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目标16

目标16


因为那天五条悟的一通电话,沢田纲吉连续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

        虽然在此之前七海建人已经打好预防针让自己有个心理准备,但竟然连五条悟都亲自打电话来说这件事,那个所谓的咒术监理部真的有那么可怕

        回忆着那天晚上五条悟打来的那通电话,对方大概叙述了监理部的结构和他们的日常工作,同时带出了背后的御三家。

        说实话当五条悟说出御三家时沢田纲吉第一反应竟然是某世界第一i游戏里的角色,还因此被五条悟狠狠嘲笑了一会。

        根据五条悟的叙述,咒术界的御三家与监理部关系密切,甚至有不少高层的重要人士都出身于那些家族,某些方面来说御三家对监理部具有一定的控制权,因为过于封建腐朽的作风,他们和监理部一样力图掌控整个咒术界,且不允许有破坏常规秩序的咒术师存在。

        而这个破坏常规秩序的人就是沢田纲吉。

        五条悟的语气里是不加掩饰的嘲讽和厌恶,似乎是和监理部的人有过什么过节。

        因为出差去北海道还要有段时间才能回到高专,五条悟直言监理部的人会趁自己不在的这几天把沢田纲吉提去问话,所以才会在今天打电话过来通知他。

        “可如果那些人很麻烦的话为什么还要安排我和七海先生去祓除那些咒灵呢”沢田纲吉问出了他的疑惑,因为五条悟明显是提前就知道监理部的人会过来找麻烦的。

        “很简单,这样你就有了主动权,完全有底气与他们谈判。”五条悟解释,“今天的任务不是开始,早在疗养院那起事件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注意到你了,那些人也是谨慎,估计是打算搜集齐更多的情报再下手吧。”

        “所以这次我只是稍稍提前了进度,同时有两个不安定因素和他们对着干,老橘子们的脸一定会被扇肿吧”

        “然后,没有任何经验的纲吉同学,接下来要认真听完我的话,按照我说的去做哦。”

        思绪回归,沢田纲吉脑内一直在预演之前五条悟告诉自己的之后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同时不由感到一阵无力,五条悟说的这种做法真的可以应付过去监理部的那些人吗

        午休和大家去食堂吃午饭,中途夜蛾正道突然出现,等着沢田纲吉吃完午饭并告知他监理部的人来了,要见他。

        此话一出几个人骤然沉默下来,惊疑不定的目光纷纷看向夜蛾正道。

        “那些家伙来干嘛”禅院真希扔下勺子蹙眉道,“还专门来找这家伙”

        “五条老师知道吗要不要现在联系他”乙骨忧太下意识就想到了五条悟,如果他在的话应该是不会放任监理部的人乱来的。

        见学生们都变得不安起来,夜蛾正道肃声地让他们镇定,墨镜后的眼睛透出些许严厉。

        “你们待会就先回教室,下午的课照常上。”夜蛾正道说,又看向一旁的沢田纲吉,“沢田先跟我来。”

        沢田纲吉点点头,把吃完的餐盘收拾好起身准备和夜蛾正道走,察觉到其他人看过来的担忧视线,沢田纲吉对他们安抚地笑了笑。

        “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之前五条先生已经和我说了应对方式。”

        听此其他人才稍稍放下心,但几人之中唯一有过相关经验的乙骨忧太还是感到不安,他是知道高层的那些人过于不讲理的行事作风,以沢田纲吉的性格若是与那些人对上定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乙骨忧太刚想开口制止,夜蛾正道却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不用担心,我会和他一起的去的,悟也快回来了。”

        听此乙骨忧太才稍稍冷静下来,朝夜蛾正道微微颔首,和同窗们一起目送夜蛾正道和沢田纲吉离开。

        “既然悟已经提前和阿纲说了这件事,那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熊猫迟疑道。

        “明太子很危险”狗卷棘摇着头,同样对沢田纲吉并不放心。

        经过短短几天的相处他们完全接纳了沢田纲吉并视他为同伴,如果因为监理部的烂人使他出现了什么意外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

        缄默了片刻,乙骨忧太紧抿着嘴,与身旁的禅院真希对视了一眼后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跟在夜蛾正道身后向校长室走去,沢田纲吉也是满心的忐忑,他倒没有在担心监理部带来的压力,而是在担心待会自己能不能按照五条悟所说的那样做好应对措施。

        走在前面的夜蛾正道注意到身后沢田纲吉的情绪,他开口询问“你很紧张”

