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20章 目标20

第20章 目标20


完成变电所的任务回到高专时已经接近傍晚。

        其中大部分时间耗在了和附近的警员说明情况上,  如实将夏油杰的传销行为告诉了警员,被告知他们会立刻派人前去调查,但沢田纲吉却始终放心不下。

        倒不是担心警察打击传销组织的能力,而是担心夏油杰离开前最后说的那句话。

        想让世界上的猴子全部消失虽然不知道这个  “猴子”指的到底是什么,  但夏油杰最后那副危险的神态还是令他非常在意。

        之后还是找机会问问五条悟吧,  既然对方和五条悟熟识的话那他多少也会知道些什么。

        刚回到宿舍,  沢田纲吉洗完手出来后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上面显示是乙骨忧太打来的电话。

        按下接听键,  沢田纲吉还没开口,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吵闹声音。

        “忧太同学?”沢田纲吉疑惑出声。

        “啊!纲吉同学你终于接电话了!”那头乙骨忧太的声音听着有些断断续续,“刚刚群里艾特你一直没有回呢。”

        “啊抱歉,  那时候我还在外面执行任务,没注意手机。”沢田纲吉歉意道。

        本以为乙骨忧太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然而对方原来是叫他一起参加欢迎会的。

        “之前大家不是说好了要为纲吉同学办一个欢迎会吗,不过因为其他人每天都有任务时间都没法错开,  正好今天大家都提前回来了,  现在刚好有时间聚在一起。”

        乙骨忧太解释着,  旁边又传来熊猫的声音:“刚刚我们问了悟,  他说你今天的任务应该能完成的很快,  所以我们就提前订好了位子,阿纲也快点过来吧,我们在银座这边等你。”

        难怪刚刚电话那边的声音会这么嘈杂,  原来他们已经先到银座了。

        心里升起一丝暖意,  沢田纲吉没想到那天在群里闲聊到的欢迎会竟然会被一直记到现在。

        而且最近因为任务繁多,他的确已经很久没有和同窗们聚在一起了。

        看着手机上乙骨忧太发来的地址,  沢田纲吉脱下高专的黑色制服,  换上自己的常服,  离开高专,  向乙骨忧太发来的地址出发。

        正值周末,来逛银座的人比往日多得多,沢田纲吉没来过几次这里,照着地图上显示的地址辛苦地找寻着。

        “纲吉同学!这里!”在外面等待的乙骨忧太看见了四处张望的沢田纲吉。

        见到出来迎接自己的乙骨忧太,沢田纲吉松了口气,小跑几步上前与他会和。

        “太好了,我还以为会迷路。”沢田纲吉尴尬道,“这里太大了,根本摸不清方位。”

        “哈哈,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迷路了很久,还是五条老师把我找回来的。”

        “忧太同学经常来这里吗?”沢田纲吉好奇地问。

        乙骨忧太想了想,随即摇着头:“也没有经常,多数是和五条老师一起来的,因为他经常会来这边的一家人气甜品店,然后遇到外出任务的时候还会拜托我们去排队帮他买新品。”

        “呃的确是五条先生会做出的事。”

        乙骨忧太他们提前订好的是家人气极高的烤肉店,半大的青少年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天还要祓除各类咒灵,消耗的能量巨大,吃烤肉无疑是最佳选择。

        因为同行的有熊猫,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们特地订了间包厢,沢田纲吉和乙骨忧太进来时其他三人正坐在沙发上用手机联机打雀魂。

        “呦!你终于来了。”禅院真希抬头看了眼进来的沢田纲吉和乙骨忧太,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停,“点数超30000了,我又赢了。”

        “可恶啊,怎么又是真希赢了。”熊猫郁闷,“都怪忧太出去了,我还要替他出牌,打乱了我的节奏。”

        “明明是你们太菜了。”禅院真希嘲笑。

        “大芥。”狗卷棘安慰着连输的熊猫。

        “刚刚等你的时候我们在联机打麻将。”乙骨忧太解释道。

        待沢田纲吉坐下,禅院真希发出邀请:“你也要来一把吗?”

