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8章 目标08

第8章 目标08


沢田纲吉入学高专这件事就这么敲定了下来。

        夜蛾正道将印章卡在签有名字的入学申请上,神情颇为微妙。

        虽然同意了沢田纲吉加入高专,但他总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自己就是被是套路了,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想到这夜蛾正道看向那边正扒着沢田纲吉的五条悟,虽然自己的这个学生从十年前就是这副糟糕又任性的性格,但只要是牵扯到咒术师的事他还是会百分之百认真的。

        所以,他从疗养院带回来的这个少年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解决下疗养院事件的后续。

        “咳悟,回去坐好。”夜蛾正道提醒,又将视线放在沢田纲吉身上,“沢田同学,欢迎你加入高专,希望你在高专学习期间能和大家友好相处共同进步,关于班级分配问题,我决定”

        “直接让他去我的班吧,正好和忧太他们也有个照应。”五条悟打断夜蛾正道,自顾自地做下决定。

        “这种事不应该由我这个校长做决定吗?”夜蛾正道反驳,“还有以他的年龄去一年级不太合适吧。”

        听夜蛾正道这么一说,五条悟才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沢田纲吉的年龄,他伸头去看被沢田纲吉小心捧着的入学申请书,上面的年龄一栏里赫然写着十七岁。

        “欸——你竟然已经十七岁了?!”五条悟有些诧异,不由捏着沢田纲吉的脸左右摇晃起来,“真的没有谎报年龄?我以为顶多十四五岁呢,没想到啊没想到。”

        两边的脸颊被捏的呼吸有些困难,沢田纲吉抗拒地扒开五条悟的手腕,皱着鼻子揉了揉有些被捏痛的脸颊。

        “这种时候没有必要谎报年龄吧。”沢田纲吉语气很克制,捏着入学申请书又离五条悟远了点,“还是说十七岁就不能加入高专了?”

        “啊,那倒没有,纯粹是有些惊讶你的年龄,因为我现在带的那些学生现在也就十五岁左右。”五条悟摸着下巴沉吟了几秒,随即将鼻梁上架着的墨镜微微向下拉,兴味道,“不过这样的话就只和我相差十岁了呢~”

        这下惊讶的变成了沢田纲吉,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那张过于完美的面容,有些不可置信:“您原来二十七岁了???”

        虽然之前五条悟说自己是高专的班主任,但因为对方那张年轻童颜的脸让沢田纲吉误以为他顶多二十岁出头,然而没想到五条悟竟然已经二十七岁了。

        “真、真是不可思议我以为您比我大不了多少来着。”沢田纲吉喃喃道。

        闻言五条悟的表情看着倒是有点高兴,他顶着那张仿佛在闪闪发亮的完美面容凑近沢田纲吉乐呵道:“原来纲吉君把我想的那么年轻啊,真是高兴~不过别看我这样,我已经做了好几年的教师了哦。”

        “唔,说实话真是有点惊讶”沢田纲吉感叹,末了又想到自己的家庭教师之前不也是顶着个小婴儿的身体好几年,五条悟也就是脸长的稍微嫩了点。

        看着那边莫名其妙又凑到一起说小话的两个人,夜蛾正道的额角抽搐着,终于忍受不了一把拎起五条悟的后衣领把他拽了过来。

        “行了,关于年龄问题到此为止。沢田同学,待会会有你的同级生带着你参观高专熟悉下校园,之后我也会对你做进一步的实力评估。”

        “然后还有悟。”夜蛾正道看向五条悟,“你留下,我还要话要和你谈。”

        夜蛾正道说的同级生是一年级的熊猫,一个有着黑白相间的毛色,圆墩墩身体的熊猫。

        沢田纲吉目瞪口呆地看着向自己友好打招呼的生物,下巴都要惊掉了。

        “熊猫竟然会说话?!”

        即使夜蛾正道向他解释了熊猫的来历,但沢田纲吉还是满脸不可思议的跟着熊猫离开了校长室。

        沢田纲吉跟着熊猫离开后校长室重归了安静,五条悟又坐会沙发上,手里把玩着摘下来的墨镜等着夜蛾正道发话。

        “所以特地把我留下是要说什么?”

        坐在五条悟对面,夜蛾正道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若有所思道:“你倒是和那个少年相处的不错,听说你们才认识了几个小时?”

