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失忆恶龙以为我俩真有一腿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云柠抬头看了对面的沉岐一眼,目光有些复杂。

        她想起来了。

        原书里沉岐确实没有正式出场过,但是他的师兄,柯晨显,却是书里的一个重要角色,女主白晚晚鱼塘里众多鱼之一。

        柯晨显,药谷谷主沉流青的大徒弟,药谷里公认的大师兄。

        书里,沉流青在经历了丧子之痛后,无暇庶务,谷中几乎所有事务都交由柯晨显掌管。

        后来,沉流青和宋丹玉猝然离世,柯晨显成为了药谷新一任的谷主。

        而他和白晚晚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了交集。

        宫家和药谷交好,早些年季宁青生子时难产,是沉流青出手相救,才没有一尸两命。

        沉流青夫妇意外离世,宫家过来祭拜,在葬礼上,药谷新谷主柯晨显对女主白晚晚一见钟情,甚至在葬礼结束后不久提出了结为道侣的请求。

        虽然被白晚晚拒绝了,但柯晨显并没有死心,开始不断地给白晚晚送丹药。

        白晚晚结丹前送结金散,白晚晚元婴前送成婴丹,白晚晚受伤了送还春丹,白晚晚缺灵气了送还灵丹。

        可以说,在原书里,白晚晚丹药就没缺过,甚至拿柯晨显送的丹药卖了好几个人情。

        她鱼塘里好几条鱼就是在重伤时被白晚晚用高阶还春丹及时救治,之后对她彻底死心塌地的。

        想到这儿,云柠又看了沉岐一眼。

        原书里,柯晨显最开始管理谷中事务就是在沉岐死后。

        毕竟沉流青只有沉岐一个孩子,少谷主尚在,柯晨显天赋再好在谷中声望再高也只是谷中的大师兄,是怎么也越不过沉岐的。

        沉岐被她看的莫名:“怎么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

        云柠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窗外骤然一暗。

        云柠愣了一下,猛地看向窗外。

        天黑了。

        诡异的是,刚才窗外还一片大亮,天黑就像是一瞬间的事,仿佛突然之间,太阳直接消失了。

        所有的光亮消失,四周一片寂静无声。

        云柠和沉岐不约而同选择了静观其变。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终于有了动静。

        吱呀---

        是木门开合的声音。

        银白的月光洒落,无声的黑暗中终于多出了一抹光亮。

        云柠和沉岐对视一眼。

        云柠:“去看看?”

        沉岐点点头。

        他动身前,先拿出一张符纸扔到地上,示意云柠踩上去。

        “轻身符。”

        云柠听见他道:“可以浮空。”

        沉岐是因为听说这个村子有一只土灵在作怪才来这里的,来之前他也在附近的城镇打听过,从各种线索痕迹里推断出这里确实有一只土灵。

        根据这个村子开始出现怪事的时间推断,这只土灵刚生出灵智不久,沉岐可以应对。

        而且,听逃出村子的那几个村民说,只要进村子时避开村口的那个土坡,不让鞋底粘上那里的泥土,就可以安全离开村子。

        在村子里,也尽量不要让鞋底直接接触地面。

        于是沉岐来村子前专门买了一些轻身符。

        怪异的吱呀声中,一扇又一扇的木门开启。

        门后,走出一个又一个奇形怪状的“人”。

        他们有的只有一条胳膊,有的只有一条腿,还有的没有五官,甚至没有脑袋。

        [这些丑玩意儿肯定不是人。]

        云柠和系统吐槽:[女娲娘娘手艺才没这么差。]

        [就是当时随便甩的泥点子都比这群玩意强。]

        系统:[……]

        云柠口中的丑玩意儿们一个接一个地从木门后走出,齐齐朝着村后山的方向走去。

        云柠和沉岐对视一眼,悄悄跟了上去。

        月明星稀,弦月高照。

        村子后面是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河,圆润的鹅卵石铺陈在河底,石缝间飘荡着纤细的水草。

        已经看不出人形的“村民”们如同活尸一般朝着那条小河走去。

        一股莫名的寒意升起,河岸两侧的绿草上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

        越靠近河岸,这股寒意愈盛。

        云柠忍不住拢了拢袖子。

        太冷了。

        她现在没有灵根,和凡人无异,根本受不住这样低的温度。

        边上的沉岐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下,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件薄绿色的道袍,递给了她。

        云柠愣了下。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道袍,用口型说了句谢谢。

        沉岐轻轻点了点头。

        离河岸越近,月光越盛,温度越低。

        终于,“村民”们停在了岸边,然后一猛子扎进了河里。

        看到这一幕,沉岐脸色微变。

        即使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也说明了一件事。

        造成村子各种诡异古怪的,根本不是生了灵智的土灵!

        五行相生相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可这一切的前提是不能相差太大,比如土固然可以克水,但如果水的力量过于强大,那优势会瞬间消失。

        面前的小河虽然称不上江海,但是相对于那几十个“村民”来说,却很强大。

        如果这些奇形怪状的“村民”是因为土灵才出现的,那它们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自杀式投河。

        他被骗了!