        “不不不用了。”沢田纲吉连忙摆手拒绝,他连打扑克牌运都差的要死,麻将的规则更是没有弄懂过。

        禅院真希遗憾地摇了摇头,将手机收起活动着僵硬的肩膀,与沢田纲吉闲聊起来。

        “第一次执行任务感觉怎么样?”她问。

        “还可以,五条先生为我挑的咒具真的很好用,接下来我一个人祓除咒灵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沢田纲吉回答,“啊对了,说起五条先生我们不叫他真的好吗?”

        除去和一年级的同窗们外,沢田纲吉与五条悟相处的时间最多,他早已把大家当成了一个团体,虽然这个人好像被其他人集体霸凌了,但沢田纲吉还是觉得这种场合没有五条悟是不完整的。

        “你说他啊。”提起五条悟,禅院真希翻了个白眼,“不知道他从哪得知我们要一起办个欢迎会,昨天还吵着要一起来呢。”

        “五条老师的话因为临时有任务,会晚点过来。”乙骨忧太解释,“说是要给纲吉同学一个惊喜,所以才没有提前告知你吧。”

        “啊,他的确什么也没和我说”沢田纲吉摸头,早上离开高专的时候五条悟没有表现出一点异样,虽然他觉得对方可能纯粹是忘了这件事。

        因为五条悟还没有过来,众人干脆坐在一起闲聊了起来,沢田纲吉特地把彭格列齿轮带了过来,兽指环中的纳兹出现,被一旁眼睛发亮的狗卷棘抱了过去,缩在角落里一人一兽玩了起来。

        之前纳兹在大家面前出现时每个人都非常喜欢这只外表小小可爱的小狮子,其中狗卷棘更是抵挡不了这种毛绒绒的小动物,每次都非常期待能和沢田纲吉组队外出执行任务,因为有机会可以和纳兹相处。

        看着那边撸纳兹撸了个爽的狗卷棘,熊猫不禁感慨:“同样是毛绒绒,为什么棘就没这么摸过我呢?”

        “毛绒绒和毛绒绒之间还是有区别的。”禅院真希认真道,“如果你不开口说话的话说不定会很受欢迎,但一开口就有种奇怪的大叔味,就算你是国宝也不会有人想去摸你的。”

        “嗯有同感。”乙骨忧太点了点头。

        被打击到的熊猫缩在角落里被阴影笼罩着,仅有沢田纲吉一人投去同情的视线。

        “不过话虽如此,那只小狮子和你还真是像呢。”禅院真希歪着头看着在狗卷棘手下享受的纳兹,“外表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揍起人来却一点都不含糊。”

        这里的每个人都见识过纳兹战斗的样子,明明看起来那么弱小,一声怒吼却可以将实力强劲的咒灵击退并石化它们,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战斗方式。

        “总觉得你这个人身上,隐藏着我们都不知道的巨大秘密呢。”禅院真希盯着沢田纲吉,一脸的若有所思。

        被禅院真希这样敏锐地看着,沢田纲吉不自觉咽了咽口水,有种被对方看穿的错觉。

        好在禅院真希也只是随口一说,她拍着沢田纲吉的肩膀不在意道:“反正你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就行了,要是多了你这种实力的敌人那可就麻烦了。”

        沢田纲吉松了口气,庆幸自己没有被看出什么异常。

        一旁安静听着那两人说话的乙骨忧太注意到沢田纲吉不断变化的神情,心里不禁泛起一丝疑惑。

        “对了,你刚刚说悟给你挑了个咒具,用起来感觉怎么样?”恢复过来的熊猫又坐了回来,他还是挺好奇沢田纲吉第一次使用的咒具。

        沢田纲吉把咒具放回了宿舍没有带过来,但还是描述了下今天的任务情况。

        “五条先生说我现在完全用不到高咒力的咒具,只要耐久度高就可以了。”沢田纲吉说,“不过那把咒具确实很顺手,之后可以试试祓除一级咒灵的效果,问题应该不大。”

