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75章殊儿拜师

第75章殊儿拜师


殊儿坐在老翁对面,双目炯炯,倾耳细听。

        老翁说,自从在百年之后的那个小店里,你买了我的梅花发夹,我就一直在注视你。

        这种注视是无影无踪的,如影随形,总也逃不出我的视距范围。

        无时无刻,你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当你离开万圣山村,踏步洞穴,继之穿越一个世纪前的清朝。

        老翁也须臾没有脱离,暗中跟随、护卫着你。

        不然,我怎么知道这儿有棵酸枣树,又怎么知道你也到了此地。

        你可能曾为此纳闷过吧。

        不怪,因为你必定不是有道行之人,归根结底还是凡人一枚呢。

        你的名字,不用告诉我。

        你姓白名果殊,少而特别的白果也。是你出生时,你妈妈请高人给取的。

        人们都喜欢称你殊儿。

        想当年,我在小店售卖饰品,为的就是物色能够配戴这梅花发夹之人。

        当你出现在我的店前,我便眼前一亮,立马便确定,你就是我要寻找的人。

        你知道吗?这发夹有好多顧客想购买呢。

        我没有卖给她们,借口说是样品,不卖的。惹得那些人一步三回头地露出惋惜之意。

        其实,这饰品说不上多么的独特。

        说它简洁清爽不假。

        你看它白里透红,一朵小小的梅花,在红底色的衬托下,更显得清傲、艳丽、欲滴。

        这还不是重点。

        它关键在于,梅花朵蕊柱上,有一行微雕小篆——替天行道独行侠。

        殊儿,你生于山村,身材不高不矮,四肢匀称,其貌端庄,五官清秀,双目放光。

        清纯唯美一女子

        原为世间不平生

        其实,我一眼就看到了你明眸中透出的坚毅,倔强,和那一丝儿对人间之事与生活烦忧的“怨”。

        还有想改变而又无力改变,所感到的”屈”。

        而你的这些所谓的”怨和屈”,又潜藏于你“迟早会让它们泄发出来”的决心里。

        殊儿细细听着,不觉随意冲出一句:“仙翁,您说得好深奥哟。”

        “不深也不奥,只是,于你十分精准罢了。”老翁说。

        接着,老翁指了指殊儿头上的发夹。

        又说,这发夹其实是一件法宝。你当时是不知道的。

        只有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事件,特定的状况下,才会显示出来。

        不是吗?

        当你身陷困境,无力脱身之时,它就给予了你胆识和力量,这就是它的魔性所在。

        后来,在你穿越后的难民潮中,你又遇到了借题发挥,弱肉强食的事件。

        还是这发夹助力你,完成了自己心中想要实现的愿望(或事情)。

        同时,还无意中感知到快步如飞的惬意。

        这梅花发夹就是你的金手指。

        但是,殊儿,老翁讲述你的这些过去了的事。是想告诉你。

        你这金手指功力就是这些,要解决的难题也莫过如此。

        如果遇上更大的事儿,可能因其功力受限而无力解决。

        “那怎么办呢?”殊儿急切地问。

        老翁说,有办法,就是升级和拓展。

        殊儿你知道吗?这金手指梅花发夹具有升级性和拓展性。

        就是说,它具有成长潜力。它会随着主角能力的提高而提高。

        也就是说主角成长了,它也跟着成长。

        通过这种逐步的解锁,来实现金手指无穷大的魔力。

        问题又来了。

        主角需要不断修练,不断提升武魂。

        那么,主角怎么修炼?怎么提升武魂呢?

        这就是老翁今天要告诉你的关键所在。

        ……

        老翁沉默下来。

        他,双眼微闭,还是双脚盘地静坐着,用手指捋着胡须,似在思索什么。

        殊儿见状,不便言说什么,也静候着这仙翁要指教些什么了。

        约摸三四分钟的样儿,殊儿见老翁睁开眼睛,向她看过来。

        殊儿迅速接过仙翁的眼神,两俩四目相对。

        老翁开口了。

        “殊儿,今天老翁就正式收你为徒弟,你愿意否?”

        殊儿答道:”我愿意。”

        老翁说,既然愿意,我也愿接纳姑娘为徒。荒郊野外,仪式从简好了,拜个师吧。

        老翁说着从衣袋里拿出一物,双手展开。原来是师爷挂像。

        老翁说,这是我的先师,你的师爷。先拜师爷吧。

        殊儿整理了一下衣着,看着挂像上仙风道骨的长者师爷,双膝跪地,行叩首九拜大礼。

        之后,又对师傅三叩首。

        殊儿面对在上的师爷、师傅叩拜完毕。

        ……

        师傅说:

        “殊儿,你是一个特别的弟子,不给你取艺名,仍然呼唤你的名`殊儿'好了。”

        “感谢师傅。”殊儿说。

        随后,师傅对殊儿说,我叫雷天师,你就呼我师傅即可。

        ……

        师傅又说,你既已入行,就要遵守行规。

        简单地说,学艺之人,心地纯洁至为上。

        要用所学之术,去匡扶正义,扶弱、行善、积德、除恶。

        只可行,为国家为苍生有益之事;

        不可有,为个人为小利狭隘之欲。

        上天有眼,违者当诛。

        ……

        师傅还说,心中有标准,做事有准则,这就好了。

        你去后,就放心做你的事儿。不违上天,不违师尊,不违己诺,是为上也。

        “师傅在上,师言如天,弟子守诺守信,决不违背。”

        似乎,殊儿的思想境界又高了一层。

        ……

        师傅最后说,我知道你最终要穿越回到百年之后你的故乡。

        那里是你抒发心志的地方。

        你看似单枪匹马,独来独往。其实,你背后却有股巨大的力在支撑你。

        这是一股替天行道的神力。

        徒儿,你就放心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会一直关注你的。

        所以,你不孤单。

        为故乡的山山水水,社俗民风作出你一己之力,是你当仁不让的责任,也是我收你为徒的初衷。

        万圣山为你作证。你一定不会负了为师一片苦心的。

        师傅说完了,又静了下来。他再次捋了捋胡须。

        “师傅放心。“

        徒儿说完,再拜行礼,

        ……

        该是师傅面授机宜了。

        师傅还是那么随意的蜷曲着身姿。

        他和颜悦色,声若铜铃。他哪是什么仙界神人,明明就是一位慈祥的长者。

        他俩相对而坐,像是爷孙俩唠家常似的。

        师傅一会儿严肃,一会儿随意。

        时而面部会现出笑靥,时而眉毛会皱一皱。

        时而端坐不动,时而又用张扬的手势助说话……

        一二三四五六七

        点点滴滴心中记

        大师究竟向徒儿道出了什么天机,授意了何等宝贝,秘密何在呢?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172195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