        “嗯还好就是不知道这次能不能顺利应对过去,毕竟我第一次和他们接触。”沢田纲吉老实回答。

        “说实话,如果不是悟提前和我打好了招呼,我是不会同意你去完成那个任务的。”夜蛾正道说,“去祓除远超自己级别的咒灵这明摆着是要将你完全暴露在监理部的眼睛下,虽然他向我保证绝对不会出问题,但果然还是不能让人完全放心啊。”

        安静的听着夜蛾正道对五条悟的抱怨,沢田纲吉忽然道“可您还是信赖着五条先生的,是吗”

        沢田纲吉的话让夜蛾正道沉默了一瞬,过了好一会他才闷笑出声“是啊,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同样,你也不用对监理部的人感到惧怕,既然之前悟已经联系过你了,那照他说的做就行了。”

        “是。”沢田纲吉打起精神,神色变的坚定起来。

        两人来到校长室,里面早早就有人坐在里面等待,沢田纲吉隐晦地观察着他们,很奇怪,明明是夜蛾正道的办公室,那两个人却像来到自己家一样姿态随意,他们进来后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不适感。

        来人是监理部的调查专员,一位稍显年长,一位较为年轻,他们身上穿着相同的黑色西服,领口处还别着一枚造型奇特的金属徽章。

        和夜蛾正道对视了一眼,沢田纲吉定了定神,走过去在那两人对面的沙发上泰然自若地坐下。

        一声不吭就自己坐下的沢田纲吉让那两人齐齐一愣,等等他们还没有发话呢怎么这个小鬼就这么淡定地坐下了

        年长的调查专员习惯了过去的趾高气扬,一见面就被沢田纲吉这么无视让他感到非常不满。

        一旁较为年轻的调查专员则拿出一张照片仔细与对面的人比对起来,这才确认来人就是他们要找的沢田纲吉。

        看着沙发上沢田纲吉勉强还算镇定的身形,观察了一会的夜蛾正道叹了口气,过去在他身旁坐下。

        双方互相做了介绍,年长的调查专员叫山内,年轻的那个叫藤井。

        做完介绍后气氛就沉默下来,沢田纲吉和夜蛾正道没有主动开口,而监理部的两个人则等着他们自己交代事情经过。

        首先一定不要被那些人牵着鼻子走,所以你要做的就是不主动开口,所有问题都由他们抛过来,然后避免第一时间回应,给自己留出足够的思考时间去回应。

        五条悟那天的教导在脑海里闪现,沢田纲吉不自觉地握紧双手,在心里深呼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一定要以静制动。

        果然最先沉不住气的是监理部的人。

        “你知道今天我们为什么会找上你吗,沢田纲吉”藤井率先开口。

        沢田纲吉没有回话,只是很诚实地摇了摇头。

        见此山口瞟了眼坐在他旁边的夜蛾正道嘲讽道“看来你什么也没有告诉他啊,就这么护着你的学生真的好吗夜蛾校长”

        像是没有听出来他语气里的讽意,夜蛾正道抱着双臂极为镇定道“正好您二位现在都在这里,与其让我转达,不如让您亲自来解释这样不是更好吗”

        被夜蛾正道睁眼说瞎话的功力一噎,监理部的两人对视一眼,也不打算再和他们拐弯抹角,直接进入正题。

        藤井从公文包里拿出几份资料,工整的摊开在沢田纲吉面前。

        沢田纲吉看过去,发现是他的咒术师等级评估报告,上面被标记了一个红色的圈,旁边则是前几天和七海建人一起完成的祓除咒灵的任务,再接着就是更早之前疗养院那起事件的调查报告。

        果然,全被五条悟猜中了。

        凝神了片刻,沢田纲吉迅速组织好说辞。

        “我们也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之所以找过来就是为了调查最近发生的几起特殊事件。”山内伸手点了点那几份报告,“首先先从疗养院事件开始吧,这个任务当时是下达给了高专的两个一年级生,虽然当时五条悟擅自同行,但从现场被破坏的情况来看,明显不是出自五条悟之手,也不可能是那两个一年级生做的。”

        “而更奇怪的是,根据当时「窗」传回来的情报,疗养院那里出现了不属于任何人的力量波动,并不是咒力,是另一种从未被记录过的未知力量。”

        说到这,山内锐利的视线直勾勾地看向沢田纲吉,“很巧的是,五天前的几次祓除任务中,这种力量又出现了,而那几次任务的执行人就是你,沢田纲吉。”

        话说到此,监理部的人也不再客气,直接将那份报告挪到沢田纲吉面前,语气严厉且刻薄。

        “当时你的咒术师等级仅为四级,请问你是如何在一天内祓除了五只一级,三只准一级,还有一只准特级咒灵的那种不同于咒力的未知力量又是什么”

