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济颠也修仙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如何!?”李休缘闻后,直吓了一跳道,“第二生!此,此,此犹魔族之圣水乎,魔族非主灭,天魔之目何有之功,其仙之王母瑶池?,其功何?”

  “云云,死复生?则汝今试四,视可否!”

  李休缘忽念某事,顿了一顿,自内界出四雕!

  “四人谁,何为人为之雕也都?且望,年月既久,恐其,”杀常往彼四迪彼,扪之上尘,置其口中闻之下,面色忽变,“此时间,惧皆有五千年之久?!”

  “五千年!怎么可能,难道是仙魔大战时候的人物?”杜王微微一惊,也走过来观察了一下四个雕塑,“这是什么法术,居然能把人直接变成雕塑,不认真看的话,还以为真的是木头做的呢,李休缘你从哪里得来的?”

  “哼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四人,恐怕是当年随着至尊始皇打天下的四大世家的先祖!第一代先祖!”

  李休缘冷冷一笑,抛出了一个重型炸弹一样的信息。

  “四大世家的第一代先祖!”

  李休缘的话语一出,在场的另外三人,纷纷都被震惊,就连淡定如杜王这样的角色,脸上的都是连连变色。

  四大世家的第一代先祖,声名或许没有九大妖神一般震动诸天万界,但是在人族的心中,他们地位,差不多是跟至尊始皇并肩一样的,传闻,远在仙魔大战之前,莽荒大陆上,是有着供奉着四大世家先祖的神庙的,但是经历了仙魔大战之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些神庙纷纷在同一时间消失不见,而四大世家对此,也没有发表过什么怨言,仿佛是默认了一般。

  李休缘把在皇都所遇到的事情,选择性的说了些出来,特别是说道在国库的角落发现在这四个雕像,更是令到秦王不断点头,又不断的摇头,等李休缘说完,他才开口道。

  “如果这四人真的是四大世家的先祖,那么,意思就是说,仙魔大战的时候,至尊一族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直接把四大世家的先祖给变成了雕塑,而且以四大世家一直以来的态度,他们恐怕也有所怀疑,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所以才只能在私下跟至尊皇族暗斗了五千多年,直到这一次凡界解封,才彻底翻脸。”

  “李休缘,你没有征得他们四人的同意,先不说他们到底能不能被天魔之眼所认可,但是即使他们重获了什么,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你确定他们会感激你给他们新生命,而不会怨恨你把他们变成了魔族?”

  “最后,就算他们不埋怨你,但是你能肯定,他们最后能够被你所用?而不是成为你的敌人?要是后面面对的敌人,是自己一手拯救回来的人,你会如何作想?”

  杜王累累乎之问,使休缘良久,其手搔搔头,妄笑道,“子言之,我并不想,适杀常说,心动则出欲试耳。”

  杜王一连串的发问,让李休缘愣了好一阵子,他伸手挠挠头,傻笑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想过,只是刚刚杀常一说,心中一动就放出来想试试罢了。”

  “但是,”李休缘说着,神色突然一变,脸上带着一股尊敬的意味道,“但是正因为他们是传奇式的神话人物,人族霸业的先驱,值得所有的人去尊敬他们,所以我更加要救他们,给予他们再一次的机会,哪怕他们醒来之后,埋怨我憎恨我,都没有问题,我能亲手把他们救活过来,也能再次亲手灭了他们!”

  “只是,你们看这四个雕塑的表情。”

  “日西神州与白州界,有一脉,曰火驼山,火驼山下又一穴,则于彼!”。”忻叶因,目中忽露出一股鲜之恶,恨声曰,“其人,正是日陷我于不义,以我推身前当击之柳如风!”。”

  “柳如风?”。”休缘一顿,思一秘境圣殿之经,不觉皱眉道,“非为风亦寒以装天袋给收之矣乎,何又出矣?岂风亦寒之处,若是之言,必有诡谋于中,夫我则谨对矣!”

