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失忆恶龙以为我俩真有一腿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云柠端着茶盏的手一顿:“什么意思?”

        系统:“就……宫家可能会让白晚晚上族谱。”

        云柠假笑:“上就上呗,  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我又不会因为她是宫家嫡女就不报仇了,夺灵根之仇不共戴天,该重拳出击还是要重拳出击。”

        系统震惊:“可、可你不是挺喜欢宫沉素的吗?”

        云柠挑了挑眉:“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笑死,  我是那种会迁怒的人吗?”

        她冷笑一声:“除了宫崽,其他宫家人最好别来招惹我,否则来一个摁死一个。”

        系统:“……”

        有那味儿了有那味儿了,  有龙傲天那味儿了。

        不过……

        系统不解:“可你不是说你不会迁怒的吗?”

        云柠吹了吹杯盏里漂浮着的茶叶,  理直气壮道:“对啊,  所以我才说他们最好不要来招惹我啊。”

        “不过,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云柠又道:“能看上白晚晚,宫家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可怜我宫崽了。”

        系统:“……”

        脑残粉真可怕。

        “不过为什么啊。”

        云柠有些不解:“你说宫家那些人虽然坏但肯定不蠢吧,天问宗那边登记的有白晚晚的灵根,这不一查就十分清楚的事情吗?就这宫家也硬要认白晚晚回去?”

        云柠:“哼,我要暂时对宫崽脱粉一晚上,说好的靠谱呢?这点事都整不明白。”

        系统:“……”

        脱粉回踩的脑残粉也好可怕。

        系统:“嗯……或许我知道是因为什么。”

        云柠朝它看过来。

        系统:“因为白晚晚是金天灵根。”

        它道:“不知道你发现没有,  宫家的直系血脉,  都是金灵根。”

        “虽然同胞姊妹兄弟之间灵根相同的概率会很大,但所有的直系血脉都是同一灵根的概率几乎为零。”

        “可就是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却在宫家发生了。”

        云柠来了兴趣:“所以?”

        系统没有卖关子:“宫家有一件圣神器,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那应该是异化的天金本源。”

        云柠:“应该?”

        她问:“你也不确定吗?”

        云柠有些不解:“可你们系统不是应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吗?”

        系统有些尴尬地“呃”了一声,它低头踢了踢脚边的杯子,  支支吾吾:“那个,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都没来得及跟你说。”

        云柠:“?”

        系统:“嗯……就是那个……咳咳……”

        它眼神躲闪:“我断网了。”

        云柠:“???”

        反正都说出来了,系统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就是这样。”

        云柠若有所思:“怪不得。”

        系统:“怪不得什么?”

        云柠瞥了它一眼:“怪不得和那些小说中的系统比起来,你简直废到没朋友。”

        系统:“……”

        它怒了:“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啊,  之前那张疾风符还是我拿自己的小金库给你兑的呢,还钱……不是,还积分!”

        云柠一副老赖的模样:“你现在断网了,是不是连惩罚机制都没了?那我不还的话你是不是也拿我没办法啊。”

        系统:“谁说的?”

        云柠愣了一下,微微坐直了一些:“不是吧,你都断网了……”

        系统打断她:“我可以在道义上谴责你,你不还我积分,我就天天在你脑海里闹,在你枕头边“静坐”!”

        云柠:“……”

        她转移话题:“所以,宫家之所以愿意认回白晚晚,是因为她是金天灵根?”

        系统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它点了点头:“据我所知,那件圣神器是万年前的神界之主---天之神女赐予宫家的。”

        “具体原因我不太清楚,但好像是因为一个约定。”

        “后来,神界塌毁,神女陨落,那件圣神器就成了无主之物。”

        “这万年来,宫家不是没有打过圣神器的主意,但从未有人能让圣神器认主。”

        “据说,宫家直系血脉之所以都是金灵根,是受了圣神器的影响,金灵根越纯粹,越有可能让那件圣神器亲近,金天灵根甚至有很大概率能让那件圣神器认主。”

        系统啧了一声:“可惜烂泥扶不上墙,就算有圣神器带飞,这万年里宫家也只出了几个金天灵根的天才,一把手都能数得过来。”

        云柠:“所以,宫家都不调查清楚就急吼吼地要把白晚晚认回去,是觉得她有很大可能被那件圣灵器认主吗?”

        系统点点头:“没错。”

        它嗤笑道:“再有十年就满万年之期了,如果万年期满,宫家还是没能让那件圣神器认主,那圣神器就会追随那位早已陨落的神界之主而去,归于虚无。”

        “现在宫家只有宫沉素是金天灵根,哦,未来可能还会再加上一个白晚晚,多一个金天灵根就多一个机会,你说宫家能不急吗?”

        系统看向云柠,嘴贱地问了一句:“怎么样?心里是何感想?白晚晚的金天灵根在之前可是你的,怄不怄?”

