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24章 目标24

第24章 目标24


因为过于丰厚的酬金,  沢田纲吉对调查米花町是否有特级咒灵存在的这个任务格外上心。

        虽说当时夜蛾正道是指派五条悟做任务执行人,但对方以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为由交接给了沢田纲吉。

        当然明白五条悟将任务交接给自己的意图,对此沢田纲吉满含感激,  为了答谢五条悟的好意,那天从米花町离开后他特地去了对方种草了很久的那家甜品店,请他吃了店里刚上的限定新品。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答谢,但那天五条悟浑身洋溢着幸福满足气息,  更是凭一己之力扫空了店里剩下的所有新品。

        饶是嗜甜的沢田纲吉看到这个架势也不禁开始担心起五条悟今后会不会因为血糖过高引起各种并发症,  结果对方却满不在乎地告诉他自己有反转术式所以吃再多也不怕。

        真是个令人羡慕的能力啊

        沢田纲吉坐在高专操场旁的休息长椅上,  翻阅着手里厚厚一沓的资料,  思绪游移着考虑起之后若是任务顺利完成的话要怎么再次郑重感谢下五条悟。

        完成今日份的训练课程,  乙骨忧太提着太刀剧烈喘息着下场准备休息。

        看到坐在长椅上的沢田纲吉,  乙骨忧太注意到他手上拿着的一沓资料,  不由好奇地问那是什么。

        “是关于这次任务的调查报告。”沢田纲吉解释,“因为事件比较复杂蹊跷,所以要花很长时间去整理调查,我现在才看完一半。”

        虽然过去自己经历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生死战斗,  但刑事案件还是第一次接触,像杀人投毒或是炸/弹袭击这种事件他也只在电视上见过,话说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米花町会发生如此多的可怕事件,简直就像是电影里的“犯罪之都”。

        “光是调查报告就有这么厚?看来难度很高啊”乙骨忧太感叹。

        “还好吧,就是案件数量太多要一个个过,  比较麻烦啊!里香小姐你好。”

        沢田纲吉看见从乙骨忧太背后突然出现的白色咒灵,  友好地向她打了个招呼。

        这么久了沢田纲吉也习惯了祈本里香现在这个样子,虽然化身成了外表可怖的咒灵,  但祈本里香对乙骨忧太具有强烈的保护欲,  对外人也有攻击性,  这是乙骨忧太战斗的一种方式,但不知为何沢田纲吉在与他对练时祈本里香很少会出来,但若是外出执行任务与其他咒灵战斗时,祈本里香展现出的力量是几乎是毁灭性的。

        沢田纲吉见过的所有咒灵中祈本里香无疑是最强的。

        祈本里香缩在乙骨忧太身后,硕大的脑袋搭在他的肩膀上,伸出白骨般尖锐细长的手轻轻向沢田纲吉摇了摇。

        “忧太忧太和纲吉”

        祈本里香发出的声音尖细且带着模糊的嘈杂,沢田纲吉辨认了半天才听清对方在叫他和乙骨忧太的名字。

        “里香大概是想让我们两个好好休息吧。”乙骨忧太抚摸着祈本里香的脑袋,声音不由自主地轻柔了许多,“里香她好像很喜欢和纲吉同学相处,你是第一个不会让她感到排斥的人类。”

        像是回应在乙骨忧太的话,祈本里香抬手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脑袋,接着像是害羞了又缩回乙骨忧太的身后。

        虽然外表上相差甚远,但沢田纲吉感觉现在的祈本里香更像是一个小女生了。

        多少了解了一些乙骨忧太和祈本里香的过往,沢田纲吉不由对他认真道:“加油,里香一定可以解咒的。”

        手上的动作一顿,乙骨忧太沉默了片刻,最终在祈本里香和沢田纲吉的注视下坚定地点了点头。

        “啊,一定会的。”

        沢田纲吉带着那份报告自己乘车再次来到了米花町。

        经过几天的时间他终于看完了所有报告,并找出了几个疑点。

        首先发生在米花町的282起命案里,每起案件的死者遇害都是人为原因造成的,其中用锐器作为凶器造成死因的次数最多,其次便是绳线、钝器、枪击、纵火或是投毒之类的手法,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这几天翻看这些命案的详细报告时沢田纲吉有种在看荒诞推理的感觉,除了对一些凶手高明的作案手法觉得惊叹外,更多的是对一些过于荒唐的作案动机感到费解。

