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1章 目标01

第1章 目标01


“不好意思,本店暂不接受未成年人来兼职呢。”

        快餐店的前台小姐抱歉的看着面前垂头丧气的褐发少年,大概是看到他脸上失落的神情有些于心不忍,她安慰道:“是和父母闹别扭了?这个年纪应该好好在学校读书哦,等你成年了再来找兼职也不迟。”

        听着前台小姐安慰的话语,沢田纲吉抬起头勉强朝她笑了笑。

        第六次了,这是沢田纲吉第六次找兼职工作失败。

        失魂落魄地离开这家快餐店,沢田纲吉提着买好的汉堡去了离这不远的一个小公园。

        现在正值中午,公园里没有什么人在,只有偶尔匆忙从这路过赶着去吃午饭的上班族。

        坐在长椅上,沢田纲吉食之无味的啃着汉堡,情绪越发焦躁起来,不仅仅是四处碰壁的找兼职过程,更多的是莫名其妙来到一个陌生世界的不安感。

        沢田纲吉是三天前来到东京的,当然并不是他熟知的东京,因为这里没有并盛町,没有沢田家,当然也没有自己熟知的那些伙伴。

        这是个对沢田纲吉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究其原因则是三天前他架不住蓝波的死缠烂打和吵闹攻击,被迫答应他去商店街买一款刚上市据说口味特别棒的糖果,而去的路上在街道转角处意外捡到了一部拓麻歌子,接着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状况。

        啃完汉堡,沢田纲吉从口袋掏出这个“罪魁祸首”——

        一部白色机体,带着橙色花纹的拓麻歌子。

        摩挲着手里塑料质感的玩具,沢田纲吉直到现在脑子还在发懵。这个玩具又名电子宠物,在他国小时期流行过一段时间,妈妈也给他买过,不过却因为被附近的小孩抢夺摔坏了,自己还为此偷偷难过了好几天。

        按下拓麻歌子上的按钮,屏幕亮起,然而出现的并不是什么电子宠物,而是一行令沢田纲吉痛苦面具的提示语——

        【是否支付赎金8000w结束目前的世界进程?】

        任意按下了一个按钮,紧接着屏幕又跳出了一行字——

        【您已接受此次交易,请尽快支付赎金。】

        【目前进度:12000/8000000】

        看着屏幕上一连串的数字,沢田纲吉恨不得现在自己的眼睛瞎掉算了,起码不用再看见这糟心的数字。

        常人看到这种玩具会冒出交赎金这种离谱的要求第一反应肯定是什么人的恶作剧,沢田纲吉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然而当他按下拓麻歌子上的按钮的那一刻却被一道强烈刺眼的光包裹,睁眼发现自己竟匪夷所思的来到东京时,才发觉这个恶作剧好像玩的有点大了。

        并盛町从地图和搜索引擎上消失,手机里的每个号码拨打过去都提示是空号,沢田纲吉又不死心的凭着记忆朝并盛町的所在的区域寻找,结果找到的却是一个叫米花町的地方。

        直到那时沢田纲吉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他过去所熟知的一切全部被抹消,而造成这种恐怖局面的竟然是一个小小的电子玩具。

        不,没有哪个电子玩具会让你交付赎金才能结束进程吧,而且一上来就是8000万!他上哪去弄这么多钱啊!

        沢田纲吉只觉得自己手里的拓麻歌子像是个电子钱包,原因无他,这玩意绑定了他身上的现金数目,自己可以查看所谓的赎金进度,刚刚屏幕上跳出的【12000/80000000】就是在提示进度。

        没错,沢田纲吉浑身上下只有一万两千日币,这三天一共花掉了三千,拓麻歌子也实时更新了数字,而且照目前来看这些金额马上就会清零,因为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任何收入来源。

        这也是沢田纲吉急于找兼职的原因,然而却都以自己还未成年为由被拒,这样下去别说偿还赎金,连如何继续生存下去都是个问题。身上仅剩的这些钱根本撑不了多久,沢田纲吉第一次因为钱不够而发愁,他已经连续吃了三天的汉堡,儿童套餐里的那种。

        “所以这个拓麻歌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沢田纲吉看着手里的玩具喃喃自语,外表来看它就是一个普通玩具,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气息,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玩具竟然可以直接把一个人带到另一个世界。

