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12章 目标12

第12章 目标12


离开高专的五条悟和夜蛾正道当天并没有回来,通过伊地知通知了一年级的学生今天一天在校内自由活动,同时又告诫他们不准再随意破坏校内建筑。

        当然这个临时加上的规定是因为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众人对沢田纲吉的态度更加同情,然而他本人却对此感到尴尬,这种被针对的感觉真的非常微妙,虽然源头完全是自己造成的,也怪不了别人。

        因为一天五条悟都不在,他的课自然是上不成了,一年级生们早就对这个情况习以为常,很自觉地去训练场做自主练习。

        在加入了一年级的班级群后沢田纲吉和他们基本熟悉了起来,其他人也很自然地接纳了他,尤其是禅院真希,一到训练场就迫不及待地要和他来场对练。

        禅院真希斗志旺盛,早早就挑好趁手的咒具做好了准备,连带着其他人也跃跃欲试起来。

        沢田纲吉本想摇头拒绝,但转念一想,若只是普通对练的话自己把握好力度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这些刚认识不久的同窗们可不是五条悟,而且比起自己他们要更为擅长咒术师的战斗方式,自己也可以借此熟悉一下为今后做好准备。

        考虑了片刻沢田纲吉点头答应,在禅院真希跃跃欲试的注视下点燃了死气火焰。

        于是今天一整天高专的一年级生们都依次与沢田纲吉来了场与往常截然不同的对练。

        很强,这个插班生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强。

        众人气喘吁吁地躺倒在地,不约而同地产生了同样的想法。

        与其说是对练,不如说是一场指导练习,他们所有人不管是咒术或是体术全都被沢田纲吉尽数挡下轻松化解,虽然并没有看到之前对五条悟使出的那种威力可怖的火焰,但他们没有伤到沢田纲吉分毫,同样也没有被他所伤。

        不同于五条悟训练时的无情,沢田纲吉的方式要温和太多,他们没有再感觉到之前那种存在感极强的威压,沢田纲吉的火焰带着不可靠近的距离感将他们的动作尽数化解,仅凭快到几乎无法捕捉的身体动作与他们周旋。

        怎么说,虽然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却消耗了巨大的体力,还有一丝微妙的憋屈感。

        这个年龄与他们相仿的少年竟然强到这种地步,完全是和五条悟不同程度的望尘莫及。

        “呃其实我比你们还要大两岁。”

        额间的死气火焰熄灭,沢田纲吉讪讪道,“因为五条先生说以我现在的情况加入一年级是最好的选择。”

        体力透支累到不行的一年级生们沉默,看着火焰熄灭就变得温和懵懂的沢田纲吉,和刚才那副紧皱着眉挥舞拳头把他们尽数打趴的样子哪里有一点相似。

        “你和悟真的是很像啊,各种方面来说。”熊猫感慨。

        不管是那张童颜的脸还是强到变态的实力,两个人都非常相似,当然在性格方面,比起五条悟那糟糕到不行的性子,沢田纲吉要比他靠谱的多。

        “虽然很不爽你压根就没有拿出实力,但我们的确受益颇多。”禅院真希扶着膝盖勉强站起来,不忘拉了一把还趴在地上的乙骨忧太,“不过竟然连忧太都没有坚持多久,连里香都没有办法吗?”

        “不里香突然出现战斗了几秒后不知道为什么就自己回到戒指里了。”乙骨忧太讷讷道,“不过这样也好,如果彻底解放里香的话麻烦可能就大了。”

        听着他们讨论的‘里香’,沢田纲吉也有点好奇,刚刚在和乙骨忧太对练的时候从对方戒指里突然冒出的像是异形一样的生物吓了他一跳,轻易就感觉到了倍增的压力,沢田纲吉下意识摆好架势准备迎击,然而双方没过几招后那个异形就像是失去了战斗意志,敛去了所有攻击后就又缩回了戒指里。

        但看乙骨忧太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沢田纲吉就没再继续问。

        “大芥?”狗卷棘担心的视线望了过去,他们一直很担心这位背负着特级咒灵的同窗。

        乙骨忧太安慰性地笑了笑,摇着头说自己没事。

        一天的自习时间很快结束,几个人互相告别后就各自回了宿舍,临走时禅院真希还不忘提醒沢田纲吉明天要继续与他们一起对练。

        对此沢田纲吉倍感压力,但也答应了禅院真希的请求,对方好战的性格让他想到了云雀恭弥,当然禅院真希要比他好相处的多了,直到现在沢田纲吉还忘不了十年后的云雀恭弥在操练当时还很弱小的自己时嗜战又无情的样子。

        现在想想都忍不住要打个寒颤。

        回到宿舍洗了个澡,沢田纲吉满身清爽的躺倒在床上,摸出手机查看着上面的信息,另一只手轻柔地抚着窝在他身边的纳兹。

        到了晚上大家都活跃了起来,沢田纲吉点开之前加的那个小群,看着上面显示的【五条悟不得入内】的群名缄默了很久,最终抽着嘴角点了进去。

        maki:【浑身痛的不行第一次觉得体术带来的伤害比咒术的伤害还要痛苦。】

        竹子哒咩:【更正一下,我们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maki:【体力透支也算一种伤害谢谢![撇嘴]】