        沢田纲吉这么说着,突然想到了那个身穿袈裟跑来传销的夏油杰,正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件事说出来让其他人也警惕下传销诈骗,毕竟那个人也出身于高专,万一也盯上其他学生那就很糟糕了。

        思及于此,沢田纲吉刚要开口,却被熊猫突然打断。

        “那个,我好奇很久了。”熊猫举起手,“为什么阿纲你一直要叫悟为‘五条先生’呢?连忧太都会叫他老师欸。”

        “因为那个家伙完全不像个老师吧。”禅院真希瞥了他一眼说,“有哪个正经老师会以捉弄学生为乐啊!”

        对此其他人都很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五条悟这原来就是你被集体霸凌的原因吗

        沢田纲吉抽搐着嘴角,好像每次大家聚在一起都会重点吐槽五条悟。

        “纲吉同学好像没把五条老师当成是老师看?”乙骨忧太试探地问,“啊,不是说他作为老师有哪里不好,而是纲吉同学与五条老师相处方式总觉得不像老师和学生?”

        虽然多数人都对五条悟颇有怨言,但他们从未不把五条悟当成一个真正的老师看待,五条悟的实力和教学方式无时不刻都在影响着他们这些学生,或许没人愿意说出来,但他们的确是在尊敬着这位性格糟糕的高专老师。

        而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还是有人感觉到了沢田纲吉与他们的不同。

        大家的疑问让沢田纲吉陷入了短暂地沉默。

        如果不提及这个细小的不同,沢田纲吉真的不会认真考虑这个问题,而经乙骨忧太提醒后他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真的没有把五条悟当成是一个老师看待?

        两人因疗养院事件在幸田隆的店里初次相遇,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对方是高专的老师,后来因为一系列变故自己被带到了高专,五条悟把他从身无分文无家可归的窘迫困境中解救出来,老实说沢田纲吉对五条悟抱有非常强烈的感激之情。

        而乙骨忧太说自己和五条悟的相处模式不像老师和学生说实话他连和自己真正的老师相处的时候也完全看不出来两人有什么师生关系。

        有哪个老师会一上来就让自己爆衣裸/奔啊!每天如果赖床还要被铁锤捶醒,做不出来数学题就会被绑上定时炸/弹,逼迫他去成为一直很反感的黑手党首领总之他的国中生活在遇到那位家庭教师后每天都过的鸡飞狗跳胆战心惊,过于斯巴达的教育让他在短时间里迅速成长了起来。

        不过即使如此,沢田纲吉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是那个人为自己带来了一切,让自己的周围聚集了如此多的同伴。

        虽然他一直自称为家庭教师,但在沢田纲吉心里那个人早已成为自己心里必不可少的重要同伴。

        而对于五条悟,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沢田纲吉也把他看作成了同伴。

        一个让他饱含感激,同时又带着尊敬,可以互相依赖的同伴。

        沢田纲吉这么回答着,其他人也陷入了沉默,说实话他们本以为沢田纲吉只是因为生疏才会称五条悟为“五条先生”,而沢田纲吉的回答却让他们产生了“原来还可以这样啊”的想法。

        怎么说,总觉得又是另一种层面的特殊关系呢。

        “虽然是有些意外的答案,但我们在纲吉同学心中也应该算是同伴吧?”乙骨忧太忽然问。

        没有丝毫迟疑,沢田纲吉认真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乙骨忧太开心地笑了出来。

        “真是个未曾设想过的道路啊”禅院真希喃喃道,“但好像又是你能回答出的答案,我想我们也能像你一样和那个家伙互相依赖吧。”

        “一定可以的。”沢田纲吉不假思索地点着头。

        “莫名有些被你感染了呢。”熊猫说,“不过叫‘五条先生’还是有些生疏不如你和我们一样叫‘悟’试试看?”