        “别把我说的一副有所企图的样子嘛,我和所有的年轻人都相处的很好啊。”五条悟笑道,“而且那孩子很难不让人产生好感吧,看着就听话,还那么能打,这种人才要是不牢牢抓住可是我们的损失。”

        当然还有个原因五条悟没有说出口,第一次与沢田纲吉接触时其实他首先注意到的是对方的那双眼睛。

        那是一双干净且澄澈的眼瞳,即使是用六眼近距离的探查也依旧看不到一丝杂质。在这个到处充斥着负面情绪咒力的社会里他已经很少能看到有这样的一双眼睛了,在被火焰晕染后就像是凡尘中一粒不断闪烁的星光,仿佛可以吸收包容所有的黑暗,耀眼的不禁想让人靠近。

        脑内闪过之前趁沢田纲吉不注意拍下的那张照片,五条悟微微眯起眼,嘴角勾起一个还算愉悦的弧度。

        五条悟话里的一部分夜蛾正道还是非常认同的,因为这个学生过于跳脱难搞的性格所以他也没把五条悟稍显反常的举动放在心上。

        “话虽如此,但监理部那边可不是好糊弄的。”夜蛾正道沉吟,“疗养院被破坏一事应该早就传到他们耳朵里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上面的人注意到沢田的存在,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那个啊,直接说是忧太他们祓除咒灵的时候忘记放‘帐’不就行了。”五条悟随意道。

        “别随便把锅甩给你的学生啊!”夜蛾正道谴责他,“不过你们在执行任务前的一小时才收到‘窗’更正的错误情报,这件事本质上来说他们也有责任,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派人过来调查,只是让你事后写一份详细的报告交上去。”

        提及咒术监理部的这些人,五条悟嘴角的弧度抹平了些许,翘着的腿不安分地抖动了几下。

        “关于这件事之后我会把报告交上去的,至于纲吉我想暂时应该还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五条悟说。

        目前只有夜蛾正道和他自己,再加上之前的幸田隆知晓沢田纲吉特殊的能力,不过以他对幸田隆的了解这个人是不会把沢田纲吉的事拿出去到处说的,况且那个时候自己带走沢田纲吉时明确表示了是要去高专,对方犯不着和高专作对,所以和这个隐患暂时排除,至于监理部那边,他也有的是办法糊弄过去。

        “不管怎么样,还是小心为好,监理部的人迟早会注意到他。”夜蛾正道提醒道,“不过你真的要把他放到一年级里?”

        “没错~虽然超龄了,不过现在也只有一年级的那几个孩子常驻高专吧,把他放进去再合适不过了。”五条悟回答,“而且他现在对咒术完全一窍不通,虽然是个无咒力者,但还是让他早点适应比较好。”

        “你还真是把他的后路都安排的明明白白了。”夜蛾正道摇了摇头,有些讶异五条悟过于缜密的心思,“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他所释放出的那种火焰,是你我都没见过的奇怪能力,他真的可以照你预想的那样,完完全全站在我们这边?”

        话语刚落,五条悟缄默了几秒,随即重新将那副墨镜架在鼻梁上,黑色镜片后的苍蓝之瞳闪过一道暗芒,接着他朝夜蛾正道自信一笑。

        “就算不站在我们这边又如何?”

        “我可是最强啊。”

        被熊猫领着逛完了大半个高专,在对方的允许下在沢田纲吉摸了摸熊猫的皮毛,手指触及到一片毛绒绒时他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真好啊,竟然摸到了真的熊猫!

        初次见面的熊猫很是欣然地接受了沢田纲吉的抚摸,同时很高兴对方能这么喜欢熊猫。

        “夜蛾校长说你马上就要加入我们班了,这是真的吗?”带着沢田纲吉来到操场的一片空地,熊猫问。

        在他接到夜蛾正道的通知时还吓了一跳,这个时间点突然又加入一个新生可太奇怪了,结合前段时间中途插班的乙骨忧太,熊猫忍不住猜测这又是一个背着什么可怕诅咒的新生?但是他又没在这个新人身上感觉到什么咒力。

        “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吧,五条先生说要把我放在他的班级里。”沢田纲吉回答道。

        “悟的话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不过听说你是五条先生带回来的?难道也是他的什么远亲?”熊猫有些好奇。

        “欸?远亲?没有啦,没有这层关系。”沢田纲吉摇了摇头,“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所以被五条先生带来这里了总之今后还请多指教。”

        沢田纲吉还是没好意思把实情说出口,因为背负巨额债款所以不得不答应五条悟加入高专这种丢脸的事无论如何他也说不出口啊!

        想起自己欠下的那些债款,沢田纲吉没忍住问道:“对了,之前五条先生说加入高专的话每个月是可以领到补助金的,这是真的吗?”

        “补助金啊,那是要申请的,不过一般只要申请都能批下来。”熊猫回答,“一个月有十万我记得。”

        十!万!

        沢田纲吉的眼睛猛地亮起来,每个月都能领到十万的话,如果再去接一些祓除咒灵的委托,幸田隆都能给二十万,那自己之后能拿三十万,四十万甚至五十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总觉得还完八千万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了。

        果然五条悟没有骗他!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3046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