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4章 目标04

第4章 目标04


“噗——你说什么?!”

        嘴巴里还未咽下的泡面喷了出来,因为太过震惊幸田隆猛地站起身,险些把泡面碗打翻。

        扶住滑落的手机,幸田隆稳住心神询问道:“等等,先不提你看到的那些咒灵,你现在真的已经到达了爱知县?”

        听见幸田隆语气里浓浓的怀疑,电话那头的沢田纲吉缄默了片刻,随即发了个定位过去。

        在来这里之前沢田纲吉和幸田隆交换了社交账号,方便两人能随时联络确认委托进度。

        看到沢田纲吉发来的定位信息,上面的确显示在爱知县,幸田隆揉了揉眼睛,又盯着看了好几遍才艰难的开口:“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当你到达疗养院后里面的人已经全部遇害了?包括院长?”

        “有没有全部遇害不知道,但的确有人遭遇了不测,那座疗养院也没有其他人存活的迹象。”沢田纲吉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很抱歉,我没能救下他们。”

        幸田隆没有回话,有些焦躁地挠着乱糟糟的头发,现在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现在离那个小鬼离开才多长时间?也才一个小时吧,竟然真的就在一个小时内到达了爱知县的疗养院?

        “那么先确认下委托进度吧。”幸田隆深呼了一口气,翻出纸笔准备做记录,“关于你刚刚说的那几只咒灵,你现在已经把它们祓除了?”

        “这也是我立刻向您汇报的原因。”沢田纲吉说,“您说的咒灵指的就是那几只怪物?那真的不是什么超自然生物吗?”

        “???”

        这下幸田隆彻底愣住,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刚刚听到的疑问,他沉默了好几秒,最终语气不确定的开口:“你不是咒术师?”

        咒术师?

        沢田纲吉挂断电话,在做了简短的沟通后幸田隆暂时中止了委托,并让他尽快返回东京。

        虽然对话仅持续了两分钟,但沢田纲吉还是获取了不少信息,关于“咒灵”和“咒术师”。

        那些被自己击倒的怪物不是什么超自然生物,而是被叫做“咒灵”,再加上幸田隆在得知自己遇上那些咒灵时语气里除了惊讶以外就没有别的情绪在了,由此可见对方其实是知道“咒灵”的存在的?

        沢田纲吉神色有些凝重,这才反应过来这项委托根本不是什么单纯的运送货物,同样这个世界存在着许多未知的危险事物,在来到这里的第四天,自己终于触及到了这片领域。

        望向山下的那片森林,在那座疗养院被摧毁后沢田纲吉就追着被轰飞的人面鸟身来到这座山头,但已经捕捉不到它的气息,不确定它是逃脱了还是已经被自己击败,比起这个沢田纲吉更头疼的是那座被他破坏的不成样的疗养院。

        背上的刀具没有按照委托送至院长手里,自己应该是拿不到酬金了,看着疗养院被破坏的程度,更糟糕的是接下来可能还要赔偿一笔巨额修缮金,然而现在他全身上下只剩一万两千日币,自己拿什么去赔偿啊。

        好像没有比这更惨的了。

        沢田纲吉只觉得自己的回家之路变得更加灰暗了,他揉了揉脸,努力让自己精神起来,现在暂时没空去考虑这些糟心的事,虽然委托没有完成,但还是要先把背上的刀具还回去,更重要的是他要向幸田隆问清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本还在担心那座疗养院的情况,沢田纲吉一开始想着要不要等搜救队之类的人过来进行救援,幸田隆刚刚在电话里却告知他马上会有专门处理这类事故的人员过来,让他不要多管并催促自己赶快回到东京。

        只得放下心里的担忧,沢田纲吉又望了眼下面的森林,驻足了片刻才转身离开。

        中断了电话,幸田隆在半小时后再次见到了沢田纲吉。

        显然在这半小时内他做好了各种心理建设,但看到对方毫发无损地出现后幸田隆还是忍不住抖了抖眼皮。

        这小鬼该不会是拥有“瞬移”类能力的咒术师吧?

        心里泛起种种疑惑,幸田隆接过沢田纲吉还回来的刀具随手放至一边,老实说他最开始同意对方接下委托纯粹是一时兴起,因为被那双坚定到不容置疑的眼神所吸引,所以将这个在他看来根本无法完成的委托交给了沢田纲吉。

        虽说沢田纲吉也的确没有完成委托,但事情明显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更让他觉得困惑的是,对方在目睹了咒灵后竟然还对咒灵的存在感到震惊?

        心里闪过无数猜测,幸田隆定了定神,率先开口:“辛苦了,很可惜那座疗养院竟然发生了这种不幸的事。”

        看着面前显得有些沉默的沢田纲吉,幸田隆思忖了片刻还是安抚道:“我事先没有了解清楚那里还有咒灵的存在,是我的疏忽,你不用感到自责。”

        再次听到“咒灵”一词,沢田纲吉抬起眼,神情有了些许波动,他抿了抿嘴,试探性的开口:“您知道这种生物的存在?像是百鬼夜行里才会出现的妖怪?”

        听此幸田隆无奈扶额,和他猜测的一样,沢田纲吉压根不知道咒灵的存在,所表明的迹象无疑告诉自己这个小鬼完全没有搞清楚过状况,难怪最开始他没有察觉到对方身上有咒力的气息。

        换句话说,他不是这边“世界”的人。

        虽说如此,幸田隆还是非常好奇这个小鬼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到爱知县的。

        “啊?那个啊,呃就是用了一些特殊手段。”听着幸田隆的疑问,沢田纲吉斟酌着开口,不过看向幸田隆的眼神里多了分警惕,“虽然现在我们两人都有很多的疑惑,但目前这种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不如我们试着交换下情报?”