        比如写出来的书因为不符合心中的那个人设就把人给杀了,因为二十年间朋友没做出梦想中的游戏就把朋友给杀了,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一个理发师执着前男友的头发只能自己来剪,因为她不想帮前男友剪那头另她讨厌的金发于是就把人给杀了。

        生活在米花町真的好危险啊

        除此之外沢田纲吉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那就是发生的大部分命案都不是由警方人员侦破的,而是另一个人——

        私家侦探,毛利小五郎。

        沢田纲吉详细查过毛利小五郎的资料,发现他是乃至日本都极有名气的一位侦探,破获的案件不计其数,因为推理时时常摆出一副睡着的姿态所以又被称为沉睡的小五郎,目前就在米花町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

        因为发生的命案多数都是由这位毛利小五郎推理侦破的,沢田纲吉觉得有些不寻常,有些奇怪为什么那天相原太郎没有把这个情报告诉自己。

        不过他已经来到米花町了,这次就专门去拜访一下。

        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地址非常好找,跟着地图标记的位置沢田纲吉来到五丁目39番地,老远就看到了事务所的招牌。

        这是一座三层楼房,一楼是家叫“波洛”的咖啡店,二楼就是毛利侦探事务所。

        顺着楼梯来到二楼,沢田纲吉站在门前按下了门铃,而在等了将近三分钟却一直没有人开门。

        “咦?没有人在吗”沢田纲吉踌躇着,耐心等了几分钟后还是下了楼。

        在楼下犯起愁,沢田纲吉也不知道毛利小五郎什么时候会回来,他应该打个电话提前联系的。

        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先回去时,一楼的波洛咖啡店前的一个金发男人开口叫住了他。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金发男人友好地询问,“我看您站在这里很久了,是要找毛利老师吗?”

        “欸?您认识毛利侦探?”沢田纲吉被吸引了注意,“您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毛利老师的话一大早就和家人去隔壁杯户町参加一场酒会了,大概很晚才会回来。”

        听此沢田纲吉不由露出失望的神情,看来今天他是白跑一趟了。

        一直暗自观察沢田纲吉的金发男人见状试探性地问:“您应该是附近学校的国中生?找毛利老师是有什么重要委托吗?”

        “呃,算、算是吧。”沢田纲吉尴尬地摸着头,“不过我来的真是不凑巧,果然还是下次——”

        “如果不嫌弃的话能否和我说说呢?”金发男人笑了笑,“虽然不及毛利老师,但我也是个侦探哦,说不定可以帮到你呢。”

        不由打量起面前这个肤色略黑的金发男人,对方看着很年轻,俊秀的脸上满是和善的笑容,他的身上还系着印有“波洛”字样的围裙,看起来应该是这家咖啡店的员工。

        虽然对方很是热心,但沢田纲吉还是礼貌回绝了他的好意。

        “抱歉,但是这件事必须要拜托毛利侦探才行。”沢田纲吉歉意道。

        “这样啊”

        闻言金发男人摩挲着下巴更是觉得好奇,他转而道:“看来你是真的有非常要紧的事呢,你看这样如何,我现在就带你去找毛利老师?我知道他们在哪个酒店哦。”

        金发男人的提议让沢田纲吉眼睛一亮,刚刚他都打算先回去了,对方的话成功让他改变想法。

        “真的可以吗?”沢田纲吉有些犹豫,“可是这样不会耽误您的工作吧?”

