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目每天都在带薪摸鱼 > 第27章 目标27

第27章 目标27


“欸?大战?”

        本想挣开五条悟捏着自己脸的手,  听见这句话时沢田纲吉下意识顿住,困惑地看着五条悟。

        又捏了捏沢田纲吉手感颇好的脸颊,五条悟满足地撤开,  端起一旁的咖啡抿了一口。

        “或许是我多虑了,  总觉得最近聚集在东京周边的咒灵越来越多,  不过都很弱就是了。”咖啡里方糖的甜味刺激着大脑,五条悟语气平淡道,  “监理部的那些烂橘子们难得安静了好一阵,明明前段时间还在不断地给我找麻烦,嗯~也许他们正酝酿着什么大计划也说不定哦。”

        五条悟用近似玩笑的语气叙述着咒术界这段时间的近况,  也正是最近监测到的新咒灵越来越多的缘故,  五条悟几乎开启了连轴转的高强度工作,就在回到高专前的一个小时他还祓除了一只特级。即使有反转术式不断修复消耗过度的身体和大脑,但情绪上的消极和疲惫却无法修复,虽然早已习惯了这种工作强度,  不过现在这样紧迫的状态还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听完五条悟说的话后沢田纲吉心里一惊,说实话这段时间他一直忙于外出执行任务和调查米花町的事,都快要忘了监理部的事,  五条悟这么一提他才想起那次监理部的两个人专门来高专调查自己的不愉快经历。

        虽然靠五条悟教自己的话术成功糊弄了过去,  但最后那两人离开高专时看自己的眼神完全不像会放过他的样子,夜蛾校长也提醒过自己之后单独外出任务时要多加小心,  显然默认了监理部的人会找自己麻烦,不过到现在他好像就没再见过监理部的那些人了。

        “嗯?你说那个啊。”听着沢田纲吉的疑惑,  五条悟漫不经心道,“不知道呢,  或许是那些老头年事已高得了老年痴呆之类的病,  集体忘记这件事了吧。”

        五条悟玩笑般的解释恶意满满,  至于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沢田纲吉当然没信,但看五条悟这幅对监理部厌恶至极的样子他就没继续问下去了。

        “咒灵增加的话,需要我帮忙吗?”沢田纲吉又问,“最近五条先生好像很少在高专,应该都是去处理工作了吧?我应该能申请和您一起外出执行?”

        高专的学生达到一定等级后是可以申请和教师一起执行任务,这样会有机会接触到更强的咒灵,对实力提升大有帮助,不过一般只有二年级生才有这个资格。

        “欸~真是感动,纲吉竟然这么关心老师。”五条悟语气故作夸张道,完美漂亮的脸上浮现肆意的笑容,“不过纲吉的提议好像可以考虑,自从上次你和七海海组队后他就一直念叨着想再和你一起执行任务呢~”

        “咦?七海先生吗?”

        “嗯嗯,说是有你在工作效率都提升了好几倍,真好啊,我也好想躺平让纲吉带我飞~”五条悟双手搭在脑后,整个人都散发着懒散的气息。

        “呃,如果有需要的,我可以去申请。”沢田纲吉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个方法的可能性,这段时间自己外出执行任务的次数不下于一些一级咒术师,因为悬殊的实力他完全可以闭着眼去祓除二级一级甚至更强的咒灵,得到的酬金也是越来越多,照这个进度下去凑齐八千万也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自己现在完全可以放缓脚步去帮五条悟分担,他非常乐意去做这些事,同样的他也有些担心五条悟的身体状况,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就算有反转术式也不能像现在这样不给一点喘息的机会,再强的人迟早也会垮掉的。

        思及于此沢田纲吉愈加坚定自己的想法,他看着五条悟认真道:“如果觉得坚持不下去了请务必叫上我了,虽然五条先生是最强,但也完全可以躺平让我来帮您祓除那些咒灵。”

        沢田纲吉的神色和语气难得如此严肃且认真,五条悟不由怔愣了一瞬,对方那双稍显湿润的蜜色眼瞳里好像在发着光,明澈又如此让人感到温暖,明明只是自己随口说出的玩笑话,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却带着不加掩饰的担忧。

        啊,这还真是——

        “五条先生?”见五条悟又没了声,沢田纲吉担忧地问,“果然还是太累了吗,不然——”

        “没有哦。”五条悟摇了摇头,与沢田纲吉对视,眼罩下的六眼完完全全将他的全部都收入其中。

        搭在膝盖上的手抬起,五条悟轻缓地摸着沢田纲吉的脑袋,感受着手下柔软的触感。

        “纲吉刚才的提议,可以呦。”五条悟带着明显的笑意,“不过就这么坦然接受可不太妙啊,老师可能会越来越依赖你的。”

