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6章 目标06

第6章 目标06


“就是那个,在空中像是橙色流星不断闪烁的移动能力,能再表演一下给我看吗?”

        五条悟弯下腰,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兴味,捏着下巴像是在围观什么珍惜动物,凑近沢田纲吉左看右看的认真观察了起来。

        接二连三被这个人这么近距离的盯着,沢田纲吉咽了咽口水,不自觉地想要后退,他还是不太习惯和人靠的那么近。

        察觉到沢田纲吉不自然的神情,五条悟贴心的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但依旧没有放弃刚刚的要求。

        “如何?能表演给我看吗?”

        对方执着的想要他还原当时用死气火焰飞过空中的情况,沢田纲吉思忖着大概是要配合调查疗养院事件,所以要将当时身为在场人的自己所做的一切行动了解清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展示出死气火焰给他看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沢田纲吉没有多想就准备掏出口袋里的大空齿轮准备戴上,而当触碰到齿轮冰冷的温度时他恍然意识到了什么。

        等等,这家伙不是个盲人吗?如果是盲人的话那个时候是怎么看见自己在空中飞行的?

        看向五条悟的视线变得开始怀疑起来,沢田纲吉迟疑地盯着对方缠绕着双眼的那副绷带,五条悟也就这么任由他肆无忌惮的审视着自己,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

        盯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意识到自己长时间盯着别人看的行为有些不礼貌,沢田纲吉立即收回视线,犹豫了一番后还是开口询问:“您是眼睛受伤了吗?所以才一直绑着绷带?可如果绑着绷带的话那个时候又怎么会看见我飞在空中呢?”

        对沢田纲吉的疑惑早已预料,五条悟惬意地轻笑了一声,修长的食指点了点覆盖在双眼上的的绷带,语调轻松道:“眼睛没有受伤哦,我也是不是盲人,不过当时看见你的时候的确还戴着这个绷带。”

        “欸?”

        “不用感到那么惊讶~即使眼睛绑着绷带我也能看的一清二楚。”说着手指从容地挑开那副绷带,像是礼物被拆开的缎带,一圈一圈的散开后,五条悟覆盖在之下的那双眼睛终于显露。

        苍蓝色如同宝石般璀璨的眼瞳就这么暴/露在沢田纲吉微微睁大眼睛里,那是一双任谁看到都会出现失语的眼睛,宛如连接了不断延伸的天空的另一端,辽阔到无际,却又使人不得不沉溺在其中。

        “因为这双‘六眼’,就算视线完全被遮挡,我也能清楚地看到任何我想看到的东西,包括你的身体动作,呼吸的频率,肌肉的收缩,咒力的流动,全部——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哦。”

        男人的语调轻快且随意,像是闲聊般把这个令人震撼的能力轻易的透露了出来,而他本人则双手插兜,歪着头状似疑惑的看向沢田纲吉,“不过很奇怪,我却看不到你身体里有任何咒力流动的迹象,所以能赶快回答我的问题吗?纲吉君~”

        被五条悟莫名甜腻起来的撒娇语调刺激的一激灵,从刚刚那双“六眼”震撼到的失语中回过神,沢田纲吉一言难尽的看着面前这个不怎么着调的家伙,没了绷带的遮掩,对方竖起的像是抹了发胶的银白色头发服帖的垂落下来,俊美的到完美的面容与那双苍蓝色眼瞳相衬合,和刚刚相比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因为对方过于荡漾的语调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一个人,那个人和五条悟一样有着相似的发色,说话方式也如出一辙,脑袋里莫名闪过各种不算美好的回忆,沢田纲吉神色微妙了一瞬,最终还是在五条悟期待不已的注视下慢吞吞地拿出了齿轮和手套。

        橙色的大空火焰再次闪烁跳动起来,自沢田纲吉周身掀起一阵不小的气流,鼓动着他额间垂落的碎发,双手被死气火焰包裹着,明明没有任何动作却给人带来了无声无息的威压。

        被沢田纲吉的变化完全吸引,五条悟不由轻佻地吹出一声口哨,在他满含惊诧的注视下,沢田纲吉的眼睛缓缓睁开,那双被他评价为像是小动物的蜜色眼睛此时变成了亮橙色,就像他当时看到的橙色流星,被火焰浸染又闪烁着不容小觑的光芒。