        到了这个时候,沉岐怎么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搜集的信息有误。

        想到当初是从谁口中听到了这个消息,沉岐眸底一片晦涩。

        即使内心再惊怒,现在都不是算账的时候,只有活着离开才好事后算账!

        想到这儿,沉岐低声开口:“事情有变,先离开。”

        说着,沉岐袖子里飞出一个圆盘状的物件,迎风而长,眨眼间的功夫就变的非常大。

        沉岐将云柠拉了上去,往里面注入灵力。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隐藏行踪了。

        莫名的危机感从刚才起就一直浮在他心头。

        不尽快离开这里的话……

        会死!

        对面河岸上,“村民”们依旧在一个接一个地跳入河中。

        像是在完成一个献祭,冷白的月光下,只有一声声“噗通”声。

        那是落水的声音。

        灵力注入后,飞行灵器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

        然而,本应该带着沉岐和云柠迅速离开这个地方的飞行灵器只是轻轻晃了一下,就不动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噗通”的落水声消失了。

        四周一片死寂,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沉岐心中猛地一沉。

        更多的灵力不要钱似的注入底下的飞行灵器,但没有任何用,灵器只浮在半空中,轻轻地颤动着。

        那道莫名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沉岐似有所觉,连解释都来不及,直接拉着云柠跳下了圆盘。

        落地后,云柠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一切,就猛地被沉岐推开。

        身上披着的宽大道袍滑落,云柠打了个滚,发丝被青草间的白霜打湿。

        她撑着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在看清对面的一切后,瞳孔骤然一缩。

        身着薄绿色道袍的少年被无数深绿色的藤蔓束缚在空中,锥子般锋利的尖端狠狠地刺入他的身体。

        那些藤蔓就像是在进食,柔软的茎一下接着一下地膨大。

        像是察觉到了云柠的注视,一条更为粗壮的藤蔓从河底探出,朝着云柠飞来。

        云柠面色骤然一变,转身就跑。

        但她如今到底只是一个凡人,再快也快不到哪去。

        只一息不到,藤蔓就追了上来,缠上了她的脚腕。

        柔软的藤茎攀着云柠的脚腕一路往上,滑腻恶心的绿色卷须在她身上游走。

        系统在云柠袖子里无能尖叫。

        就在藤蔓即将触及云柠左手手腕上的纯黑色手绳的时,它突然定住。

        仿佛被什么无形之物威慑住了一般,滑腻冰凉的藤蔓刷地一下松开云柠的手腕,细长的卷须瞬间收回,然后逃也似的想要远离。

        但是没有成功。

        深绿色的藤蔓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片死寂中,云柠面前出现了一道玄色身影。

        看清他的样子后,云柠眸色猛地颤了颤。

        青年一席玄袍,身姿欣长挺拔,眉眼迤逦精致,肤色如玉瓷一般皙白,一双狭长的凤眼无情无绪,眸底一片荒芜。

        这是一双十分漂亮,也十分冷寂的眼睛

        边上,系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腿肚子抖得像抽筋。

        云柠微微恍神间,对方已经看了过来,冰冷的眸光直照而来,瞬间刺入她眼底。

        就是这么轻飘飘的一眼,云柠却像是被一条冰冷的鞭子在心尖抽了一下,有种浑身冰凉,仿佛被什么无可名状的恐怖存在注视着一般。

        她下意识想要往后退,却在一瞬间被控制住了心神,再也无法动作。

        云柠攥紧了手指,脸上勉强扯出一抹笑。

        她试探着喊了一声:“夫君?”

        云柠在赌。

        赌秦溯还没有恢复记忆。

        反正最后结果再差也就这样了。

        一道无形的力量轻轻挑起了云柠的下巴,迫的她对上青年冷寂的视线。

        云柠干巴巴地笑了笑,讷讷半晌,又喊了声“夫君”。

        闻言,青年微微靠近了云柠一些。

        他个子很高,站在云柠面比她高出了一头。

        狭长的丹凤眼低垂,金色的竖瞳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蓦的,青年脸上多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他漫不经心地抬了下手。

        冰蓝色的火焰骤然出现,瞬间将不远处的深绿色藤蔓烧成了灰烬。

        数不清的绿色光点出现在灰烬上方,然后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牵扯着一般,硬生生地被拽了过来。

        光点汇聚,最后化作一团浅绿色的光团,慢慢悠悠地飘在青年指尖。

        温暖明亮的光芒从光团中传出,云柠下意识咽了口口水,莫名觉得那团浅绿色的光团对她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她恋恋不舍地在光团上看了几眼,强行让自己移开眼。

        这可是大boss的东西,云柠可不敢觊觎。

        她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脚尖,目光一点都没往青年那边飘。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云柠似乎又听见青年轻轻笑了一声,再然后,干涸许久的丹田蓦的一烫。

        一股莫名的暖流以丹田为中心,瞬间涌入经脉。

        云柠愣了一下,骤然抬头。

        面容苍白眉眼清俊的青年早已不见踪影。

        这时,河对面突然传来一道惊讶的男声。

        “咦,你居然还活着?”

        ·


  (https://www.biqudu.com/62747_62747495/9194763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