        “没关系,正好已经换班了。”金发男人笑了笑,将围裙解下,“那么在这稍微等我一下吧,我先把车子开过来。”

        十分钟后沢田纲吉坐上了金发男人的白色跑车。

        经过短暂地交谈,沢田纲吉得知对方叫安室透,目前在波洛咖啡店打工,同时又在兼职做侦探,毛利小五郎正是他前不久刚拜的师父,二人的关系还算不错。

        “不过你还是我见过的年龄最小的委托人呢。”安室透感慨,“看来毛利老师的名气已经大到连国中生都要来找他侦破案件了。”

        不,我只是单纯来调查毛利小五郎是否和米花町半年来的命案高发率有关联。

        沢田纲吉当然不会说出实情,恰好趁着这个时机开始思考待会见到毛利小五郎该怎么向他开口询问情况。

        杯户町离米花町并不远,大概二十分钟就到达了杯户大酒店。

        将安全带解开,沢田纲吉对安室透认真道谢:“非常感谢您把我送过来,之后等我完成这边的事一定会好好答谢您的。”

        “不用那么麻烦,只是顺便的事。”安室透不在意的笑笑,也解开了安全带,“走吧,他们现在应该在十八楼。”

        二人一起下了车,等进入酒店大门时却猛然响起剧烈地爆/炸声。

        安室透和沢田纲吉下意识紧绷起身体,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紧接着就看到从里面涌出了一大波人,大家争先恐后地向外逃脱,不少人还撞到了安室透和沢田纲吉。

        立即拉住一个向外逃的中年男子,安室透面色肃然地问:“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爆、爆/炸啊!有人在酒店里安装了好几个炸/弹!!!”中年男子语无伦次地喊出来,“这里估计马上就要坍塌了,你们也快逃吧!”

        说完男人挣开安室透迅速随着人流向外逃去。

        听到这里有炸/弹时安室透地瞳孔紧缩了一瞬,接着他立刻反应过来扭头对沢田纲吉急促道:“我先上去看看情况,沢田君你暂时先去外面避难吧。”

        话音刚落安室透不顾向外逃窜地恐慌人群,逆着人流朝里面冲去。

        沢田纲吉来不及叫住安室透,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冲了进去。

        被不受控制的人流冲到了酒店外面,已经能听到远处传来的警笛声,沢田纲吉抬头看着上面楼层不断冒出的浓密黑烟,还能隐约听到里面模糊的尖叫声。

        判断应该还有不少人被困在里面,沢田纲吉冷静下来数着楼层,发现发生爆炸的地方正是举办酒会的十八层。

        安室透已经冲进去了,但这个时候电梯一定是不能使用了,稍有不慎连他可能也会被困在里面。

        想到这沢田纲吉立刻绕到了酒店后方,这里是酒店工作人员的出入点但现在并没有人在。

        警惕地观察了四周,确定周围没有人后沢田纲吉进入超死气模式,双手喷发出的死气火焰带动身体迅速向上飞去。

        十八层宴会厅的窗户被人从里面锁住无法打开,沢田纲吉直接冲破玻璃飞了进去,里面四处弥漫的黑烟和过高的温度让他皱起眉。

        到达里面才发现十八楼已经被大火笼罩,宴会厅里的消防装置一直在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却没有从天花板的喷头洒出可以灭火的水。

        沢田纲吉不确定被黑烟和大火侵蚀的宴会厅里还有多少被困人群,只能听到断断续续地呼救声,他没有时间思考,立刻加大了炎压输出使死气火焰覆盖全身,接着不假思索地冲进火光里。

        因为被灼烧四处飞溅的碎屑不断落下,却被死气火焰形成的屏障尽数隔开,沢田纲吉顺着声音找到了被困的人。

        而当他准备冲过去时,几个被困人身后的巨大石柱在这时轰然倒塌,硕大的石屑倾数砸下,直耸的石柱眼看就要倒在那些根本来不及逃脱的人身上。

        没有任何迟疑,沢田纲吉右手的死气火焰瞬间成形,如离弦之箭般猛然朝倒塌的方向掠去。

        与此同时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颗足球急速拐了个弯追上死气火焰的轨迹,带着不断闪烁的电光像一颗炮弹般和沢田纲吉的死气火焰同时击中那根即将倒塌的石柱。

        轰——

        再次发出剧烈的声响,倒下的石柱直接被冲击到改变了方向,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掀翻宴会厅十几个长餐桌,最终倒在另一边的角落里。

        危险解除,幸免于难的被困人紧紧抱在一起痛哭着。

        沢田纲吉这才回过神,顺着足球飞来的方向看到了另一边还没来得及放下脚的一个小孩子。

        而那个戴眼镜的小男孩,也看到了另一边浑身被火焰包裹的沢田纲吉。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瞳孔地震。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300293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