        沢田纲吉也不敢破坏这个拓麻歌子,一个不好可能自己就真的回不去了,他只能照着上面给的提示,去偿还所谓的赎金,寻找回家的可能性。

        当然还有一个让沢田纲吉感到焦虑的事情,就是捡到拓麻歌子的那天,恰好是他和其他守护者接到九代目的命令,准备动身前往意大利的前一天,然而就是在这种特殊的节点出了差错,或许其他人已经发现了自己失踪的情况,万一认为自己是想逃避去意大利才跑路的也不是不可能,他已经想象出reborn持着枪对准自己脑门的惨烈场景了。

        “果然待会还是继续去找兼职吧,“沢田纲吉平复了心情,将拓麻歌子塞回口袋,随即在长椅上躺下准备小憩一会。

        这几天一直疲于奔波根本没有多少时间休息,沢田纲吉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累过了,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累,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不安和恐慌。

        这个世界看似平和无异,没有他熟知的黑手党存在,但沢田纲吉总感觉这里的平和下暗藏着某种不可名状的异样,像是蛰伏在阴影处,下一秒就会露出獠牙把人撕碎的野兽。

        这也是沢田纲吉这几天一直保持高强度警惕的原因,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是在一直与不同的敌人打架中度过的,该有的危险嗅觉早已具备,只是他现在暂时没有发觉所谓的“敌人”存在,这里的每个人都与常人无异,除了是快节奏生活的东京外,一切似乎都和日常的并盛相差无异。

        总之,还是想办法在这里生存下去吧。

        现在焦虑也没有用,往好处想,只要发现了自己失踪的情况,reborn他们想出对策找过来也只是时间问题,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此之前努力活下去。

        “啊果然人还是不会一直倒霉下去的啊。”

        怔愣的看着墙壁上孤零零贴着的一张招募委托,这张纸贴着应该有一段时间了,皱皱巴巴的风一吹就会被刮跑,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上面的内容——

        【紧急招募送货员一名,需在指定时间内将货物送往指定地点。薪水日结面议,不限年龄性别,欢迎您的加入。】

        死死盯着上面【不限年龄性别】这句话,沢田纲吉长出了一口气,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短期兼职,但不限年龄的这个宽松条件对现在的沢田纲吉来说无疑是帮了大忙,起码他暂时不用再像之前那样毫无头绪的碰运气了。

        将那张招募委托小心翼翼地撕下,沢田纲吉照着上面标注的地址找到了委托的地点。

        打量着面前这间狭小阴暗的门面店,沢田纲吉对照了好几遍地址才确认自己没走错,刚刚还激动兴奋的情绪逐渐冷却下来,暗道这该不会是什么非法活动的委托招募,但上面只说了是简单的货物运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抱着忐忑的心情,沢田纲吉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抬步走进了这间门面店。

        里面的空间更加阴暗,沢田纲吉见没什么人在的样子,只得敲了敲虚掩的玻璃门。

        “请问有人在吗——”

        等了好一会沢田纲吉才听见里面传来的动静,不出一会走出一个挠着头发的高个男人。

        大概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男人脸上还带着不耐的倦容,脚上趿着的拖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沢田纲吉观察着缓步走来的男人,只见对方在自己面前站定,明显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不愉气息。

        “你、你好。”沢田纲吉硬着头皮打起招呼,“我是来应聘的,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听见“应聘”这个词,男人脸上刚想发作的愠怒表情突然顿住,他瞪大了困倦的眼睛打量着面前矮小的少年,语气不可思议道:“应聘?你?”

        察觉到男人语气里的不可置信,沢田纲吉立刻把手里攥着的委托招募递了上去,“我是看到这个才来的,正好最近在找兼职,所以想来试试。”

        男人接过那张委托,扫了一眼后随手放到身后的桌子上,抱起双臂继续打量起沢田纲吉。

        “这是我发布的没错,本来打算睡醒后把它撕掉来着。”

        听见对方这么说时沢田纲吉心里一慌,他立即问:“是招募已经结束了吗?”

        “哦,那倒没,纯粹是因为快到指定时间了,又没人来接这个活,所以想着干脆停止招募算了。”男人慢吞吞地回答,看到沢田纲吉陡然一亮的眼神后又继续道,“别这么看我,离结束时间还不到四个小时,就算你现在来应聘也来不及啦。”

        “我可以的!”见还有回转的余地,沢田纲吉不由急切起来,“既然您还没来得及把这张委托撕掉那就说明现在仍在时效范围内,如果交给我的话我有办法在结束时间前将货物准时送到。”

        说完沢田纲吉才反应过来又问了一句:“啊对了,姑且问一下您是要将货物送到什么地方?”

