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26章 目标26

第26章 目标26


共、共犯?

        沢田纲吉的说辞让江户川柯南整个人愣住,  待他反应过来所谓的“共犯”指的是什么时,他的神色更加惊疑不定。

        自己用脚力增强鞋所做出的动作竟然都被这个人看到了!

        江户川柯南暗道不妙,本以为在那种混乱的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然而没想到自己却暴露的彻彻底底。

        在心里想着对策该怎么混过去,  江户川柯南迅速冷静下来,  卖萌装糊涂是他的强项,  这次只要像往常一样——

        没等他再次摆出那副天真模样,  沢田纲吉却伸手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脑袋。

        “啊,  抱歉,  我刚刚没有逼迫你的意思。”沢田纲吉有些懊恼,他好像太过心急了,“嗯我只是想和柯南君互相交换下情报,  所以不用那么紧张。”

        “交换情报?”江户川柯南愣住。

        “这也是我来找毛利侦探的原因。”沢田纲吉的声音不由自主变低,他小心看了看周围,  确定没有人会来后凑近江户川柯南对他严肃道,  “我怀疑你和毛利侦探被诅咒了。”

        “啊?”

        本以为沢田纲吉会说出什么惊天大秘密,  结果他竟然神神秘秘地说自己和毛利小五郎被诅咒了???

        江户川柯南刚刚还锐利的眼瞳变成了豆豆眼,他觉得自己几分钟前还一本正经分析沢田纲吉身份的自己像是个白痴。

        这个家伙不会是来找毛利叔叔做什么除魔驱邪之类的委托吧?

        见江户川柯南一脸呆滞地愣在那里,沢田纲吉以为他不信,  刚要再说些什么,毛利兰这时却探头出现叫两个人过来吃饭。

        两人只得默契地噤声,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乖乖回到了二楼办公室。

        因为今天有沢田纲吉这个客人,毛利一家把晚饭从三楼挪到了二楼办公室,方便他们吃完就谈正事。

        因为有个未成年客人在,  毛利小五郎也不好像平常那样拿着酒杯喝酒,  假正经地轻啜了口热茶,  他正了正面色问沢田纲吉找他来是有什么重要委托。

        “是相原町长拜托我来的。”沢田纲吉说出早已准备好的措辞,  因为提前和相原太郎打好了招呼,自己可以借用他的名义来调查。

        “咦?你认识相原町长啊。”毛利小五郎诧异。“说起来上次见相原町长还是在居民大会上,他亲自给我颁了一个‘米花优秀居民’奖,哈哈哈,那个奖还挺正式的。”

        ?不是,相原町长你竟然还给这个很可能受到诅咒的人颁了优秀居民奖?

        沢田纲吉缄默,被这顿操作搞得有些迷惑。

        “呃,其实是因为米花町这半年来急剧上升的命案发生率,因为我们觉得数据实在是有些不对劲,相原町长对此感到非常不安,所以才会特地拜托我过来向您咨询,想听听您的见解,看能不能一起解决下这个难题。”

        没有直说出自己的目的,沢田纲吉先用这种迂回的说辞来试探毛利小五郎。

        “相原町长委托你这个小孩来找我?”毛利小五郎明显在怀疑。

        早就料到会有这个情况,沢田纲吉拿出了昨日相原太郎寄来的亲笔信给毛利小五郎看。

        因为信的末尾盖有印章,毛利小五郎也相信了沢田纲吉的说法。

        “町长大人还是太忧虑了啊,只要有我毛利小五郎在,不管再多再难的案件也可以破获成功!”毛利小五郎莫名其妙地自吹自擂起来,“回去告诉相原町长,让他完全不用担心,只要我名侦探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米花町有任何一个凶手逍遥法外!

        不,您好像完全曲解我的意思了啊!

        沢田纲吉的眼皮抽搐着,看着毛利小五郎突然斗志高昂地说要守护米花町的安全,他有些不明白事情为什么发展成这个样子,不是应该先探讨米花町命案高发率的原因吗?为什么这位侦探会直接跳过这个环节又自顾自地保证自己会破获所有案件??