        “鲑鱼!”抱着纳兹的狗卷棘也凑了过来,鼓励地看着沢田纲吉。

        “啊?直接叫名字有点不太礼貌吧”沢田纲吉有些纠结,他好像很少会直呼其他人的名字,最多会在名字后面加上敬称。

        见沢田纲吉态度犹豫,禅院真希揽着他的肩膀循循善诱:“大胆点,你都把他当成同伴了,直呼名字有什么好害羞的。”

        “我没有在害羞啊”沢田纲吉小声辩解着,“呃,sasato”

        艰难地想念出那个名字,没等沢田纲吉完整地念出来,包厢的门忽然从外面被打开,被大家等待的五条悟终于出现。

        “呀~抱歉抱歉,老师迟到了。”戴着墨镜的白发男人心情颇好地和学生们打着招呼。

        往日一直穿着的高□□服换成了休闲私服,鼻梁上的墨镜微微耷拉下来,五条悟迈着那双长腿走进包厢,剪裁合体的白色衬衣再配上那张精致完美的脸,五条悟现在整个人活脱脱一副贵公子模样。

        “你也迟到太久了。”禅院真希吐槽。

        “哈哈,因为半路去接这个小子了。”五条悟将身后跟着的少年拉到前面,“锵锵锵~下个学期即将入学高专成为你们学弟的伏黑惠同学!”

        发型酷似海胆的黑发少年有些受不了五条悟过于幼稚夸张的介绍,但还是朝在场的前辈们恭敬地鞠了个躬。

        “前辈们好。”

        “哦哦,是惠啊,好久不见了。”熊猫熟稔地向他打着招呼。

        除沢田纲吉外,其他人之前都见过伏黑惠几次,也知道他即将入学高专,不过因为最近对方在忙升学考的事所以有段时间没见了。

        自然地坐在沢田纲吉旁边的位置,五条悟一坐下就拿起果盘里的草莓丢进嘴巴里。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嚼着草莓五条悟含糊地问。

        “在聊关于你的事哦。”熊猫揶揄地笑道,“刚好在问阿纲对悟的看法。”

        听此五条悟顿时来了兴趣:“欸~什么什么?纲吉对我有什么看法吗?”

        “不我对您没什么看法”沢田纲吉尴尬地退缩,这种背后议论别人又被正主询问的感觉真的不太好。

        见沢田纲吉这副不想多说的样子五条悟难得没有缠着他追问,而是笑容灿烂地盯着他看了半天,墨镜后的冰蓝色眼瞳满是愉悦的意味。

        伏黑惠默默地来回在沢田纲吉和五条悟之间看了许久,有些不懂那个人刚刚干嘛明知故问。

        不过他也没有探寻别人隐私的嗜好,伏黑惠收回视线,将手上拎着的几个袋子分给大家。

        “五条老师刚刚买的限定口味的大福,因为排了很久的队所以才迟到了。”

        几个人对甜品都是兴致缺缺,礼节性地分走了几份,只有沢田纲吉开心地看着分到的大福,是他没有吃过的口味。

        所有人都到齐落座,作为最年长的人,五条悟很大方地表示这顿饭他请客,让大家放开肚子吃。

        禅院真希不客气地一上来就点了五份烧肉天梯,凡是店里的人气单品她都点了好几份。

        “这样真的可以吗?”沢田纲吉对身旁的五条悟小声道,“因为是为我举办的欢迎会,还是由我来请客比较好吧。”

        “没关系,谁让我是你们的老师呢。”五条悟不在意道,“正好一起来庆祝纲吉第一次单独完成任务~这顿就让老师来请吧。”

        五条悟都这么说了沢田纲吉也没再继续坚持,只能在心里盘算着之后请五条悟吃甜品来答谢这顿饭。

        “说起第一次单独完成任务,这次的任务还算顺利吧?五条悟问。

        “顺利,新咒具非常顺手。”沢田纲吉说,“对了,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和您说一下。”

