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22章 目标22

第22章 目标22


跟着五条悟向高专门口的方向走去,  沢田纲吉小心翼翼地看着走在前面插着兜的男人,从刚刚对方在食堂出现后他心里就一直很忐忑。

        但五条悟和往常一样还是那副闲适的姿态,什么异样也看不出,  好像完全记不得昨晚因为喝醉发生的意外情况。

        观察了半晌沢田纲吉稍稍放下心,  不管对方是装作不知道还是真的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既然五条悟没有主动开口去说那自己就当作无事发生好了。

        走在前面的五条悟仿佛背后长了眼,他双手插着兜轻笑着问:“在想什么?你注意力好像不怎么集中。”

        五条悟的语气听着像是在闲聊,  但沢田纲吉还是被吓得一个激灵,他尴尬地笑了两声,  掩饰道:“没有,  只是在想待会要去哪里。”

        “那个啊,放心不是带你去祓除咒灵,  而是完成一个调查委托。”五条悟说,  “难得的休息日老师也不想再让你去揍那些恶心的东西,总之算是个比较轻松的委托吧~”

        听五条悟这么说沢田纲吉不由有些好奇。

        来到高专大门,  伊地知早早就把车开在校门口等待五条悟。

        “您迟到很久了,  五条先生。”伊地知的声音有些怨念,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竟然五点就把我叫起来了,还迟到那么久”

        “嗯?你刚刚有在说什么吗,  伊地知?”五条悟故意将耳朵凑过去明知故问道。

        “不,  我刚刚什么也没说。”伊地知立刻怂了回去,  认命地将车门打开。

        五条悟曲起长腿率先坐了进去,沢田纲吉在车门外同情地看了眼休息日还要被上司拉出来加班的伊地知。

        “您辛苦了,  伊地知先生。”

        “这是辅助监督该做的谢谢关心,  沢田同学。”伊地知回了一个虚弱的笑容。

        车子驶出了高专区域,  伊地知握着方向盘朝车载导航标记的方向出发,  透过上方的后视镜,伊地知不经意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五条悟和沢田纲吉。

        车上的气氛好像过于安静了。伊地知这么想着,突然觉得有些不适应,之前他也开车载过几次这两个人,但一路上都非常聒噪,大部分时间五条悟都在说些各种无关紧要的事,而沢田纲吉就坐在旁边安静地听着,偶尔也会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总的来说两人之间的氛围还算活跃。

        不过今天是怎么回事?坐在前面开车的伊地知都感觉到了后面两人之间古怪的气氛,一时间他有点不习惯。

        然而事实证明伊地知是想多了,坐在后面的五条悟和沢田纲吉之所以那么安静纯粹是因为两个人昨晚都没怎么睡好。

        沢田纲吉因为昨天那个怎么都记不起来的梦,到现在精神都没有恢复,而五条悟则是因为酒精后遗症还没有彻底缓过劲。

        车子一路平稳的行驶,等待红绿灯时五条悟稍稍坐直了身体,视线转向旁边的沢田纲吉,却发现对方半个身子都歪到了一边,双眼紧闭着脸色有点糟糕。

        “晕车?”五条悟下意识小声嘀咕着。

        “没有,只是早上醒的太早,现在有点困而已。”听见五条悟的嘀咕声,沢田纲吉睁开眼,坐直了身体,“抱歉,待会到任务地点就不会这样了。”

        看着沢田纲吉勉强打起精神的样子,五条悟沉默了片刻,接着冲他摇了摇手指。

        “可是现在也没有到任务地点,纲吉不用这么拘谨。”

        “欸?”沢田纲吉没反应过来五条悟的话。

        “意思就是,现在想睡也没有关系,反正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时间。”

        五条悟弯着嘴角,随即又指了指自己左侧的肩膀,心情愉悦地哼笑着:“老师的肩膀也可以借你靠哦,不用和我客气。”

        “感谢您的好意,我靠在这里睡一会就可以了。”额角抽搐着,沢田纲吉默默地又坐远了一点,五条悟经常这样不按套路出牌弄得他根本做不敢做出回应。

        见沢田纲吉果断拒绝并缩回了另一边的角落里,五条悟也没再继续说什么,而是抱着双臂靠在柔软的座椅上,和沢田纲吉一样闭目养神起来。

        车子里再次恢复了沉寂,仅有行驶中发出的细微响声。

        目不斜视开车的伊地知这才后知后觉原来那两个人之所以这么安静是因为昨晚都没睡好啊,不过早上五条悟五点就把自己叫起来了,这个人昨晚怕是一夜未睡。

        车子继续朝东京市内的北部区域驶去,周围的车辆开始变多,伊地知放慢了车速,避开高峰期拥堵的车流,在路过一个转弯口时车胎大概压到了石子类的东西,让车子颠簸了两下。

        过完转弯口,伊地知继续靠右行驶,目光掠过上方的后视镜时他倏地一愣,从他的角度能清楚地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的情况,而坐在后面的那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了一起,互相依偎着动也不动。