        “欸?这个我完全不介意的”沢田纲吉实话实说。

        五条悟失笑,沢田纲吉这种不自知的样子让他不由感到些许无奈,这个才十七岁的小孩似乎已经很习惯了被人依赖,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挡在别人面前做出保护的姿态,好像过去已经做过了无数次相同的举动。

        真是有些好奇啊,这孩子的过去。

        五条悟稍稍偏头,弯起的眼睛里满是狡黠的笑意,虽然沢田纲吉完全看不到。

        “既然纲吉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啦。”五条悟语调轻快,“不过现阶段的话还是多依赖依赖老师比较好哦。”

        “唔我尽量”

        “哈哈,如果七海海知道了你马上就要称为我的绑定队友,一定会羡慕嫉妒的想哭吧~”

        “不以七海先生的性格是不会做出那种事的吧。”沢田纲吉抽了抽嘴角,“不过如果七海先生有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去帮忙。”

        “不要!”五条悟反应极快地果断拒绝,“接下来纲吉就是我一个人的绑定队友了哦,老师不太愿意把绑定的人分享出去呢。”

        这是什么小孩子的任性发言啊

        在心里无奈腹诽,沢田纲吉觉得五条悟的性格在可靠和幼稚之间简直可以切换自如。

        话虽如此,沢田纲吉还是非常乐意帮五条悟分担一些工作,或许是对当初五条悟帮助自己的回报,又或许是真的想让他依赖自己。

        “呼~难得的休息时间,我们去吃点东西吧。”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五条悟一把揽过沢田纲吉的肩膀,“走吧,去我们上次种草的那家店,据说今天会有限定新品哦。”

        “为什么连这种事您都会知道啊不过我肚子是有点饿了。”

        两人勾肩搭背地走出小茶间,准备去离开高专去种草的那家甜品店试试新品。

        路过操场时遇到了外出任务回来的其他一年级生们。

        “啊,我就知道,这家伙一回来就绝对会跑去粘着阿纲。”看着五条悟揽着沢田纲吉的样子,禅院真希语气不爽,“我说,身为教师还是应该和学生保持点距离吧。”

        “欸~为什么啊,如果真希愿意的话老师也不介意粘着你们哦。”五条悟的语气极为欠揍。

        想象了下五条悟粘着他们的场景,禅院真希一阵恶寒,很嫌弃地离五条悟又远了点。

        “五条老师要和纲吉同学去哪?”乙骨忧太问。

        “去外面吃点东西~你们也要一起来吗?”

        五条悟和沢田纲吉的组合能一起去吃什么,不用猜都知道。

        众人很有默契地摇头拒绝。

        被拒绝五条悟也不在意,揽着沢田纲吉就要继续朝外走,而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夜蛾正道打来的,五条悟也没多想就按下接听键,在听完那头夜蛾正道说的话就他嘴角的弧度慢慢拉平。

        “五条先生?”察觉到对方情绪的变化,沢田纲吉问他发生了什么。

        挂断电话后五条悟轻哼了一声:“校长叫我现在过去开会,真是不会挑时机啊。”

        “那您先去吧,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沢田纲吉说,“如果您真的很想吃那家店的限定新品,待会我会帮您多带一份回来。”

        听此五条悟的情绪立刻好转起来。

        “那就麻烦纲吉了~”五条悟转身心满意足地朝校长室的方向走去。

        待五条悟离开后禅院真希上前终于忍不住道:“我说你啊,真的不要太惯着那个家伙了,他会更加得寸进尺的。”

        “欸?有吗?”沢田纲吉挠头,类似的话禅院真希之前好像也说过,“五条先生刚出差回来,最近好像蛮辛苦的样子,只是帮他买想吃的甜品应该还好?”

        “完了,你已经快要被那家伙同化了。”禅院真希痛心疾首。

        “纲吉同学真的是非常包容五条老师啊”乙骨忧太感慨。

        熊猫:同感。

        狗卷棘:鲑鱼。

        离开高专来到附近的商店街,沢田纲吉找到了五条悟种草的那家店,因为在售卖限定新品,所以店门前排队等候的人非常多。

        沢田纲吉站在后面排起队,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确认接下来几天的任务行程,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敏锐地感觉到不远处有两道隐晦的视线在注视着自己,带着不加掩饰的敌意。

        若无其事地收起手机,沢田纲吉的身体紧绷起来,确定是有什么人盯上自己了。

        是监理部的人?

