要事告你,不得有误。

        否则会遗恨终身?”

        “哦?……”

        ……

        殊儿动了一动,用双手簇了簇双眼,随后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妈妈说:“又做梦了吧?”

        “嗯,做梦了。妈妈,要是睡觉不做梦就好了,那简直是我的奢望。

        不过,这次这个梦还算高兴,见到了那年卖我发夹的人。”

        “哦。”妈妈说,“我也睡了一会,现在倒也清醒了不少。”

        妈妈又顿了一下,“殊儿,赶路了,趁現在天还没亮,再走一程。你看,大伙都走了呢。”

        “好的,稍等片刻。妈妈,饿了吧。我去弄点吃的来。”

        “?……”,妈妈疑惑。

        殊儿去了,健步如飞。

        须臾间,殊儿一溜烟回来了。

        只见殊儿从布囊中取出几个“团子”来,软软的,透着微香。

        妈妈接过殊儿递过来的团子,看了看,“哪来的?”

        “不管。妈妈,快吃。”

        妈妈咬了一口,“好吃。”

        殊儿看妈妈吃得好香甜。“妈妈,我们自带的食品没有了。

        今后的吃的,就女儿负责了,妈妈尽管放心。女儿绝不会去偷去抢。”

        殊儿说完傻傻的笑了笑。

        妈妈看着女儿,称心的笑了笑,“女儿,这团子你是怎么来的?”

        女儿神密兮兮的说:

        “妈妈不用多问,女儿自有高招。我说了就不灵验了,嘿嘿嘿。”

        “是真是假,女儿好像怪怪的。”妈妈这样想着,“好了,今后我再不管女儿这些了。”

        眼下灾荒,人乱世道乱,只要自有取食之道,又不失德违法,吃饱何妨。总不能饿死了之。”

        妈妈什么也不想说了。

        看着女儿越来越能干,妈妈发自内心的高兴呢。

        ……

        又走了好几程,东方欲晓。

        前行道上。

        远远望去,那棵巨大的酸枣树,已早早映入了眼帘。

        都说平原上能见八里远。

        不是有“见到屋,走得哭”的说法吗?这正是“见到树,走得苦哟。”

        此刻殊儿的“如飞行走”,还不能载人。她只有和妈妈缠扶而行。

        又走了好久好久。

        辰时到了,她们来到了这棵高大、挺抜、巨型的酸枣树边。

        “妈妈,走,去那树下坐一会。”

        她们在树下一坐就是一个时辰,眼看“已时”快过,“午时”即临,还不见昨晚梦中那人到来。

        殊儿想,莫不是那人逗着玩的罢。

        转念一想,未必。

        试想——

        我已穿越前(清)朝,他又怎么知道?

        这里本是前(清)朝,为何他知我在逃难?

        又为何知这逃难道上的此处,偏偏有棵巨型酸枣树……

        这些费解的问号提示我,此翁定是高人。

        何不就于此处驻留一日,等等也罢。要是一日不见,再走何妨。

        主意已定,殊儿告诉妈妈,今天就在此多休息休息一阵。

        饿了,女儿管妈妈饭饱;渴了,女儿管妈妈喝足。只管听女儿的便是。

        妈妈当然应允。

        而今的女儿,凡事神密兮兮的。妈妈心中早就在寻思,我这女儿莫不是神灵投胎……

        时间进入下午。辰、已、午、未、申,对了,申时一过就是酉时了。

        酉时到了。

        等了两个小时,还是不见人来。

        继续等吧。

        酉时过去,便迎来了戍、亥之时,对了,亥时一过,便是子时——又进入翌日的初始时刻了。

        眼看马上就要进入子时。

        这可是约定的最后一个时刻。如若还是不来,就肯定是那人作弄自己了。

        没有其他任何的解释。

        殊儿环顾四周,此时的荒原,早已笼罩在夜色之中。

        只有夜空些微的亮色……

        殊儿突然精神起来。

        看那南面方向,隐约见有异型物象。像巨鸟?像飞碟?像直升机……

        枝枝丫丫,扑扑腾腾,旋旋晃晃,反正一团游动之物。

        看清楚了,人影,长袖长袍,飘飘悠悠,欲仙之态,向酸枣树这儿急驰而来。

        殊儿迅速抛却忧虑,面绽微喜。

        到了。

        飘然而至的是一老翁。

        殊儿见这老翁——

        童年鹤发,长及肩臂,一把尺来长的胡须。头顶上扎了一个大大的发髻,衣袂飘飘,道貌岸然……

        “像位仙者。不细看还认不出来呢。”殊儿想着。

        心里头在把面前的“他”与梦游中见着的“小摊主”对比,“不错,是他,是一个人。”

        “嗬嗬荷……”

        那老者一阵爽朗的笑声,“姑娘,老翁等你多时了。”

        “不对,是我等你多时。”殊儿不服。

        老者说,他早已来此等候。你们是今日辰时抵达,我可是一进卯时就来了,比你们提前两个小时到的呢。

        殊儿说,那怎么不见你呢?我们可是在这儿傻傻的待了一个整天搭个半宿呃。

        老者说,吔,我是在南面那土丘之侧的草丛中打坐呢。

        那儿僻静,正好也能避开流浪人群。

        “嗬,逮猫猫似的,弄得我们好苦哟。你看,我还带着老母亲呢。”

        “哦。”老者面向殊儿母亲,“老人家,稽首了。”

        老者边说边双膝微屈,拱起手来,与头一起向下行礼。

        “使不得,使不得,您老请起,让我折寿了。”

        殊儿妈妈赶快立起。

        她手足无措,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好窘的样子。

        老翁对殊儿妈妈说:“你老暂憩片刻。待我与姑娘说些事儿。”

        只见老翁对着殊儿母呼出一口仙气,殊儿母便不知不觉昏昏欲睡了。

        老翁转向殊儿:“我向你说的事儿,不让贵母知道为妙,”

        老翁说罢,席地而坐。

        “今日约你在此,有意安排了三个见面时辰,偏偏在最后一个时辰到来,是在检验你的耐性和耐力呢。

        居然,不负所望,你在此地干干巴巴的等候了一天。

        由此,便知你是个十分重情重义,十分守时讲信用之人。

        “看来,我没有看错。

        姑娘,听老翁慢慢道来。”

        殊儿说:“哦,多谢仙翁抬举,小女子这边有礼了。”

        “好的,姑娘,请你喜耳恭听。”老翁说。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175114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