  李休缘来到四大世家先祖的面前,指着他们面部说道,“相信你们也看到,这四人的表情,带着色彩,给人最大的是恨意,滔天的恨意,这样的恨意,相信一定有着很精彩很曲折的故事,至尊一族把他们当做垃圾一样,丢在国库的角落过了五千多年,而从来都没有跟四大世家提到过,哼哼,这其中他们如果恨的不是至尊皇族,打死我都不信!”

  李休缘说着,走到刚刚被杀常轰出来的那个洞口那里,抬脚一脚踏在洞口上,想要把洞口给扩大了。

  “既然你们怕背黑锅,没事,这种事我都不知道做了多少了,一直来就没少被下面那帮兔崽子上锅,火烧皇都至尊皇城,已经注定要被写入史册被唾弃遗臭万年,再加一个把四大世家的先祖变成令人闻风丧胆的魔族的罪名,也不算什么,嗯?”

  李休缘说着,突然感到自己踏在地面想要把那个洞口扩大的脚,不单止没有震开那个孔,反而被地面一阵反弹回来的巨力,震得自己的脚一阵发麻,差点就要站不稳了。

  “那个,你们谁来帮帮忙帮洞口弄大,我把他们四人丢下去,剩下的就看他们的造化了!被变成了雕塑五千年这么漫长的岁月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救活过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来吧!”

  杀常走过来,双手再次冒出紫色的魔气,弯下腰在地上一连轰出了数十拳,生生打出来四个井口大的洞口,才住手。这块紫色的地面的粘力似乎很好,杀常一拳轰下去,就只能轰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其余风边的,一丝裂痕都没有,更加别说像李休缘想的一脚震出一大块了。

  “得罪了!”

  李休缘道了一声,一掌对着四大世家先祖的雕塑拍了过去,四个雕塑同时飞起来,扑通扑通一连四声落水声,就把四人都丢了下去,沉入了天魔之眼之中。

  杀常见状,伸手导出魔气,在四……个洞口上一抹,四个洞口立即就恢复了原状,几个眨眼的时间,再度生出来了一层紫晶石,铺在上面,不仔细看的话,都看不出来下方有着四个人影,刚刚好顶在那层结晶的上面。

  杜王突然对手李休缘道,“李休缘你呢,要不要考虑下去试试,如果能成就魔族之身,我相信以你的气运和手段,将来魔族复苏的重担子,你一人就能撑起来,魔族一旦复苏了,到时候力扛妖族和仙界,也不是不可能的,纵观你现在的尴尬地位,魔族的选择,似乎就是为你而准备的!”

  “呃,这个,还是不用了吧,我那边也是有人有妖,甚至还有仙界的存在,要是我在把自己变成一个已经消失了多年,差不多都彻底让人遗忘的魔,那么,我们汉城真的就成了大杂烩了,不用了,不用了。我可不想再被人说成乌合之众杂牌军之类的,杜王的好意,我心领了,以杜王的大才,只要离开了风亦寒的掌控,到时候必定能一跃成龙,成为诸天万界都为之胆颤的存在!”

  李休缘一边婉约的推却着杜王的意思,心中其实还有另外的想法。虽然做了杜王的女婿,但是李休缘总是感觉,这个杜王,乃是跟风亦寒一样城府深不见底的人物,李休缘对这样的人,被风亦寒算计了几次之后,血本无归到不能言语,早就有着深深的忌惮。

  再者,魔族的身体虽然是天地间的宠儿,比妖族的妖怪之身,都要更加强横,但是即使这样的强横的之势,但是最后还不是被挫败了?

  魔族如此,妖族如此,人族大兴之际,再强横的种族挡在前方,都必定一一被摧毁,无可阻挡!

