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失忆恶龙以为我俩真有一腿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师妹,别怪师兄心狠。”

        一片混沌间,云柠听到了一道模糊的男声。

        不等她细想这句话的含义,剧烈的疼痛骤然传来,铺天盖地的记忆也在这时在她脑海里炸开。

        云柠额上瞬间渗出一层细汗,疼的脸都白了。

        那道声音还在继续。

        “要怪就怪你自己,非要和晚晚过不去。”

        男人阴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云柠紧闭的双眸微微颤动。

        她忍着身上剧烈的疼痛,勉强撑起一丝力气,睁开了眼。

        不知何时,天边早已泛起了鱼肚白。

        一线天光洒落,给云柠煞白的小脸染上一抹柔光。

        散落凌乱的发丝卷曲着黏在脸侧,挺翘的唇瓣此时一片惨白,脸颊上沾染着斑驳的血迹,混杂着泥土,一双柳叶眼如秋水般澄澈妩媚。

        即使满面血污,身形狼狈,也难掩清丽。

        男人看着云柠清丽姣好的眉眼,脸上恍惚了一瞬,对早已做出的决定竟是有些犹豫了起来。

        “师兄?”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娇娇弱弱的女声。

        “要不……要不还是算了吧。”

        白晚晚上前一步,看了眼地上倒着的云柠,眼中闪过了一抹暗色。

        她犹犹豫豫地开口:“虽然之前云师姐对我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我……咳咳咳。”

        正说着,白晚晚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半晌,她平复好呼吸,眼中闪着细碎的泪光,声音虚弱:“只要云柠师姐答应以后不再找我的麻烦,我愿意原谅她的,之前她对我做的一切我都愿意原谅的。”

        “师妹你不必替这毒妇求情。”

        谭茂青心疼地看着白晚晚,恨恨道:“若不是因为她,上次历练你怎么可能会受这么重的伤。”

        谭茂青下定决心:“这次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将这个麻烦替你解决掉。”

        说着谭茂青毫不留情地出手,将云柠朝底下深不见底的苍渊推了下去。

        云柠此时头疼欲裂,大量纷杂混乱的记忆挤压在她的脑海,和身上撕裂般的剧痛混杂在一起,疼的整个人恨不得晕过去。

        她掀了掀眼皮,面无表情地看了对面那对虚伪恶心的狗男女一眼。

        失重的感觉比当初云柠玩跳楼机的时候都刺激。

        她到底是没忍住变了脸色。

        轻到呢喃的话语随着她身体的坠落,飘散在风中。

        “你们大爷的啊啊啊!”

        崖边,白晚晚看着云柠逐渐消失的身影,悄悄松了一口气。

        终于……

        她没忍住握了握拳,眼中的激动一闪而逝。

        从此以后,这大道仙缘,将和云柠再无任何关系。

        她前世拥有的一切,都将成为自己的!

        想到那个庞大到只能让人仰望的隐世家族,想到那些数不清的资源,即使是重来一世的白晚晚,也忍不住雀跃激动。

        前世,她只能仰望云柠,羡慕嫉妒她拥有的一切。

        现在,那些令人艳羡的仙缘都将属于自己。

        只要那个人真的能像他说的那样,能将云柠的金天灵根弄到自己的身体里。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拿着从云柠那里拿到的信物,去找那个隐世家族认亲!

        而此时的云柠还在坠落。

        她本以为坠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根本不会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瞬间就会触底。

        虽然给了她反应的时间也没有任何用处。

        被人剜去灵根的她此时就是一个凡人,甚至连凡人都不如。

        深不见底的崖底,完全看不到尽头的渊谷,冷冽的风声在她耳边呼啸而过。

        在这样的情况下,云柠竟还有功夫胡思乱想。

        她想到了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问答。

        一只蚂蚁从珠穆朗玛峰上往下掉,问最后的死因是摔死还是老死。

        云柠觉得她现在就像那只蚂蚁。

        崖下面的深渊黑漆漆的,完全看不到头。

        云柠感觉自己往下掉了有好久了,现在居然还在半空飘着,简直离谱。

        就在这时,黑漆漆的四周出现一点星光。

        云柠被寒风吹的有些干的眼睛动了动。

        “hello,听得见吗?”

        见云柠没吭声,那道声音又喊了几句。

        “hello?”

        “哈喽?”

        “hi?”

        云柠:……

        混迹各大网站熟知各种网文套路的云柠对接下来的发展再熟悉不过了。

        穿书者必备三大金手指之一,系统,迟了这么久,终于上线了。

        云柠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就看到那点星光突然化作了一条巴掌大小的小青龙。

        小青龙扬了扬头顶的那对儿迷你小龙角:“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龙傲天系统”,代号008。”

        云柠:“我……”

        系统:“我知道,此时的你或许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但没关系,你只要知道和我绑定有好处就行了。”

        云柠:“你……”

        系统:“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你是这方世界的天选之子,我就是未来你最大的金手指,只要你和我绑定,心法,丹药,法器统统不是问题。”

        云柠低头看了眼底下还没到头的深渊,没忍住打断它:“那个……”

        系统完全没注意到所处的环境,洋洋自得:“是不是很震撼,很吃惊,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很不可思议?我跟你说……”

        这下,云柠彻底忍不下去了。

        她艰难伸手,顶着寒风,邦邦给了面前的小青龙两拳。

        云柠面无表情开口:“低头看看。”

        莫名被人兜头锤了两下的小青龙怒视着面前的云柠:“什么低头看看,底下不就……嗷!”