        “嗯?什么什么?”五条悟来了兴趣。

        犹豫了一会,沢田纲吉还是把遇到夏油杰的事说了出来。

        夏油杰的名字一出,刚刚还算热闹的氛围顿时冷了下来。

        被这种陡变的气氛吓了一跳,沢田纲吉不安地问:“有、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叫夏油杰的人,是个诅咒师。”乙骨忧太解释道,“而且是个极恶的诅咒师。”

        因为之前和夏油杰直面过,乙骨忧太对这个人印象非常深刻,同时要多少知道点关于夏油杰的过往。

        被科普了诅咒师是个什么,沢田纲吉面色呆滞,对还有这种职业感到震惊外,更震惊的是原来夏油杰最后的危险发言竟然真的有由头。

        等等,如此危险的诅咒师自己好像当成是搞传销的了而且还报警举报了他。

        下意识去看旁边的五条悟,沢田纲吉发现对方竟然在发呆,虽然脸上挂着往日的笑容,但没有了眼罩的遮掩,他总觉得对方的笑意似乎没有到达眼底。

        正当他要开口询问,五条悟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将鼻梁上的墨镜稍稍拉下,五条悟兴味地问:“然后呢,那个家伙对你做了什么吗?”

        “也、也没有做什么,就是说想看看我的实力。”沢田纲吉叙述着当时发生的事。

        迟疑了一会,沢田纲吉还是把误以为对方是搞传销的并报警的这件事也一并说了出来。

        于是本就安静的氛围此时更加沉寂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五条悟,包厢里顿时爆发出一阵笑声,五条悟揽着沢田纲吉的肩膀笑的超大声。

        “哈哈哈哈哈哈你竟然把那家伙当成搞传销的了还报警去抓他哈哈哈哈哈哈哈!”五条悟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你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啊,明明和杰在鸡同鸭讲,偏偏杰竟然没有发觉哪里不对!”

        逐渐回过神的其他人也满脸的一言难尽,但都不约而同地朝沢田纲吉竖起了大拇指。

        怎么说,不愧是沢田纲吉,像是只有他才能做出来的事。

        “不行,我必须发条简讯慰问下那个家伙!”

        五条悟兴奋地拿出手机找到夏油杰的邮箱地址,虽然line号两人早已互相拉黑,但邮箱地址还保留着,这么好笑的事不礼节性地大声嘲笑一下简直愧对自己曾经的挚友。

        看着五条悟噼里啪啦地按着键盘满脸兴奋,沢田纲吉默默地离他远了点,实在搞不懂这个人在想什么,哪里还有刚刚半点压抑的感觉。

        虽然比较震惊夏油杰这号危险人物竟然找上了沢田纲吉,但见他安然无恙还报了警,其他人安心下来的同时也不由觉得好笑。

        “上次他还潜入高专对忧太说要夺走里香呢。”熊猫想起了这件事,“果然做牛头人是没有好下场的。”

        “等等,你的发言好像更危险了。”乙骨忧太抽着嘴角,这都什么虎狼之词。

        这场欢迎会的氛围还算热烈,连夏油杰这种危险人物在沢田纲吉的各种误会下都变得如此好笑,而始作俑者却一脸心虚,并思考着自己这算不算报假警。

        “不用担心,你报警抓他的理由也没什么错嘛。”五条悟摸着沢田纲吉的脑袋安慰道,“试图拉拢我可爱的学生入伙,还是没什么发展前途而且极其危险的盘星教,这种行为和传销也没什么两样,所以你完——全不用感到愧疚哦~”

        不,您这种幸灾乐祸的玩笑心态更让我感到不安了。

        沢田纲吉的眼角在不断抽搐,不是说对方已经从高专叛逃了吗,为什么这个人还要坚持发简讯特地去嘲笑一下。

        这个小插曲完全没有影响大家吃烤肉的心情,每个人都吃的很认真,努力想将五条悟的钱包吃空。

        结完账的后五条悟似乎还没有尽兴,提议大家待会再去吃点宵夜,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聚过了。