        见对方的态度咄咄逼人起来,夜蛾正道插嘴“那次的任务是有一位一级咒术师同行的。”

        “我们当然知道,是七海建人吧。”藤井翻查着另一份资料,“不过很遗憾,在我们调查了现场后发现虽然最后祓除咒灵的是七海建人,但明显对咒灵造成伤害的是这位沢田纲吉同学。”

        “所以,请正面回答一下吧,沢田纲吉同学。”

        两人说明完毕后便气定神闲地等待沢田纲吉的回答,又恢复了最开始那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一目十行地浏览完那几份资料,沢田纲吉垂下眼眸,不得不说这些资料详尽到他看了都觉得咋舌,五条悟说的没错,任何地方都充斥着这些人的眼线。

        将那几份资料推了回去,在监理部的那两人极具压迫的注视下沢田纲吉终于开了口

        “资料上说的都没错,这些事都是我做的,至于你们说的未知力量”

        停顿了一瞬,沢田纲吉状似不解地继续道“虽然与咒力不同,但这种力量的确可以对抗咒灵,至于您让我解释这种力量既然同样能解决咒灵,那不就和咒力一样区别只在于使用方法不同。”

        尽量将无法解释清楚的情况与其他常规事物同质化,并拉到同一水准上,造成一种“原来大家都一样啊”的错觉。

        一步步照着五条悟所说的去做,沢田纲吉稳下心神抬头笑着与对面的两人对视“也就是说,您怎样看待咒力就可以怎样看待我的能力。”

        “”

        “”

        沢田纲吉的回答让两人不由愣住,他的回答看似完美,但问题怎么又抛回给了他们

        这种回答了又没回答的微妙感是怎么回事

        “请不要转移话题,我们的问题是那个未知的力量到底是什么,这和咒力没有一点关系”山内不耐烦道,“而且你明明是个无咒力者,如果没有借助外力根本无法与那种级别的咒灵对抗,所以你有义务向我们汇报清楚你的能力。”

        见对方的态度变得不耐烦起来,沢田纲吉依旧岿然不动,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随即他从口袋里拿出了毛绒手套展示在他们面前。

        “您也说了我是无咒力者,不借助外力是无法与咒灵对抗,可我的能力就是借助这双手套进行战斗。”

        死死盯着那双普通到不行的毛绒手套,监理部的两人不约而同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没等他们发作,眼前却被忽然燃起的耀眼光芒刺的睁不开眼。

        “这就是我的战斗方式。”

        进入死气状态的沢田纲吉平静道,眼里的那抹亮橙色不畏惧地跳动着。

        监理部的两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从沢田纲吉额间燃起的火焰,他们明显感觉到这个小鬼的气势和刚刚完全不同,明明只是这么随意的坐着却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威压感。

        而仅仅只持续了十秒,沢田纲吉便退出了死气状态,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温和懵懂的样子。

        避免给予明确的回应和态度,他说的他的你说你的,技巧性地稍稍曲解误读他的意思,将话题和节奏带到自己这边,用自己的方式强迫他去接受。

        “就是这样,借助外力点燃火焰来战斗,很简单吧。”沢田纲吉说。

        目睹了一场仿佛大变活人的展示,山内和藤井微微张大着嘴巴,久久没有回过神。

        刚刚那种威压感他们只在五条悟身上见过,两个人都和五条悟打过交道,且过程都极其不愉快,五条悟和高层的矛盾与日俱增,对他们这种下面办事的人自然也不会客气,每次当对方不耐烦的时候都会拿出那种恐怖的气势迫使他们妥协。

        可是这次他们面对的是个乳臭未干的四级咒术师小鬼啊在五条悟那边憋屈就算了,怎么连对付一个小鬼也会如此憋屈

        强烈的反差感让山内不禁开始怀疑沢田纲吉是不是被五条悟附身了,因为从外表来看这个小鬼根本就不是个强势的人,但刚刚他所展示出来的火焰又让忍不住怀疑这人真的没有第二人格

        藤井最先反应过来,他深呼了吸一口气,警惕地观察了沢田纲吉片刻后他立刻反驳“这是你的咒具可我根本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咒具能使释放出火焰,明显这是一副没有被记录的咒具,和你的能力一样,这是一种未知且危险的事物”

        好家伙,这次直接在未知后面又加了个危险,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在这些人心目中的评价越来越离谱了。

