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界帝国志 > 434,金池长老毙命

434,金池长老毙命

  自从离开鹰愁涧,陈玄奘一路上餐风露宿,两个月后来到了观音禅院,他终于可以歇歇脚了,所以脑袋一碰到枕头,立即便呼呼大睡。这一夜,外头乱成了一锅粥,先是搬柴火的声音,后来是起火救火的声音,但都没能惊扰陈玄奘的好梦。

  “师父,天亮了,起来罢。”

  直到孙悟空来叫他,陈玄奘这才醒觉,翻身道:“徒弟啊,我这一晚睡得甚是香甜,很久没能休息这么好了。”

  孙悟空呵呵一笑,说道:“师父毕竟是肉身凡胎,所以受不得太多辛苦。”

  陈玄奘穿了衣服,开门出来,忽抬头只见些倒壁红墙,不见了楼台殿宇,大惊道:“呀!怎么这殿宇都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

  孙悟空说道:“你还做梦哩!昨天晚上走了火的。”

  “我怎么不知?”

  “是俺老孙护了禅堂,见师父浓睡,不曾惊动。”

  陈玄奘埋怨道:“你既然有本事护了禅堂,如何就不救别房之火?”

  孙悟空笑道:“师父啊,你说的一点没错,珍奇玩好之物,不可使见贪婪奸伪之人。这老院主爱上了我们的袈裟,就算计要烧杀我们。若不是老孙知觉,早就被他们烧成灰了。”

  “袈裟呢?不会也烧坏了吧?”陈玄奘着急地问道。

  孙悟空一脸不在乎地说道:“没事!没事!烧不坏!那放袈裟的方丈无火。”

  锦斓袈裟那是佛家至宝,如今孙悟空虽然成竹在胸的样子,可是陈玄奘却始终是提心吊胆,一时不见到袈裟,他心里就一时难安,说道:“我告诉你,如果锦斓袈裟但凡有一点伤损,我就把那话儿念动念动,你就是死了!”

  听了这话,孙悟空愣了,他没想到,锦斓袈裟在师父心中的份量竟然这么重,为了袈裟,他就要念咒咒自己!他的心里凉透了,忙说道:“别念,别念,我马上把袈裟找来给你。”

  陈玄奘这才牵着马,孙悟空挑了担,出了禅堂,径往后方丈去。

  此时,和尚们正在埋怨出主意的广谋,一个说:“都怪你,是你出主意让我们放火的。”

  一个说:“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广谋辩解道:“我说过吗?不是我说的。”

  广智说道:“我们所有人都听见了,你现在怎么又要抵赖?师祖夸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不是你的主意?”

  此时的广谋和尚真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听广智又说道:“早知道,一刀杀了岂不是方便痛快?”

  话音刚落,只听身后有人喊道:“你们准备一刀杀了谁啊?”

  广智回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说道:“鬼,鬼,冤魂索命来了!”

  孙悟空喝道:“甚么冤魂索命?快还我袈裟来!”

  众僧人一齐跪倒叩头道:“爷爷呀!冤有冤家,债有债主。要索命不干我们事,都是广谋与老和尚定计害你的,莫问我们讨命。”

  广谋和尚也跪下道:“爷爷啊,这不怪我啊,真的不是我出的主意啊。”

  孙悟空嘿嘿冷笑,说道:“爷爷不跟你们索命,赶紧把袈裟还给我。”

  众僧这才明白,这二人根本就没被烧死,于是一齐上前叩头道:“我等有眼无珠,不识真人下界!你的袈裟在后面方丈中老师祖处哩。”

  陈玄奘这才安心,行过了三五层败壁破墙,嗟叹不已,只见方丈果然无火,他站在门首,说道:“老院主,贫僧这厢有礼了。”

  可是,屋内阒寂无声。

  陈玄奘又稽首道:“老院主……”

  还没说完,孙悟空床上前来,一脚踹开了房门,说道:“跟这种歹人不需多说。”

  师徒二人并几个僧人走进屋,然后大伙惊呆了,金池长老已经死在一棵柱子旁边,脑门正中有个血窟窿,还在汩汩地冒着血呢。僧人们见状抢上前去施救,可是哪里救得活?好端端人间一寿翁就这样突然之间撒手人寰了。

  陈玄奘问道:“袈裟呢?”

  孙悟空也问:“袈裟呢?”

  众人在方丈室内寻找,可是根本不见袈裟的影踪。陈玄奘心焦万分,说道:“孙悟空,你不找出来,小心我要念那话儿了!”

  孙悟空也很着急,问众僧人:“肯定是你们偷了去,都出来!开具花名手本,等老孙逐一查点!”

  那上下房的院主,将本寺和尚、头陀、幸童、道人尽行开具手本二张,大小人等,共计二百三十名。孙悟空请师父高坐,他一一从头唱名搜检,都要解放衣襟,分明点过,更无袈裟。又将那各房头搬抢出去的箱笼物件,从头细细寻遍,依然不见踪影。

  眼见袈裟不翼而飞,陈玄奘恨极了,突然就念动起紧箍咒来,孙悟空猝不及防当跌倒在地,抱着头一个劲地打滚,喊着:“疼,疼,疼!师父,不要念了,不要念了。”

  众僧人看着虐猴的把戏,也都惊得呆了。

  一人说道:“这是什么邪法,为什么师父嘴唇一动,徒弟就满地打滚?”

  一人说道:“这猴子可能要撑不住了。”

  一人说道:“看来这袈裟果然金贵,竟比徒弟的性命还重要。”

  ……

  听着众僧人的议论,陈玄奘也有点不好意思,便停了不念,说道:“你必须把袈裟给我找回来。”

  孙悟空眼泪汪汪说道:“师父,这袈裟如果是被烧毁了,我到何处去找?”

  陈玄奘哼了一声,说道:“袈裟如果烧毁了,我就不停地念咒,直到将你的脑浆子勒出来为止。”

  孙悟空十分痛心地看着陈玄奘,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看上慈眉善目的大和尚,心肠怎么竟会如此歹毒?为了一件身外之物,徒弟的性命竟然都可以不要。

  广谋和尚说道:“爷爷啊,袈裟或许是被妖怪偷去了。”

  在广谋看来,孙悟空为了找到袈裟势必不择手段,万一袈裟真的被烧毁了,合寺上下只怕也难逃毒手。观音禅院附近能够与孙悟空赌斗的只有黑风怪了,这黑风怪本领通天,或许可以借黑风怪之手除掉孙悟空。

  “此处有什么妖怪?”孙悟空问道。

  广谋立即说道:“这里正东南有座黑风山,黑风洞内有一个黑大王,我这师祖常与他讲道,他便是个妖精。”

  孙悟空问道:“那山离此有多远近?”

  广谋说道:“只有二十里,那望见山头的就是。”

  孙悟空笑道:“师父放心,不须讲了,一定是那黑怪偷去无疑。”

  陈玄奘沉着脸,说道:“你还等什么?”

  孙悟空对众和尚道:“你们几个去埋那老鬼,再着几个伏侍我师父,看守我白马!”

  众僧忙连声说道:“是,是,是。”

  孙悟空说道:“你们不要随口答应,等我去了,就不照顾我师父。我告诉你们!看师父的,要怡颜悦色;养白马的,要水草调匀。假如有一毫儿差了,就照这个样棍,与你们看看!”他掣出棍子,照那火烧的砖墙扑的一下,把那墙打得粉碎,又震倒了有七八层墙。众僧见了,个个骨软身麻,跪着磕头,滴泪道:“爷爷宽心前去,我等竭力虔心,供奉老爷,决不敢一毫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