        “你竟然还有肚子去吃宵夜啊”禅院真希难以置信,“不过我没意见,反正明天也休息,记得你请客啊。”

        “当然~”

        “啊,我就先回去了,还有作业没写。”伏黑惠想先离开,却被五条悟一把拽住。

        “被那么急嘛,正好趁这个时候和未来的学姐学长们联系下感情~”五条悟兴致道,“增加些感情债总归是好的。”

        “我们之间要增加什么感情债啊?”伏黑惠吐槽,却架不住五条悟耍赖,只得被拖着走。

        这个人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兴奋???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进行下一场活动,来到了一家居酒屋。

        “这是上次硝子介绍的店,说是里面的料理非常好吃。”五条悟推着大家走了进去。

        一进店里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酒味,沢田纲吉小声问:“未成年人来到这种地方真的没问题吗?”

        “只吃料理不喝酒的话应该没问题?”乙骨忧太朝里面望了一眼,没有多少客人在,正好可以掩护熊猫走进去。

        几人来到一个小隔间,因为之前烤肉吃了不少,现在也只点了一些饮料和小食。

        本以为这顿宵夜很快就会结束,然而没想到却出现了意外情况。

        不知道谁点的气泡水,大概考虑到在座的都是未成年,没有人会点酒精类的饮料,所以五条悟没有多想就拿起来喝了一口,结果一喝就喝出了事。

        这家店的气泡水为了迎合受众特地加入了少量酒精,而在座唯一一个不能碰酒精的人就这么不幸地中招了。

        离他最近的沢田纲吉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这个人放下杯子后打了个嗝,呆坐了几秒后就像丢了魂似的软绵绵地趴倒在桌子上。

        “啊,那是我点的。”伏黑惠反应了过来,拿起那杯气泡水嗅了一下,“怎么会有酒的味道?”

        “是加了酒精的气泡水吧,最近很流行呢。”熊猫说,“竟然被悟喝了,运气真是不好啊。”

        沢田纲吉还是第一次见到一杯倒的人,不对,刚刚五条悟好像只喝了一口,这家伙连一口酒精也抵御不了吗???

        “以前听硝子老师提起过,五条老师好像非常讨厌酒精,学生时代因为不小心喝了一口清酒出了大糗,从此他就滴酒不沾了。”乙骨忧太也是难以置信,“不过仅仅只是加了酒精的气泡水就中招了,这也太”

        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五条悟喝醉的样子,很没有同情心地一致拿出手机拼命拍起照来,这可太难得了!这可是喝醉酒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五条悟耶!

        几人之中仅剩的良心沢田纲吉还在担心待会要怎么把五条悟带回去,现在离高专的门禁没有多少时间了,他们总不能把五条悟一个人丢在这里。

        想到这沢田纲吉担心地轻轻拍着五条悟的肩膀,试图把他叫醒。

        “五条先生,醒醒,还能站起来吗?”

        叫了半天对方也没反应,沢田纲吉叹了口气,刚要转头去叫小伙伴们过来帮忙,下一秒自己的手却猛地被握住。

        昏睡了半天的五条悟总算有了反应,他准确无误地抓住沢田纲吉未来得及收回的手,趴在桌子上的脑袋慢吞吞地抬起。

        感受着手指触碰到的温度,沢田纲吉这才惊觉对方竟然把「无下限」给关了。

        这是真的醉得不轻啊。

        试图抽出被握住的右手,沢田纲吉努力了半天也没能抽出来,对方甚至得寸进尺将五指插/入他的指间,与他的手紧紧相扣。

        这是第一次与没了无下限阻挡的五条悟进行毫无隔阂的接触,沢田纲吉心里泛起一丝异样,被扣住的右手根本动弹不得,这个人明明喝醉了为什么力气还这么大啊??

