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失忆恶龙以为我俩真有一腿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看着对面突然出现的奶娃娃,云柠拿着鸡腿的手微微颤抖。

        那句夫君在她嘴里转了又转,怎么也喊不出口。

        被她一连喊了好几天夫君的大黑龙居然只是一个四岁不到的奶娃娃?

        系统也满眼震惊地看着对面的大boss,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它爹居然四岁不到?

        除了震惊这件事以外,系统还在纠结捡不捡掉到地上的鸡腿。

        毕竟咕咕鸡只有三条腿,它一条,云柠一条,大boss一条,不捡的话就没鸡腿吃了。

        系统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偷偷将地上的鸡腿捡了起来,爪子里变出一小缕清水在那条鸡腿上冲了冲,假装这条鸡腿从来没离开过它的嘴。

        小秦溯见云柠满眼震惊地看着自己,抿了抿唇。

        前几天他之所以一直维持着龙形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几岁奶娃娃的事情。

        小秦溯垂了垂眼,正要重新变回龙形时胳膊突然被人拉住了。

        “夫……咳咳咳。”

        云柠下意识想喊“夫君”,却在对上那张稚嫩的小脸时猛不丁被呛了一下,只把手里的鸡腿递了过去:“那个,鸡腿。”

        云柠有些不自然地收回手,讷讷道:“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看着边上安静吃着鸡腿的奶娃娃,云柠有些发愁。

        以后夫君肯定是喊不出口了,对着这张小嫩脸喊夫君会让云柠觉得自己好变/态。

        那对大boss喊什么?

        态度太疏远的话万一惹大boss怀疑了怎么办?

        云柠虽然对着大boss喊了好几天的夫君,但她可没脸大到将自己真当做是这头黑龙的道侣了。

        她现在之所以能够安然地呆在苍渊中,受大boss庇护,都是因为最开始的欺骗。

        等大boss恢复记忆后,她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来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无所事事了,寻找离开苍渊的办法刻不容缓。

        云柠可不敢赌大boss会一直不恢复记忆。

        小秦溯安静地啃完了手中的鸡腿,就要变回龙形重新回到沧湖时,云柠突然喊住了他。

        “夫君。”

        藏在身后的右手微微握紧,云柠脸上多了一抹温柔的笑:“之前,夫君你告诉过我,你的名字叫秦溯。”

        “以后我喊夫君你阿溯可以吗?”

        秦溯当然没有告诉过云柠他的名字,但是小说中有写啊。

        而且云柠隐隐约约记得,一直到大boss死,都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他也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的真名。

        至于原因作者好像没写。

        云柠现在之所以说自己知道大boss的名字,就是为了让之前自己的谎言更真实。

        毕竟秦溯从未对人说过的名字云柠却知道,这不就正好证明了云柠和他之间有什么吗?

        要不然云柠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果然,在云柠喊出小秦溯的名字后,小秦溯看她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他点了点头,默认了云柠对他的称呼。

        等小秦溯重新化作黑龙回到沧湖之中时,云柠转身继续啃她的鸡腿。

        回想了刚才大boss神色的变化,云柠觉得自己可太机智了。

        得亏她记性好,那么早看过的小说到现在还记得一些重要角色的名字。

        云柠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啃完鸡腿,云柠伸手撕鸡翅膀的时候,突然注意到系统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云柠莫名:“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我?”

        系统语气复杂:“你知道名字对于龙族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云柠:“?”

        她问:“不就是个名字吗?”

        系统叹了口气:“你知道吗?在《重生之大道仙缘》这本书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大boss的名字。”

        云柠这时候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知道啊。”

        系统:“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云柠仔细想了下,什么都没想起来。

        小说是她很早之前看的,除了一些重要剧情,细枝末节的东西她早都忘得差不多了。

        云柠问系统:“为什么?”

        系统:“因为黑龙一族只会将自己的名字告诉道侣!”

        “知道了名字就意味着建立了联系,天地之间,只要喊了他的名字,无论多远,他都能觉察到。”

        云柠:“!!!”

        嘴里的嫩肉瞬间索然无味。

        云柠干笑:“不、不至于吧。”

        系统:“怎么不至于,这可太至于了。”

        云柠深吸一口气,收回撕鸡翅膀的手,站了起来:“走吧。”

        系统:“?”

        “去哪儿?”

        云柠:“找离开这里的办法!”

