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 > 第886章 折落英,你该死

第886章 折落英,你该死

  折大公子走进小妹养病的屋中时,折九小姐正处于精神不错的时候,一天中的,这种时候不多,所以折九小姐很珍惜,嘴里一边骂着莫良缘,一边大喊着她要回河西,她要回家的话。

  周净跟冲跟过来的侍卫们挥一下手,让侍卫们都退出这一进的院子。

  一个侍卫指一指跪在门前的绿袖四人,小声道:“那这四个呢?”

  周净看一眼自己的身旁,道:“就让她们跪这儿吧,看大公子要怎么处置她们。”反正这四位,他们辽东大将军府是不要,折大公子要把这四位带回河西去,周净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屋子里,折大公子在折九小姐床前站了一会儿,折九小姐根本也没有察觉到有人到了她的床前,嘴里叫骂声不停。折大公子打量身在的这间屋子,屋子里该有的家具摆件一样不少,方桌上还放着一个花**,里着插着花,细看之下这花不是真花,而是绢花。

  “莫良缘!”折九小姐大喊:“我爹和大哥不会放过你!”

  折大公子看完了花,扭头看着小妹道:“我为什么不会放过她?”

  乍听到自己的床前有人说话,折九小姐吓了一跳,但她这会儿已经无法起身,所以没办法从床上跳起身来。

  “说话啊,”折大公子道。

  折九小姐扭头看,等看清站在床前的人是她大哥后,折九小姐愣怔之后,喊一声大哥,便放声大哭了起来,伸手要拉折大公子的手。

  折大公子也没避开,任由折九小姐拽着自己的右手,道:“你变成这样是莫良缘害的?”

  折九小姐道:“是她,大哥就是她害得我!”

  “哦,”折大公子笑了一下。

  折九小姐警觉起来,道:“你先见过莫良缘了?那女人跟你说了什么?她说我坏话了?”

  “她说她尽力了,只是她没能为你找着解药,”折大公子道。

  “她胡说八道!”折九小姐尖叫了起来。

  “你中的毒叫过身草,”折大公子看着头发已经完全脱落的小妹,说道:“这毒来自蛮夷的王庭,要拿解药,莫良缘得去王庭找蛮夷的汗王要去。”

  折九小姐仍在尖叫:“她在胡说八道!就是她下毒害得我,大哥你不要信她的话,这个女人要害死我,她要害死我!”

  “她没害你,”折大公子语气平淡地道:“退一步说,就是她害得你,又如何?”

  兄长的这个问题,把折九小姐问愣住了。

  “只准你要杀她一家三口,夺她未来的夫婿,”折大公子说:“就不许她要你的性命吗?这是什么道理?你跟我说说看。”

  “我,”折九小姐矢口就要否认,可随即她想到,她是想杀了莫良缘和莫望北父子,她是想要严冬尽,她大哥的话没有说错,折九小姐说不出话来了。

  “有坏心,做坏事,未必就遭天谴,”折大公子小声道:“可你没本事,那你死,这叫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折九小姐睁大眼睛看着兄长,这个大哥以前待她不见得有多亲,可也绝不冷落啊,今天这是怎么了?“你,你是我大哥啊!”折九小姐再次尖叫了起来,你是我大哥,你怎么能不站在我这一边?

  “你与蛮夷勾结,助纣为虐的时候,”折大公子说:“你怎么不想想我,想想折家?出了你这么一个叛国的女子,我们河西折家以后有有面目,面对这个天下?”

  “什,什么?”折九小姐呆道:“什么蛮夷?我什么时候跟蛮夷勾结了?又是,又是莫良缘,是不是?她诬我勾结蛮夷?”

  “那个自称玉夫人的人,叫莫良玉,”折大公子道:“这个名字你是不是熟悉?没错,她就是夺了你二哥魂的那个女人,与你相见时,她的身份是汗王的爱妾。”

  折九小姐彻底呆住了。

  “这些日子伺候你的那四个丫鬟,”折大公子又道:“她们是在关外,蛮夷处为奴的女子。”

  “不,这不可能,”折九小姐拼命地摇头,“你信莫良缘的话,你竟然不信我的话,你还是我哥吗?你还是我大哥吗?!”折九小姐冲自家兄长尖叫道:“莫良缘那个贱女人……”

  一记耳光打在折九小姐的脸上,折大公子冷道:“我很后悔,早知今日,当年在你出生之时,我就该杀了你。”

  “你打我,”折九小姐呆愣之后,便被折大公子激怒了,她大哥为了莫良缘那个贱女人打她?“莫良……”

  骂声没能再从折九小姐的嘴中叫喊出来,折大公子扼着她的喉咙,将她从床上提了起来,过身草的毒要与人接触一段时日后,才会染上,这也是折大公子愿意过来亲眼见一见,自己这个小妹的原因。

  折九小姐呼吸困难,但她想抬手掰开兄长的手,却也是不可能,她没病的时候都没有这个力气,那就更不用说她现在这种,中毒已深的时候了。

  “我将事情跟你说明白,是不想你死了也只是一个糊涂鬼,”折大公子就扼着折九小姐的喉咙道:“家里已经为你办过丧事,这是爹娘还在,所以你会享一些家中的祭祀,待爹娘千秋之后,我当了家,我会下令撤去你的牌位,将你从族中除名。”

  折九小姐挣扎着摇头,折烽不能这么对她!

  “我折家没有叛国的女子,”折大公子道:“你的尸体我不会带回河西去,你的后事会由鸣啸关这里的义庄打理,折落英,你若是还要些脸面,到了黄泉,就只当自己是个孤魂野鬼,你不要扰我折家先祖们的安宁。我折家的列家列宗,虽也追逐荣华富贵,做过错事,但我折家于大义无愧。”

  折大公子这辈子,还没有与折九小姐说过这么多的话,呼吸的困难,兄长的话,让折九小姐意识到,自家大哥不是在吓唬她,也不是仅仅只是想教训教训她,她大哥是真的想杀她。

  “我,我不,不知道,”拼尽了全力,折九小姐出声为自己争辩道:“我,玉夫人,骗我。”

  “你不存害人之心,她又如何会骗到你的头上?”折大公子说话的语气听着仍是平常,“折落英,你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