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失忆恶龙以为我俩真有一腿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钰钰?

        贺钰?

        呵。

        云柠冷笑一声。

        果然是身在云营心在贺!

        云柠磨了磨牙,用力将系统推醒并抢在它开口前发难:“钰钰是谁?”

        系统被吵醒的起床气冷不丁噎了回去。

        它眼神躲闪了一下,避开了云柠的视线,讪笑了一声,顾左右而言它:“是不是该领签到奖励了,来来来,看看今天的签到奖励是啥。”

        云柠“呵”了一声:“亏你还记得有签到奖励这回事啊,我还以为你只记得你亲亲钰钰的事,根本就忘了签到奖励的事呢。”

        系统连忙否认:“怎么会呢,我忘记什么也不会忘记这件事啊,你昨天不还领了一颗避尘珠吗?”

        云柠:“你居然没否认你整天惦记着贺钰的事!”

        系统:“……”

        系统迅速转移话题:“天呐,宿主你今天的运气依旧爆棚呢,又是一颗避尘珠。”

        避尘珠,和清尘术的作用类似,修士清洁自身用的。

        “说到这个。”

        点到为止,云柠没有继续抓着刚才的事不放。

        她看了系统一眼,目露狐疑。

        系统被她看的莫名:“干嘛?”

        云柠:“你是不是一直就没洗过澡?”

        这是他们在苍渊呆的第三天,第一天的时候云柠抽到了一颗赤灵果。

        云柠觉得这颗赤灵果对于她来说没什么用。

        她现在没有灵根,再加上之前受的伤一直没有痊愈,身体就像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破袋子,再多的灵气进来最后也会漏出去,一点都不会剩,那颗灵果对于云柠来说就只是进嘴的时候甜一下,一点用都没有。

        云柠原本打算用这颗灵果换一些没有灵气的普通水果,比如草莓苹果橘子什么的,有灵气的果子比没有灵气的普通水果珍贵,一颗赤灵果换几十颗普通水果不过分吧。

        但是系统说只能给她换一些种子,直接换成水果不行。

        于是云柠第一天就得到了十颗草莓种子。

        这些草莓种子和云柠之前见过的不一样,每一颗都有绿豆大小。

        系统说这些种子可以适应苍渊异常的环境,不怕热不怕冷,甚至不怕有毒的瘴气,只需要三天就能结果。

        昨天云柠已经将草莓种子种了下去,后天就会结果。

        第二天的签到奖励是一颗避尘珠,捏碎使用后和清尘术的作用一样。

        云柠确实挺需要这个的,就没换成其他的。

        在苍渊呆的这几天,云柠其实早就想找机会洗个澡了。

        黑龙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回来,每次回来身上都带着湿润的水汽,它白天的时候应该一直都呆在沧湖里面。

        云柠其实昨天就想找机会问问黑龙能不能带她去沧湖那边洗个澡。

        只是还没等她问,签到奖励就抽到了避尘珠。

        而系统一直和她呆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云柠还用过避尘珠,系统什么都没用。

        闻言,系统脸瞬间涨的通红。

        它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跟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我们系统不需要洗澡!”

        云柠拖长音调:“哦~”

        系统:“……”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好气哦。

        后面一连几天云柠都没出过山洞。

        苍渊的环境十分恶劣,白天炎热,有时气温能高到四五十度,晚上又非常冷,最低气温会低到零下三四十度。

        这样异常的气温会一直持续六天,只有第七天才会恢复正常。

        在听系统说外面的草莓即使不摘也不会烂到土里后,云柠后面几天就一直宅在山洞中,一次都没出来过。

        黑龙每天都会带回来几颗赤红果,只吃一两颗就一整天都不会饿。

        每天的签到奖励云柠都会得到一颗避尘珠。

        就这么在山洞里宅了六天,第七天的时候,云柠终于出来了。

        外面,红日冉冉升起,金灿的阳光洒落。

        之前种的草莓苗早已结果,红通通的小草莓跟一个个小灯笼似的挂在上面,一颗有小孩儿拳头大小。

        云柠摘了一颗尝了尝。

        还行,挺甜的,水也足。

        从那棵据说叫“青木”的古树旁经过时,一根嫩绿的枝条垂了下来,轻轻在云柠脸侧扫过。

        枝条的动作很轻柔,一点都不像那个黑袍男人说的那样脾气暴躁。

        云柠原本在交易会上听了那个男人的话后准备避着这棵青木走,毕竟她之前曾经折过它一根树枝。

        虽然不知道那时候青木为什么没有当场发作,出枝教训云柠,但云柠也不能赌它对自己的态度会一直都很友好。

        但她没想到的是,明明刚才已经避着这棵青木走了,它的枝条仍是远远地垂了过来。

        看着眼前这根柔嫩翠绿的枝条,云柠迟疑了下,试探着碰了碰它上面的嫩芽。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青木和刚才比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云柠总觉得它挺开心的。