        进入超死气状态的沢田纲吉就这么静静的与五条悟对视着,任由他新奇的上下打量。

        注意到变成特殊状态的沢田纲吉像是变了个人,和他额间和双手跳动的火焰相比,整个似乎沉寂了下来,但浑身散发的气势和压迫感连五条悟都为之感叹。

        这是他在任何一个咒术师身上都没有见过的。

        而那双被火焰的浸染的亮橙色眼睛就这么与他的苍天之瞳静静的对视着。

        咔擦。

        快门声响起,五条悟终究没有忍住,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头将沢田纲吉的面容拍摄了进去。

        心满意足的把拍下的照片保存好,五条悟上前一步一把揽过沢田纲吉的肩膀,亲切的笑嘻嘻道:“我大概知道你是怎么在空中飞行的了。不过真是新奇啊,这个状态下的你和刚刚完全不一样。”

        说着他像是恶作剧般,伸手戳了戳沢田纲吉的脸颊调笑道:“怎么就瘫着张脸了呢?来~笑一个——”

        “”

        被五条悟过于幼稚的举动整的一阵无语,沢田纲吉斜睨了他一眼,无奈地将那只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按下,而就在这时,指间的兽指环突然亮起,紧接着一道光芒闪过,几小时前还和沢田纲吉并肩作战的纳兹毫无征兆的出现,站在他的肩膀上不怎么友好地冲五条悟亮起尖锐的獠牙。

        还在纳闷纳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沢田纲吉刚要将他抱下来,却见有人动作比他更快。

        睁大着苍天之瞳看着站在沢田纲吉肩膀上的那只小狮子,五条悟眨了眨眼,这只小狮子和沢田纲吉一样身体被橙色的火焰包裹,脑袋上还戴着一顶奇怪花纹的头盔,明明冲着自己龇牙咧嘴努力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但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小家伙简直反差到——

        “这是你饲养的咒灵吗?蛮可爱的嘛!”一把抱过站在沢田纲吉肩膀上的纳兹,五条悟眼神发亮的看着这只小小的狮子,趁它怔愣的空档忍不住挠了挠它柔软的下巴,刚刚还一脸凶狠的纳兹如同被开启了某种开关,在五条悟有节奏的抚摸下终于禁受不住发出一声享受的“咕噜”声。

        “”沢田纲吉继续沉默,就这么木然的看着莫名其妙玩起来的一人一兽。

        所以这个人,刚刚让自己展示出超死气模式到底是干嘛的?

        半小时后。

        和幸田隆做了告别后,沢田纲吉跟着五条悟上了他叫来的车子。

        负责开车的人是个叫伊地知洁高的男人。

        第一眼看到身着规整西装的伊地知时沢田纲吉还以为他是什么公职人员,而对方在看到五条悟冲着他挥手时就露出了胃痛一般的表情,在看到站在五条悟身边的自己时他的表情好像更痛苦了。

        “所以究竟为什么在任务中途就突然跑路啊,五条先生——”

        坐在前面开车的伊地知怨念道,通过后视镜看到和五条悟一起坐在后排稍显拘谨的沢田纲吉,他又忍不住问:“这位少年又是?”

        “他啊,他可是我在任务中发现的重要人物哦。”

        五条悟随意的回道,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停,他正抚摸着小狮子柔软的肚皮,比较好笑的是这只小狮子明明还是一副警惕自己的样子,却总是禁不住诱惑朝他露出肚皮,但眼睛一直没有放松在盯着他看,似乎是准备一有不慎就朝自己发动攻击。

        坐在五条悟旁边的沢田纲吉一言难尽的看着在五条悟手下享受的纳兹,有点纳闷平时对生人还会害怕躲避的小狮子怎么就在五条悟手上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对方好像真的误解纳兹是自己的咒灵了

        坐在后排的两个人各想各的事,只有伊地知兢兢业业还未忘记五条悟的任务。

        “您是说疗养院事件吗?他就是相关人?”伊地知又通过后视镜看了沢田纲吉一眼,“不过不是说盘踞在那座疗养院里的咒灵已经进化成一级咒灵了吗?您就这么突然回来,把一级咒灵丢给禅院同学和乙骨同学真的没问题吗?”

