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9章 目标09

第9章 目标09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四天,沢田纲吉终于暂时安定了下来,同意入学高专,并分配到了一间学生宿舍,结束了白天拼死找兼职,晚上躺在公园长椅上过夜的悲惨日子。

        舒服的洗了个澡,沢田纲吉换上了干净的睡衣擦拭着头发,身体前所未有的进入了放松状态。

        仅仅一天的时间就接受了如此多的变故,沢田纲吉到现在还有点恍惚。

        拓麻歌子,陌生的世界,疗养院的怪物,咒灵和咒术,还有目前现在自己身处的咒术高专。

        所有的一切突发状况接踵而至,像是发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直至现在的局面。

        好在结局是好的。

        想到这沢田纲吉才记起了拓麻歌子,忙从衣服的口袋里翻出,小心翼翼地按下电源键。

        屏幕重新亮起,闪过了一行提醒自己支付赎金八千万的字幕,紧接着就是赎金进度条。

        【目前进度:212,200/80,000,000】

        下意识不去看后面的那串长到不想数的零,沢田纲吉死死盯着前面那个变化的数字,嘴里一遍遍的念叨着。

        “二、二十一万两千”沢田纲吉一次又一次的确认这串数字,深呼吸了片刻后终于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虽然离最终目标八千万还差的远,但总归让他看到了希望,这二十万只是一个开始,有了之前五条悟的承诺,沢田纲吉确信自己还完剩下的赎金完全没问题了,只要时间够充足。

        再次确认了一遍拓麻歌子上的数字,沢田纲吉心满意足地关闭机器小心收了起来,而准备上床休息时又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之前自己破坏的那座疗养院所欠下的修缮金,拓麻歌子好像没有录入数据?

        沢田纲吉认真想了想,拓麻歌子目前只实时更新了自己所得到的金额,而修缮金这种突发状况似乎不在更新范围?还是说最后会计入赎金总额?

        想到了各种可能性,沢田纲吉最终放弃了思考,虽然拓麻歌子没有明确提醒自己欠款也会纳入赎金总额中,但他还是不敢抱有侥幸心理,毕竟那座疗养院被破坏和自己脱不了关系,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想负责到底,算是初次与咒灵战斗交的学费吧。

        躺在柔软的床上,沢田纲吉舒服地喟叹一声,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虽然才过去三天,但比起公园硬邦邦又冰冷的长椅他果然还是更喜欢柔软的床铺。

        放在床边的大空齿轮亮了起来,兽指环倏地一闪,纳兹从中跳了出来,扑在沢田纲吉的胸口上舒展起四肢,打着哈欠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很重啊,纳兹。”沢田纲吉失笑,伸手挠了挠纳兹柔软的下巴,“抱歉啊,这几天一直没有好好让你休息,不过之后的情况应该就会好起来了。”

        兽兵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应主人的性格和情绪,因为来到这个陌生世界后自己一直紧绷着神经,休息不好也没怎么吃好,连带着纳兹都蔫蔫的没什么精神。

        不过之前在五条悟的手下这个小家伙倒是一反常态,哪里还有一点平时的怯懦胆小,在人家的抚摸下舒服的不得了。

        对此沢田纲吉反思是自己疏于陪伴了,他决定以后闲暇之余要经常把纳兹放出来,总是待在兽指环里如果憋出自闭就糟糕了,而且在这个世界里纳兹也只有自己了。

        思及于此,沢田纲吉将纳兹抱起,轻柔地抚摸着它毛茸茸的身体,纳兹舒服地“咕噜”了一声,伸出舌头亲热地舔舐着主人的手指。

        “很痒啊。”

        沢田纲吉笑呵呵起来,将纳兹放在自己的颈窝处,脸颊蹭了蹭它散发着热量的柔软身体。

        “睡吧,今晚我们可以好好休息了。”

        清晨。

        一年级的学生早早就在操场上集合,昨天除了在外执行任务的禅院真希和乙骨忧太,同班的狗卷棘也被派到了校外,只有熊猫一人留在高专,而今天早上他们一起被召了过来。

        “你说昨天又来了个插班生?还要来我们□□院真希听完熊猫叙述的情况,不由皱眉,“这学期到底什么情况,来了一个忧太就算了,竟然又要来一个。”

        “难怪昨天五条老师突然离开,原来是去处理插班生的事情了吗,不过为什么这么突然?”乙骨忧太也有些困惑。

        “不会又是他的什么远亲吧?难道和你认识?”禅院真希看了乙骨忧太一眼。

        “呃,我想应该不是”

        因为咒言术影响无法说正常语言的狗卷棘也表达了自己的好奇:“大芥?”

        唯一见过神秘插班生的熊猫刚想解释什么,就见不远处正朝这边走过来的沢田纲吉,他抬起胖胖的爪子用力挥了挥,”这里!“

        沢田纲吉老远就看见了在操场上聚集的几个人,站定在昨天见过面的熊猫面前,他微微颔首,向其他人露出微笑。

        “你们好,我是沢田纲吉,请多指教。”

        众人诧异的目光纷纷投向出现的沢田纲吉,他们刚刚对神秘插班生的身份做出了各种猜测,结果没想到来人竟然这么随和?