        看着沢田纲吉变得谨慎起来的神色,幸田隆哼笑了一声,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在打什么主意,当然他也没打算隐瞒什么,更没有抱着“不把普通人拖下水”的高尚想法,他又不是什么慈善家,更何况这个小鬼明显不在普通人的范畴里。

        打定主意,幸田隆干脆向沢田纲吉直说了他在疗养院目睹的那几只咒灵到底是什么生物,顺其自然的普及了咒灵咒力的概念,同时向他坦言自己就是个拥有咒力的咒术师,目前的工作是接受来自全国各地的灵异事件的委托,因为这种委托大多都是咒灵作祟,所以他会招募其他咒术师去祓除咒灵,最后再支付他们一定的酬金,从中赚取差价。

        俗称,黑中介的二道贩子。

        “疗养院的那个委托我这边接了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因为地点偏僻而且酬金太少,所以一直没有人接受这个委托,没想到恰好被你撞上了。”幸田隆瞥了沢田纲吉一眼,语气有些揶揄,“如何,直面咒灵的感受?觉得害怕吗?”

        艰难地消化着对方提及的情报,沢田纲吉像是经历了一场头脑风暴,今天一天他所看到的所听到的一切仿佛在重塑着他的世界观,这才刚适应了黑手党的世界就这么突然把他丢到了有诅咒有咒灵的世界。

        虽然还是感到不可思议,但沢田纲吉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反正自从遇见reborn之后在他身边发生的各种非常规现象都接憧而至,自己都能被一个小小的拓麻歌子带到这个陌生世界,再来个什么诅咒咒灵的设定他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嗯只能说算接受良好吧?”沢田纲吉纠结了片刻,还是实话实说,“虽然第一眼看到那种怪物会感到震撼,但也没有多害怕,只是觉得”

        脑海中出现了被那只人面鸟身咒灵吞入腹中的人类肢体,沢田纲吉面色一白,右手不自觉地攥紧,他不确定那座疗养院里的人是否都已经遇害,但如果自己能早一点赶到的话,或许还能救下那个人也说不定。

        察觉到沢田纲吉忽然低落下来的情绪,幸田隆挠了挠头,一眼就看出这个小鬼在想什么。

        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幸田隆伸手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肩膀安慰道:“所以不是说了不要再为这种事自责了,和你根本没有关系,祓除咒灵这种事还不是你这个根本搞不清状况的小鬼该管的事。”

        说着幸田隆从身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沓钞票递了上去,“这个给你,之前说好的酬金。”

        “欸?!”眼前出现的钞票让沢田纲吉倏地愣住,他眨了眨眼,有些不理解幸田隆的行为,“不是说完成委托才会有酬金吗?我明明没有把那把刀具送至给院长。”

        “啊关于这个你就不用管了,突发状况而已,也不是你的错,酬金还是照付比较好。”幸田隆无所谓道,随即他又有些好奇地问,“说起这个,你似乎很缺钱?”他依稀记得最开始沢田纲吉想接下委托的急切模样。

        “呃,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素,我现在急需一笔钱。”

        沢田纲吉没有明说,他接过那沓厚厚的钞票,差点喜极而泣,本以为酬金会直接泡汤,没想到对方就这么爽快地直接给他了,这可是足足二十万啊!

        就像是穷苦之人突然得到了一笔意外之财,沢田纲吉刚刚还沉郁的心情变得明朗起来。

        然而没等他高兴几秒,却又想到一件麻烦的事。

        “嗯?修缮费?”听着沢田纲吉不安的询问,幸田隆蹙眉,“那是什么?”

        “为了对抗那只咒灵,我不小心把疗养院破坏了。”沢田纲吉踌躇道,没好意思直说疗养院已经被自己轰成了废墟,“所以这笔修缮费,我是不是——”

        “哎呀~竟然真的被我找到了。”

        话音未落,从门外传来的声音让屋里的两人齐齐一愣。

        双眼被白色绷带缠绕住的白发男人无自觉地走了进来,闲庭信步的样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随意到极致。

        “怎么是你?”幸田隆蹙起眉看着不打招呼就进来的男人。

        沢田纲吉好奇地打量着突然出现的高大男人,只是这个人太高了,他努力仰头才能看清对方的面容。

        不过戴着绷带好像也看不清长什么样,是盲人?

        在沢田纲吉还在猜测来人的身份时,五条悟早已将他整个人的状态尽收眼底。

        嘴角的弧度一直没有落下过,五条悟拿出口袋里的那张碎纸,冲幸田隆扬了扬,“因为发现了这个,所以我才找来的。”

        “啊,这样啊。”幸田隆明白了什么,随即转头向沢田纲吉介绍,“这家伙是东京都立咒术高专的,应该是负责爱知县疗养院那件事故后续的人员,你”

        刚想说明五条悟的身份,而沢田纲吉在听见对方是负责疗养院事件后续的人时他的脸色倏地一白,立刻脑补出这人是来干嘛的。

        还没等幸田隆说完,只见沢田纲吉扭头就跑,像是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眨眼间冲出了这间店,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

        五条悟:???

        幸田隆: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3046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