        那边刚拍完照的几人还在兴致勃勃地商量哪张照片拍的角度更好,没人注意到沢田纲吉和五条悟这边的情况。

        “唔头好晕啊”五条悟含糊不清道,脑袋艰难地抬起,“好奇怪啊,我刚刚喝的不是气泡水吗”

        “您喝的是加了酒精的气泡水。”沢田纲吉无奈解释,“能先放开我吗?现在能自己站起来吗?”

        喝醉了的五条悟反应极其迟钝,他依旧没有放开沢田纲吉的手,在沢田纲吉试图将他扶起时他直接躲过,并任性地将脑袋歪在沢田纲吉的肩膀上使劲蹭了蹭。

        感受到颈侧喷洒出的灼热气息,沢田纲吉浑身僵硬着动也不敢动,他的右手此时还被对方紧紧扣住挣脱不开,就像是被一只撒娇的大猫缠住动弹不得。

        “好闻的味道是葡萄糖果?”五条悟不安分地乱嗅起来。

        心说你鼻子还挺灵,沢田纲吉木然地点着头,因为家里的小孩喜欢吃葡萄味的糖果,他习惯身上会带着几颗以备不时之需,时间久了的确能闻到葡萄味。

        不过这也不是你乱动的理由吧!

        开始挣扎起来,沢田纲吉努力抽出手把五条悟推开,察觉到自己反抗的意味,五条悟从他颈侧抬起头委屈吧啦起来:“不是说我们是同伴吗,干嘛要推开我?”

        那双没了墨镜遮掩的苍天之瞳里隐隐透出冰蓝色的水光,五条悟的语气不自觉地带着些许委屈。

        “你还说我们要相互依赖呢!”

        ???搞半天你迟到了那么久就是在门口偷听啊!!!

        刚刚还被五条悟的那双漂亮到不行的眼睛恍到,听着这句像是在撒娇的话,沢田纲吉瞳孔地震,那种背后议论别人还被正主抓包的羞耻感瞬间冲破了大脑。

        终于察觉到这边发出的动静,禅院真希看过去,就发现那个醉鬼正扒着沢田纲吉不放,对方还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不要趁着喝醉就骚扰你的学生啊!”

        禅院真希上前不客气地给了五条悟一记拳头,本就意识松散的五条悟终于卸下所有力气再次歪倒昏睡了过去。

        “熊猫,忧太,过来帮忙,把这个醉鬼扶回去。”禅院真希招呼着那两个人过来帮忙。

        心态爆炸的沢田纲吉匆匆去收银台结了帐,看着昏睡的五条悟被扶出来,沢田纲吉在心里祈祷这个人明天一觉醒来一定要忘记今天发生的事。

        伏黑惠在居酒屋前先行告别,其他几人头疼的是待会要怎么把身形高大的五条悟一起带回高专,他们可没有这个人的瞬移能力。

        “总之先慢慢拖走吧,待会换我和棘。”禅院真希提议。

        几人点头提议,便带着五条悟一起返回高专。

        刚走几步发现沢田纲吉没有跟上来,禅院真希回过头,看见他还站在原地,紧簇着眉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怎么了阿纲?”禅院真希问。

        “不,没什么。”沢田纲吉犹豫了一会,摇摇头跟上了大家。

        很奇怪,许久未发动的超直感在刚刚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一道微乎其微的力量波动,异样中又带着一丝熟悉,但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

        或许是自己多心了

        这么想着,沢田纲吉跟着大家一起朝高专的方向走去。

        居酒屋前空无一人,店门口悬挂着的灯笼在这时晃动了起来,里面微弱的灯光突然熄灭。

        空气中骤然闪过一道模糊的印记,紧接着一道身形从中显现,带着一丝无法捕捉的虚无缥缈。

        “躲过那群人的监测找到这里还真是不容易。”那人轻笑着,语气里带着些许嘲弄。

        “虽然晚了很久,但总算有了你的线索。”

        “沢田纲吉。”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02624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