        “哦,那个啊,关于那只一级咒灵已经完全不用担心了哦。”五条悟翘起腿,亲热地揽过沢田纲吉的肩膀笑道,“因为在我们赶来之前那只咒灵就已经被这位沢田纲吉同学完全打败了~”

        突然一个急刹车,听见这句话的伊地知发出惊诧的惊呼声,他将车子小心停靠在路边,扭过头的满脸震惊的看着坐在后面的拘谨少年。

        “打败了一级咒灵?!只有你一个人?!”

        “别这么大声嘛伊地知。”

        五条悟不满地抱怨,揽着沢田纲吉的手没有松开,转而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两手抖动着做出展示什么贵重物品的动作对伊地知隆重介绍——

        “锵锵锵~这位凭一己之力一拳轰飞了一级咒灵的年轻人就是即将要加入高专的沢田纲吉同学!”

        “”

        “”

        沢田纲吉和伊地知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伊地知是在震惊为什么五条悟总是能莫名其妙带回来各种实力恐怖的咒术师,而沢田纲吉沉默纯粹是被五条悟刚刚过于少女的语气和说话方式弱智到了。

        他甚至觉得,未来和五条悟相处的话,会变得非常难搞

        车子继续行驶,逐渐远离了市区开往东京北部的偏远区域。

        二十分钟后,车子到达了高专,在校门口停下。

        被五条悟逗弄了一路的纳兹终于逃离了魔爪,从他手中跳出直接扑进沢田纲吉怀里,委屈地呜咽几声后又迅速缩回了指环里。

        不是,你委屈个啥啊,刚刚被摸了个爽现在又搞起自闭了。

        沢田纲吉无语凝噎,开始反思自己最近是不是疏于陪伴所以才让这个小家伙那么轻易在生人手下任由揉捏。

        将大空齿轮收起,沢田纲吉再抬头就看见五条悟正饶有兴趣的盯着自己,似乎对他刚刚收回的齿轮很是好奇。

        沢田纲吉则默默撇开了视线,说实话对方的那双“六眼”他实在不敢多看,仅仅只是与其对视一眼就有种完全被看破的不适感,虽然现在也已经和被看破没什么区别了。

        也不在意沢田纲吉对自己的微妙态度,五条悟笑着耸了耸肩,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副墨镜戴上,遮住了那双苍天之瞳。

        伊地知去找停车的地方把车子开走,于是介绍高专的任务落在了五条悟头上,他推着沢田纲吉的肩膀走进与平常高校没什么差异的高专大门,在两人踏入高专结界后并无什么异常情况发生,五条悟神情了然,接着毫无负担地领着沢田纲吉参观起高专。

        东京高专全名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对外形象是私立的宗教系学校,明明处在东京市内却设立在如此偏僻的位置,学校周围环绕着几座高山和森林,虽说是学校但校内安静的有点可怕,空旷静谧的环境看起来像是什么秘密训练基地。

        沢田纲吉不由有些困惑,五条悟带着他在高专里瞎逛了好一会,然而一个学生的影子都没见到,偌大的学校里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

        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询问,就见双手插兜走在前面的五条悟突然停下,冲不远处朝这边走来的人挥了挥手。

        “呦!这么快就得到消息赶过来了啊,校长~”五条悟向来人打了个招呼。

        来人正是东京高专的校长夜蛾正道,一个身形高大魁梧,肤色黝黑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因为过于沧桑且苦大仇深的气质,沢田纲吉觉得这个人比起校长更像是一个黑/手/党老大

        夜蛾正道颇为心累的看了一眼满面笑容的五条悟,脸上的苦大仇深又重了一分,注意到站在他身后的陌生少年,随即开口道:“你随意翘掉任务,不知去向,然后现在又不知道从哪拉来一个小孩能和我解释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吗,悟。”

        “这正是我要向你介绍的重要人物!”五条悟的声音拔高,一把拽过身后的沢田纲吉把他推到夜蛾正道面前。

        “锵锵锵——一拳把一只一级咒灵轰飞,同时把爱知县第三疗养院变成废墟的厉害角色——沢田纲吉同学!”

        完美复刻了刚刚在伊地知车上的介绍说辞,沢田纲吉更加胃痛了,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起来。

        能不能不要再提起他一拳把疗养院变成废墟的糟心事了啊!

        而听到五条悟过于夸张的介绍,夜蛾正道诡异地沉默起来。

        学生过于糟糕的性格让他忍不住怀疑这家伙怕不是又带回来一个问题儿童。

        想起几分钟前从咒术监理部传来的严肃警告,夜蛾正道的面色又沧桑了几分。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3046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