        刚刚还和五条悟讨论到了监理部,沢田纲吉暗道不好,没想到对方那么快就找上来了,不过这里是人流量不少的商店街,对方应该不会就这么直接对他动手?

        想到这沢田纲吉脱离了长长的队列,朝另一边闭店改造的区域走去,果不其然那两道隐晦视线的主人也在跟着自己移动,沢田纲吉稳住心神,慢慢向商店街的尽头走去,街道的行人也越来越少。

        前面就是一个闲置的废弃仓库,经过一个转弯时沢田纲吉贴近墙角隐去自己的气息,正如他所料,一直跟着自己的那两人终于没忍住显现了出来。

        而在看清那两人的模样后沢田纲吉不由愣住。

        应该不是监理部的人,而是两个穿着制服的高中女生?

        其中一个黑发女孩穿着水手服,手里还拿着一个白色布偶,另一个梳着丸子头金发女孩则拿着手机,看向沢田纲吉的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愤懑。

        这么近的距离下沢田纲吉更直观地感受到了那两人对自己的敌意。

        被这么盯着沢田纲吉更加摸不着头脑,他确信自己没有见过这两个女孩,但很明显对方是认识自己的,可这莫名的敌意又是个什么情况?

        没有因为对方是高中女生就放松警惕,沢田纲吉犹豫地问:“那个请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黑发女孩疑惑地问:“你早就发现我们了?”

        “算是吧,你们好像没怎么隐藏气息。”

        “骗人!我们的咒力残秽明明隐藏的很好!”金发女孩不满地出声,“就是你吧,那个造谣夏油大人的家伙!”

        “啊?”沢田纲吉愣住,听到夏油杰的名字时才猛然反应过来。

        是和已叛逃成为诅咒师的夏油杰认识的人?!

        “啊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是完全不记得这件事了吗!”金发女孩不满,摆出手机调出相机模式,“果然还是在这里就把你抓住带到夏油大人那里吧。”

        “冷静点菜菜子,不要干扰夏油大人的计划。”黑发女孩冷声道,“但我也同意先把他抓住。”

        眼看这两个女孩就这么自说自话地摆出攻击架势,沢田纲吉更是满头问号,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咿——等等!!住手啊你们!”

        “哎呀,高专还是这个老样子啊~”

        巨大的鹈鹕从天而降,夏油杰轻松地跳了下来,四处环视了下这座他阔别已久的校园。

        被突然拦住去路的一年级生们如临大敌地看着从鹈鹕巨大的嘴巴中跳出的几个明显不是高专人员的陌生人。

        “是敌袭?!”禅院真希立刻抽出咒具摆出防御的架势。

        而在看到那个身着袈裟的黑发男人出现后所有人齐齐愣住。

        虽然他们之前没有见到过真人,但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夏油杰无误了。

        视线扫过这些年轻的咒术师们,掠过禅院真希时夏油杰的神色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最后落在乙骨忧太身上,他的眼神明显热切起来。

        “唔,好像还少了个人?”没有看见某个他最近一直念念不忘的无咒力猴子,夏油杰神色晦暗。

        不过也好,起码他不会忍不住情绪失控露出破绽。

        夏油杰此行的目的很明确,他直接对乙骨忧太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和友善,并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就在他对着一年级生们侃侃而谈输出观点时,五条悟终于瞬移出现,将他和乙骨忧太隔开。

        “真是好久不见了,你想对我可爱的学生们做什么?”五条悟将挡学生们挡在身后,视线没有什么感情的看向许久未见的曾经的同窗。

        “是好久不见了,悟。”夏油杰若无其事地与他打着招呼,语气里还带着熟稔,“不愧是你,带的这届学生有不少好苗子,真想都为我而用呢。”

        “喂喂,大白天做什么美梦呢。”五条悟语气不满,随即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扬起了恶劣的笑容,“欸对了对了,上次不是听说你的那个盘星教被人举报搞传销还进了局子?这样可不好啊,有前科还跑来高专诱拐我的学生,向未成年人传销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哦。”

        夏油杰:

        五条悟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事夏油杰又想起了那件让他极力想装作不知道的乌龙事故。

        就在那天从变电所回来后,警局的人突然找上门,说接到群众举报盘星教私下在进行违法传销活动,需要配合他们调查。

        在听明白警察的来意后夏油杰思绪空白了一瞬,自他接管盘星教之后对外一直将其经营成宗教性质的组织,所经营的范围和寺庙的性质差不多,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上门说自己是搞传销的。