        现在她是一秒都咸鱼不下去了。

        也不知道苍渊里植物都是咋长的,整天冰火两重天的,居然还能长得这么茂盛。

        还有刚才那只咕咕鸡,要不是它突然飞出来,云柠都以为在这苍渊中没有其他生命存在了。

        毕竟,白天热到五六十度,晚上冷到零下三四十度,还有到点上班的有毒瘴气,这么恶劣的生存环境,居然有异兽能在这里生存。

        云柠手里拿着根粗一点的树枝,在脚边挥来挥去。

        这是她在洞穴前面那棵树上折的。

        也不知道那是棵什么树,系统扫了半天都没扫出来。

        不过还别说,树枝是真好用,挥一下倒一大片草。

        苍渊中的植株长得异常的茂盛,地上的草都长到了小腿。

        倒是异兽没见到几只。

        云柠带着根树枝就是为了吓跑躲在草里面的小家伙们。

        不过过去这么久了,她一只异兽都遇到。

        本来云柠还想着这么深的草丛里会不会有蛇,到时候也不知道系统这条假龙能不能把蛇吓跑。

        结果别说是蛇了,就是大一点的虫子都没有。

        云柠悄悄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她最怕这些东西了。

        而在不远处,有声音叽叽咕咕。

        “天呐,你们瞧见没?她居然拿着青木的树枝!”

        “那可是青木啊,别说是折它一根树枝了,我半夜想偷偷薅片叶子都被它一阵抽。”

        “青木不是除了那头可怕的黑龙谁都不鸟吗?怎么会愿意让她折自己的树枝?”

        “谁知道呢?”

        “对了,之前你们谁见过她吗?”

        “没有。”

        “没见过。”

        “我也没有。”

        “你们觉得她会是什么?”

        “这谁猜得准啊。”

        “就是,一点灵型都没露出来,这谁看得出来。”

        “不过,她人形修的可真好看,比我姑奶奶还好看。”

        “不会就是人族吧?”

        “笑死,你以为这是哪儿?这可是苍渊,人族在这里可活不下去。”

        “既然不是人族,那我们要不要上去问问?看她愿不愿意参加我们的交易会,我还挺想要她手里那根青木呢。”

        “那你说晚了,鼠四刚才已经过去了。”

        “什么??”

        “交易会?”

        云柠看着面前的鼠四,挑了挑眉。

        作为一个没有灵根三步一喘五步一咳的半残废,云柠倒也没有莽撞到认为这苍渊里不会出现能伤害到自己的存在。

        但系统刚才说了,她知道了大boss的名字,那他俩就建立了联系,只要喊大boss的名字,它就能听到并瞬间赶过来。

        虽然云柠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真的是大boss的道侣,但是只要大boss还没恢复记忆,这张虎皮该扯还是得扯。

        毕竟她现在可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呢。

        因此,对于面前几乎和她一样高的黑鼠精,云柠并没有非常害怕。

        “交易会上都交易什么?”

        黑鼠精:“什么都有,灵草,兽骨,不知名的地图,真假不知的消息,只要买卖双方愿意,什么都可以交易。”

        云柠:“离开苍渊的办法呢?交易会上会有人知道吗?”

        闻言,黑鼠精脸上一阵扭曲,差点爆粗口。

        这谁知道!

        知道的话早离开了还会被困在苍渊里等着人问?

        但它忍住了。

        黑鼠精压低声音:“我可以领您过去,但交易会上有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我就不确定了。”

        云柠:“我需要支付什么报酬吗?”

        黑鼠精:“不需要。”

        云柠想问的事情,交易会上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问起。

        但这个问题,没有一次得到过答案。

        反正就算云柠不问,第一次来交易会的新人也会问,黑鼠精不介意卖云柠这个好。

        它朝不远处的草丛使了个眼色,然后一瘸一拐地领着云柠朝树林西边走去。

        云柠这时候才注意到这只黑鼠精左腿的异常。

        它左边的裤腿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注意到云柠的视线,黑鼠精平静道:“在苍渊中出生的妖兽,生来就带有畸形。”

        云柠轻轻应了一声,移开了视线。

        盯着别人的残缺看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

        黑鼠精并没有在意她的唐突,自嘲道:“其实我还算幸运,至少我这条腿未来还有可能修复,像那些生来就和自己姊妹连体的小崽子才是真的可怜,一出生就被判了死刑。”

        “这样的崽子,它们的父母不会管它们,一出生就会被扔到窝外,扔的远远的,任由它们自生自灭。”

        云柠垂了垂眸子,声音轻的几不可闻:“是么?”

        “那可真残忍。”

        黑鼠精回头看了她一眼。

        云柠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什么。

        不知道走了多久,黑鼠精停了下来:“到了。”

        不远处,十几个绿色的隧道出现在眼前。

        隧道上方,缠绕着郁郁葱葱的绿色藤蔓。


  (https://www.biqudu.com/62747_62747495/921951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