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失忆恶龙以为我俩真有一腿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25章 第 25 章


美好的清晨,  在明媚的阳光中,云柠尖叫着将怀里搂着的少年推到了地上。

        秦溯睡的好好的,冷不丁被人推到了地上,整个人还有些搞不清状况。

        他半梦半醒地睁开眼,  在看清对面云柠的脸时愣了一下,  睡意瞬间消散了大半。

        他目光不动声色地下移,  盯着床脚,面上一片镇定。

        但无人知晓,  秦溯黑发覆盖下的耳尖早已红的滴血。

        他神色实在太淡定了,  淡定的云柠有些拿不准他到底有没有恢复记忆。

        没恢复记忆的话还好说,  恢复记忆的话,今早这个房间将无人生还。

        萌宠片突然变惊悚片。

        “阿溯?”

        最终,  云柠还是决定试探一下。

        一片寂静中,秦溯顶着一张精致的厌世脸,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嗯。”

        应了应了。

        云柠松了一口气,  脸色是肉眼可见得轻松。

        她从床上下来,  朝秦溯伸出手:“对不起啊。”

        她有些不好意思:“太突然了,  我没想到,  反应大了些。”

        她身上穿着的衣服很宽松,俯身的时候衣领下落,  露出里面一片精致白皙的锁骨。

        秦溯有些不自在地偏了偏眼,没搭她的手,  而是自己站了起来。

        “没事。”

        别扭少年瓮声瓮气道。

        云柠若无其事地收回手,  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内心却疯狂尖叫。

        [救命,昨晚我还是大boss妈粉呢,  只过了一晚上我这妈粉就变质了。]

        系统早就被早上的动静吵醒了,此刻正搂着两只蛛崽子拘谨地坐在床头。

        它听见云柠这样说,面上虽仍一片矜持,但在云柠脑海里却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甚至笑出了猪叫。

        云柠:[……]

        房间里没人开口,一时安静了下来。

        别看云柠之前在大boss面前甜言蜜语鬼话连篇,但她到底没有太多经验,尤其没有和这个年龄的弟弟相处的经验,暂时不知道该怎么搭话。

        秦溯似乎和云柠一样的想法,两人默契地各自坐在房间一角,谁也没给谁眼神。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吧,秦溯突然站了起来:“我出去一下。”

        云柠微微愣了一下,但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好的。”

        云柠打开手玉:“我转你点灵石吧,想买什么可以买。”

        “不用。”

        秦溯硬邦邦地拒绝了。

        等他离开后,云柠莫名地有些怅然。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孩子大了翅膀硬了离她而去的孤巢老人,因为适应不了这种落差而郁郁寡欢,活成了自己讨厌的固执模样。

        明明昨晚她才刚无痛当妈,只一晚上自家乖宝就脱去了奶气,变成了硬邦邦的别扭少年,估计还正处于心思敏感自尊心强的叛逆青春期。

        淦!

        而正在大街上乱逛的秦溯也有些迷茫。

        过去的记忆如同雾里探花,早已雾蒙蒙的寻不着踪影。

        他只记得自己似乎在苍渊里呆了很多年,直到云柠的到来,那片灰暗的记忆终于染上了不一样的色彩。

        过去的记忆不可追寻,现存的记忆只此一人。

        秦溯记得云柠说过的每一句话,记得她说自己是因为救她才被困在苍渊中的,记得她说他们是道侣,记得她说他们有一个孩子。

        笑、笑死,她是那头龙的道侣,关自己什么事,幼年期的那条笨蛇认,现在的他可不认!

        掩在黑发间的耳尖红透,秦溯顶着一双快要烫掉的小耳朵,别别扭扭地想:我才不会当那头龙的替身呢。

        真要做道侣,那也得重头来过,重新谈一次,和现在的他,而不是一直记着那头龙。

        路过一个小胡同时,秦溯突然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争吵。

        人类的本质是凑热闹机,就连处于叛逆青春期的龙也不例外。

        胡同深处,有两个人正在说话。

        一男一女。

        准确点来说,是男的一直在嚷嚷,女的一直在哭。

        “都跟你说了,我和她真的没什么,只是觉得她一个寡妇可怜,偶尔看见了帮衬一下,我们之间清白的很。”

        “这件事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能不能不要总无理取闹,之前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喜欢我的人那么多,我因为你,都拒绝了她们,难道这还证明不了我的对你的真心吗?”

        说完这句话,男人的声音缓和了一些:“珍儿,我不想和你吵,但我是真的不喜欢我爱的人不信任我,我很爱你,非常爱你,但你整天怀疑来怀疑去,你这样做会让我感受不到你对我的爱,更感受不到你对我的信任,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想辜负你,但你老这样怀疑我,我也会累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对面那个男人说的话,秦溯的拳头不受控制地硬了。

        如果云柠在的话,她一定会觉得这个男人说的话很耳熟。

        这不就是渣男的经典pua语录吗?