        “之前也有很多人调侃我爸爸呢,说只要他到哪里,哪里就会发生命案。”端着热茶的毛利兰走了过来,听到了他们的谈论,“不过请放心哦,以我爸爸的推理能力一定会解决所有困难案件的。”

        “啊,这样啊。”沢田纲吉木然地点着头。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可能问错了人。

        在门后默默看完全过程的江户川柯南也在不断抽搐着嘴角,这场对话完全就是在鸡同鸭讲,两个人的脑回路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

        真不愧是他叔叔,连装傻都不用装。

        又挣扎了一会试图再问出点有用的信息,然而毛利小五郎完全没有意会到他的意思,最终沢田纲吉只能放弃。

        因为还不能判断出毛利小五郎是否也属于“特殊人群”,沢田纲吉没法直截了当地说出实情,不过看对方这个样子估计也和这件事没什么太大关系了

        外面的天色快要黑透,沢田纲吉起身告辞,并告诉毛利小五郎自己会将他的看法传达给相原町长。

        婉拒了毛利兰送他下去的好意,沢田纲吉礼貌告别后离开了侦探事务所。

        而在楼下,那个戴眼镜的小男孩早早就靠在路杆旁等待。

        没有感到多少惊讶,沢田纲吉看着似乎在等自己的江户川柯南,温声问他还有什么事。

        江户川柯南犹豫了一会,扬着头注视起沢田纲吉,从他眼底看到了一丝难以掩饰的疲惫。

        想起了之前在酒店里沢田纲吉的行为举动,江户川柯南正了正脸色,随即躬身向他郑重道谢。

        “酒店的那场事故,多亏了沢田哥哥,我们才能这么快获救。”江户川柯南紧紧盯着沢田纲吉,最终下定了决心,“虽然别人没有看到,但那个时候我的确看到了,我踢出的足球和你释放出的火焰一起击中了石柱,最终才让那些人脱离了危险。”

        说到这江户川柯南的神色有些懊恼,“当时距离比较远,我不确定是否能准确无误地踢中那根石柱,但凡有一点失误的话我都可能救不了那些人。”

        “所以你是想说,其实是我帮了你?”沢田纲吉了然地问。

        “嗯算是吧。”江户川柯南的语气有些不自然,“总之,非常感谢你。”

        听完对方郑重的道谢,沢田纲吉觉得有些诧异,他不由问:“奇怪,比起刚刚严肃又警惕的样子,现在柯南君有点乖的反常呢?”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江户川柯南尴尬地扶了扶眼镜,“因为听说你是专门来找毛利叔叔的,而且身手明显不是什么普通人,所以下意识就先入为主了咳咳,真的是非常抱歉。”

        江户川柯南别扭却诚挚的道歉让沢田纲吉没忍住笑了笑,之前对方咄咄逼人的态度倒没有让沢田纲吉感到冒犯,毕竟对他来说自己突然出现的确非常可疑,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沢田纲吉没有搞清楚。

        “所以你能看到我的火焰——”

        “所以那个火焰到底是什么?”

        两个人异口同声问出不同的问题,又齐齐噤声,沢田纲吉沉默了片刻,蹲下身与江户川柯南的视线齐平。

        “所以你真的能看到啊。”

        “啊?如果你是说那个时候的火焰的话,我的确是看到了。”江户川迟疑,“所以果然不是幻觉吧?”

        沢田纲吉摇摇头,做出了决定,缓缓开口道:“看来我该找的人是你啊。”

        江户川柯南不解地看着沢田纲吉。

        为了不引起注意,二人来到了附近的小公园,这个点公园里空无一人。

        在沢田纲吉展示完死气火焰后江户川柯南久久没有回神,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正在重塑。

        虽然之前偶然听借住在自己家的赤井秀一提起过,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类拥有特殊能力的人群,甚至有类似的组织管理着这类人,维护着他们“那边”的秩序。

        只不过当时的江户川柯南坚信科学的唯物论,并没有相信赤井秀一说的话,但今天所经历的一切强迫他不得不去相信。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人啊!这种不科学的事竟然就发生在了自己身边!

        看着江户川柯南满脸复杂地沉默着,沢田纲吉有些新奇,“你好像对这种事接受的很快?”

        “不,其实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只不过之前有人和我提起过一点关于这类的事,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在我身边了。”江户川柯南语气艰涩,“我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一下。”

        “欸?那要我在这里等着你吗?”沢田纲吉认真地问。

        “就一个晚上的时间哪有这么快啊。”江户川柯南眼角抽搐着,最终叹了口气,“所以你今天来找叔叔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啊?”

        “刚刚你不是在门外都偷听到了吗?就是我说的那些。”

        “咦?原来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在门口偷听啊。”江户川柯南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可是又和叔叔有什么关系啊?”

