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失忆恶龙以为我俩真有一腿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河对岸,裴清予满眼惊讶地看着不远处的云柠。

        他和宫沉素没有在那个山谷里找到魔龙的踪迹,俩人一致认为,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在山谷里的云柠肯定知道些什么,就打算再过来问问她。

        没想到的是,裴清予当时只是随便找了个附近的村子将云柠送了过去,等他们再回去找,那个村子居然不见了。

        宫沉素没有察觉到什么,但那个村子上方的障眼法却没有骗过裴清予。

        村子上空,浓郁诡异的黑气如暴雨前的乌云一般压低,将整个村子笼罩在其中。

        但还没等裴清予出手,那团乌云骤然就消散了。

        眼前是一片荒地,灰雾缭绕。

        一阵冷风吹过,吹散了灰雾,目之所及,是一个又一个的小土包。

        看着这一幕,裴清予和宫沉素皆是一默。

        “你将她……”

        宫沉素顿了顿,低声开口:“送到了这里?”

        裴清予:“……”

        裴清予默了默。

        做事向来不疾不徐的裴大公子身上难得出现了急切的情绪。

        他大步朝那片诡异的荒地走去。

        这时,弯若镰刀的弦月从云端探出头来,苍冷的月光洒落,落在荒地上的孤坟上。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源源不断的黑气从孤坟上方升起,连绵成片。

        这一切都昭示着这里很快就会发生一场恶变。

        裴清予不再耽搁,神识在这片荒地上搜寻了下,然后在河对岸找到了云柠。

        她居然还活着。

        裴清予心里悄悄松了口气的同时,更确信她身上有着什么秘密。

        如果真如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是个没有半分灵气的凡人,那在这个地方生还的几率为0。

        云柠看见他,冷笑了一声:“呵呵。”

        去他大爷的靠谱金大腿!

        正要开口冷嘲两句,骇人的异变突然发生。

        绵延不断的孤坟里爬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黑影,嘎吱嘎吱的声音接连不断。

        云柠:!

        云柠坐在飞行的灵舟上,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云影发呆。

        就在刚才,裴清予和宫沉素合力关上了鬼冢通往人间界的鬼门。

        万年前,鬼冢和人间界的屏障被打破,厉鬼寻仇,恶鬼肆虐。

        虽然后面这道缺口被填补上了,但是鬼冢通往人间界的鬼门会时不时开启一次。

        开启时间随机,地点随机,全凭缘分。

        而云柠就恰好赶上了这一次。

        到现在云柠还记得刚才那一幕。

        滔天的诡异黑雾中,鬼影重重,河畔深处,一道消瘦的身影背对着她,若隐若现,鬼气森森。

        这时,旁边递过来一个茶盏:“喝一口吧。”

        云柠回过神,接过茶盏喝了一口。

        温热的茶水下肚,云柠身上也暖了起来。

        她缓缓吐出一口气,看向对面的青年:“我那个朋友……”

        裴清予笑了笑,温声道:“他身上的伤有些重,估计明早才能醒。”

        云柠看了裴清予一眼,幽幽开口:“原本,躺在那里的应该是我。”

        “他救了我。”

        裴清予脸上的笑僵了僵:“我这儿还有一颗高阶的还春丹,一会儿我给他用上。”

        云柠心满意足地闭上了嘴。

        裴清予离开后,云柠放下手中的茶盏,打算清点一下自己的东西。

        之前在苍渊的时候,那里什么都没有,再加上有龙养,云柠没有用灵石的需要。

        但现在不同以往,云柠要自己养自己了,灵石这种硬通货自然是需要的。

        这一清点就清点出了问题。

        她,居然是条穷狗?

        开局除了一条废龙和两只蛛崽子,她一无所有。

        怎会如此啊!

        凭什么都穿越了她还要当穷狗!

        原身之前倒是有一个储物玉佩,她全部积蓄,灵石灵草丹药灵器全都存在了里面,结果进了一次地牢,玉佩就不见了。

        刚穿过去那会儿云柠偶尔想起这件事,虽然觉得可惜但也没有过于在意,钱财乃身外之物,丢了就丢了吧,要那么多灵石也没用。

        但现在她出离地愤怒了。

        凭什么?

        天问宗怎么能这样呢?

        那可是我……那可是原身全部的积蓄!

        云柠气的浑身发抖,手脚冰冷……

        等等!

        好像不是心理上的冷,而是屋里的温度确实降了下来。

        云柠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在脑海里问道:[系、系统,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冷?]

        袖子里,系统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云柠的问题。

        它紧紧抱住了云柠的胳膊,尾巴尖抖的啪啪响。

        就在这时,一道飘渺的声音响起,若有若无,若远若近。

        远的像是从云间传来,近的像是就站在云柠身后,贴着她的背,她的耳朵。

        “你在和谁说话?”

        云柠:“!”

        系统:“!”

        啊啊啊啊啊!

        云柠扭头就往门口跑。

        然后,很没出息地被门口的凳子绊倒。

        云柠嘶嘶了两声,捂着膝盖直抽冷气。

        这柔弱笨拙的身子彻底是给她整无语了。

        想当初,就是面对着一头大狮子,云柠也能横挪竖移,灵活闪躲。

        如今,就是一条凳子腿都能欺负到她头上了!

        可恶,回头就给它腿卸了!

        危机当头,云柠也顾不得不好意思了,扯着嗓子喊道:“救命!”

        “屋里有脏东西!”

        可惜不管云柠喊的多大声,多用力,身后的屋门依旧静静地合着,没有一个人过来。

        “脏东西?”

        那道声音又出现了,就在云柠面前。

        “是什么?”

        卧槽!

        云柠在脑海里一边狂呼退退退,一边疯狂call系统:[系统系统,你帮我看看是什么在说话。]

        系统远比云柠想的要怂:[凭什么让我看?你怎么不看?要看你看!]

        云柠:[卧槽你……]

        云柠以宿主的身份指责它:[这就是你对待宿主的态度?投诉键呢?投诉键在哪儿?我要投诉!]

        就在一人一统互相推诿时,云柠红肿着的膝盖上一凉。

        冰冷陌生的气息近在咫尺,那个声音好奇地问:“你在和谁说话?”

        云柠低着头,纠结要不要回答它。

        她小时候可是听村里老人说过的,某些时候,不要随便回答别人的问题。

        谁知道那个“人”是个什么东西。

        于是云柠没有吭声,只抱着自己的膝盖,深深地低着头。

        余光中,华丽的衣袍垂地,殷色衣摆如血一般红。

        很眼熟的颜色。

        不久前,云柠还在那片坟冢时,就在那片黑雾深处,看到了穿着同样艳丽衣袍的消瘦身影。

        她想,裴清予果然不靠谱。

        都几千岁的人了,乘的飞舟上还随随便便能混上来脏东西。

        他还能指望什么?

        five,老five。

        云柠在心里骂骂咧咧。

        那道声音见云柠不说话,自己也不说话了。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只有浅浅的呼吸声。

        云柠一个人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云柠惊喜地看过去。

        玄衣青年站在门后,墨色的眼睛里映着一抹不解:“你在做什么?为什么坐在地……”

        剩下的话被一阵呜咽打断。

        云柠站起来,哭唧唧地朝宫沉素跑过去,用力抱住了他的胳膊:“呜呜呜,我就知道宫崽你是最靠谱的,比那群男二男三男四靠谱多了呜呜呜,我当时看小说的时候就老喜欢你了嘤嘤嘤。”

        宫沉素:“?”


  (https://www.biqudu.com/62747_62747495/9194762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