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5章 目标05

第5章 目标05


不管不顾地跑出来没几秒后沢田纲吉就开始后悔了。

        但身体却很诚实,两条腿全凭本能迅速逃离了幸田隆的店。

        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啊

        沢田纲吉猛地止住脚步,回头望去自己已经跑出了不远的距离,全靠以前被狗追、因为怕迟到会被巡视的云雀恭弥咬杀逼出来的速度,某种方面来说这种练出来的速度的背后的原因可以称得上是惨绝人寰。

        烦恼地把头发揉的更加凌乱,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就这样不打招呼跑掉似乎不太负责,逃避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自己一遇到问题下意识就想逃避的毛病直到现在也没有多少改变。

        沢田纲吉犯起愁来,现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口袋里还装着沉甸甸的来之不易的二十万,但显然现在回去的话可就不只是二十万的问题了,以那座疗养院被破坏的程度来看,自己要赔付两百万的修缮金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自己现在是在还未还完八千万赎金的情况下又被迫负债了两百万吗?

        将可能发生的后果脑补的明明白白,沢田纲吉的额角突突的疼,整个人仿佛下一秒就要灵魂出窍。

        经过了片刻的痛苦挣扎,沢田纲吉咬咬牙,决定还是遵从本心,回去坦然面对灰暗的现实。

        既然已成定局,那座疗养院被破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造成的,如果就这么干脆的逃了,那在良心上无论如何都是过不去的。

        打定主意,沢田纲吉的神色坚定了不少,而就在他转身准备返回时,一双从天而降的大长腿突然出现在视线里,吓得他猛地向后退了几步。

        “跑的也太快了吧,这位小哥~”

        双脚稳稳落地,从天而降的五条悟悄声无息地出现在沢田纲吉面前。

        略显低沉的笑意从头顶落下,沢田纲吉下意识抬起头,看到的就是刚刚出现在幸田隆店里的银白发男人。

        只是对方的身形简直高到离谱,沢田纲吉努力仰着头也只能顺着他修长的脖颈看到微微抬起的硬朗下颌,然后就是那副把双眼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白色绷带。

        心里暗自多了分警惕,沢田纲吉刚刚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个人靠近的气息,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无声无息。

        不过盲人也能跑的那么快?

        不由泛起一丝疑惑,但沢田纲吉倒没有再逃,人家都追出来了自己再跑可能就不只是单纯的赔偿问题了,说不定还要牵连到幸田隆。

        没有完成委托还按照约定给了自己二十万酬金,幸田隆对沢田纲吉来说无疑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如果因为这种事牵连到对方的话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

        经过了一系列的内心挣扎,沢田纲吉动了动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时,面前的男人却忽然俯下身,带着轻佻笑意的面容不断向沢田纲吉凑近,高大的身形完完全全将他笼罩在其中,形成一片逼仄的空间。

        对方的眼睛明明被绷带遮掩,但沢田纲吉总觉得绷带下的那双眼睛带着些许审视,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新鲜事物,这个人与自己持平的视线里莫名多出了几分兴味。

        “嗯这么近的距离下依然没有看到你的咒力呢。”

        两人僵持了几秒,五条悟稍稍直起身,右手摩挲起下巴,似乎对刚刚得出的结论觉得困惑,他又观察了沢田纲吉好一会,最终状似恍然大悟道:“啊!我知道了,你是天与咒缚!对不对?”

        “那是什么?”沢田纲吉一脸懵逼,完全没有听懂这个名词,刚刚幸田隆向他科普过知识里并没有这个东西。

        看着沢田纲吉满脸的迷茫,五条悟也不觉得惊讶,在此之前他该了解的情报已经都从幸田隆那里了解清楚了,不过还有很多重要的疑点没有搞清,谁知道这个一脸心虚的小鬼刚刚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跑了出来,连他精心准备的开场白都没有机会展示呢。

        脑子里闪过各种无关紧要的事,五条悟没有回答沢田纲吉的疑问,而是自顾自道:“果然和幸田说的一样,你完全就是一无所知嘛。”

        左手插/进口袋,五条悟敛去刚才的审视,垂下的目光含着笑意,又恢复了最初那副闲适的样子。

        “那么,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五条悟很有仪式感的朝沢田纲吉挥了挥右手,“初次见面,我是五条悟,是东京都立咒术高专一年级的班主任,这次来找你的原因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吧?”

        听此沢田纲吉面色一白,心中泛起被命运扼住喉咙般的窒息感,虽迟但到,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见沢田纲吉没有回话,五条悟并没有介意,继续道:“虽然并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但那个时候出现在爱知县疗养院上空的橙色流星果然就是你吧?”

