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失忆恶龙以为我俩真有一腿 >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云柠看着面前裂的咔咔响的蛛茧,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小步:“既然龙息草有用,那交易就完成了,我先走了。”

        告辞!

        “等等!”

        然而就在云柠准备离开的时候,巢莲突然喊住了她。

        巢莲:“恩人请留步。”

        云柠:……

        她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我也拿到了需要的东西,不用这么叫我。”

        只是交易而已,倒、倒也不必上升到恩人这个层次。

        巢莲似乎对接下来要说的话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八对蛛眼看向别处,声音低若蚊蝇:“我、我……”

        见它支支吾吾的,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云柠心里蓦的一突,总觉得再不走的话后面绝对会有一个不小的麻烦等着自己。

        就在她打算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定要赶在这只蜘蛛开口前离开时,面前的九腿蜘蛛突然噗地一下吐出一口血。

        云柠瞳孔巨震:“!”

        隔、隔空碰瓷?

        吐血后,九腿蜘蛛的气息肉眼可见地萎靡了下来。

        它虚弱地咳了一声,蛛腿再也无法支撑,巨大的身体轰的一声倒地。

        巢莲蛛眼朦胧地朝云柠看了过去。

        云柠:“……”

        啊这……

        所以,刚才她是在发什么愣啊!

        就该在它开口前有多远跑多远!

        巢莲又咳了一声,声音低哑:“我知道,我接下来的请求有些强人所难。”

        云柠内心疯狂吐槽:知道是强人所难就不要提啊。

        她木着脸,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这位刚上任不到一周的“单亲蛛妈妈”,又看了眼它边上马上就要破卵而出的蛛崽子,到底做不到将这对“孤儿寡母”孤零零地留在这里,自己离开。

        巢莲见她态度有所软化,连忙道:“恩人,我自知时日无多,能不能请您收留晨儿星儿,它们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了。”

        云柠:“……”

        “这……不太合适吧。”

        云柠:“比起我,它俩的七大姑八大姨更适合吧。”

        巢莲默了一下,轻声解释道:“恩人不知道,我们黑寡蛛是没有血缘羁绊的。”

        “破卵后,运气好的,会被母蛛丢出巢穴,自生自灭,运气不好的,刚一破卵就会成为母蛛的养料。”

        它自嘲地笑了笑:“别看我现在对晨儿星儿各种尽心,不惜一切代价给它俩找龙息草,但再等一会儿,等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天性后,我会毫不犹豫地吃掉它俩。”

        云柠:?

        “所以,”

        巢莲目露祈求:“您可不可以收留晨儿和星儿,在我还有理智前,带走它们。”

        云柠:“……你等我想想。”

        她皱着眉思索了片刻,决定实话实话:“说真的,如果是其他的妖兽,像兔子,猫,老虎,就算是老鼠,我都不会这么犹豫,多两张嘴而已。”

        “但我有点怕蜘蛛。”

        云柠:“虽然我小时候没被蜘蛛咬过,但我总觉得和它离太近的话,它会咬我。”

        “所以从小到大,只要有蜘蛛出现在我视野范围内时,我都会……呃,”

        云柠顿了下,看了眼面前的巨型大蜘蛛,将到嘴边的那句“物理超度它”咽了回去,换了个说辞:“赶走它们。”

        “如果有蜘蛛短暂地在我面前出现过一次,并且在我对它采取一些措施前消失了,那完了,后面有的折腾了。”

        “我还听人说,人体的温度是蜘蛛最喜欢的温度。”

        云柠木着一张脸,声音里听不出任何起伏:“它们会在你睡着的时候,从你的耳朵里,鼻子里,或者嘴巴里钻进去。”

        “所以你看,”

        云柠道:“在这样的偏见下,我是养不好你的孩子的。”

        巢莲嘴动了动:“其实……”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并了并蛛腿:“也不算偏见吧,我们确实比较喜欢温暖的环境。”

        云柠:“!”

        巢莲见她脸色都变了,连忙解释道:“但我们不会顺着你的耳朵,鼻子,或者嘴巴钻进去的,这样太没礼貌了。”

        云柠:“……”

        一点都没被安慰到呢!