        “她这可是活脱脱地踩着你上去。”

        云柠假笑:“我怎么想的就不劳宁操心了,有这功夫不如想想怎么连上网,单机的你可怜的就像个孤儿。”

        系统:“……”

        “而且,”

        云柠想到原书中的剧情,冷笑一声:“多一个白晚晚又如何,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原书中描写宫家的笔墨不多,只说了白晚晚是宫家流失在外的嫡女,后来被认了回去。

        在剧情最开始的时候,宫家出场的次数还多些,每当有一些仗着自己家世为非作歹的小反派说出那几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爹是谁吗?”“你知道我家是干什么的吗?”的经典的台词时,女主身边的一二三四号舔狗就会跳出来大声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宫家嫡女,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然后小炮灰就会瞬间脸色灰白,眼神惊恐。

        不过后来,宫家出场的次数就少了,甚至后来连提的人都没有了。

        虽然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云柠可以确定的是,直到大结局,作为原书女主的白晚晚身边都没有出现过圣神器。

        想来万年期满后,那件圣神器到底没有认主,大抵是归于虚无了

        呵。

        云柠唇边溢出一抹冷笑。

        看来女主的金手指也不是无所不能。

        但白晚晚踩着自己拿自己当垫脚石占尽好处的事情到底恶心到了云柠。

        心里正各种不爽时,余光突然注意到在窗户边上忙碌的黑色小身影。

        窗户那边都是云柠刚刚用灵力催生出来的花朵,手指粗细的黑色小蛇蹲在花丛中,张嘴咬下其中最大、颜色最鲜艳、花瓣最漂亮的几朵花,用草藤艰难的将那几朵花串了起来,圈成一个五颜六色的小花环。

        它叼着那个小花环,顺着窗沿滑了下来,一路摇着尾巴游到了云柠身边,然后将花环轻轻放在了她的手背上。

        云柠:!

        心都要化了!

        她决定了,虽然未来大boss会无恶不作毁天灭地,但仅限此刻,她毅然决然地披上了妈粉的皮。

        不妈不是人!

        深夜,夜色如水。

        皎洁的月光顺着窗沿倾泻而入,洒下一片银色的光辉。

        床榻上,黑色小蛇和青色小龙一左一右,各占据了云柠枕头的一角。

        细看,小青龙的怀里还依偎着两只铜币大小的小蜘蛛。

        云柠睡得半梦半醒时,脑海里突然响起一道无机质的机械音。

        【检测到苍灵珠解锁的契机。】

        【是否解锁?】

        云柠正睡得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选了是还是选了否。

        总之弹窗很快就消失了,云柠也再次沉入梦乡之中。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作出选择的那一刻起,惊人的异变在房间里发生。

        浅蓝色的光点从云柠身上飞出,很快就飘满了整个房间。

        那些光点一点一点地汇聚在一起,然后尽数没入小黑蛇的额心。

        床榻上,小黑蛇似乎有些不舒服,挣扎着动了动,细长的尾巴不安地在枕头上扫来扫去,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渐渐的,它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口中也无意识地发出几声低沉的嘶吼,甩动的尾巴有好几次差点打到云柠的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黑蛇挣扎的动作渐渐小了,尾巴也慢慢停了下来。

        温暖的蓝光覆盖住了它整个蛇身,再然后,光芒暗淡下来,柔软黑发的黑发滑落,之后,越来越长,最后,雅青色墨发铺满半个床榻。

        只瞬息间,原来位置上的小黑蛇已经消失不见,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少年出现在床榻上。

        他沉沉地睡着,精致妖冶的眉眼间盈着稚嫩与青涩。

        床榻上突然多了一个人,云柠仍睡的无知无觉。

        睡梦中,她翻了个身,在碰到身侧人胳膊时,下意识抱了上去,脑袋胡乱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搁了上去,大腿往上面一搭,睡姿十分豪迈。

        房间里花香甜淡,银色月光自窗棂洒落。

        床榻上,玄衣金纱的华贵少年和蓝衣少女相拥而眠,姿态亲昵信任。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自窗棂洒落,细小的浮沉在光影间跳跃时,云柠搂着身侧人的脖子,十分不淑女的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昨晚她好像梦到了大白,那只从高中到大学毕业一直和她睡一张床的玩具大白熊。

        还别说,昨晚那个梦怪真的,到现在她还有抱着大白的感觉。

        云柠躺在床上,思绪放空,回味着昨晚抱着大白睡觉时的舒爽。

        回味着回味着,她突然察觉到一点不对劲。

        按理说,她的大白是由棉花做成的,应该软软的,暖暖的,但昨晚的时候,那个大白却凉凉的,梆硬梆硬的。

        而且,这都多久了,为什么她还觉得自己怀里有东西?

        云柠僵着脸,低头朝自己怀里看去,然后……

        啊啊啊啊啊!


  (https://www.biqudu.com/62747_62747495/9170932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