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77章路遇起波澜

第77章路遇起波澜


“殊儿,我们道边坐坐休息一下吧?”

        “好的。”

        殊儿把母亲扶坐在道边空旷处。她想,母亲也该饿了吧。

        “妈妈,我去去便来。”

        一阵风似的,殊儿去到那隐蔽处,用手空中一舞一抓,再舞再抓……

        几舞几抓下来。

        她揹着的行囊里,便已装上了足够两人两天的食粮团子和饮水。

        殊儿转身,又是风儿一样,便飘到了妈妈面前。

        “妈妈,吃饭。吃饱了,好赶路。”

        妈妈见女儿神神秘秘的样儿,“好的,吃吧,吃饱了好赶路。”

        妈妈接过女儿递过来的饭团子,细佃地咀嚼起来。

        母亲吃着饭团。

        一会看看饭团子:五谷杂粮,口感似乎不错。

        一会看看女儿,她没有再说什么。

        她已经看惯了。知道而今的女儿,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呢。

        正在这时,一小孩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他的父母。

        那父亲背上还揹着一个孩子呢。

        看样子,这小孩是饿了,两只眼睛死死盯着殊儿她们手中的团子。

        “来,孩子,团子。”

        小孩回头望望他的爸爸妈妈。

        妈妈赶紧说:“快谢谢婆婆、阿姨。”

        小孩接过团子,双手合拢想掰开一半给妹妹。

        “不用了,再拿一个给妹妺。”殊儿从囊袋取出几个来。

        “来,他爸爸妈妈,拿几个去吧。”

        那孩子的母亲赶快双手接过团子,“恩人,谢谢了!”

        “快,儿子,跟婆婆、阿姨跪拜。”

        儿子听妈妈的话,双膝迅速跪下地去。

        “嗳,使不得使不得,一路都是逃难人嘛。快快吃饱了好赶路。早点赶到那边去,就有饭吃了。”

        殊儿扶起小孩,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我们走吧,乖乖。”

        这一家老少走了,一脸感激、动情的模样。

        他们走了很远很远,还在回头朝殊儿她们这边暸望呢。

        殊儿母亲摇摇头,“唉,一家老小,拖儿带女,真是不容易啰。”

        看着满路不绝的人流,殊儿母长声叹息了几声。

        “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妈妈,应该说,快拢江南了吧。只要大地上多了些绿意就快了。”

        殊儿扶起妈妈,又朝前走了。

        她边走边左右瞧着,看看有没有适合练功的地方。

        一是要隐蔽点,一是要有练功指向物。

        突然,一条干涸的小河流展现在眼前。分明那河床上有不少的石头呢。

        她们拢到了河流边的那段路。

        殊儿安顿好母亲。“妈妈,我去去就来。”

        “好的。”

        殊儿飞一样走了。她一路观察着适合的石头……

        很快,数分钟的光景吧。

        殊儿便遵照师傅的指教,完成了首次练功操作,自我感觉甚爽。

        殊儿信诺师遵。

        在早晚两档时间段里,刻意寻找良机和最佳练习地。

        有时先有了好的练习地,硬是捱到时辰来临再行练功。

        “一日不成一日不断。”

        是的,之后的日日又夜夜,殊儿的练功从未间断。

        ……

        殊儿和妈妈并肩前行着。

        “妈妈,你的身体怎么样?”殊儿问妈妈。

        她知道妈妈病儿很多。腰部还有个陈年劳损,是年轻时使重力给落下的。

        一到气候或季节上,腰伤就会复发疼痛起来。

        在家时,每每出现症状,就休息数日。

        或看看医生,或弄些草草药来,捣烂了用布包上敷一敷,慢慢就好了。

        只要不疼,就算好了。

        是的,没有症状,也懒得管它,事儿还多得很呢。

        也只有这样了。

        所以,妈妈这腰疼病似乎总也断不了根。

        反复复发,一年下来,不发个三两次好像过不去。

        前些日,听妈妈说腰部有些不舒服。所以女儿想起来才问问妈妈。

        “唉呀,老毛病是这样,总没有舒畅的时候,真也折磨人呢。”妈妈说。

        “妈妈,如果很恼火了,我们就找个好地休息一阵,缓解缓解再走。”

        “好的,殊儿。”

        “嗯。”

        “好好。唉,这天干地旱的,道上也不见那些草草药。”

        女儿知道,妈妈说的就是那些捣烂贴敷,可以消炎止痛的草药,比如以前常用的透骨草就很管用。

        “妈妈,我们慢慢再走一段,休息下来,我去找找看有没有透骨草。”

        “好,这个草草药有点效。”

        她们聊着聊着,来到了一片小树林间。

        那儿荫凉。有不少人在此地休息。

        殊儿说,妈妈,我去看看,哪儿能找到透骨草。

        “嗯,快去快回哈。”

        女儿一溜烟去了。

        ……

        约摸半晌功夫,殊儿回来了。

        她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才找到了透骨草。

        殊儿携着透骨草,回到原处来,不见那些纳凉的人,也未见妈妈。

        她一惊,扯起嗓来呼喊了两声。

        在小林子的后面,似有人的声息。殊儿三步两步便到了林子后面。

        妈妈躺在地上呻吟着呢。

        “唉哟,妈妈,你怎么在这儿?”

        “唉哟哟,女儿呀,遇到歹人了。”

        嗬!女儿一怔。

        “妈妈,你说说,什么情况?”

        “殊儿啊,你走后不久,有几个人就走了过来。

        “他们问我,这姑娘是你的谁?我说是我女儿。有什么事吗?那伙人说,当然有事。

        “我说什么事,待女儿回来好跟她讲。

        “他们说不用了,以后找到你姑娘再当面讲。

        “说着说着,那些人就动起手来,他们把布囊扯过去了。

        又把我往远处拖拽,把我甩到了这儿。哎呦呦,这伙挨刀的。他们刚走一会儿呢。”

        从母亲描述的情状看,殊儿立马猜着了。这伙歹徒,定然是上次欺负别人那伙子。

        殊儿赶紧把母亲安顿好。

        她四下望了望,想着他们一定走得不远。于是,殊儿腾地跃起,足底生风,去了。

        殊儿边行边看。

        此时她的两眼也格外的晶亮,在纷乱、众多的黑点里寻找那伙歹人。

        逮住了。左侧处那小山丘上,有几个人坐着在吃东西,就是上次逞凶的那伙子。

        此时,他们嘴巴正啃嚼着的,分明正是她们的饭团子。

        是的,错不了。

        他们哪里逃得过殊儿的明眸。

        殊儿一阵风似的卷了过去,“哪里逃。”

        没等醒过神来,那伙人便一个个趴在地上,“嗥、嗥……”乱叫开了。

        殊儿收回右手,将发夹别上头丝。说:

        “你们一个个起来,跟老娘说个明白。否则,这儿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好好好,仙姑绕命。”

        【作者题外话】:在塔谈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165585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