        巢莲:“恩人,我知道你之前可能听了很多我们蛛族不好的事,但请你相信我,晨儿星儿和那些没礼貌的小崽子们是不一样的,真的,它们是绝对不会在你睡着的时候顺着你的耳朵,鼻子或者嘴巴钻进去的。”

        云柠:“……”

        好了,可以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你很想向我解释这件事了。

        巢莲继续道:“而且它们不会咬你的,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和它们签订契约,有契约的束缚,它们永远都无法伤害到你。”

        她苦苦哀求道:“恩人,你带着晨儿和星儿离开吧,它俩未来会对你很有用的,晨儿是毒蛛,星儿是药蛛,相生相克,等成长期一过,它们会是你一大助力。”

        说着,巢莲不等云柠拒绝,直接在莹白的蛛茧上面绘制了一个繁复的契约阵。

        这是刻在它们血脉里的传承。

        “恩人。”

        八对蛛眼微微转动,满是期待地看向云柠。

        云柠轻轻叹了一口气。

        刚才系统已经将这个契约的作用跟她说了。

        这是一个主宠契约,但比普通的主宠契约更高级,也更自由。

        和普通的主宠契约一样,契约成立后,契约妖兽永远都无法伤害它的主人。

        不同的是,如果主人陨落,那契约妖兽并不会死,只会重伤。

        这是一个母亲能为自己孩子争取的全部。

        它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云柠实在不好再拒绝下去。

        她划破指尖,将一滴血滴到了那个莹白的蛛茧上。

        随着鲜血的滴落,蛛茧上的裂痕顿时更大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伴随着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咚。

        咚。

        咚。

        咔嚓。

        那滴鲜血完全渗透进去后,莹白的蛛茧彻底裂成了两半,两只硬币大小的八腿小蜘蛛出现在眼前。

        大大的黑眼睛,毛茸茸的短蛛腿,以及很有高级感的灰蓝色。

        真的一点都不吓人呢……才怪!

        云柠木着脸,紧紧地盯着那两只一模一样的八腿小蜘蛛。

        即使努力催眠自己,但偏见这玩意,真不是那么容易从潜意识里面去除的。

        蛛茧破开后,巢莲的气息肉眼可见地微弱了下去。

        或许是终于放了心,巢莲强撑出来的精神状态骤然散了。

        它用蛛腿轻轻碰了碰那两只小蜘蛛,然后温柔地推了推它们的背,将它们推向云柠。

        “恩人,带它们走吧。”

        巢莲目露祈求:“在我还有理智前,请您带它俩离开。”

        微风拂过,枝繁叶茂的古树下除了一只巨大的九腿蜘蛛以外,再无一人。

        灰败的死气从它身上蔓延开来,四周无半分声响,一片死寂。

        突然,一道低哑的女声响起,打破了这片死寂。

        “青老。”

        上方,繁密的枝叶无风自响,沙沙的声音似在回应。

        巢莲喘了一口气:“她……真是那位吗?”

        话音落下,原本摇曳着的枝叶骤然一停。

        粗壮的树干间,一张苍老的人脸渐渐浮现。

        在巢莲的注视下,人脸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能让苍君这般对待的,除了那位,这世间再找不出第二位。”

        巢莲似是终于放心了,低低地笑了一声:“那就好。”

        她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话语渐渐消散在了徐徐的微风中。

        “这样我也能放心了。”

        随着最后一对蛛眼合上,树下再无任何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苍绿的枝叶再次摇曳了起来,伴着路过的微风,晃动出的沙沙声像是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叹。

        “喂,你倒是管管这俩臭崽子啊。”

        山洞里,系统窜上窜下,边躲那两只小蜘蛛边不满地对着云柠抱怨:“我跟你说,我就再让它们一分钟,一分钟过后再在我面前皮实的话,我一定要给它们点颜色瞧瞧……嗷!别朝我吐口水!”

        像巢莲说的那样,这两只小蜘蛛一只是毒蛛一只是药蛛。

        毒蛛叫巢晨,药蛛叫巢星。

        毒蛛的毒药蛛可以解。

        因为刚破卵,两只蜘蛛的破坏力还不是很大,但即使这样,沾上毒蛛吐的口水也会让一个凡人四肢麻痹一会儿。

        于是,山洞里就上演了这样的一幕。

        巢晨朝系统的左腿吐了口口水,系统左腿麻了。

        巢星朝系统麻着的左腿吐了口口水,系统的左腿又不麻了。

        两只小蜘蛛倒是玩的开心,系统却被它们折腾的苦不堪言。

        就在系统气的跳脚的时候,大黑龙回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昏了头,一向对大boss怕的不行的系统居然朝它啪嗒啪嗒地跑了过去,猛地抱住了它粗壮的龙腿。

        “爹爹!”


  (https://www.biqudu.com/62747_62747495/9219511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