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第1426章 针锋相对

第1426章 针锋相对

  旁边的封云修却就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要知道当初奚云晓可是要杀了慕容雪的,而且慕容雪的脾气又是如此,心中肯定会不服气的。

  毕竟要面对的人,并非是旁人那样子的,而是完全属于他的敌人,若非不是当初他们联手的话,怕是今天就没有人能够逃走了。

  如今看来,反倒是要他处处都照顾自己的敌人,岂不是令人有些窝火了,特别是对于城主府的千金小姐而言,更加是个难忘的耻辱了。

  “奚云晓是我们对付老司徒的力量,他不能够有事情的。”封云修淡淡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来讲,那奚云晓的实力,同样都魂婴期修为,若是跟老司徒交手,势必能够帮得到他们的,何况奚云落已经落入老司徒的手里。

  对于此刻的奚云晓而言,完全是没有任何道理不理的,如此就能够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到时候自然就能够帮的道他们的,不免出手相救。

  此事慕容恒睿智过人,自然是会都明白的,不然那萧鸿飞恐怕,也不会身负使命,去山云宗帮助奚云晓的,险些就死在了那墨寒的手里。

  如果真的是奚云晓死掉了之后,到时候必然是会有很大的麻烦了,所以他们都是不能够坐视不理的,这点倒是与封云修所想的相同。

  不过那慕容雪却不能够接受了,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是要自己照顾对方的,本身他就是城主府的千金小姐,平时都是旁人照顾他才对。

  可是如今却要他来照顾别人,内心肯定是不能够接受的,但却是碍于他父亲的威严,最后还是选择了去照顾奚云晓,不过见对方是昏迷状态。

  加上方才又有人来捣乱的,因此他就没有守护下去的意思,起身就来到了这里,正好见到老司徒要离开的样子,如此就说上了几句话。

  那老司徒的名字,算是如雷贯耳了,他不是糊涂的人,自然是能够明白的,于是就缓缓的垂下了脑袋,但是此人已经离开了,自然就缓和了过来。

  “可……可是他还在昏迷了。”慕容雪满脸疑惑的表示。

  并非是说自己不去照顾对方,只是看着昏迷中的奚云晓,他也照顾不到任何事情,所以才会出来到了这里,何况毕竟是有曾经的隔膜。

  说起来对方就险些杀害了自己,那慕容雪即便是要大度的话,恐怕都不能够忘记了先前的情况,如此就能够明白眼前的问题了。

  如此说来那封云修倒是认同的样子,毕竟是昏迷中的人,哪里能够说照顾就能够照顾了,因此就没有怪罪的意思,而是表示理解的点头应是。

  不过那慕容恒却就不是这样的表情了,封云修能够表示认同,因为他不知道奚云晓的伤势,可是慕容恒是亲自观察过的,根本就没有严重的问题。

  若是有人在他的身边守护的话,相信不久的时间,便就能够塑像过来的,于是就将目光落在了那慕容雪的身上,因为只有此人方才能够照顾对方。

  不管怎么说来,奚云晓始终都是个女儿身,若是换做旁人额话,未必能够合适了,何况即便是他们的丫鬟,都不能够接近对方,就怕是有危险。

  再者就是那慕容雪的实力,不管怎么说来的话,他都能够躲避过去奚云晓的出手,毕竟那奚云晓已经是受伤的身体了,对付起来也比较容易。

  可是慕容雪这个时候如果有小姐脾气的话,怕是就会有了不必要的问题了,起码对方就能够看得出来问题,导致了今天的结果是什么样子。

  慕容雪听完了后,立即便就表示清楚自己的意思了,于是就缓缓的点头应是,然后就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那封云修的身上,迟迟都不肯离开。

  因为这次他出来的原因,还是多半都为了眼前的封云修了,毕竟此人才是他喜欢的人了,这样能够看得更加明白问题,这才是能够说明白情况的。

  不过那封云修可没有想道那么多的儿女私情,不管怎么说来的话,老司徒都是他们最为难对付的敌人,若是有问题的话,将来肯定会被打败的。

  反观是眼前的慕容恒就不同了,因为有了慕容恒的存在,才能够联合了他城主府的实力,到时候方才能够对付老司徒的,这样也是情理当中的。

  “去吧,不要让奚云晓做傻事。”封云修点头道。

  身为是堂堂山云宗的副宗主,顷刻间就失去了所有的东西,哪里能够承受的住打击,难免会有些麻烦的问题出现了,所以才会是这个样子。

  倒是这样看来的话,情况就不是那样的简单了,毕竟那萧战天,同样是死在他们自己手里的,对于奚云晓必然是会有打击的,这才能够权势结果。

  说着话,那慕容雪便就点头答应,之后离开了城主府的大殿,没有半点的犹豫样子了,倒是那慕容恒却无奈的叹息起来,面对眼前的遭遇实在束手无策了。

  曾经有山云宗及万剑宗并立,城主府本来就处于弱势,但是随着那老司徒的出现,可就是个很大的麻烦问题了,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应对。

  若是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到时候怕是就有很大的麻烦了,如此就能够看得明白问题,所以不免就无奈的叹息起来,顺便还是缓缓的点头应是。

  “此次老司徒出现,怕是来者不善,日后咱们可是要小心为主了。”慕容恒无奈的叹息道。

  从方才的交流中,便就能过感应的出来,对方内心绝对是要有造反的意思,起码野心勃勃的样子,就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所以他才如此无奈。

  倒是这样来讲的话,明着老司徒可能不会声张了,但却暗地里的问题,恐怕就不是那样简单的,如此就更加能够说明白情况,到时候怕会有问题。

  如此才算是那慕容恒最为担忧的问题,不然也不会成为今天的样子了,所以就缓缓的垂下了脑袋,不敢有半点能够大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