        “因为发生在米花町的大多数命案都是由毛利侦探破获的啊,这个概率过于巧合了,所以我才会找上他。”沢田纲吉解释,“但毛利侦探好像完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看他那个样子应该对这件事是不知情的吧。”

        沢田纲吉说完后江户川柯南陷入了诡异地沉默中。

        因为叔叔参与的案子几乎都是自己用麻醉针让他睡着后再用他的声音进行推理破获的,所以沢田纲吉该找的人其实应该是自己。

        当然这种事他是说不出口的。

        “但柯南君你能看到我的火焰,又一直寄住在毛利先生家里,所以我觉得我该找的人是你。”沢田纲吉看着他缓缓道,“因为从某种方面来说柯南君也不是普通人啊。”

        “不,我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普通人没错。”江户川柯南语气严肃。

        真的吗?我不信。

        在心里腹诽着,沢田纲吉继续问:“那么你对米花町的命案高发率有什么看法呢,柯南君?”

        江户川柯南真的认真想了一会,随即理所应当道:“有什么问题吗?有案件的地方就会有侦探,每次都是案件主动找上我们的。”

        这次是沢田纲吉陷入了沉默。

        过了许久他才干巴巴地憋出了一句:“所以柯南君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他神色认真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台词。

        沢田纲吉机械地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和这个小孩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现在已经很晚了,也不适合继续深究下去,沢田纲吉叹了口气,说要送江户川柯南回去。

        “不用啦,我已经和小兰姐姐说过了,今天要去博士家住一晚。”江户川柯南说,“因为我的脚力增强鞋出了点问题,要拿过去给他修一下。”

        “欸?你的这双鞋子就是那个博士做的?”沢田纲吉不由有些好奇,刚刚江户川柯南对自己展示了他的那双鞋子,也正是因为这双鞋子的力量他才能踢出那种力道的足球。

        沢田纲吉感叹,这位博士的发明真的很厉害,有机会的话还真想拜访一下。

        见沢田纲吉脸上好奇的样子,江户川柯南想了想于是问:“要一起去博士家看看吗?”

        “咦?可以吗?”沢田纲吉惊诧,随即又忍不住笑道,“真奇怪呢,柯南君这个时候又对我不设防了。”

        “你之前不是说了吗,我们是‘共犯’。”江户川柯南的眼底透出狡黠的笑意。

        听着这个回答倏地一愣,沢田纲吉不禁失笑,跟上了江户川柯南。

        那位博士家离这里不远,跟着江户川柯南来到了2丁目22号的一座民宅前。

        “咦?原来博士的全名就叫阿笠博士啊。”沢田纲吉看到了门牌上的名字,“总觉得是个很厉害的发明家呢。”

        “不,其实他也经常会发明出来很多破铜烂铁。”江户川柯南不留情道。

        “喂喂喂,大老远就听你在嘲讽我。”

        玄关的门被打开,一个胖胖的老人走出来迎接,正是他们刚刚谈论的阿笠博士。

        两人走了进去,江户川柯南向阿笠博士简单介绍了沢田纲吉,但暂时没有说出他过于复杂的来历。

        阿笠博士态度友好地招呼沢田纲吉坐下,听说沢田纲吉对自己的发明很感兴趣后对他更是友善。

        “对了,灰原那家伙呢?”江户川柯南看了一圈也没看到他的另一个伙伴。

        “小哀现在在地下室做一份重要研究,估计要忙一夜,要我把她叫过来吗?”

        “不用了,还是不打扰她了。”江户川柯南摇摇头,把换下的脚力增强鞋递给阿笠博士,“给你,按钮那里好像出了点问题,一直发出不正常的电流声。”

        接过鞋子仔细观察起来,阿笠博士马上找到了问题所在,“这个马上就能修好,放心吧。对了,顺便把你的眼镜还有蝴蝶变声器给我吧,正好一起做个升级。”

        一旁围观的沢田纲吉不由对江户川柯南装备的齐全感到咋舌,饶是他也有些忍不住羡慕起来,这位博士的能力看起来似乎不逊于他认识的斯帕纳和强尼二,发明出的道具真的非常实用。