        穿着简单卫衣的沢田纲吉在这么一群穿着黑色高□□服的一年级生中显得很是格格不入,不过却有个例外,为容易辨别而换上白色制服的乙骨忧太同样也异于他的同级生们。

        两个人相仿的身形和气质不禁让其他人怀疑这位插班生是不是也和乙骨忧太一样身怀着什么可怕的诅咒。

        但是无论怎么看这家伙都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啊!

        “咳,这就是今天要来我们班的插班生。”熊猫向其他人介绍起沢田纲吉,众人才纷纷回过神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轮到狗卷棘时他歪了歪头:“金枪鱼?”

        “是?”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沢田纲吉下意识应道。

        见沢田纲吉回应,狗卷棘沉默了两秒,接着用更加确定的语气重复了一遍:“金枪鱼!”

        沢田纲吉满头问号,向唯一相熟的熊猫投去疑问的目光。

        “棘因为是咒言师的关系所有没法正常说话,所以会用饭团馅料的名字和别人交流。”熊猫解释,“我记得‘金枪鱼’的意思是提醒别人注意?”

        “不,棘他只是单纯在重复‘纲吉’这个名字吧。”禅院真希说道,“金枪鱼和这家伙的名字发音相似。”

        “鲑鱼!”狗卷棘竖起大拇指表达了肯定。

        禅院真希这么一解释其他人才反应过来,熊猫忍不住吐槽:“谐音梗禁止啊棘你竟然这么有幽默感。”

        同样反应过来的沢田纲吉也不由笑了出来。

        “呦!看来你们相处的不错啊。”

        姗姗来迟的五条悟看到学生们相处融洽的样子心情颇为愉悦,“那么大家都互相认识了吗?”

        “你迟到的太久了吧。”禅院真希心情不爽的抱怨,“明明是你通知大家要在八点之前在操场集合的。”

        “哈哈,抱歉抱歉,昨天因为写报告写的太晚了所以早上有点起不来呢。”五条悟很没诚意的道着歉,“大家都和这位插班生沢田纲吉同学认识了吗?”

        众人齐齐点头,没等五条悟做进一步的介绍,乙骨忧太忍不住举手询问:“昨天就是因为沢田同学所以五条老师才突然中途离开的吗?”

        “嗯~算是吧。”五条悟走过去揽着沢田纲吉的肩膀将他推到大家面前,“说起来真希还有忧太,你们得谢谢这位纲吉君哦,因为多亏了他,疗养院的那只一级咒灵才会这么轻松地就被祓除了呢。”

        此话一出禅院真希和乙骨忧太不约而同地一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看向沢田纲吉。

        “疗养院的那几只咒灵是被你打败的?!”

        “呃、嗯算是吧。”沢田纲吉讷讷的点了点头。

        闻言禅院真希和乙骨忧太对视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因为昨天他们赶到时那座疗养院的破坏程度和在后山发现的奄奄一息的一级咒灵都让两人下意识以为是某个一级咒术师做的,结果五条悟却告诉他们是这位插班生干的?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憋了半天禅院真希下出这个结论,这个叫沢田纲吉的人看着如此无害的样子破坏力竟然这么恐怖,那可是一级咒灵啊。

        犹记得昨天在后山发现那只一级咒灵时看到的惨烈景象。当然这个惨烈指的是咒灵阴摩罗,因为当他们找到阴摩罗时它已经完全没有了行动力,浑身像是被火焰灼烧过一样焦黑到分辨不出它的样貌,那双翅膀更是凄惨,羽毛几乎被烧光,只剩下光秃秃的紫色骨骼。

        光是看了就知道这只咒灵受到了单方面的惨烈殴打,不过奇怪的是既然实力如此悬殊为什么最终不把咒灵祓除了?

        乙骨忧太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这次沢田纲吉没等着五条悟帮他解释,而是自己回答了。

        “因为我没有咒力,所以就没法祓除。”沢田纲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抱歉啊,昨天还要你们帮忙祓除那几只咒灵。”

        昨天经过五条悟和夜蛾正道的科普,沢田纲吉知道了只有拥有咒力的人才能对咒灵进行祓除,所以那时他只是把几只咒灵揍到没有反抗能力了而已,如果不彻底祓除的话它们还是有可能再度恢复实力继续作恶的。

        “没有咒力?你是天与咒缚?”禅院真希下意识以为沢田纲吉和自己一样是天与咒缚。

        沢田纲吉摇摇头,没等他开口,一旁的五条悟接过了话茬,冲他们摇了摇手指。

        “解惑时间到此为止,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了哦。”五条悟中断了学生们的好奇,“不过接下来的课程会让你们彻底领教下这位轻松打败一级咒灵的纲吉同学的实力。”

        说着他垂下头看着沢田纲吉,被绷带阻隔的苍蓝眼瞳中隐含着笑意,五条悟收回揽着他的手,环视了一圈操场上的学生们。

        “同样,为了让纲吉同学能快速领略到咒术师的世界,这节课你可要认真听讲哦。”

        闻言沢田纲吉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难得感受到了五条悟语气里的认真,同时也知道只有彻底熟悉了这里的战斗方式今后才有可能接下有着高额酬金的任务委托。

        不过怎么样他绝对会拼命学习的。

        “那么第一课,先从实战开始吧。”五条悟直截了当,在沢田纲吉颇为认真的注视下反手指了指自己。

        “用你的火焰,攻击我试试看。”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3046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