        不过夏油杰也很配合警察的调查,虽说来的都是无咒力的猴子,但他一向不会对公职人员出手,也就任由他们调查取证,可谁知传销证据没找到,却被找到了其他的问题——

        偷税漏税。

        这个问题对夏油杰来说严重超纲了,他根本不过问盘星教的财务问题,因为一直有专职人员打理,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些年间盘星教私下里有过不少次偷税漏税的行为,涉嫌的金额数目还不小。

        违法传销变成了偷税漏税,夏油杰的心态一变再变,第一次觉得经营一个组织竟然会有这么多隐患,作为教主除了要笼络人心管理大大小小的事务外看来还要熟读《税务法》,不然鬼知道今后又会有谁挖个大坑等自己跳下去。

        好在之后及时补上了税款和罚款,这件事才得以平息,事后夏油杰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被突然举报,正当想揪出那个人时,五条悟的嘲讽简讯就发来了,看着简讯里令他青筋暴起的内容,他立刻就知道那个举报的家伙是谁了。

        不愧是五条悟的学生,竟然会来这么一手,差点打的自己措手不及。

        见夏油杰的脸色慢慢变差,五条悟的语气越来越欠揍,很有求知欲地不断问他蹲局子的感受怎么样。

        额角的青筋再次暴起,夏油杰忍住动手的冲动,一字一句道:“我没有蹲局子,请不要恶意造谣哦。”

        “真的吗?我不信。”五条悟两手摊开神情更加欠揍。

        身后的学生们也忍不住闷笑出声,哪里还有刚刚箭弩拔张的紧张气氛。

        “”

        夏油杰不断在内心做着深呼吸平复情绪,忍住不去痛殴五条悟的那张脸。

        僵硬地扭过头不再理五条悟,夏油杰问身后的同伴米盖尔转移话题:“美美子和菜菜子呢?还没有来吗?”

        “说是先去买可丽饼了,那家店生意很好怕去迟了就卖完了。”同伴回答。

        “不行啊杰,出来团建怎么连成员都凑不齐啊。”五条悟嘴欠地持续输出,又看向学生们,“果然做诅咒师搞传销是没有前途的,你们以后可千万不要误入歧途哦。”

        莫名被提醒的一年级生们只得乖乖地点头。

        “误入歧途”的夏油杰的耐心终于告破,他正要正式宣告出自己的目的,而从上方响起的惊呼声打断了他。

        “放开我们啊你这混蛋!!”

        “可恶!!我们的攻击竟然完全对他没用”

        听见声音的众人齐齐向上看去,发现有三个身影突然从天而降,在地面上掀起一股气流,额头燃着死气火焰的沢田纲吉稳稳落下,还提着两个高中女生,一手一个。

        两个高中女生正是刚刚夏油杰询问的美美子和菜菜子。沢田纲吉拎着她们后衣领的手松开,两人终于重新回到地面上,捂着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看到夏油杰就迅速跑到了他的身后。

        见自己的两个养女以这种方式出现,夏油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虽然两个女孩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但见她们毫发无伤后他又松了口气。

        这种独特的出场方式也把五条悟整懵了,他拉过沢田纲吉问怎么会和盘星教的人碰到一起。

        “我在商店街排队,注意到她们在跟踪我,然后说了一些我没怎么听懂的话。”沢田纲吉平静地解释,“然后听说有人入侵了高专,担心会出事,就把她们一起带来了。”

        停顿了一下,沢田纲吉又补充:“因为她们好像认识那个叫夏油杰的人。”

        “你明明就知道夏油大人还装作不记得那件事!”菜菜子忍不住出声,“都是因为你造谣夏油大人!他差点——”

        菜菜子的控诉还未说完,就被夏油杰眼疾手快地捂住嘴。

        “呀,我们又见面了,沢田纲吉同学。”夏油杰的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和沢田纲吉打起招呼,另一只手还在捂着菜菜子的嘴。

        看着面前这个身着袈裟的黑发男人,沢田纲吉倏地一愣,久远到快要被自己遗忘的回忆又涌上心头。

        “啊!是你!”额间的死气火焰熄灭,沢田纲吉终于反应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那两个女孩一直在说自己造谣是怎么回事了。

        “真是对不起上次误会了您!”沢田纲吉立刻朝夏油杰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没有核实清楚就认为您是搞传销的,给您造成了困扰真的很抱歉!”

        夏油杰:

        虽然对方的道歉很是诚恳,但夏油杰总觉得好像更憋屈了。

        那边的五条悟已经笑的快直不起身了。

        跟着夏油杰一起过来的同伴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实在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不知道,来听相声的吧。”


  (https://www.biqudu.com/55087_55087616/9288779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