        橙色流星?

        听此沢田纲吉不由愣住,随即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原来那个时候为了追击被轰飞的人面鸟身而在空中飞行的身影被他看到了。

        “没错,您那个时候看到的应该是我。”沢田纲吉只得承认,“因为不确定那只怪、呃那只咒灵有没有被击倒,所以才会追过去查看情况。”

        “嗯嗯,原来是这样。”五条悟嘴角的笑意愈盛,“那么,关于刚刚发生的爱知县第三疗养院事件,现在能和你详谈一下吗?”

        来了。

        呼吸一窒,沢田纲吉不自觉地攥紧双手,知道自己终究逃不过,口袋里二十万还在好好的躺着,然而紧随而来的就又是一笔巨额负债。

        没等五条悟继续开口,沢田纲吉抢先一步,猛地向他躬下/身,紧接着闷头致歉:“那座疗养院被破坏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我,所以关于修缮费用我愿意全部承担!”

        “啊?”

        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五条悟挑了挑眉,看着向自己躬身不断道歉的沢田纲吉,完全没有料到突变的发展,修缮费?那是什么?

        “虽、虽然我会承担起修缮金,但由于各种不可抗力因素,能否能否让我分期支付这笔费用呢?”沢田纲吉语气艰涩道,仰起头诚恳的与五条悟对视,目光里隐约闪烁着迫切和期待。

        “”

        五条悟没有立即回答,被绷带遮掩的六眼难得出现了一瞬的愣神。

        刚刚凑近只顾着探查这孩子的身体里是否有咒力流动,没有多加注意他的眼睛,这个时候不加设防的与其对视,五条悟心中竟然升起一丝不合时宜的异样。

        这个年轻人的眼睛,有点好看啊,好像某种小动物

        抬手摸了摸下巴,五条悟难得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做出了这种无关紧要的评价。

        虽然知道这个家伙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但看着这双眼睛的五条悟忽然生出了某种恶劣的想法。

        “嗯嗯,没错哦,我正是因为这个事所以才找过来的!”清了清嗓子,五条悟故作严肃道,“虽然已经被咒灵占据,但那座疗养院也是当地的重要建筑设施,我们赶到时那里已经被破坏的几乎没有修复的可能了。”

        装作不知道被沢田纲吉误解的事实,五条悟顺着他的话继续一本正经地胡编乱造起来。

        “因为事态严重,所以我们认为接下来有必要对你进行例行审问,然后再商讨关于修缮金的问题。”

        五条悟越说沢田纲吉的脸色就越白一分,虽然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听着对方严肃的语气他的心情还是愈发沉重。

        原来真的会有人在刚拿到第一笔酬金就无缝衔接背上又一笔巨额债款啊!

        神色愉悦的欣赏着沢田纲吉灰败的面色,五条悟很有职业操守的没让自己笑出声,完全没有欺骗无辜路人的负罪感,虽然以前没少折腾过自己的那些学生,但没有谁能比捉弄这个新人要更加有趣了。

        这就是所谓的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吗?

        五条悟忍住把手机掏出来拍照的冲动,他现在大致猜到了刚才在听到自己是负责疗养院事件的人时对方掉头就跑的原因了。

        “咳”脑内的思绪迅速闪过,五条悟抬手安慰性地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肩膀,“当然,你刚刚说的分期支付,还有待商榷。”

        “欸?”沢田纲吉愣住,不解他话里的意思。

        “也就是说,在我们了解清楚状况后,你分期支付修缮金的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的哦~”

        意料之中的看见沢田纲吉脸上浮现的惊喜,五条悟嘴角的弧度不变,既然目的达到了,那么接下来的事就都好办了。

        “那么,先和我一起去个地方吧~”五条悟轻松道,“这里不适合审问呢,还是回高专比较方便~啊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叫沢田纲吉,请多指教。”沢田纲吉如实回答。

        “嗯嗯,请多指教,纲吉君~”

        老实说在和五条悟交涉完后他整个人都变得明朗起来,紧绷的大脑也终于松懈,虽然修缮金大概率还是要赔偿,但现在好歹了有了转机。

        至于刚刚五条悟说要自己去什么高专,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在他看来能听取自己的恳求并纳入考虑的五条悟是个好人。

        嗯,和幸田隆一样是个正直善良的好人。

        沢田纲吉在心里这么坚定的想着。

        “那么,你能再表演一下那个吗?”见事态已经朝着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五条悟再一次凑近沢田纲吉,脸上扬起的笑容难掩其中的兴奋。

        “就是那个,在空中像是橙色流星不断闪烁的移动能力,能再表演一下给我看吗?”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30462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