  若是东方静儿已经变成了魔族的话,那么李休缘恐怕想都不用想,直接就跟随东方静儿了,但是想不到东方静儿竟然不被天魔之眼认可,李休缘也就不必顾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事实上,他也已经做到了。

  杜王也不强求,然后就道,“既然如此,那么这事先搁一搁,你先回去和王烟云商量下,看看她有没有把握说服风亦寒,我会看着这四大世家的先祖,早则一个月,最迟一年,就能知晓结果。”

  “如此甚好。”

  李休缘哈哈一笑,随后问东方静儿道,“对了,怎么不见三空和大麒麟,他们不是跟着你来的吗,怎么不在左右伺候着,找抽吗?”

  ……………

  …………

  ………

  东方静儿道,“不是呢,我们刚刚在杜王殿上商议搬迁的事情,他们两个说感受到风天城那边,你造出来的动静,知道是你来了,就跑出去接应你了,但是想不到他们前脚刚刚走开,你却一下就出现在杜王殿上面了。”

  “那我们回去吧,想来,他们此时应该已经回来了才对。”

  杜王说完,就带着众人离开了天魔之眼,回去了杜王殿。留下四个已经被埋在下方天魔之眼下方的四大世家的先祖,在紫色的地面下方,飘飘浮浮,那些魔气化作的液体,从四人身边流过,却一丝都没有停留的迹象,四人的脸上,也是万年不动的木头形象。

  天魔之眼的一切,仿佛又重新回到了静谧的安宁,但是又仿佛多了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或者是一种直觉,又或者是一种错觉,杀常在空中往下方看最后一眼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好像整个天魔之眼的世界,都已经变更了,但是具体变更了哪里,有什么不同了,杀常一时之间也不敢确定,只能闷头赶路,直至消失。

  再次的兜兜转转,当李休缘他们回到杜王殿的时候,果然就看见了麒麟的身影,现出十丈多高的身高,正在门前着急的等待着,不是问一下那些杜王的部将,一脸的不耐烦。相反,三空就要显得淡定得多了,李休缘他们回来的是时候,麒麟还没看见,他远远的就已经看了过来。

  “住持!”

  “住持!”

  麒麟也反应过来,放开了一手把人家一个小将军给提起来半空的衣袖,一步就划过上百丈的距离,直接来到李休缘的面前,嗡嗡作响的说道。

  “住持,刚刚在风天城里的动静是你弄出来的吧,风亦寒抓不到人,已经派出了各大妖王严格盘查,就在刚刚的时候,连杜王宫都有人过来盘查了,只是随便看了一会就走了,估计还是不知道住持的真实身份,风天城里面都传出是至尊皇族前来袭击的消息。”

  “如此的话,那我们还是早早离开吧,省的夜长梦多。”

  于是,在杜王的安排下,李休缘和东方静儿四人,不算太难,就离开了风天城。杜王在禹城上经营的年月,比风亦寒更要久远,简单四个人的出行,即使风亦寒把整个风天城都戒严了,还是难不倒杜王的耳目。

  直到出了风天城数里,李休缘四人才显出实力,飞上天空,快速的往南洲飞去。

  路上,三空问道,“住持,听说幽州的张家,已经被至尊一族打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了,我们回去之后,要不要派人去帮忙下?”

  “这个是自然,要不是等着你们两个,我早就派人过去了,张家不同于张家,跟我们还是有着不错的印象,能帮的,我们就不要放任不管。”

  “看来,李休缘住持对我们张家的印象,还是有着很深的芥蒂啊。”

  刚刚提起张家,空中突然就传来一个声音,直接炸响在四人的风围,仿佛早早的,已经跟随在四人的风围了。

  “谁?”

  李休缘刷一下停下身影,四风看了看,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影,但是,一股不同寻常的感觉,令李休缘直觉上感觉到,这里的一切,都仿佛不真实,虽然已经逼真到可以乱真程度,但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还是让李休缘觉察到了四风的不同。

  “万年山河图,四乐道人?”

  李休缘脑海中闪过,顿时张口就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