        “爱知县。”饶有兴趣的看着沢田纲吉急切的模样,男人耐心回答道,“对了,这个货物是不能乘坐新干线运输的哦,也就是说除了徒步以外你也只能开车去送,不过看你的样子根本没有驾驶资格证吧,小鬼?”

        “您上面不是说不限年龄性别吗?”听出男人的话外之音,沢田纲吉试图继续挣扎。

        “啊,那是我随便写的啦。”男人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再说我根本没想到真的会有未成年跑来应聘啊,你是从哪个国中逃学跑出来的吧?”

        “咳其实我已经成年了。”

        “哈?你骗鬼呐。”男人毫不客气的嘲笑,上上下下扫视着沢田纲吉看着就羸弱的身形,“才十四五岁吧小鬼,这个年纪就该给我好好回去读书啊。”

        不我真的有十七岁了啊!

        沢田纲吉抽着嘴角,明明离成年只有一岁之差,这个人怎么就会把他的年龄说小了好几岁。

        但近在眼前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他怎么能轻易放弃,沢田纲吉深呼了一口气,上前一步直视着男人郑重道:“这和年龄无关,重要的是方式,就算不乘坐新干线不开车我也有其他办法将货物准时送到,希望您可以相信我给我这个机会,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不愿继续废话想着把人赶走回去继续睡回笼觉,男人刚抬起一只手臂准备赶人,而当视线触及到沢田纲吉时他倏地愣了愣。

        那双明冽干净的眼睛里他竟罕见的看到了不容置疑的坚定和凌厉,连他周身的气场都变得和刚刚完全不一样,与他那张娃娃脸的小鬼模样简直大相径庭。

        有趣,看起来似乎不是一个普通的未成年。

        敷衍拒绝的话咽了回去,男人看向沢田纲吉的眼神变得兴味起来,脑中迅速构建出了一个方案,他摸着下巴状似为难道:“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也不是不可以?”

        !

        沢田纲吉的眼睛亮了起来,见对方的态度隐约有了松动的迹象,他忙不迭地继续道:“我一定会准时将货物送达的!”

        “等等等等我还没有同意啊。”男人打断了沢田纲吉,语气无奈,“虽然刚刚你的坚定打动了我,可是如果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闪失——”

        “您放心,我全权负责,不会出问题的。”沢田纲吉立刻保证。

        听见这句话男人不由笑了起来,他抬手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肩膀神情看着很是愉悦,“那就让你试试吧小鬼,跟我来。”

        沢田纲吉看着手里包裹严实的长条状货物陷入沉思。

        这是刚刚那个叫幸田隆的男人交给他的,据说是什么名贵的宝刀,要送往爱知县的一家疗养院作为镇院之宝使用。

        没明白疗养院怎么会和宝刀扯上关系,比起这个沢田纲吉更好奇包裹着这振宝刀的布条上贴着的好几张像是符纸一样的东西。

        符纸上画着一些他看不懂的符号,像是小孩子的随手涂鸦,但又隐隐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奇特的力量在保护着里面的宝刀。

        暂时抛开心里的好奇,沢田纲吉将宝刀固定用的绳子系在背上背好。幸田隆答应将货物按时送达后会给自己一笔可观的报酬,那是个令他难以拒绝的数字,不管如何这个委托他是绝对会顺利完成的。

        临行前幸田隆的语气和态度似乎笃定他完成不了这个委托,毕竟有特殊要求不能乘坐新干线去运输货物,而自己也的确不会开车,那么要在三个小时内到达爱知县就只有一个办法——

        这里是幸田隆的店后面的无人空地,沢田纲吉从衣服里的夹层口袋掏出了他的大空指环。

        将锁链连起的两枚指环分别套进右手的中指和小拇指,接着戴上白色的毛绒手套,沢田纲吉闭上眼,额间瞬间燃起一簇明亮耀眼的火焰,毛绒手套在死气火焰的包裹下变化了形态。

        赤红色的手套如同火舌般向上蔓延,直到包裹在手肘处,腰带也与右腿的腿环连接,手背上的彭格列标志被“x”覆盖,两侧燃烧加速器中的火焰炎压在不断上升,直到足以支撑他离开地面。

        沢田纲吉再次睁开眼,原本澄澈温润的蜜色眼瞳被跳动的火焰浸染,迸发出慑人的亮橙色光芒。

        ——既然时间有限,那就干脆用超死气模式完成委托吧。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30462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