        蛋黄酱饭团好吃:【同意!】

        今天要早睡:【同意+1】

        看着群里刷过去的消息,沢田纲吉倒有些不好意思,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用力过度?思及于此他敲着手机屏幕在群里发言。

        tsuna:【要不明天的对练还是取消吧?[尴尬]】

        maki:【为什么要取消?和你对练体力透支是我们的问题,正是因为如此才要更加努力,放着你这样实力的人不去用才是我们的损失。】

        今天要早睡:【真希同学注意下措辞[捂脸]】

        maki:【啊抱歉,是我表达不当,反正大概意思你懂就行了。】

        tsuna:【没关系,我理解你的意思[ok手势]】

        沢田纲吉不禁叹了口气,本来还在担心大家会不会因为下午的对练对他产生意见,不过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影响,虽然自己是突然空降的插班生,但每个人好像都很乐意自己的加入,这种被别人欢迎和被需要的感觉真的让他松了口气。

        胡思乱想了一会后群里已经刷起了别的话题,沢田纲吉的注意重新回到群里,发现熊猫正提议要给自己办个欢迎会。

        竹子哒咩:【tsuna,你觉得呢?就明天怎么样?】

        tsuna:【欸?欢迎会就不必了吧?不用这么大费周章。】

        maki:【我觉得可以,本来我们这一届的人就少的可怜,欢迎会还是要搞的。】

        蛋黄酱饭团好吃:【上次忧太转学我们也办了欢迎会,虽然现在才隔了一个月,但再来一次也不是不可以[兴奋转圈圈]】

        今天要早睡:【咳明明就是你们想找借口出去放风吧,上次我的欢迎会不就是在银座的那家店玩到了深更半夜[汗颜]】

        maki:【说的好像那个时候你不开心似的哦[斜眼]】

        今天要早睡:【我错了[捂脸]但我也很同意为纲吉同学办一个欢迎会。】

        竹子哒咩:【ok~那就全票通过了!那明天课间的时候我们再商量下时间吧,现在已经很晚了。】

        群里就这么敲定了要给自己办个欢迎会,沢田纲吉忍不住笑了笑,没再说出拒绝的话,接受了大家的好意。

        互道了晚安后沢田纲吉叉掉群对话框,准备把手机放回去充电时line却突然响起了提示音。

        只得又点开line,沢田纲吉查看信息来源,发现是个好友申请。

        点开那条信息,是个名叫【全糖是标配哦】的好友申请,头像是个造型可爱的草莓大福。

        虽然没有透露任何信息,但沢田纲吉几乎是下意识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犹豫了几秒,最终沢田纲吉还是通过了这条好友申请,并主动向他打招呼。

        tsuna:【你好,五条先生。】

        对面回复的很快,应该是一直在刷手机,沢田纲吉没有猜错,这条好友申请就是五条悟发来的。

        全糖是标配哦:【竟然这么晚还没睡啊[猫猫打哈欠gif]】

        全糖是标配哦:【忙到现在,才看到你已经加进班级群了,真是的怎么都不在群里发言呢?[猫猫疑惑jpg]

        看着对面连发来的过于少女可爱的猫咪表情包,沢田纲吉陷入了诡异的沉默,过了良久才颤着手指敲击屏幕回复。

        tsuna:【工作辛苦了因为太晚了就没有在群里说话,今天大家都很累。】

        全糖是标配哦:【嗯嗯,我从忧太那里听说了,你和那几个孩子对练了一天,真是辛苦了~感觉如何?】

        tsuna:【大家都很厉害,多亏了他们我现在已经多少掌握了咒术师的战斗方式。】

        看着沢田纲吉发来的过于官方的回答,五条悟不由轻笑,脑子里已经浮现出对方正经着一张脸认真敲打屏幕回复的样子。

        全糖是标配哦:【不错不错,老师期待你们今后的成长[猫猫眨眼gif]】

        全糖是标配哦:【对了,发我一张你的自拍照,要当证件照用。】

        tsuna:【欸?证件照?】

        全糖是标配哦:【之前不是已经答应了你,这几天我会着手处理推荐你成为咒术师这件事,所以证件照是必须的哦。】

        tsuna:【!!我马上发您!】

        等了还没有一分钟,那边就迅速发来一张照片,五条悟随手点开,屏幕里的少年正略显拘谨的看着镜头,嘴角还勉强拉扯着一点也不自然的弧度,一看就知道他几乎不怎么给自己拍照。

        “哎呀,真是僵硬又有点傻气的笑容啊。”五条悟不留情地批判起沢田纲吉发来的照片,手指却一点不含糊地点了保存。

        完了还不忘点开相册把昨天拍下额间燃起火焰的沢田纲吉的照片挑出来做起对比,因为相册里有不少学生们的糗照,他还找了好一会。

        看着屏幕里两张气势大相径庭却又是同一个人的照片,五条悟摸着下巴似乎在考虑做出什么评价。

        过了良久他才语气确定道:“嗯!这张像兔子,这张像小狮子,倒是和他的那只小狮子长得蛮像的欸。”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3046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