        柔软的枝条在云柠手腕上轻轻缠绕了一下就迅速松开了。

        枝条缩回去后,一根细长的树枝从树上掉了下来,正好落在云柠脚边。

        云柠:“……”

        看来确实不是她自作多情。

        云柠抬头对着青木笑了笑,捡起了那根青木枝。

        虽然不知道缘由,但这棵青木似乎对她确实没有恶意。

        云柠带着龙息草来到了之前遇到鼠四的地方。

        不远处的树下,一个熟悉的矮小身影早已等在了那里。

        见云柠过来,鼠四快步迎了过来。

        虽然在看到云柠手里的青木枝时鼠四眼中闪过了一抹震惊,但这抹震惊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过去。

        和之前一样,鼠四领着云柠来到了藤蔓隧道前,递给了她一张木质面具和一件黑色兜帽长袍。

        云柠穿好黑袍戴好面具后就进了其中一个藤蔓隧道。

        还是那个长满参天古树的山谷,云柠随意找了棵古树走了过去。

        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不同的是,云柠这次不再一无所知,不再紧张,反倒悠闲地环视了一圈。

        她这次观察到了更多的东西。

        上次的时候,交易结束后,参加交易会的人是按照次序离开山谷的,云柠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山谷中还有很多人没有离开,那时候顺序已经到东九了。

        可见这个山谷非常大,苍渊中知道这个交易会的人也非常多。

        除此之外,云柠还注意到,交易会上的面具分为两种。

        一种是红色的,像云柠和鼠四戴的就是。

        还有一种是绿色的,上次和鼠四交易的那个黑袍男人戴的就是绿色面具,他可以用青木枝制作脱畸药,应该是类似药修的身份。

        和上次一样,当有人想要交易的时候,交易林的树干上就会出现一张人脸,将交易要求复述一遍,想要交易的人可以前往指定地点交易。

        旁听了一阵后,云柠想了想,压低了嗓音,主动开口:“东七,南五,龙息草。”

        她没有说交易的条件,其他人听到人脸的复述后就会明白龙息草是之前达成的交易,已经有了买家。

        果然,树干上的人脸消失后,龙息草的出现在交易林虽然引起了不小的喧哗,但附近的人没一个人找过来。

        不一会儿,不远处就出现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

        巨大的九腿蜘蛛匆匆赶来,长有十数个灰色圆环的腹部下面坠着一个莹白的蛛茧,被它仔细地保护着,一次都没有剐蹭到。

        见云柠真的将龙息草带来了,巢莲十分高兴,离的老远的时候就朝云柠打招呼。

        云柠将手里的龙息草递给它。

        虽然巢莲只要了一棵龙息草,但是秦溯之前摘了很多,云柠就全带过来了。

        据秦溯说,沧湖湖底下面长得都是龙息草,数量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巢莲见她将手里的龙息草全递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并了并蛛腿。

        它眼尖,八对蛛眼随意一扫就知道云柠给它的龙息草不止一棵。

        足足有十几棵呢。

        巢莲讷讷道:“这……这太多了,不用这么多的。”

        云柠不怎么在意地摆了摆手:“没事,你用吧,不够我下次再给你带一些。”

        巢莲顿时更不好意思了。

        它蜷了蜷最前面的两条蛛腿,将一团泛着七彩光芒的蛛茧递给了云柠:“这是络丝蛛茧。”

        说着,巢莲又递给云柠一颗绯红色的果子和一个盛着透明液体的小玉瓶:“这是赤焰果浆和无根之水。”

        云柠接了过来,小心收好。

        等云柠将那三样东西收好后,巢莲小心翼翼地把腹部的蛛茧取了下来,当着云柠的面,将一棵龙息草从中间折断,翠绿色的汁液淋在了莹白的蛛茧上,变成了晶莹的浅绿色。

        龙息草的汁液淋在上面后,原本安静的蛛茧突然从里面鼓动了起来,一阵清晰的心跳声突然响起。

        这道心跳声响了十数下后,如翡翠一般莹润的蛛茧里又起了变化,一道略有些微弱的心跳声也响了起来,而且随着蛛茧的鼓动,第二道心跳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响,最后渐渐赶上了第一道心跳声。

        几息之间,两道心跳的频率、声音就变得一致,和蛛茧的鼓动同步,仿佛合二为一。

        这时,蛛茧表面的绿色汁液一点点消失了。

        咔嚓。

        蛛茧上方突然出现一道浅浅的裂痕。

        蛛茧要破了。

        一向对蜘蛛蟑螂扑棱蛾子敬而远之的云柠:!


  (https://www.biqudu.com/62747_62747495/921951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