        “可我现在已经注册成为咒术师了,某种方面来说算是获得了你们的认可。”沢田纲吉说,“既然我们同为咒术师,我想我身上并不存在您所说的未知又危险的力量吧。”

        “你不要偷换概念”山内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从一开始就被沢田纲吉牵着鼻子走了,“你之所以能这么顺利拿到咒术师执照是因为五条悟亲自做了你的推荐人,而且他特地说明了你是个无咒力者,那些家伙才会没有多加在意就批下了你的执照。”

        说到这山内冷笑了一声“看来评判一个咒术师的等级的标准要变更了,不然还会有很多像你这样浑水摸鱼的人混进咒术界。”

        山内难听的话语让夜蛾正道忍不住出声打断“请注意下您的措辞,山内先生。”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山内持续冷笑,接着又继续针对沢田纲吉,“竟然使用那种危险的咒具战斗,难道你觉得自己算是个天赋型咒术师吗”

        听此,沢田纲吉歪着头,坦然面对着山内的质问,随即语气无辜道

        “嗯怎么不算呢”

        在对方气的马上就要跳脚的时候给他最后一击,顺着他的话反向承认自己,语气和表情越无辜越好。

        一直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沢田纲吉表演输出的夜蛾正道听到这话时终于忍不住抽搐着嘴角。

        这一定是五条悟教的吧一定是吧只有那个家伙才会说出这种令人血压飙升的话,偏偏沢田纲吉这副无辜到仿佛不谙世事的无辜模样简直让效果拔群,不用看都知道那两个人的脸色现在一定很好看。

        正如夜蛾正道所想,在沢田纲吉用那种近乎天真无辜的语气说出那种话后监理部的两人久久没有反应,过了许久他们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

        “你”山内抖着手,站起身对沢田纲吉怒目而视。

        沢田纲吉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刚刚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他忐忑地摸着后脑勺,刚想再说点什么给圆过去,而就在这时紧闭的校长室门被人毫不客气地从外面踹开。

        众人纷纷惊疑不定地朝门外看去,来人竟然是还在北海道出差的五条悟,他身上还穿着走时的那件制服,但一直遮掩着眼睛的白色绷带却变成了黑色眼罩。

        气氛再次沉寂下来,众人就这么呆滞地看着五条悟旁若无人的走进来,接着坐在沢田纲吉身旁。

        “你们竟然还没有谈完啊。”五条悟率先开口,无视对面两人警惕的眼神,他一把揽过沢田纲吉的肩膀笑嘻嘻道,“不过看那两个家伙的脸色真的很好笑啊,看来纲吉真的有按老师说的去做呢,不错不错”

        见五条悟竟无视他们的存在夸赞起沢田纲吉,山内和藤井更是觉得憋屈不已。

        “连你也要包庇他吗,五条先生”深呼一口气,山内瓮声道,“别忘了是你亲自做推荐人让他成为咒术师的。”

        “是我没错,请问有什么问题吗”五条悟眨了眨眼,语气疑惑,“不懂你们在纠结什么欸,有纲吉这种实力足以和我媲美的咒术师在你们到底哪里不满了啊”

        足以和你媲美他们没听错吧,那个五条悟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山内觉得自己今天受到了无数次冲击,沢田纲吉他们尚且还可以拿捏一下,但五条悟就不是个能受他们掌控的主。

        “五条先生的意思是,您要维护他到底了”山内冷声道。

        “纠正一下,不是维护,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倒是你们一直这样咄咄逼人真的很让人不爽呢,现在也已经过午饭时间了,还是赶快回去午休吧,不注重休息的话小心变的像乐岩寺校长那样提早秃头哦。”

        五条悟毫不留情的嘲讽让沢田纲吉没忍住笑出了声。

        被嘲讽的山内血压直线上升,他抖着嘴唇还在色厉内荏“不要太过分了五条悟”

        “啊对我就是这么过分。”

        脑袋向后仰着,一双恨天高的长腿极其嚣张地搭在前面的矮桌上,五条悟语气凉薄持续输出

        “怎么办呢,要不你报警吧”

        作者有话要说27我怎么不算有天赋呢无辜

        五老师教的是职场糊弄学哈哈哈哈哈,人畜无害的27一脸无辜地茶言茶语简直效果翻倍

        这章比较肥,看在我如此认真的份上请给我夸夸骄傲

        感谢在20220501  17:22:1320220502  17:15: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yo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信徒丶  30瓶;濯濯其拾  16瓶;y  10瓶;飘扬的飞絮  9瓶;芏晗  5瓶;有一颗想要当海王的心、季屿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18346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