        先说自己魅力多么多么好,然后又打着爱女生的名义,指责女生对自己不信任。

        那边的对话还在继续:“珍儿,你平时不出门,你都不知道现在找个工多不容易,我忙了一天很累的,你能不能让我喘口气,别总是和我吵?”

        男人:“你也不想想,你现在吃的用的花的,都是我的钱,没我在外面赚钱,你能过上现在的日子?”

        一直在不远处墙角下听着的秦溯:“……”

        突然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男人继续道:“所以珍儿,你能不能懂点事,别整天疑神疑鬼的,我养你压力已经很大了,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儿心?”

        “可是,”

        一直哭哭啼啼的女人突然抬起头,泣声道:“当初我在主家干的好好的,是你非让我回来的啊,你说你能养我,在别人那低下四的做什么。”

        男人听她这么说,有些不耐烦道:“是我说的怎么了?我说的不对?你整天伺候一个老男人,还不如回来伺候我,我又没少你吃喝,你身上穿的,戴的,不都是花我的钱买的。”

        墙角的秦溯看了眼自己手腕上戴着的手玉:“……”

        膝盖好像又中了一箭。

        “行了。”

        男人烦躁的挥了挥手:“你回去吧,老实在家呆着,回去把我那几件衣服洗洗,别整天闲的没事找我麻烦。”

        “你不能走!”

        女人扑上去,眼睛红肿着:“你是不是又要去找那个寡妇了?还是四胡同里的那个小娘养的?我不准你走,不准你走!”

        “行了!”

        “你烦不烦!”

        男人被她拉扯的烦的不行,猛地挥手,想要将她推开,但手还没挥出去就被人抓住了。

        明显矮男人一头的华衣少年个子矮但气势不矮。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五大粗的中年男人,冷冷开口:“打女人算什么男人?”

        男人:“你谁啊?”

        他挣了挣手,没挣开,就嘴上不干不净的骂了几句:“老子劝你别多管闲事,否则老子……哎呦哎呦,小壮士饶命,饶命啊。”

        男人感觉自己被他抓着右手疼的都快要废了,连忙哀嚎着求饶。

        秦溯拧眉:“小壮士?小?”

        叛逆青春期的小男生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小,谁说都不行,谁来都不好使!

        男人:“哎呦哎呦,疼疼疼,不是小不是小,壮士饶命,壮士饶命啊。”

        秦溯没理他,而是看向边上的布衣女人:“你要饶了他吗?”

        他瘫着一张厌世脸,语气却十分认真:“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废他一只手,不行的话,废两只也行,这样以后他就不能用手打你了。”

        闻言,男人脸都变了,着急忙慌地看向女人,呵斥道:“你愣着干什么,说话啊你,难道你还真想让他废了我的手不成?”

        女人一听,连忙摇头:“不行的不行的,你不能废他的手,他的手废了就没办法做工挣钱了,我们都会饿死的。”

        秦溯有些不解:“可是,你也可以出去做工啊,这样一来,就是你挣钱养他,他就不能再骂你了。”

        女人却一直摇着头:“不行的,我不行,我挣不了那么多,不会有人愿意要我的,我根本养不活我们俩,我甚至连我自己都养不起。”

        男人见状,连忙对秦溯道:“壮士,壮士你听见了,这个娘们她自己说的,我的手不能废啊壮士。”

        秦溯拧眉,又问了女人一遍:“你真不用我帮你废了他的手?”

        女人只哭哭啼啼地在边上掉眼泪,嘴里一直喃喃着说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也不会有人愿意要她。

        秦溯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直接甩开男人的手,大步离开了。

        出了胡同,原本随意在街上逛着的秦溯心里突然多了一个念头。

        他要挣钱。

        作为一头处于叛逆青春期十分容易热血上头的少龙,十分有存在感的自尊心要求他不能再靠云柠养。

        是龙就要自己养自己,同时养道侣。

        花女人的钱那叫什么?

        那叫小白脸!

        是龙就不能做小白脸!

        于是,一腔热血的秦溯踏上了找工挣钱的路,并顺利地四处碰壁。

        一路走来都快被拒绝麻了的秦溯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家店前。

        和前面那些店不一样,这家店的老板并没有连问都没问就直接拒绝了秦溯,而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翘着兰花指甩给了他一张表。

        虽然那张表上的问题很奇怪,但被拒绝了一路的秦溯难得遇到一家没直接拒绝他的老板,于是就老老实实地将那张表填了。

        等他填完,老板看了眼“种族”那一栏,见他填的蛇族,点了点头,翘着兰花指将他领到了四楼。

        “进去吧,以后你就在这里了。”

        秦溯应了一声,毫无防备地推开面前的木门走了进去。

        然后,面红耳赤地退了出来。


  (https://www.biqudu.com/62747_62747495/9168042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