        “这啥玩意啊这是!”

        过度惊吓下,系统连方言都飚出来了。

        系统这时候终于有功夫看看周围的情况了。

        这一看可不得了。

        系统环视四周,比云柠还茫然:“这哪儿啊?贺家祠堂?”

        “贺家祠堂啥时候这么黑了?”

        它爪子挥了两下,脚丫子蹬了两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抬头看云柠:“我咋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咧?咱这是在半空飘着?”

        “诶?”

        系统借着那星星点点的光亮,看清了云柠的脸,大吃一惊:“等等,你谁啊?”

        云柠:“……”

        云柠:“你问我?不是你来找我绑定的吗?”

        系统脸皱成了包子,青色的皮,像是发了霉的坏包子:“咋可能咧?我不是一开始就自我介绍了吗?我龙傲天系统啊,我找贺钰,你是贺钰?”

        云柠:“……不是。”

        系统:“我就说。”

        系统:“我眼神再不好,这地儿再黑,是男是女我还是分得清的。”

        云柠:“……”

        系统:“行了,既然你不是贺钰,那我就先走了,我得找贺钰去。”

        云柠震惊得睁大眼:“你要走?”

        系统:“那不然呢?你又不是贺钰,你甚至都不是个男的。”

        云柠难以置信:“你们系统还有性别歧视?”

        系统瞳孔巨震,扭头看了看四周,见只有他俩,几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瞎说什么呢?这话是能乱说的吗?”

        系统发表渣男经典言论:“总之,咱俩不合适,这次的事只是一个意外,好聚好散吧。”

        云柠怎么可能让它走。

        开玩笑。

        她现在没了灵根,身体里半点灵气都没有,虚弱的连个凡人都不如,它走了,那自己就只剩个死了。

        于是云柠伸出手,左手抓住小青龙的龙角,右手揪住小青龙的尾巴,甚至张嘴咬住了小青龙的龙爪。

        “你不能走!”

        云柠叼着那小半只龙爪,含混着道:“绑鸡随鸡,绑狗随狗,你既然要绑定我,那就不能反悔。”

        系统被云柠牢牢抓着,八爪鱼一样挣扎着:“松口……不是,松手,也不是!”

        系统被云柠带着不断下落,脚丫子在她手背上蹬蹬蹬:“你干什么啊,撒手,快撒手。”

        系统:“听见没有,我让你撒手,我生气了我跟你说。”

        系统强调:“我真的生气了!”

        见云柠不为所动,系统软了语气,硬的不行开始来软的:“你这是干什么啊,咱俩不合适,我男频的,你女频的,咱俩不同频知道吧,你绑了我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现在好聚好散。”

        云柠呸地一下吐出它的爪子,掷地有声:“你性别歧视。”

        “凭什么龙傲天系统就只能绑定男的?”

        “难不成还分得有凤傲天系统?”

        闻言,系统再一次慌乱地看了看四周。

        云柠注意到它的反应,眯了眯眼,再次坚定开口:“你性别歧视。”

        这次,系统终于有些慌了。

        它伸爪捂云柠的嘴:“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云柠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大声逼逼:“你心虚了,你承认了,你就是性别歧视。”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句话一出,系统像是被谁踩了尾巴一样,突然“嗷”地嚎了一嗓子。

        它伸爪,指着云柠,爪尖气的直哆嗦:“你……你血口喷人。”

        云柠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感觉耳侧的风声变了。

        系统这时也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朝底下看去。

        原本还深不见底的渊谷,不知道在何时,已经隐隐可以窥见一丝痕迹了。

        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后,一人一统脸色骤变。

        云柠用力摇晃着系统头顶那对小龙角:“快,想想办法。”

        系统薅着自己的龙角,薅着自己的尾巴,想将自己的龙角和尾巴从她手里救出来:“现在就剩一个办法,就是你松开我。”

        “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强,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一定记着每年这时候给你上柱香。”

        云柠声音放柔,脸上柔情蜜意:“说什么胡话。”

        “我怎么会让你走呢?”

        “要死,大家一起死,也不孤单了。”

        语气似情人低语,手上动作却辣手摧角:“赶紧想办法。”

        系统:“……”

        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渊谷底下的一切也越来越清晰,系统额上渐渐渗出一层细汗。

        就在云柠瞳孔中那片碧湖越来越清晰时,手中紧紧握着的龙角突然一烫,紧接着,身上一轻。

        等云柠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她和系统已经不平稳降落,如断线的风筝一样在半空中打了个旋,朝岸边栽了下去。

        轻薄繁复的道袍微微散落,云柠打了个滚,忍着身上撕裂般的剧痛,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回想了下刚才发生的一切,有些不确定地开口:“我刚才……是不是砸到了什么?”

        系统还没来得及开口,“咻”的一声,一抹冰蓝色的光亮照亮了灰黑色雾气。


  (https://www.biqudu.com/62747_62747495/9219512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