        两个人应该都是睡着了,五条悟歪着脑袋抵着沢田纲吉的额头,而沢田纲吉整个上半身都靠在了他的左臂上,整个人像是缩进了五条悟的怀里。

        刚刚还回绝五条悟提议的沢田纲吉此时毫无自觉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的一脸安稳,而五条悟就这么任由他把自己当成人形枕头一动不动,不过伊地知觉得对方可能也是睡着了。

        因为他隐约听到了那两个人互相交替的细微呼吸声。

        不知为何伊地知总觉得这种场景自己不该再多看,虽然五条悟大概率在睡着,但戴着眼罩谁知道他有没有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要是不小心被抓包那就糟糕了。

        不对,他又没做亏心事,干嘛要这么心虚?

        伊地知神色木然地继续开车,没再观察后视镜,但他总觉得比起之前,这两个人之间的氛围要黏腻了很多,他还是第一次见五条悟像现在这样毫无设防的样子。

        到达目的地下车后沢田纲吉只觉得上半身酸痛的不行。

        抬手按着僵硬的颈侧,沢田纲吉暗自腹诽果然不该在车上睡着,还好行程不算远,不然一路下来他的脖子得废。

        不过令他比较尴尬的是,刚刚在车上惊醒时他一睁眼就看到了五条悟微微扬起的下颌,再往下就是修长脖颈上凸起的喉结。

        刚醒意识还没有彻底恢复,沢田纲吉迷糊了半天才惊觉自己什么时候和五条悟挨的那么近了,整个人几乎快要靠在了他身上,好在对方似乎也在休憩没有注意到异样,沢田纲吉立刻小心翼翼地缩了回去。

        今天回去一定要早点睡觉

        沢田纲吉这样想着,不过好在现在精神气恢复了不少,看来补眠还是有点用的。

        那边和伊地知确认地址的五条悟从刚刚开始嘴角的弧度就没有下来过,比起上车前的状态,他此时整个人都散发着活力,和旁边一脸过劳相的伊地知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偷偷看了好几眼容光焕发的五条悟,对方那副仿佛在闪闪发亮的样子莫名让他觉得刺眼,并觉得很是怨念。

        可恶为什么休息日出来工作还要被这个人精神伤害。

        “我们要走了哦,纲吉。”确认完地址,五条悟扭头招呼沢田纲吉跟上自己。

        他们到达的地方是米花町,沢田纲吉对这里印象深刻,因为这个地方在地图上所在的位置和自己生活的并盛町一模一样。

        带着这种微妙的心思,沢田纲吉跟着五条悟和伊地知来到了一座不起眼的两层民宅前,门口处的门牌上写着相原的姓氏。

        “没想到一个町长也会住在这种地方啊。”打量着面前这座普通至极的住宅,五条悟有些新奇。

        “对方特意把地点选在了这里,应该是不想被什么人注意吧。”伊地知猜测,随即按下门牌上的门铃。

        很快就有人出来迎接,恭敬地将三人请了进去。

        米花町的町长相原太郎早早就坐在客厅等待,听到玄关传来的动静,他赶忙起身,看到五条悟出现后终于松了口气。

        “您终于来了,五条先生。”

        “抱歉抱歉,路上耽误了点时间。”五条悟态度随意地道着歉,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那么就快点进入正题吧,待会我还有很重要的事呢。”

        五条悟略显敷衍的态度让相原太郎也不敢多说什么,他拿出手巾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这才注意到除早就见过的五条悟和伊地知外还多了个不认识的小孩子。

        “那个,这位是?”

        见相原太郎疑惑地指着沢田纲吉,五条悟笑着对他招了招手,“是我的学生,今天特地把他带来见习,纲吉也坐过来吧。”

        迟疑了片刻,在町长相原太郎好奇地注视下沢田纲吉走过去在五条悟身边坐下。

        虽然不明白五条悟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学生带到这种场合,但相原太郎没有时间思考这种问题了,他招呼秘书将整理好的资料拿出来递给五条悟。

        “关于这次的委托,都在资料上了。”相原太郎神色非常紧张。

        “关于从半年前开始,米花町的犯罪率和居民遇害率直线上升的这件事。”

        “我们怀疑有特级咒灵潜伏在这里。”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02587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