        “嗯哼,毕竟我可是天才发明家。”阿笠博士捋着胡子得意起来,沢田纲吉的夸赞让他很是受用。

        沢田纲吉很认真地点头为他捧场。

        “我说,沢田哥哥你再这么吹博士他真的会得意忘形的。”江户川柯南抽了抽嘴角。

        “但是博士他真的很厉害啊。”沢田纲吉感慨,说实话他有些蠢蠢欲动,“不知道之后有没有机会聘请博士”

        “啊?你刚刚说什么?”江户川柯南有些没听清。

        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沢田纲吉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说。

        新奇地看了很多阿笠博士的发明,沢田纲吉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和阿笠博士交流的很是愉快。

        又坐了一会,沢田纲吉起身准备告辞,江户川柯南送他到玄关,离开前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沢田纲吉说之后关于米花町的调查如果有情况会再联系他的。

        目送沢田纲吉离开,江户川柯南疲惫地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博士家的客厅。

        “你带回来的这个朋友挺不错的。”阿笠博士倒了杯咖啡和他闲聊起来,“不过总觉得新一你的状态怪怪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江户川柯南沉默了片刻,脸上满是纠结的神色。

        “总之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像在做梦一样”

        “所以说,连你也没有在米花町发现异常情况吗?”

        出差回来的五条悟立刻去找了沢田纲吉询问他任务进度,在听完沢田纲吉的叙述后他颇感兴趣地来了精神。

        “嗯,我走访了很多当地人,但他们除了对毛利侦探感到敬佩外就没有其他什么特殊评价了啊,您糖放的太多了吧!”

        沢田纲吉看到五条悟已经往咖啡里丢了六块方糖。

        “没事没事,这个甜度刚刚好~”五条悟不在意地继续朝里面丢方糖,“你继续说。”

        沢田纲吉无奈摇头,继续道:“因为那个叫柯南的孩子可以看见我的火焰,所以不排除他也可以看见咒灵,不过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一个呃,应该算和「诅咒」有关的情况?”

        “是什么?”

        “就是只要是那孩子的所到之处就会有命案发生,概率极高,所以米花町发生如此多的命案应该和他脱不了干系,但到底是巧合还是「诅咒」暂时还无法判断。”

        听完后五条悟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起来。

        “五条先生?”见五条悟久久没有回话,沢田纲吉出声提醒。

        “啊,抱歉抱歉,我只是在想一件很有趣的事。”五条悟的语气突然兴味起来,“这种体质放在米花町实在是太浪费了。”

        “啊?”沢田纲吉没听懂五条悟的意思。

        “不如把他空投到监理部,以他的体质不出一个月咒术界高层绝对会重新洗牌的!嗯,这个想法真不错,我都要忍不住对他唱听我说谢谢你了!”

        “您认真的?”沢田纲吉的额角在剧烈抽动着。

        “哈哈,开个玩笑啦。”被沢田纲吉的反应愉悦到,五条悟笑的东倒西歪。

        沢田纲吉扶额,心说这种情况你就不要再开玩笑了。

        “然后呢然后呢?纲吉的意思是那个叫柯南的小孩不是普通人?”

        “是的,他的行为举止完全不像个小学生思维逻辑还有观察力明显异于常人,反倒像一个真正的侦探。”

        回想起那天在宴会厅里奋不顾身不畏惧去救人的小小身影,还有在公园里用不符合他年龄的语气说自己是个侦探,沢田纲吉垂下眸不由笑了笑。

        即使已经察觉到那副孩童模样只是他的伪装,但他真的有些好奇,小学生外表下的江户川柯南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侦探啊”搅拌着咖啡,五条悟表现出了一点兴趣,“真是难得啊,纲吉竟然会对一个小学生做出这种评价。”

        “可是他的行为举止完全不像是个小学生啊!”沢田纲吉忍不住道。

        直到现在他还会对那天江户川踢出的足球感到心有余悸,那种力道绝对会死人的吧。

        看着沢田纲吉脸上生动的神情,五条悟靠在椅背上就这么安静地注视着,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都没有让他感到疲累,而在回到高专听沢田纲吉说着话反而让他整个人慵懒了下来。

        “五条先生?”见对方突然没了动静,沢田纲吉有些担忧地凑近,“是太累了吗?抱歉不该在你出差刚回来就过来汇报任务。”

        懒散地舒展起僵硬的身体,看着凑近自己的那张担忧的脸,五条悟心情颇好地抬手捏了上去。

        “所以这就是依赖吧?”

        “欸?”沢田纲吉没听懂五条悟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嗯~没什么,不过还是要打起精神啊,毕竟一场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92030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